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皇死了,但魔军仍在肆虐,世界全民皆兵,致力于清缴魔寇。

  没有了魔皇,魔军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风后等人离开的归墟,一路杀去,沿途战魔三万,最终抵达寒天阙。

  他们要帮助楚夜完成承诺,帮王舞夺回寒天阙。

  寒天阙,齐洪波的爪牙早已闻风而逃,王舞接管寒天阙,但寒天阙元气大伤,云州第一,名不副实。

  半年时间,魔寇只剩部分余孽,东躲西藏,清缴魔寇一事,也开始暂缓。

  满目疮痍的大地,百废俱兴。

  这半年时间,千夜组织杀敌无数,加上他们拼死力敌魔皇一事传开,千夜组织,变成为了修真界所有人年轻人所神往的组织。

  当然,楚夜成为世间第二皇,立斩魔皇的事迹,早已载入史书,为人所传颂着,不少的宗门,都为楚夜竖碑立像,奉若神明。

  最终,风后等人在千绝山开宗立派,取名二皇宗。

  是为了纪念第二皇楚夜。

  风后等人将千绝山旁的一座高峰开凿,为楚夜立了一座千丈高的石像。

  二皇宗一开派,便是万人空巷,近十万年轻人想要拜师学艺,最终经过层层挑选,二皇宗收弟子三千。

  虽然人数上并没有优势,但二皇宗,却直接成为了修真界的第一宗门。

  宗门高层,由千夜组织成员组成,风后担任宗主。

  乔止念一直在沉睡中,被安置于神蚕山脉,有专人照看。

  至于其他几人,风后曾说,楚夜以不在,让她们各自寻找人生的幸福,但是大家都觉得楚夜没死,要等他。

  杜小玥说,还未出生时,他就和楚夜定下了婚约,那是就是他的人了,她这一辈子,都是楚夜的人。

  水天音说,她的命是风后给的,她的自由是楚夜给的,只有跟楚夜在一起,她才能感受到幸福。

  苏小白说,她不想嫁人,她就想呆在楚哥哥身边。

  江婉儿说,她刺了楚夜一剑,就算没有人怪她,她也要用一生去偿还。

  风后没有为难她们。

  水天音留在二皇宗,帮风后处理宗门事宜,繁琐的工作,让她无暇思念心中的人。

  杜小玥,苏小白和江婉儿三人,回到了安阳市。

  安阳也像是遭逢了地震一般,死伤无数,幸好药堂的人都还在,只是房屋倒塌了,他们搭建起一个临时居所,给人治病。

  杜小玥和苏小白回到了药堂,曾经楚夜教过苏小白一些岐黄术,二女虽然只学得皮毛,但毕竟是修者,短时间内便成了有名的女神医。

  只是,杜小玥的双眼,一直没能治愈。

  江婉儿回到了江城身边,再次做了一名人民卫士,帮着他父亲重建安阳。

  真龙崖的弟子虽然也是死伤惨重,但姬灵婵和姬无笑还在,十年时间,师徒二人齐力,将真龙崖发展为灵州第一宗门。

  花间语和罗天已经成婚了,作为两只上古大妖,却没有留在妖神宫振兴宗门,而是游历天下,过着幸福的二人世界。

  至于其他人,都在忙着振兴宗门,转眼间,十年过去。

  曾经满目疮痍的大地,百废俱兴。

  魔寇也基本被肃清,如今这个世界,早已全民修真,就算还有漏网之鱼,也不敢轻易现身,一旦现身,必将灭亡。

  一个个宗门,如雨后春笋冒出,但当年的老牌宗门依旧有着底蕴,像天衍宗,真龙崖,妖神宫,百陨山,玄天坞这些门派,还是各州数一数二的存在。

  虽然当年一战,各大宗门都元气大伤,但天地灵气复苏,让修者们进步神速,十年时间,天才并起。

  每个州,大大小小的宗门都有几十上百,可唯有北荒,只一个二皇宗。

  经过十年的发展,二皇宗绝对是修真界超然的存在,拥有着无数的天骄。

  但是,不管第二皇的雕像面前,都黯然失色。

  每一位天才的目标,都是成为第二皇那样的人。

  每年六月二十三,二皇宗的人都会汇集在雕像前,吟诵经文。

  这是楚夜和魔皇共同消失的日子。

  ……

  安阳早已重建,也开办了一个小学府,让那些初入修真一途的人,能够及时得到指点,杜小玥和苏小白,倒是经常被请去讲学。

  这一天,二人在药堂忙碌着,济世堂早已重建,比以前规模更大。

  杜小玥在坐诊,苏小白在旁辅助。

  门口,拍着长长的队伍。

  这时,一个身穿素衣长袍,带着兜帽的男人径直走进了诊室,自顾坐下。

  排着长队的人都抱怨起来:“谁啊,这么没素质,不知道排队吗?”

