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第二卷]

第182节第181章尼姑庵里胡来

黄港的冬天来得早,十一月就寒风朔朔刺人筯骨,一到十二月更是一阵风吹起来就鬼哭狼嚎的,特别是艺院那边校区,临着坟地,晚上都不敢出校门。孙可儿她们早早就搬出来住了,在两公里外的一条街上常租了一间套房。

陆嘉不常在这边住,孙可儿饶云屏田甜都住在里面,比宿舍还要凌乱,内衣裤都乱扔在床上,那小客厅里也堆满了化妆品跟皮箱。

谁都不敢招惹这艺院四朵花,尤其是孙可儿这妮子,谁不知道她老子外号孙老虎,她爷爷是校长孙老。她是最得宠的孙女,惹了她那几乎是把自己摆在火架上烤,这大冬天的,去寒不错,烤伤身就不必要了。

李小满偶尔过来坐坐,调**,活动活动筯骨,把这三个小妮子日得神昏颠倒的,但一个月也就来一趟半趟,往往去练如玉那边还多些。

今天,李小满就坐在岳波这间能坐望临江,眺看半个黄港的半山别墅里。

岳老板也是狡兔三窟,不单在这铭山上有别墅,在山下还有两栋别墅,这边就是取个静,想些事情的时候就开车过来。

约李小满来这里不是练如玉,是岳波自己。

茶几上摆着从铭山那口无名泉里打出来的清泉水烧成的龙井茶,闻着就香,岳波说这东西不值钱,李小满猜却是要十来万一斤去了。

对茶这玩意儿,他也愈发讲究,都是在县里工作时间长了的关系。

被韩露菲调去做她贴身秘书三个月,时常去跟那些大老板接触,也知道这些门道,相关的书籍也读过一些。

看岳波在那捧着茶在眯眼笑,李小满就问:“波哥叫我来是有啥吩咐?”

“倒也没啥大事,你在学校里过得还成吧?”岳波看似无目的的闲聊。

李小满就笑说:“还行,托波哥的福,能够常请假回县里。”

在李小满瞧来这读书还不如做韩露菲的秘书来得紧要,那才是他晋身官场的重要历练,至于黄港师范这边,只要考试过关就行了。

党也早就入了,学校这边党支部也进了,那边还在做县政府第一秘,看着这仕途倒光明得很。但李小满想在十年内做到黄港市长,还有不小的难度。

“那就好,我就担心你老顾着县里的事,把这边给耽误了,”岳波将茶碗放下,指着远处雾气深重的山峰说,“那地方叫观音峰,传说是南海观音的道场,这铭山在两百年前还有座延寿寺,也是南方的五大禅林之一,后来寺院毁了,这道场还是有的。”

李小满耐心的听着,像岳波这种日理万机的大老板,是没啥闲心来扯淡的。

“那观音峰上有座尼姑庵叫奉士庵,那庵主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妙龄女尼,下边有一些大小不一的小尼姑,一向将门庭关得极好……”岳波瞟了他眼说,“市委有领导说想要在这边重启香火,我就想将延寿寺重新盖起来,但在这边可能会跟奉士庵有冲突,我想让你做个说客……”

“说客?”李小满皱眉说,“波哥,我能跟尼姑说啥?”

“你这个笨蛋,你那鸟杆子厉害,那些大小尼姑看了还不是你说啥就是啥?”岳波轻笑说,“别跟我说她们都是啥世外高人,这做尼姑的还有不吃腥的,我就不信了。我正大光明上门,她们不搭理,你就去试试瞧。”

李小满抓了抓脑袋,勉强将这事给答应下来。

岳波就让助理给他拿了那奉士庵的资料。

庵主法号红珠,年纪三十一,原是黄港大临江县的人,在十二岁那年家破人亡就被老庵主收为徒弟带到了庵里,等四年前老庵主去世,才将庵主的位子传给她。

红珠也不负重望,带着庵里大小五十来位尼姑在观音峰上修路种菜,日子过得虽说清苦,却也衣食无忧。这两年由于路修好了,上来参拜的信众也多起来,香火旺盛,清苦也谈不上了。哪里能让岳波再在这铭山里盖个延寿寺,抢它的风头。

光是延寿寺的名头就比奉士庵要强得多,那要盖起来,奉士庵肯定会大受打击,到时怕是香烛钱就会少许多。

李小满将资料收好,就打算明天过来瞧一瞧,这观音峰也不算高,海拔一千米,岳波这别墅是在半山腰,开车上去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

明天是观音诞,想必过来的香客不会少,李小满晚上就准备好香烛钱纸,等天一亮,就开着路虎车赶去观音峰。

这边不单有一般的南海观音,还有送子观音供奉。

由于是尼姑庵,进出的信众大半都是妇人,李小满将车停在外头,就被香烛熏得眼都睁不开,好在没带二妮过来,不然她肯定会闹。

外面摆着些卖香烛纸钱的地摊,有那一米多长的高香,也有一般的香。

李小满提着塑料袋往里走,确实没看到多少男人,尼姑倒有几个。

可都是长得跟那脸朝下跌下来,还被人拿磨盘给碾过的,心想要就这些相貌,这舍身求佛玩不起啊。

走到庵门前,就瞧两个知客尼将他拦住,问他来做什么?

