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炮兵阵地上灯火通明,脸色铁青的冈本保之一言不发的扫视着现场,这满地的狼藉和遍地的死尸,似是在对他进行着无言的讽刺,才刚刚加强了这里的警卫兵力,就被人一锅端了,甚至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更让他感到无力的是,对方出手之利,动作之快简直是让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几乎就是在瞬自己之间,一个炮兵大队和两个步兵小队就这么没有了,就这和凭空消失了,而作为指挥官的他,却连对方的背影都没有看到。

这样的事件,自冈本保之入伍以来,还是头一次面对,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侵袭着他的身心,不断的打击着他的信心。这一刻,他甚至生出一种之前从来都不敢想的情绪,那就是害怕,没错,他开始感觉到害怕了。

如果只是损失了一个炮兵大队和两个步兵小队,还不至于让他害怕,从北平到徐州再到南京,他的部队并不是没有出现过损失,但却往往都是中**用几倍的伤亡换取的。哪怕是到了山西与八路军交锋,他也是从来都不落下风,八路军虽然狡诈,但兵力有限,武器落后,只要不出现战术上的失误,他相信八路军拿他是没有办法的,这也是他这一年多来总结出来的教训,他一直相信,不管是中国的政府军,还是八路军,都是有办法对付的,事实下一直以来发生的事情也在应证着这些,但今天这一次不一样了。

从周围的环境他至少可以得出一个判断,对方出动的兵力很少,甚至少到可以忽略的地步,要知道,以他13联队的实力,再加上配属的其它部队,哪怕是面对中国政府军一个军,他也不会放在眼里,至于八路军,总共才多少人,哪怕是离他最近的十七师全部过来,他也有一战之力,至少可以守住玉峡关不失。

但是现在对方只出动了那么少的兵力就悄无声息的消灭了他的一个炮兵大队,那可是六百多近七百人啊,就是一个一个排着队的杀,也需要时间吧,何况还有两个精锐的步兵小队。

参谋长渡边少佐走到他的身旁,小心的说道:“大佐阁下,已经统计出来,两个步兵小队全体玉碎,炮兵大队阵亡者达四百余人,另有219人失踪,失踪人员之中以技术人员为主,十二门野炮部分零件被拆卸,除非从兵工厂送零件过来,否则无法再使用了。”

说完之后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回复,他很清楚大佐这个时候的心情,今晚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惊人了,不管这是谁干的,但是对方既然有能力如此快速的做到这件事,那么是不是对方也可以在某种情况下能够将整个13联队……他不也再想下去。

冈本保之深吸一口气,而后慢慢呼出,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必须让自己保持冷静,问道:“能确定对方出动多少兵力吗?”

渡边说道:“从现场来看,对方出动的兵力……可能……也许不会超过……一百人。”

说完这句,渡边不禁松了一口气,这个结果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可这就是事实,他还亲自去看过,从各方的痕迹来判断,对方的兵力就是不超过一百人。这是这句话却让他几乎耗尽了力气,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了,堂堂皇军在中国战场上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炮兵大队加上两个步兵小队居然让不到一百人的中**给……

冈本保之惊讶的看向渡边,他知道对方出动的兵力很少,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少到这个地步,对中日双方的战力对比,如果是在战场上,不到一百的中**队,皇军几乎只需要出动一个步兵班就能解决,可是现在怎么就反过来了呢。

他颇感无力,身形晃了晃,渡边从后面扶住他,道:“阁下,请保重。”

冈本保之晃了晃脑袋,勉强镇定下来,说道:“中**缺少炮火,特别是八路军,甚到连轻武器都缺乏,对方如此动作,只能代表一件事,那就是对玉峡关的进攻将会很快到来,这是八路军一惯的作风,所以我们的对手很有可能就是八路军的十七师,那们的师长叫什么……徐向前是吧,根据情报部门的说法,这个人是黄埔一期,gòng chǎn党军队的创建人之一,曾其zhōng gòng红军的一个战略集团的总指挥,是一个有名的游击战专家,我们要小心了。”

渡边点头应道:“是的阁下,而且八路军与中国政府军不一样,这些人虽然武器装备不如政府军,但是却非常的抱团,更重要的是,这些八路军在与老百姓的关系非常好,他们的小股武装甚至可以藏在老百姓之中,而让人无法分辩,许多老百姓甚至原意牺牲自己来保护他们,这也是让皇军极为伤脑筋的地方。”

冈本保之点了点头,扫视当场,然轻咬牙根,似乎是在心里下定了某个决心,这才开口道:“渡边君,传我的命令,所有人进入最高级别的警戒,随时准备应战中**,再向上级报告,请求战术指导。”

