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在哪儿站立了很久,豆苗才说:“进宝,樱子,巧玲,咱回吧……。”

  杨进宝点点头说:“好……。”大家这才上了车。

  汽车在返回杨家村的路上飞驰,两侧的景色无限美好。

  目前已经过去夏天,正是初秋,漫山遍野的山花开败了,草木开始枯黄。

  秋天的娘娘山更有一番味道,是成熟的味道。

  地里的庄稼熟了,一块块玉米田黄澄澄的,风一吹好像大海上的波浪。

  这些玉米大多是用来喂牲口的,要做成饲料,再远处是山村里的果园,果园的果子也成熟了,黄的梨,红的是苹果,还有桃子。

  菜园里的菜也青葱翠绿,正在茁壮成才。

  道路的两侧是一处处厂房,好多人开了养鸡场,养鸭场,还有猪场。门面房也不少。

  路上的车很多,这些车一半是准备上高速公路的,一半是下来高速的。

  山村那头的高速公路成为了贯通南北的纽带,人丁兴旺,车辆兴旺。

  此刻的娘娘山再也不孤单了,早就跟山外的世界融为一体,成为了交通要道。

  来到村南的山谷口,杨进宝忽然让司机停了车。巧玲问:“你干啥?”

  杨进宝说:“我要带你们看看娘娘山,看看山村近三十年的沧桑巨变,看看我杨进宝的劳动成果。”

  三个女人纷纷一笑,跟着男人下了车,一起上去了黑熊岭的山峰,站在这儿,可以看到整个山村的面貌。

  杨进宝登高望远,瞅着如画般的山村,对豆苗,樱子跟巧玲说:“瞧瞧,这就是我们一起辛苦打下来的江山。

  现在村里全都住上了别墅楼,家家有存款,有名车,娘娘人……终于脱贫了。”

  豆苗说:“是啊,看那边,那是我家,从前可是茅草房,现在已经是华丽的别墅洋房了,院子里的玛莎拉蒂就是我的坐骑。那边是打麦场,打麦场也不见了,全部盖上了教学楼,孩子们好幸福啊。”

  杨进宝说:“是,豆苗,你可还记得二十五年前,咱俩初恋的时候?”

  豆苗说:“咋不记得?那一年我十八,你十九,咱俩爱得死去活来,偷偷钻进了玉米地,我第一次脱下衣服让你看……你呀,亲半天,也找不到地方……咯咯咯。”

  女人的脑子也回到了二十五年前,想起男人帮着她杀猪,煽羊,该杀的没杀死,不该煽的煽了。

  那头猪脖子上中一刀,没有刺中心脏,把男人顶在后背上,骑着猪跑了,全村的人都叫他骑猪大将军。

  “是啊,变了,一切都变了,那是春桃姐住过的山神庙,从前的山神庙不见了,却盖起新的庙宇。”杨进宝继续感触地说道。

  巧玲一听来了精神,说:“是啊,几年前你就让人把山神庙的老房子拆了,重造大殿,山神爷爷也重塑金身,有好日子过了。”

  的确,山神庙土疙瘩上的旧房子,是杨进宝让人拆的,在原有的地基上扩大了,重新修葺了新的大殿,还有偏殿。

  里面的山神爷爷雕塑,也是新的,镀了新的金身。

  杨家村有钱以后,那些老婆儿老太太都觉得是山神庙带给了山民好运气。

  在她们强烈的要求下,杨进宝才花钱重修了庙宇。

  目前,山神庙里香火旺盛,香烟袅袅升起,好多善男信女都去哪儿求签,求子,求婚,特别的灵验。

  杨进宝没觉得那是搞封建迷信,反而觉得是山民们的娱乐场所。

  巧玲说:“进宝啊,你还记得不,我的第一次,就是在山神庙的窝棚里给你的……也是在哪儿,怀上了咱俩的第一个娃。”

  杨进宝说:“咋不记得?那时候咱家特别穷,我每天去赶集上会,帮人劁猪煽狗,阉羊,每次回来,你都会做好热气腾腾的饭菜,娶了你,我没有后悔过……。”