  杜小玥带着一副墨镜,沉声道:“后面排队去。”

  可那个男人却充耳不闻。

  排着队的人虽然在抱怨,但都没去制止,因为他们都知道,在这里不守规矩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诊室里那两个人看似柔弱的姑娘,可是安阳数一数二的高手。

  “我有要紧事,就不必排队了吧?”

  男子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杜小玥沉声道:“天底下就你有要紧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过去排队。”

  人们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一幕,见那男子不动,都觉得他要遭殃了。

  “听不懂人话是吗?小白,请他出去。”

  然而苏小白却愣在当场,几乎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她的表情。

  “小白……”

  杜小玥又喊了一声。

  这时,男子摘下杜小玥的墨镜,笑道:“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谁,真是的,这也没过多久吧,居然连我的声音都忘了。”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在说:“死定了死定了,明知道杜神医是个瞎子,却让人睁开眼睛,这分明是在人的伤口上撒盐啊!”

  “你……”

  杜小玥的声音突然颤抖。

  男子用手在杜小玥眼前晃了晃,一道微弱的光闪过,他低声道:“睁开眼睛吧。”

  杜小玥浑身颤抖着,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睛,她突然用手遮住眼帘。

  强烈的光,刺激着她的眼睛,十年了,十年的黑暗,今天终于迎来了光明。

  她缓慢的将手挪开,当看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竟有些不知所措。

  “我回来了,小玥,小白。”

  男人直接走过去,将杜小玥和苏小白抱住。

  人群顿时躁动:“吃了豹子胆了,居然敢在光天化日调戏两位神医,打他!”

  几十人涌进珍视,可诊室里光芒一闪,三人却已消失不见。

  ……

  安阳市局,江婉儿凭借着出色的能力,已经当上了局长,虽然每日不必再外出执勤,可繁忙的工作,也让她没有休息的时间。

  “江局,这里有份文件要你签署一下。”

  江婉儿薅着头发,看着办公桌上厚厚的文件,她满脸愁苦:“为什么要让我呆在办公室啊!”

  “文件放这儿吧,把门关好,不准再让人进来了!”

  秘书退出去后,江婉儿便趴在桌上,忽而间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江局,我这儿有……”

  “有什么有,不是告诉你了吗,不准再……”

  江婉儿猛地一抬头,浑身紧绷,宛如僵硬了一般。

  她的眼泪夺眶而出:“你,你……”

  看着楚夜身后的杜小玥和苏小白,江婉儿不可置信道:“小玥,小白,我不是在做梦吧?”

  杜小玥和苏小白只是笑着。

  楚夜道:“婉儿姐,我回来了。”

  话音一落,四人便消失在办公室,一个小时候,秘术偷偷一瞧,发现办公室空无一人。

  ……

  从杜小玥的口中,楚夜得知乔止念的事,便穿云破空,一路赶往神蚕山脉。

  这一路,楚夜也告诉了她们缘由。

  当日抹杀魔皇,他也随之掉入了虚无空间,因为自身也是受创严重,所以花了整整十年,才打开了虚空壁障。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杜小玥激动的心情难以平复,楚夜活着回来了,而且还治好了她的眼睛,虽然她的千幻眼还是没了,但那都不重要。

  江婉儿道:“如今魔寇也几乎全灭,一切,总算都结束了。”

  “结束么……”

  楚夜呢喃一句,结束,也只是另一种开始而已。

  在虚无空间这十年,他脑海里,第六天尊留下的第三道印记出现,告诉了楚夜有关他父亲的事。

  当年,夜组织遭受围剿,楚风拼尽全力帮风后突围,他身陷死境,天尊出手,救走了楚风。

  但是,楚夜没有留在这个世界,而是被天尊用逆天手段,送入了北斗天域。

  所以,他,终究要踏上新的征程,继续追寻父亲的脚步。

  ……

  神蚕山脉,乔止念躺在一张寒玉床上,至今没有苏醒过来。

  楚夜等人出现在寒玉床边,洞口看守之人,没有任何察觉。

  杜小玥道:“乔姐姐当日是因为保护我们,用尽了全部力量,才一直沉睡的。”