渡边一怔,忙道:“阁下,现在就请求战术指导,是不是太早了,要知道……”

冈本保之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说道:“等到真正危险来临的时候,再请求指导吗?那就晚了,我个人的名誉不重要,哪怕是战后上军事法庭,我也必须要保住玉峡关,否则河南和山西两地的皇军将会被彻底的隔离开来,所以我需要援军,援要很多的援军,对方这一次的出手太过于异常了,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也许是我进入中国战场以来所面临的最大危机。”

渡边便不再劝说,却又皱眉问道:“可是阁下,我们向哪里报告?”

冈本保之想了想,道:“师团部、军部、方面军司令部,全部都要报告,另外给参谋长阁下去电。”

渡边点头应道:“哈依!”

他说的参谋长阁下其实就是前任师团长谷寿夫,在原来的历史上,谷寿夫因为在南京发动的大tú shā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日方不得不把谷寿夫等人招回国内安排了闲职,后来几乎都没有得到过重用。但是现在的历史出现了变化,南京大tú shā没有发生,虽然也在南京惨案,便是其影响毕竟不如南京大tú shā,所以谷寿夫虽然也得被处分,因此而调职,但并没能调往本土,而是调任华中派遣军参谋长。

这样的一个职位调动,也可以说是降职了,因为前任参谋长只是少将军衔,他谷寿夫以堂堂中将担任一个少将就可以担任的职务,不是降职是什么,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参谋长是协助司令官指挥整个华中派遣军,从作用上来说,谁也不敢说他的作用更小了。

所以,这天晚上,各方日军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其中就包括谷寿夫,一接到这个消息,他就迫不急待的找到了华中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希望能够立即派兵支援玉峡关。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松井石根大将却是拒绝了这个建议,原因是13联队现在属于华北方面军指挥,玉峡关也是属于华北战区,华中派遣军无权干涉。

但是谷寿夫并不死心,对于玉峡关附近的兵力布署他是清楚的,离得最近的有两个旅团,分别是驻守在黎城的28步兵旅团,这个旅团属于第十四师团,而十四师团在前不久被划归到华北方面军,属于第一军辖下,而驻守安阳的是步兵第6旅团,这个旅团属于第九师团,而第九师团则是华中派遣军的部队。

谷寿夫很清楚,如果没有司令官的命令,作为华中派遣军的第6旅团是不可能去支援玉峡关的,那么玉峡关就只剩下一路援兵,他倒是没有去想黎城的28旅团会不会支援,因为不管是第一军司令部,还是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都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加强的联队就这么消失,华北才刚刚经历大败,新上任的司令官烟峻六大将阁下是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刚刚上任的时候。

问题是一个旅团够吗?如果是一年前,他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疑问,而且谁要是有这样的疑问,也一定会遭到他的主斥,什么叫够吗?一个精锐的步兵旅团足足可以对付一个中**甚至更多的兵力。

但是这一年多来,他虽然一直不在华北,但是做为日军的高级将领,他又怎么可能不去关注发生在华北的事情,八路军的一个独立师,从山西到河北,再到山东,让多少皇军的精锐为之玉碎?加上从冈本保之上报的情况来看,这手法上与他从情报部门获得的独立师的作虞手法极为相似,很有可以这一回对玉峡关出手的就是那个独立师,就是那个叫江云的家伙。

他把电报和自己的分析展示给松井石根看,非常认真的说道:“司令官阁下,这绝对不是一次简单的偷袭,从手法上来说,与江云部独立师的作战手法极为相似,据情报部门分析,在独立师江云的部下中,有一支精通特种作战的部队,而这一次玉峡关的遭遇就是一次典型的特种作战,所以属下有理由相信,这是江云部的一次行动,而江云部一旦出动就不可能只是这么一次偷袭了事,背后一定还有一个大大的阴谋,只是目前无法判断。”

松井石根不置可否,虽说谷寿夫的分析他是部分同意的,但是那是华北方面军的地盘,也是华北方面军的部队,就这么简单的派兵支援,不仅上级会追究,只怕连华北方面的烟峻六都会为此而置问他吧。

他说道:“松井君,你要冷静,这个时候,只怕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都没有做出反应吧,你认为我现在下令让步兵第6旅团去支援玉峡关合适吗?中国有句话叫名不正言不顺,我们现在就是这样,要让我下令出兵支援,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华北方面向我们求援,明白吗?”

