幽冥大陆所在的星空,浩瀚深邃,硝烟弥漫,因天劫雷电,一片片空间,被劈的炸裂,正在缓慢的愈合着。

此刻的星空,不似先前那般热闹了,颇是宁静,再无洪荒肆无忌惮的大笑、再无诸天绝望的嘶吼、也再无震颤乾坤的雷鸣,死一般的沉寂。

包括洪荒人、包括诸天人,都扬着脑瓜,懵逼似的看着虚无。

不怪他们如此,只因虚无上,露出了半截身体,俩腿还搁那扑腾。

那副画面,就好似有一个人,卡在了那,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这等诡异的画面,还是头回见。

因为新鲜,才致使这场大战,有了一个中场休息。

“我说,是那是戮天的半截身体吧!”天老捋了捋胡须。

“老夫掐指一算,叶辰那厮成功了。”

“一半身体在黑洞,一半身体在外界,那小子,是咋做到的。”

“吾以为,朝戮天裤裆里踹一脚,该是无比酸爽。”

“老孙倒想上去,拿跟铁棍,捅他一下。”

诸天众准帝你一言我一语,聊的颇有情调,一张张脸庞,都刻着奇怪的表情,多有人,摸着下巴,一脸语重心长。

要不咋说是洪荒排名第一的帝子,就是神通广大。

如这等神奇的操作,他们着实做不来。

去看洪荒大军,那一张张脸,也有够奇怪,半张的嘴,久久都未闭合,眸中的眼神儿,代表了诸多话,戮天帝子是卡那了吗?要不进去,要不出来,露半截身体,几个意思。

于是乎,本该你死我活的战争,因那半截身体,气氛变的格外奇怪。

洪荒人的好奇心,还是很重的,打仗呢?一点儿不走心,好似,比起幽冥大陆,他们更稀罕戮天那半截身体。

诸天的人,就很有上进心了,难得有喘息机会,那得赶快,修复结界,一边修复,抽空还望一眼虚无,画面忒养眼。

“给我进来吧!”很快,星空的宁静,才被一声大骂所打破。

万众瞩目下,戮天那半截身体,消失了。

嗯准确说,是被某位大少,拽进了黑洞。

直至那半截身体消失,洪荒人久久都未回过神,不知发生了什么,只知黑洞中,除了戮天,还有另一个人,而且听那声音,还颇为耳熟。

他们不明所以,可诸天的众准帝,却都门儿清,眸光熠熠,大楚的第十皇,还真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真就解了这场危机。

可以想象,此刻的空间黑洞,必是无比热闹。

事实正如他们所料,那何止热闹,是非常热闹。

磅!磅!磅!

亿万天劫雷电中,叶大少正大展神威,拎着铁棍,一路砸的戮天抬不起头,一棍更比一棍猛,当真是棍棍见血。

戮天就悲催了,遭了血轮眼反噬,自被叶辰拽进黑洞后,被一路砸的头都抬不起来,一个措手不及,着实一个大惊喜。

再来!

伴着一声狼嚎,叶辰又杀至,手起棍落,一棍抡翻了戮天。

啊!

戮天嘶吼,在千丈外,生生止住了身形。

然,不等他喘口气,便见眼前鬼魅一现,叶辰又杀到了,并未抡棍,而是双指成勾形,探向戮天的眉心。

很显然,他要挖戮天的那只六道血轮眼。

挖,他必须挖,而且刻不容缓。

要知道,此刻的戮天,还在天劫中,天劫是能破血轮眼自封的,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昔年他曾借天劫之威,不止一次破了仙轮眼自封,可不能让戮天的血轮眼再解封。

他之目的,戮天自是懂,可不会干站着被挖,当即飞身后遁,叶辰是少年帝级,他也是少年帝级,还是一尊不灭的仙体,只要血轮眼还在,他便有自信扳回一城。

天劫能破血轮眼自封,叶辰知道,他自也知道。

可惜,他还是中招了,只因多看了叶辰双眸一眼,便在一不留神儿中,中了叶辰的大轮回天幻。

虽只一瞬停滞,但足有叶辰做很多事了。

噗!

金色鲜血喷溅,戮天的第三眸血轮眼,瞬间被叶辰抠了出来。

顺带着,叶大少还赏了他一棒槌,给人抡出去足有几千丈。

噗!噗!噗!

