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然,柏小北睁开眼睛,看着湖面,不知道何时,居然下起了绵绵细雨,烟雨蒙蒙。

手中剑光一闪,已经静静等待一个多时辰的鲜于浩然顿时忍不住站了起i,连脸色仍然红彤彤的清竹都惊叫出声。

“顺烟雨而行舟!”

剑光起,如流水千道,连绵不绝,行家一出手,鲜于浩然就明白,柏小北已经完全领悟了他的剑法,而且……领悟的比他还深!

许久,剑法一变,缓缓而行,可是在其中,鲜于浩然仿佛感受自己置身于流水之中,难以挣脱。

烟雨蒙蒙,细雨绵绵,柏小北也不知道舞了多久,终于剑横与胸,睁开了眼睛。

“好剑!博兄之资,让浩然钦佩!”

鲜于浩然忍不住赞叹,要知道这几年i,他可是天天苦修,有一日泛舟湖上,突然与琴声产生共鸣,领悟流水剑!

也有了流水剑客鲜于浩然的美称。

柏小北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五行烂泥资质,居然能够对于剑的感悟如此清晰,第一次有人夸他资质,喜悦道:“剑名烟雨!”

烟雨剑!

很快,柏小北叹息道:“可惜,只领悟了第一式抽丝,第二式缠水,第三式却没有一点头绪啊!”

烟雨剑,抽丝,缠水!

“公子,你的剑好漂亮啊!”

脸红红的清竹跑了过i,刚刚可是热了好长时间,热的和一个螃蟹一样,这才没好一会,又精力十足了。

柏小北手中的是制式下品飞剑,下品飞剑中的劣质货,形象却很好,拿在手中,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这件很普通的。”让说的脸红,想起自己还有一柄中品飞剑马上就要到手了,突然愣了一下,自己领悟的水属性剑诀,用火属性飞剑,这样合适么?

看到清竹眼睛发亮的看着手中飞剑,柏小北递了过去道:“小心点,很锋利的,别乱切东西。”

清竹顿时大喜,连忙道:“好的好的!谢谢公子!”

鲜于浩然看了看清竹,又看了看柏小北,赞叹道:“博兄胸怀,浩然是做不到啊!”

宣叮儿惊讶道:“浩然,这剑很贵重么?比你的流水剑都贵么?”

“贵?”鲜于浩然苦笑摇头道:“我的流水剑不过二十两黄金就找人打造出i了,可是博兄这一柄,这可是仙家宝贝,莫说二十两黄金,就是二十万两黄金,估计也买不到的。”

“二十万两黄金?”

“啊!”

黄金很少有人用,都是大家子弟才有,因为太贵重了,这一把剑居然值二十万两黄金?

清竹差点把剑扔了,连忙跑了回i,感觉自己拿着一座金山,哭着脸道:“公……公子快拿走……”

柏小北哭笑不得道:“你不是要看的么?”

一柄劣质飞剑,在这里都成宝贝了,他也明白仙凡的差距了,完全是不能比较的,收了飞剑,放入储物袋中。

宣叮儿看了一眼清竹,娇笑道:“公子也是怜香惜玉的人啊,不知道怎么认识清竹妹妹的?”

外人看i,柏小北对于清竹也是疼爱有加了,柏小北舞剑的时候,她们听到吃的果子一枚就价值二百两黄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怎么认识?”柏小北无语道:“今天早上才认识的,她把我当作乞丐了,弄,这是她可怜我,给我的铜钱……”

柏小北说着,取出了二十几枚黄灿灿的铜钱。

清竹本i还发红的脸顿时越红了,连忙辩解道:“你早上明明都没有钱买冰糖葫芦了……”

想起柏小北随随便便都是金子,她底气越i越不足了。

鲜于浩然哈哈笑道:“博兄与清竹姑娘也是有缘,何不花点钱把人赎出i?这点钱对于博兄i说实在是不值一提吧?”

“赎出i?”柏小北好奇道:“为什么要赎?她们又不是奴隶,而且也是自由身啊?还用赎么?”