谷寿夫点了点头,这些情况他又何偿不明白,只是他着实太心急了,不仅仅是因为冈本保之是他的亲信,更因为他从这一次的事件事臭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再联系八路军独立师的情况,如果一切都按部就班的来,只怕等到华北方面军求援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与谷寿夫不同的是,同样接到了电报的第六师团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却非常的冷静,或是说平静吧,只是让人向方面军司令部报告就没有再关心此事。

自他上任之后,13联队虽然名义上还是属于第六师团,但是实际上已经不归他指挥,想想也是,早在徐州会战的时候,第六师团就已经脱离了华中方面军的建制,但南京之战以后,13联队却驻兵玉峡关归华中方面军第一军指挥,都划归到另一个方面军了,哪里还是一个建制,所以他对于这个联队一向是莫不关心。而且他也了解到,那玉峡关的兵力配置早已超出一个联队的规模,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也许在不久的将来,那就不再是一个联队,而是一个旅团,到时候只怕他的第六师团又要重建一个联队了。

所以,从种种迹象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其实这个第13联队跟第六师团的关系真的不是太大,就算是现在第六师团重亲归于华北方面军建制,那也是属于第二军,而玉峡关却是属于第一军,仍然是两套建制。

稻叶四郎还在心里暗自庆幸,幸好这个联队早就脱离了,否则就真的是他的责任了,再说了,只不过是一次偶然的偷袭,他冈本保之就这么大惊小怪的,那要真的是中**在规模进攻,是不是早就被吓死了?

参谋长下野一霍大佐问道:“阁下,13联队的电报怎么回复?”

稻叶四郎看了他一眼,道:“正常回复就可。”

“那支援的事情?”

“等军部的命令。”

谈话同样也发生在北平的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里,参谋长梅津美治郎对司令官烟峻六大将说道:“司令官阁下,属下请求立即命令黎城方面的驻军全力支援,如果有可能,最好是联系华中派遣军,请求安阳方面的驻军支援玉峡关。”

烟峻六眉头一皱,他的心情很不好,刚刚接手这么一个烂摊子,各方面真的是千头万绪,不光是工作繁重,还要时时提防着山东的江云不会再一次对皇军发动进攻。

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经过梅津美治郎的分析,他也明白,很有可能这个江云现在又把手伸到山西去了,这个疯子,他难道就不需要休整吗如果只是命令黎城的驻军支援,这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他也知道一旦分析正确,这一次的异常事件是山东的江云弄出来的,那接下来的动作就小不了,黎城的驻军是步兵28旅团,属第一军十四师团,下达作战命令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要他向华中派遣军请求援助,却是让他为难了,这么一个小小的事件,却要惊动两个战区吗?那不是也要向大本营汇报?他必须考虑到这一切的后果,现在他才是华北方面军的司令官,不管以前是什么样的,但是从他上任的那一刻开始,华北方面军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迁连到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一个方面军司令官的位子,他可不想就这么失去它。

所以他想了想,道:“命令第一军,由黎城驻军支援玉峡关,务必有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之内到达玉峡关。”

梅津美治郎听到这里没有了下文,脸色一变,道:“司令官阁下,那安阳驻军呢?”

烟峻六摇头道:“只是一次小小的偷袭,我就已经下达了支援命令,这本身已经是非常规操作,如果只是虚惊一场,只怕会沦为笑话,参谋长,指挥作战不是想当然,没有事实依据,我没能办法调兵,更何况是向华中求援,你要明白这里在的道理。”

梅津美治郎当然明白,他能不明白吗?可是现在面对的敌人很有可能谅是那个山东的江云,如果真的是他,那么一切的常规操作都是无用的,结论早就经过了不止一次的验证。

他无奈的暗叹一声,开始安排下达命令,同时在心里默默祈祷,最好不要是江云,最好只是山西八路军的一次偷袭,那样的话,至少玉峡关还有固守待援的机会,如果是江云部的独立师,玉峡关的结果基本上算是已经注定了。

退出司令官的办公室,梅津美治郎不禁摇了摇头,这位新上任的司令官似乎并没有吸取他前任的教训,这可如何是好,现在方面军经过补充调整,兵力是比以前更加强大了,但是不要忘了,独立师也似乎更加强大了,四个皇军师团的覆灭,能够为八路军提供多秒武器,至于兵员,中国还缺人吗?

独立师更强大了,而皇军呢?他莫名的有些担心,担心自己在华北方面军参谋长的位置上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会不会步前两任司令官的后尘?他无法预知,但却可以肯定,日子只怕会更难过了。17

章节目录

红星闪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笔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芒并收藏红星闪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