“自是来求子的,两位女尼。”

这知客尼倒长得清秀得很,一般的长袖灰衣,胸前微微鼓起,跟先前那走下来的女尼比起来倒让人感觉好得多。

“这位尊客,既然来求子,为何你家妇人不来?”

“我家婆娘有事来不了,我做男人的来也不成?难道说这边只能让女人进去?这什么社会了?男女还不能平等吗?”

话说得两位知客尼脸都是一红,勉强让开条道让李小满提着香烛纸钱到里面去了。

“师父说是不能让男人进来,咱们放他过去,要是出事咋办?”

年纪稍小些,瞧着就跟那粉雕玉凿般的瓷娃娃的知客尼跺着脚在那里埋怨。

“他那张嘴咱们也说不过,要不放他进去,他要犯浑,那就麻烦了,今天可是观音诞,有啥事都先平安过了再说。”

那年纪稍长的知客尼,眼睛瞅着李小满的背影,总觉着这位香客来者不善。

将香都插到大殿外广场上的铜炉中,仔细瞧那铜炉上的灰痕,就知这铜炉摆起来也没多长时间,想来那资料里写的这奉士庵原先清苦得紧,这几年才稍好了些,这铜炉就是后买的,经过了做旧的工夫。

李小满瞧着前头送子观音殿中跪满的香客,一袭澄黄袈裟的妙颜女尼想来就是那红珠了。一个连男人都没碰过的人,也搞这香会?

能帮人求啥子?生出来的不长得歪脖子脑袋,挂个大瘤子在头上就算好了。

叉着手在外头瞧着,那红珠倒是体态**,身形婀娜,光那露在外间的手臂就跟那藕塘里挖出来的香藕一般。那张脸蛋更是妙目如漆,鼻梁高挺,唇似点绛,眉似远山,嘴唇一张,便妙语连珠,让李小满想要将鸟杆子捅进去。

那胸前高高隆起,比那两个知客尼都要高出一截来,像是鼓着两个大大的山包。

腰身倒是瞧不见,那宽敞的僧袍盖着,就是个遮挡。

身材也算高挑,目测一六八以上,要将僧袍脱下换上时尚衣装,那怎地也是个极其吸人目光的妙龄女子。

没经过男人,就是年纪稍长了些,三十一年的时光,也未在她容貌上刻下多少痕迹,反倒有种同龄人没有的那种柔媚。

二妮和冯小怜都有好几日没碰过了,也不知是不是住在一起的缘故,连月事都一起来。没一周还走不了,憋得李小满像是个被压到低的弹簧,随时都要爆炸。

瞧这红珠哪还能按捺,就想着等这香会完了,上前跟她说话,撩拨她性起,便将她正法。

“你来求子不去听香会,在这里站着,一脸龌龊的看着我师父做什么?”

年幼的知客尼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上来斥责。

“看不得吗?我来求子,自有我求子的办法,这香会要跪下,我男儿膝下有黄金,我的膝盖骨可没那么软,就是送子观音也跪不得,”李小满摸出根烟来要点,知客尼说:“这里禁烟。”

李小满哑然失笑:“你这边烧着香烛,还禁烟,这香烛的烟火不比我这香烟要大?你笑不笑死人呐?”

那知客尼涨红了脸,又别有一番粉俏,李小满就打趣说:“你多大了?怎么不读书?没听过有九年义务教育吗?家里人送你来庵里做尼姑?那是犯法的,你要不情愿,就跟我说……”

“才不是,我十五了!”

知客尼挺起胸犟了一句,就被那年纪稍长的知客尼拉开:“妙音,你跟他吵什么,别坏了观音诞。”

“就是,跟我吵什么?好好念书吧,十五就来做尼姑,你能耐得住寂寞?青纱枯帐的,一辈子就这样?想男人咋办?跟你这位师姐磨豆腐?要不我送你个木夫人?”

李小满满嘴都没个好,那妙音还不知他说的啥,反倒蠢笨的问:“啥是木夫人?”

另位知客尼就拉住她满脸红晕的说:“那是世俗间的龌龊物,你别理他,咱们过去。”

妙音被拉走了,李小满歪歪嘴,心想还想逗弄这小尼姑打发时间,瞧她也是妙媚如花的女子,就是年纪稍小了些,十五,啧啧,办了会不会违法?

