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底下没有几个男人能受得了被绿的,不管是以什么方式!

  马伟昌也是如此!

  说起来虽然是有咎由自取的意思,但马伟昌可不这么觉得。

  要知道,田甜之前可是他的女朋友,这也是他一直以来挺能拿出来得瑟的事情!两人之间有感情在,但无奈感情抵不过柴米油盐!

  马伟昌没有什么正当工作,每天做的事就是打混耍痞,东讹西诈,完全就是一副混日子的模样!除了在家里啃老不说,还经常需要田甜的接济……

  可偏偏他还总是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这样时间久了,他爸妈受得了,毕竟是他们儿子,可人家田甜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受得了?

  一来二去的劝解无用后,田甜无奈的选择了分手!

  但马伟昌完全没有反思自己的错误,反倒是认为田甜不忠、势利,但嘴上这么骂,行动上却是几次三番的纠缠,都快害得田甜没办法工作了……

  后来,田甜遇到了于丁,于丁是个热络的『性』子,接活儿的时候拉田甜回家,慢慢的相识交往。

  但这件事被马伟昌知道了,当然受不了,甚至觉得自己是被绿了,对田甜『骚』扰的频率就更频繁了!

  直到有一次和于丁正面对上……

  整天吃喝玩乐的马伟昌的身子骨早被掏空,哪里是于丁的对手,一对一开打几下就被撂躺下了,满足了于丁英雄救美的虚荣。

  一对一不是对手,马伟昌自然不会善罢甘休,随后便纠集了几个相熟的朋友去堵于丁。

  可结果还是有些尴尬,赤手空拳的三对一,于丁虽然挨揍了,但气势上却是越战越勇,最后还是把马伟昌他们打跑了……

  本来其实差不多也就算了,但马伟昌却没有那么宽大的胸襟,一直琢磨着要报复,直到这次请动了卢小『毛』,这才浩浩『荡』『荡』的直接打到了于丁的家里!

  但马伟昌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花心思、花重金请来的卢小『毛』,一抬手却先把他给抽的眼冒金星,这简直不能再郁闷了。

  而除了郁闷,马伟昌也是彻底糊涂了,此刻依旧呆呆的捂着脸看着卢小『毛』:“『毛』……『毛』哥,我做错什么了?”

  “妈的,做错?我看你是作死!”卢小『毛』横眉立目宛如古之恶来一般气势汹汹,可转身一看向李晋龙的时候,却是微微弓着身子满脸堆笑,谄媚的跟古时候青楼里的龟公一般:“呵呵……龙哥!您怎么在这儿呢……真是巧哈……”

  识时务者为俊杰!卢小『毛』此刻就算心里郁闷、憋屈、不爽到了极点,但面对李晋龙这个瘟神,却也不得不认头!毕竟如果再和之前那次一样去横的话,恐怕刚出院没多久的他,又要回那满是消毒水味道的病房去住着了……

  更不要说铁狼帮新的代理老大梁小蝶还曾三令五申,要铁狼帮所有成员离李晋龙远点儿!

  毕竟李晋龙瘟神的这个名头,在铁狼帮里可是人尽皆知了,连他们老大于拓海都栽了,更别说他们了!李晋龙虽然不是拉帮结派混社会的,但谁都知道他手上有狠招,三五个人近不了身不说,还会极近羞辱之能事,另外身后还有县里官面背景的支持!

  如今人家可是县里知名的企业家,谁敢找他的麻烦……

  看着卢小『毛』这副样子,李晋龙不由玩味一笑:“呵呵,我记得你,『毛』哥嘛……你们铁狼帮的小弟都听够义气的,有两回要收拾我的时候都说要替你报仇呢……”

  李晋龙这边倒是淡定,但于德海一家人可都傻眼了。于雪倒是知道李晋龙厉害,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足以吓得一众恶汉不敢妄动!

  卢小『毛』可是快哭了,也不知道是感动李晋龙的话,还是为自己接下来的下场,硬着头皮往李晋龙跟前走了几步:“龙哥……您大人有大量,这次的事儿是个误会……”

  “是么?”李晋龙挑眉一笑:“呵呵……都破门而入了,还说误会啊?”

  “门是自己开的……”卢小『毛』满脸的委屈,回手一指马伟昌:“我的弟兄都没动,敲门的也是他们……”

  “可你们还是进来了不是?”李晋龙说着,脸上的玩味慢慢的变成了冷意:“看来你们还是过得挺滋润的是么?外面打打架耍耍混也就是了,现在连民宅都敢闯了!看来一次严打不够收拾你们的……”

  一听这话,卢小『毛』脸『色』大变,急忙摆手求饶:“龙哥,这事儿……这是我自己的行为,跟我们铁狼帮没什么关系,您……您高抬贵手,要打要罚……我一人承当!”

  “呵……你倒挺有义气是么?”李晋龙冷笑一声,但转即却是摆了摆手:“算了,今天是个好日子,我没空跟你们扯淡,从我面前消失,我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卢小『毛』闻言如蒙大赦,当下急忙点头应声,小心翼翼的后退着往外走……

  但李晋龙却又突然开口:“等等!”

  卢小『毛』一惊,急忙停下脚步:“龙哥……您还有什么吩咐?”

  “就这么走了?”李晋龙冷声喝问。

  一下子,卢小『毛』愣傻了眼!是啊,如果能这么轻松的走掉,这还是瘟神么?

  心中犹豫了一下,卢小『毛』不由一咬牙:“好!龙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着话,卢小『毛』转身握住了边上自己弟兄手里拿着的一个棒球棍:“给我!”