  江婉儿心中有些愧疚:“若不是为了保护我们,她也不会这样。”

  楚夜笑笑,轻语道:“无妨,十年而已,就当好好睡了一觉。”

  他伸手在乔止念身上扫过,淡淡光闪烁着,那满身寒气的美人儿,便缓缓睁开了双眼。

  “楚夜……”她声音有些虚弱,“你,你赢了吗?你打败魔皇了吗?”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那一刻。

  杜小玥等人终于露出了笑容:“乔姐姐,楚夜早就打败魔皇啦!”

  “我们去见娘。”

  ……

  这一日,是二皇宗悼念楚夜的日子,近十万弟子,端立在举行雕像前,有宗主风后亲自主持仪式。

  平日间,难得一见的,曾经千夜组织的成员们,都会出现。

  “你们看,那就是当年力抗魔皇的人吗?”

  “怎么说话呢,那可是咱们二皇宗的元老,乃是曾经千夜组织的核心人物!”

  “嘘,别说话了,开始诵经了,在第二皇雕像前,别吵吵闹闹。”

  众人一下子安静起来,十万人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风后立于高天,颂念一段经文之后,南箕在旁,振声喊道:“拜!”

  十万人齐齐躬身,敬拜第二皇。

  突然间,天空卷来满天乌云,妖风阵阵。

  远天,两具妖棺飞来,立于第二皇雕像之上。

  众弟子大惊失色,感受到了恐惧,妖棺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风后立于虚空,不动如山,一道火红的身影飞身而上,怒斥一声:“何方妖孽,胆敢亵渎第二皇!”

  一道妖气纵横,朱鸟顿时横飞出去。

  此刻,妖棺开启,从里面走出一男一女,那女人不屑道:“狗屁的第二皇!”

  “找死!”

  玄蝉飞起,施展秘法。

  那男子身形一动,霎时间没入众弟子之中,乌光笼罩,威胁道:“你们要是敢再动,信不信我屠尽二皇宗?”

  风后淡淡开口:“你们想怎么样?”

  那女子邪笑道:“简单,给我毁了这雕像!”

  两副妖棺当初被楚夜所封,如今破封而出,心中怨念很深。

  风后咬牙道:“你们真以为,凭你二人,能灭我二皇宗?”

  “灭不了,就让你这十万弟子,与我们陪葬!”

  咔擦!

  话音刚落,只听得一声巨响,楚夜的雕像,竟是自行裂开,山石崩落。

  女子大笑:“哈哈,看见了没有,都不需要我们动手,雕像就自行裂开了,连你们心中的神明,都在畏惧我们!”

  风后眉头紧皱,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看,裂开的,不止是雕像!”

  众人骇然的看天天空,只见乌云之下,虚空都裂开了,一道千丈的缝隙。

  下一瞬,金光万丈。

  “你说,连我都在畏惧你?”

  自空间裂缝中,走出一人,充斥着神圣的气息。

  “是……是他,是第二皇!”

  众弟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第二皇居然还活着。

  楚夜自虚空裂缝而出,身后跟着四个女人。

  他并指一点,一道神芒破空而去,那女人瞬间便烟消云散。

  “当日我只能暂封你们,今日……你们可没那么幸运了。”

  人群中,那男子疯狂吼道:“可恶,我要灭了你们所有人!”

  “就凭你?”

  话音刚落,楚夜也出现在人群之中,与那男子不过三尺距离。

  磅礴威压之下,那男子当场跪在地上,浑身颤抖。

  “你……”

  那男子嘴里刚吐出一个字,便当场烟消云散。

  虚空裂缝闭合,楚夜飞天而起,抬手间神光倾泻,已然崩塌的雕像,顷刻间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水天音几度哽咽,看着那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深情的凝望着。

  “天音,我回来了。”

  风后早已热泪盈眶,颤颤巍巍的走过去:“夜儿,真的是你吗?”

  “娘……”

  楚夜露出灿烂的笑容,张开双臂,迎接母亲的拥抱。

  那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二皇宗。

  “我回来了。”

  (全书完)。

  

章节目录

花都最强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庄小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庄小贤并收藏花都最强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