悲催的戮天,在倒飞之中,不断被天劫雷电击中,璨璨的金躯,被劈的血骨横飞,而叶辰那一棍,也贼有力道,差点儿给他打散架了。

叶辰并未继续攻,封了血轮眼。

至这一瞬,他才狠狠松了一口气,夺了戮天的血轮眼,他已赢了九成,而幽冥大陆的危机,也算暂时解除了。

砰!

三千丈外,戮天定身,许是仙躯太沉重,以至于落下时,踩的雷海崩灭,形态极为凄惨,沐浴着鲜血,多处筋骨曝露,最森然的,还是眉心的血洞,此刻还有鲜血喷薄,再无血轮眼。

他之神情,颇是狰狞,扭曲不堪,如似鬼魔,死死盯着叶辰,本该璨璨的金眸,被一条条血丝,生生染成猩红,直欲喷血。

失算,严重的失算。

谁会想到,叶辰竟会杀到黑洞,在悄无声息中,给了他一棍,打的他措手不及,更有身负一直九轮眼,致使他血轮眼自封,在他未反应过来之际,又将血轮眼夺了。

这一切,并非偶然,是经过周密计划的。

可惜,他明白的太晚,太过自大,也太过关注幽冥大陆,才让叶辰钻了空子,这个变故,来的太突兀。

“莫这般看着我,我胆儿小。”叶辰悠笑而行,拎着铁棍缓缓而来。

“当真小看你了。”戮天双眸赤红,咬的牙齿咔吧作响,通体的伤痕,极速复原,不灭仙体的恢复力,更甚荒古圣体。

“你何曾高看过我。”叶辰的笑,随着一步步踏下,渐渐消失,冰冷的神情,刻满了脸庞和神眸。

而随他一步步踏下,他之气势,也再上巅峰,开了诸多禁法,提升战力,有在此基础上,开了大轮回天葬,十倍战力加持,血脉与本源交织,道则神藏齐颤,撑开了混沌大界,极尽演化混沌道,其内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皆刻着道蕴,屹立其中,他如一尊盖世的战神,威震四海八荒。

见之,戮天眉头猛地紧皱,竟是一步后退。

洪荒排名第一的帝子,又不是傻子,他已无血轮眼,开不了血轮天葬,便也没那十倍战力,反观叶辰,却在巅峰最巅峰。

此消彼长,他已非叶辰对手,硬战必死。

想到此,他转身便遁,还有一道话语传回,“他日,必斩你。”

“你都这般说了,还能放你走?”叶辰冷哼,一步大挪移,追上了戮天,二话一句不多说,抡棍便打。

磅!

遁走的戮天,又结结实实挨了一棍,身形趔趄。

帝道伏羲!

叶辰暴喝,抬手九九八十一阵,盖向叶辰,阵阵相连。

破!

戮天豁的转身,准帝级不灭仙剑在手,一剑划出一条仙河,破了帝道伏羲。

嗡!

叶辰一棍砸来,纵戮天格挡,也被砸的半跪,鲜血狂喷。

的确,没了六道血轮眼,他已非叶辰对手,战力被绝对压制了,十倍的战力加持,何等的霸道。

轰!砰!

此一瞬,一黑一白两道雷电劈来,无论是戮天,还是叶辰,皆被劈的板板整整,叶辰脊背炸开,戮天也好不到哪去,整个臂膀,都被劈的血骨崩飞。

这非两道普通的雷电,饶是叶辰都惊异,不灭仙体的天劫,果是诡异,连他这荒古圣体,竟都扛不住。

因这两道雷电,两人被劈开。

戮天那还敢战,沐浴着雷霆,玩儿命遁走,他与叶辰不同,这是他的天劫,渡过之后,便是准帝,到那时,纵叶辰十倍战力加持,也难挡他一掌镇压。

所以,他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渡过天劫,而不是与叶辰拼命。

哪跑!

叶辰冷哼,化出了圣战法身,同一时间,瞬身消失。

他再现身,已是戮天逃遁方向的前方,只因那里有一道轮回印记,早在他先前进黑洞时,便已刻下,偏偏,戮天就往这方跑了,那还说啥,飞雷神的速度,还是很给力的。

滚!

戮天嘶喝,一剑斩天灭地。

叶辰就尿性了,都不带躲避的,以混沌大界硬抗了此一剑,一棍抡来,又将戮天抡翻了出去,咂的其仙躯崩裂。

换我!