  这小弟也是惊得愣住了:“『毛』哥,你……你不能啊!”

  “闭嘴!”卢小『毛』猛地一把夺过了棒球棍,两步来到门庭墙边,右手往墙上一按,左手抡起球棍就要往上砸……

  可就在一众小弟心痛,马伟昌和他两个同伴傻眼,以及于德海一家都惊呆的时候,原本距离卢小『毛』数步支援的李晋龙却突然动了……

  卢小『毛』无疑已经有了觉悟,伤一只手换弟兄们平安离开,对他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但眼看球棍就要砸到手上的时候,却突然停顿下来……

  卢小『毛』呆呆的扭头看着李晋龙,李晋龙放开了抓着卢小『毛』手腕的手:“别把你们江湖那一套用到我这儿,我是让你道歉,不是让你自残!”

  这显然太出乎卢小『毛』的预料了,甚至一瞬间,卢小『毛』只觉得李晋龙的背后都泛起了圣洁的光辉!

  谁说人家是瘟神的,简直就是天使嘛!

  回过神来,卢小『毛』急忙点头应声,转身对着于德海和于丁母子鞠躬道歉……

  而李晋龙这边看着卢小『毛』道了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这才对!行了……这回你们可以走了……”

  说着话,李晋龙又看向了马伟昌:“你,我不管你和于丁有什么过节,但一切下不为例,如果让我再知道你有『骚』扰他和田甜的举动,呢下次我可就亲手抽你了!希望你的脖子够硬吧……”

  马伟昌早已经傻了,此刻连半个回应都没有。

  但李晋龙却不管那么多,朝卢小『毛』递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直接提溜着马伟昌一众人浩浩『荡』『荡』的撤退出了门,临走时还不忘把门给关好,也真算是社会好青年了……

  看着这一群凶神恶煞的人都走了,步秀兰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扭回头先关心儿子:“小丁,你没啥事儿吧!”

  “我没事儿……”于丁只是挨了一脚,早已经缓过来了,这会儿回过神,顾不上别的,几步便来到了李晋龙面前一脸的崇拜:“哎呀姐夫,你也太牛『逼』了吧!他们那么多人,这就走了……”

  “呵呵……”李晋龙回头一笑:“他们不走,难道还要咱管饭啊?”

  说着话,李晋龙也是扭头看向了于德海:“于叔叔,咱们回屋吧,希望那帮家伙没扰了您的兴致……”

  “行了老于,还拿着铁锹干啥啊,还不放下,咱们回屋吃饭去……”步秀兰数落了于德海一句,回过头来一手拉着于丁,一手拉着李晋龙,高兴的仿佛自己多了个儿子似的往屋里走去……

  …………

  一众人回到了屋里,气氛都还没缓过来,但有着于丁这么一个已经对李晋龙崇拜崇已极的小『迷』弟的存在,很快也就没事了!

  推杯换盏,于丁也是把自己和田甜及马伟昌的事情始末告诉了李晋龙,两人想谈甚欢,连于德海对李晋龙的态度都有了几分改变……

  步秀兰就更不用说了,热情的劲头比原来更足了!

  一顿饭吃下来,三个老爷们硬生生干下了四瓶白酒,吃到了三点才算满足!

  李晋龙没有专门用生命精气来消化酒气,饭后便被于雪搀回了楼上房间休息……

  而等李晋龙借着酒兴美美的睡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

  下楼一看,于雪正在帮步秀兰收拾晚饭的残局呢,李晋龙不由有些尴尬……

  而步秀兰一看到李晋龙,便像向日葵见到了太阳一般灿烂:“呵呵……晋龙你醒啦……”

  “呃……抱歉啊阿姨,我睡太久了。”李晋龙郁闷的挠头。

  “呵呵,没事儿,你于叔叔晚饭也没吃多少,这回又回屋躺着了,你咋样,还难受不?”步秀兰关切的问道。

  李晋龙摇了摇头:“没事儿,我已经好了……对了,小丁和田甜呢?”

  “小丁送田甜回县城了。”于雪这边轻声『插』口道。

  “哦,那……那我也该走了。”李晋龙尴尬的应声,作势就要道别出门。

  而步秀兰见状急忙上前拉住:“晋龙,你这是干什么啊!”

  李晋龙一拍脑门:“哦,对了!小丁房子的事儿……您回头跟他商量吧,看看他们想在哪儿买,要花多少钱,要是彩礼方面也有困难的话,您尽管说……”

  “嗨……晋龙你这话说的啥啊,阿姨叫你可不是为了这事儿!”步秀兰说着,转身指了指外面:“你看这天都什么时候了,小丁走的时候把摩托车也骑走了,晚上还不知道回不回来呢,你这还会啥县城啊,就在这儿住下呗。”

  李晋龙闻言一怔:“这……不方便吧?”

  “这有啥不方便的?咋啦,你还嫌弃阿姨这家里不好?”步秀兰佯怒应声。

  李晋龙急忙摆手:“不……阿姨,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啥意思?跑到阿姨这儿装呢?你跟小雪又都不是小孩子了,阿姨过来人又不是不懂!行了,赶紧坐着去,我把饭给你热热,今儿就在这儿住下知道么?”步秀兰说着,放开了李晋龙转身去了院子。

  而李晋龙这边扭头看了眼于雪,见其红着脸低头不语,不由也是想入非非……

  

章节目录

桃运小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半夜行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夜行尸并收藏桃运小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