  “你可还记得打麦场?”巧玲又问。

  杨进宝说:“记得,那时候咱俩刚成亲,打麦场的附近有一眼水井,全村的人都去哪儿挑水吃,咱俩没少在麦垛上翻滚,乐呵……。”

  巧玲说:“是啊,年轻真好,可惜过去的时光再也不能重现了……老喽。”

  樱子听他们说得热闹,十分惊讶,心里有气,却不敢撒。

  不知道自己男人跟多少女人在打麦场上滚过麦垛,有豆苗,有巧玲,也有彩霞。

  只是她没有跟丈夫滚过,因为樱子嫁过来的时候,杨家的日子已经很好过了,没必要偷偷摸摸滚打麦场了。

  所以樱子很生气……使劲拧了丈夫一下。

  现在,她是杨进宝的正妻,豆苗跟巧玲甘愿做了男人的小三,小四。

  可哪又咋了?女人们乐意,共同拥有一个男人,根本没意见,而且分配得很好。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意打,一个愿意挨,谁也管不着。

  “豆苗,巧玲,对于从前的日子,你们有没有感到过后悔?”杨进宝问。

  豆苗跟巧玲一起摇摇头:“没有,因为爱过你,我们很幸福……没有嫁给你,现在也不遗憾了,因为生活本来就是一种残缺……。”

  杨进宝说:“如果可以的话,下辈子我还在娘娘山等你们,咱们还要相好,好它一千年,一万年。”

  豆苗跟巧玲一起说:“好!那咱们就约好了吧,来生在这里等你……。”

  两个女人同时伸出手,紧紧握在一起,杨进宝的手掌就压在了她们的手掌上。

  樱子也扑过来说:“还有我呢……来生你们都在这儿等着我,咱们四个还做一家人。”

  杨进宝笑了,三个女人也一起笑了。

  豆苗跟巧玲是第二天早上走的,豆苗返回了S市,仍旧管理哪儿的货物运输,而巧玲却再次返回了L市。

  两个女人的离开,只是短暂的分离。

  这次回来,她们没有强迫跟男人上炕,毕竟约好了,娘娘山是樱子的地盘,谁也不能越权。

  不过后来的杨进宝,仍旧隔三差五去一次S市,也去一次L市,陪伴豆苗几个月,然后再陪伴巧玲几个月。

  最后才回来,接着陪伴樱子。

  三个女人,他都轮流照顾到,只是没有去国外陪过彩霞。

  彩霞自从离开以后,那边的好消息不断传来。

  第一个好消息,小凤终于怀上了,杨天赐的第三个孩子眼瞅着就要出生了。

  第二个好消息,念宝也怀上了,终于跟小峰成为了真正的夫妻,准备也做母亲了,杨进宝眼瞅着就要做姥爷了。

  第三个好消息,彩霞管理的那个港口再次扩大,从前是占有港口百分五十的股份,最近将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也全部收购。

  这样,杨进宝国内的财产,再加上国外的财产,足足达到了四百五十多个亿。

  此刻的杨进宝反而显得无所事事,因为手下强将如云,各个部门分工全都严格,根本不用他沾手了。

  老金,方亮,春桃,豆苗,马二愣子跟朱二嫂,再加上大孩跟二孩,还有小蕊跟小慧,以及洪亮的媳妇招娣嫂,这些女人全都成为了他的CEO,总经理。

  有他们负责生意,杨进宝就成为了甩手掌柜,反而闲得蛋疼。

  他不用管自己到底有多少钱,反正数也数不清。

  每年的年底,方亮跟老金过来,给他报个数也就行了。

  他每天的活儿,就是陪着爹娘说说话,管理一下村里的那些鸡毛事儿。

  这一年的冬天,他让司机开车,去看望了一下佟石头。

  因为佟石头快不行了。

  最近的佟石头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医院。

  杨进宝进去医院的时候,看到几年不见,佟石头老多了,脑袋上的头发全白了,脸上布满了皱纹,他的哑巴女人守护在身边。

  进去病房,佟石头强打着精神招呼他:“进宝,你来了?”

  “嗯,佟哥,你还好吧?”