要被人捅到县里可是个篓子,还是先想着把那红珠给弄上床再说吧。

红珠在那诵着经文,身前的桌上摆着一堆的香囊,看来香会还要开光,这可有得等了。

李小满就绕着大殿闲逛。

这奉士庵可比不得原来延奉寺的规模,四五座殿宇就算满当当了,后头隔着十来步的距离就是厢房,尼姑们都住在那里。

这边走过去还能瞧见一些亵衣挂在檐下,有些女尼在那里扫地,越往里走,这奉士庵的女尼质量就越高。

那扫地的女尼都有单嫆那样的清丽,胸也比那号称太平公主的单嫆肥硕一些。

想必这边就是内院,不说那些香客,男人过来的更少。

几位扫地女尼就紧张的握着扫把,前年有个登徒子过来,还是红珠发现得早报警才被抓走,要不毁了清誉是小,真被毁了身子是事大。

“我来找茅房,是不是在这边?”

“施主,是在大殿那一边。”

有位女尼胆子大些,就立时跟李小满说。

李小满瞧她那粉颈雪脸的,两颗眼珠更似像黑矅石一般,端得能称得上美人。那身材更是**匀称,就是穿了僧袍那胸也是高高耸起,像是两座巍峨山峰。

“这位仙姑……”

女尼稍脸立时一红,这是尼姑庵哪来的仙姑。

“我叫妙雪。”

“你也是红珠大师的徒弟?瞧着还没满二十吧?”

“十七。”

妙雪说着就低着头拖着扫把往里走,李小满倒也不去追她,再追过去就是厢房,那等红珠见了倒不好说。

转回头过去大殿,那边倒是做完了香会,这香会也叫**,开光仪式也完了,李小满看香客散去,才大步迎着那红珠走上去。

要说她那两个徒弟妙音妙雪是小美女,她就能称得上倾城绝色了,想那老庵主也是瞧她明眸皓齿,美人胚子,才不想她流落风尘,将她收为徒的吧?

妙音就在红珠身旁,想必她是得宠的弟子,看李小满走过来,就想要挡在前头。

“你过来做什么?”

“我来向红珠大师求教。”

红珠还在让徒弟收拾法器,听他一说,不禁美眸一转,看向他去。

“这位施主,有何求教的地方?”

“我想和红珠大师单独谈一谈佛法。”

李小满厚着脸皮说,那妙音的师姐就脸色微变,刚说起那木夫人,她就知李小满不是个好东西,这要单独在禅房里私聊,要出什么事的话……

“不知施主想谈哪一本佛经?”

“《华严》《楞严》《金刚》《白衣观音》《十二章》《法华》《阿含》……你随挑吧。”

红珠脸色一变,端庄的一抬手:“施主里面请。”

“师姐……”

妙音急起来,师姐也一脸讶异,拉着想要跟进去的她,摇了摇头。

被红珠带到里间禅房,中间一台茶桌,两边都是蒲团,对着大门还有一尊小的观音像,上面摆着香烛,李小满随手将那茶叶撮了一把拿到嘴里一含,就吐到旁边。

看红珠脸色不豫,张嘴就将《金刚经》妙诣说出来……

两个钟头过去,红珠那张绝美容貌早已苍白得像立冬的细雪,李小满掐着颗果饼,笑容满面的瞧着她。

以他那博闻强记过目不望的本领,一夜就将佛家经文看了小半,他那张嘴又厉害,这红珠虽说操持奉士庵本事极强,可跟李小满这种东一棒子,西一榔头的论法比起来,就不成了。

红珠额角都是细汗,她本身体香极浓,这香珠滴落下来,就更是香满一室。

李小满嗅着就心念一动,起身绕到她身旁,伸手就将她那汗珠抹下来,放在嘴里细品。

红珠神色一变,手指颠抖的指着他:“你这是做什么?”

“果真香得入人心肺,”李小满挨着她坐下,瞧她那颠动的胸脯,就笑,“红珠大师,你就没想过男人吗?”

“你……滚!”

红珠原还以为遇上了道德君士,真正的佛学大士,谁知不过是个变态的登徒子,当即站起身要让李小满离开。

李小满哪会走开,将她抱住张嘴就亲吻上去。

红唇不抹胭脂便跟火焰一般,吻得深了,那股软腻让人心头悸动,李小满抱住她身体才知,她那腰其实细得紧,偏又有肉,真叫多一分就多,少一分就少。

挣扎得极其用力,李小满抱得更紧,红珠并非像岳波想的那样是外披着僧袍的**,但李小满有他的办法。

“你要敢喊,你那些徒子徒孙进来瞧见,你还能做人?”

力量一下就弱了。

章节目录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一窝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窝驴并收藏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