圣战法身自后杀至,看其手中拎着的家伙,那叫一个霸气侧漏,乃是一张床,嗯准确说,是一座龙椅白玉龙椅。

要不咋说也是叶辰的法身,世间万物都可为兵器,只要能上手的,莫说是白玉龙椅,纵是一座山,也能搬来砸人。

砰!

白玉龙椅的威力,还是很霸道的,飞来的戮天,便又被抡翻了出去,仙躯方才愈合,再一次裂开,缝隙中,有璨璨金血喷薄。

其后的画面,就有够生性了。

叶辰在东,拎着凌霄铁棍,法身在西,拎着白玉龙椅,一个本尊,一个法身,配合极为默契,叶辰把戮天抡翻过去,法身便把戮天砸飞过来。

好似,这洪荒排名第一的帝子,俨然成了一颗棒球,被这俩货打来打去。

这一幕,莫说外人,纵冥界的两大至尊,都不免唏嘘了,晓不晓得,人家还在渡劫呢?被你俩打来打去,很尴尬有木有。

啊!

戮天何止尴尬,已发了疯癫,歇斯底里的咆哮,他是谁,他乃不灭仙体,洪荒排名第一的帝子,何曾这般凄惨过,竟在自己的天劫中,被俩畜生暴揍。

他倒是想逃,却心有意而力不足,叶辰的轮回印记,刻在了黑洞四方,无论从哪方遁走,都会被堵回来。

再说那根铁棒和那座龙椅,都特么哪来的,个顶个的凶悍,他这不灭仙躯都扛不住,一棍能抡的仙躯裂开,一龙椅砸过来,比那棍子还霸道。

除此之外,还有天劫,偶尔会有那么一两道可怕的雷电,劈的他苦不堪言,这等情境下,他已分不清东西南北。

黑洞热闹,外界也热闹。

天劫的轰隆声,外界时而能听到,却寻不到源处。

“目测,戮天正被惨虐。”圣尊仰着眸,摸了摸下巴。

“至今都不见出来,他之六道血轮眼,多半已被叶辰夺了。”

“没有血轮眼,他绝非叶辰对手。”

“搞不好,你家的第十皇者,还会被戮天拎出来溜溜弯。”

这话,听的诸天人眸子一亮,还是锃光瓦亮。

一句溜溜弯儿,总会让人想起一个人:旱疆。

昔日,旱疆渡天劫时,叶辰在其天劫下,不是一般的活跃,拎着一根铁棍,打的旱疆满天飞,哪洪荒人多,就往那打,以至于,本来要坑诸天的旱疆,愣是被叶辰当做了王牌,把洪荒坑了一次。

那一战,洪荒都不知被雷劈死了多少。

此番,又是戮天渡劫,境况何其的相似。

“搞不好,历史的一幕,会重演。”白虎皇笑道。

“绝对会重演。”诸多准帝中,尤属大楚的准帝,神色最深沉,大楚第十皇是个啥样的人,他们最清楚,能坑的绝不放过,如这等局面,不坑洪荒一次,那就不叫叶辰了。

同一瞬间,诸天的人的眼神儿,集体望向了洪荒大军,眼神儿中的话,颇是明显:都别动,都站好了,等着被雷劈。

诸天在看洪荒,而洪荒却在看虚无,一个个的眉头紧皱,只闻天劫轰隆声,不见戮天出来,黑洞中绝对有变故。

“叶辰必定在其中。”穷奇族皇面目狰狞,咬牙切齿道。

他这话,无人回应,也无人反驳,叶辰在其中,还用你说?

提到叶辰,洪荒就恨的牙痒痒。

多少年了,但凡有叶辰在,再好的局面,都会被搅的一塌糊涂,非但占不到便宜,还每次都损失惨重。

便如这次,本为大好的局势,也因叶辰的出现,变故频生,戮天至此刻都未出黑洞,足证明一切。

不知为何,各大族皇、乃至每一个洪荒人,都蓦的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而这种预感,伴着似有似无的轰隆声,愈发的浓烈。

果然,他们的预感,应验了。

还是万众瞩目下,戮天出来了,已是血人,怎一个惨字了得。

他出来了,天劫也跟着出来了。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戮天血淋的身躯,落向的乃洪荒大军那边,带着他那可怕的天劫,一块儿过去的。

章节目录

神武仙踪叶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六界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界三道并收藏神武仙踪叶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