  佟石头说:“不行了……我要走了,马上要死了……。”

  杨进宝说:“一路保重,咱们西天再见,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他才不会拍人马屁,也不会说那些虚假的奉承话。

  人活百年也是死,早死晚死都要死。

  佟石头却嘿嘿一笑说:“进宝啊,咱俩苦斗了一辈子啊,现在我才活明白……谢谢你,照顾了杰克这么久,帮着他赚了这么多钱,大福在天之灵,也可以瞑目了……。”

  杨进宝说:“我是凭良心做事,从前做错了,我就要偿还,从前做对了,也是我应得的。杰克挣钱,凭借的是他的本事……。”

  佟石头紧紧抓着他的手说:“我知道,没有你的帮助跟照顾,他那两下子……不行,不赔个精光就不错了……是你把他带出来的。”

  “佟哥,你到底想说啥?”杨进宝问。

  佟石头说:“我希望自己死了,你还把他当亲娃看,继续照顾他,他是我佟家唯一的根苗……。”

  杨进宝说:“我知道咋办,你放心,好好养病……。”

  佟石头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杨进宝,临死前也希望再见他一面。

  不过老头子眼睛已经瞎掉很久了,只能靠模。

  杨进宝从医院出来以后的第五天,噩耗传来,老佟真的死了,心肌肿大,没有抢救过来。

  杨进宝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让杰克回家奔丧,并且送了一个大大的花圈。

  他还冲梨花村的方向祝福:“佟哥……一路走好!!”

  佟石头埋葬的这天,天上的雪下得很大,娘娘山再一次被染白了。

  杨进宝没有去送他,送不送已经不重要了。

  他只是看着梨花村的方向发呆,觉得人生无常,何苦争过来斗过去的?

  眼睛一闭,撒手人寰,啥你的,我的,一切都是虚空,一切都是泡影。

  他还点着一根雪茄,慢慢抽一口,烟雾就从他长满络腮胡子的嘴里喷发出来,眨眼被山风吹得无影无踪。

  那条獒狗就卧在他的旁边,赛虎仍旧对杨进宝忠心耿耿。

  杨天赐离开以后,赛虎老长时间没吃过东西,它太老了,皮毛都要掉光了,牙齿也松动了。

  因为白内障的缘故,它看不清东西,总是歪着脑袋。

  可只要是有陌生的汽车开进村子,它总是抖擞精神,飞扑上去,冲汽车汪汪大叫。

  有时候,它的两条前爪还跳起来,扑向车门,将汽车抓得咯吱咯吱作响。

  因为它一直渴盼着小主人回来,希望过去一瞅,杨天赐就在车里。

  可没有,一次也没有,獒狗的希望也一次次落空。

  有时候,送快递的来,它也扑过去,快递车停下,它就稀里哗啦翻腾那些快递跟邮件,希望看到主人的信。

  哪一个邮件是主人从国外邮寄回来的,它都知道,因为它早已熟悉了主人的味道。

  杨天赐也时不时给赛虎邮寄一些狗粮,可赛虎老是不吃,盯着狗粮发呆。

  杨进宝一根烟没抽完,送快递的又来了,是个新手。

  那新手忽然瞅到一条凶猛的獒狗扑过来,吓得差点尿裤子。

  杨进宝赶紧安慰快递小哥,说:“后生莫怕,莫怕,这狗是不会伤人的。”

  很快,赛虎又在邮件箱里开始翻腾,寻找主人的味道。

  可找半天,同样啥也没有找到。

  于是,它闷闷不乐靠近老主人,再次盯着县城的方向发呆,也瞅着漫天大雪的天空发呆。

  当初,小主人是从天上飞走的,它相信有一天,他还会从天上回来。

  杨进宝摸摸它的头安慰道:“赛虎,放心……天赐会回来的,铁定会回来的……等就是了……。”

  他是在安慰獒狗,也是在安慰自己。

  转过头去,瞅瞅一望无际的娘娘山,他的脸上显出一股慈祥的微笑……。

  《全书完》

  

章节目录

野山女人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断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欲并收藏野山女人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