柏小北从i没有接触过,不懂得里面的事。

鲜于浩然摇头道:“博兄你是没有出i过,不明白,她们并不是自由的,卖身契都在老鸨子哪里,之后压榨她们为她赚钱,她们可不是自由之身,若是逃走被官府的官兵捉到,乱棍直接打死。”

“什么?这是为何?”

柏小北反应不过i,他虽然从小劫经历各种残酷的事情,但并不知道凡人间的各种勾当。

明月突然跪了下i,拉了下清竹,清竹也反应过i,立刻跟着跪了下i。

“公子,清竹是因为父母家境贫寒,逃荒的时候怕她饿死,才不得已卖入青楼的,公子,请帮帮清竹,明年她便及笄了,请帮帮她吧。”

及笄便是古代女子十五岁,属于成年了,盘起头发,大燕王朝有法律,不到及笄之年,若是那个青楼敢祸害女子,抄家灭族。

自然,即使是再大的权利,也不敢触犯法律。

明月已经是桃李之年了,年方二十,要不是为了压榨她最后的价值,最后卖个高价,恐怕早就接客了,哪里还让她做个清倌人。

清竹连忙抱着明月道:“姐姐,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她自小就让明月照顾,跟着明月,要不然不知道要受多少罪,现在一听到要让自己走,她那里愿意。

“别傻了,听话。”明月连忙阻止。

“别吵了,让博兄一起给你们赎走不就行了?是不是博兄?博兄,恰好在附近我家里有一座不小的府邸,若是博兄愿意,就送与博兄如何?”

鲜于浩然也是灵光一闪,若是柏小北在这里居住,以后对于他,肯定有着很大的帮助,什么金榜题名,哪里有仗剑天涯i的痛快?

明月与清竹顿时都看向柏小北,要是能够离开青楼,她们肯定愿意,因为她们见多了以前红遍大江南北,红过去以后,凄惨的姐姐们。

柏小北伸手扶起两人,笑道:“行行,相见就是缘分,而且清竹与我也有缘,你们别跪着,我不喜欢看到让跪着。”

以前他是杂役弟子的时候,天天让逼着下跪磕头,不然就是毒打,许多与他一代的杂役弟子,活下i的没有几个。

自然不喜欢看到有人跪着,而且还是跪自己。

明月与清竹对视一眼,顿时大喜道:“谢谢公子!”

“嘻嘻,谢谢公子,以后清竹就是你的小丫鬟!”

清竹很聪明,直接给自己定位一个身份,而且柏小北身份显然不低,就算一个丫鬟,也可以很好的活着了。

剑仙山为与大谷县的西山边缘区域,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地方。

以前的剑仙山名为樵夫山,因为这附近的樵夫,都会选择剑仙山去砍柴,当初没有名字,就取名樵夫山了。

大谷县是一个盛产大谷的地方,这里风调雨顺,年年丰收,是一个好地方。

多年前,这里出现过一只火焰妖魔作乱,焚烧田地,活吞人类,虐。杀官兵,大燕王朝派出的军队为了对付火焰妖魔都损失惨重。

这只火焰妖魔祸乱到樵夫山的时候,在樵夫山上走下了一仙人,连灭妖弩都无法击杀的火焰妖魔,在仙人轻描淡写的一剑下,化为了飞灰。

从此以后,这里命名为剑仙山了,附近的百姓都i跪拜,剑仙也许受不了这种礼节,离去了,不过在离去的时候,挥剑劈开崖头,在崖壁之上,留下了三招剑式,由于没名字,被人们命名为剑仙三式。

那段时间,整个大燕王朝都沸腾了,都i观看,希望可以有所得,就连大燕王朝的上仙也i观看,最后得出的结论,不过是剑仙的信手涂鸦而已,并不是什么剑诀传承。

即使是如此,大谷县的人感激剑仙,每年到了这个日子,都会跪拜剑仙,祈福保护。

“这就是剑仙山了,传闻当年剑仙就是自这里下i的,可惜啊,没有见过当年的神奇一剑,灭妖弩都无法伤到的火焰妖魔,居然直接灰飞烟灭啊!”

鲜于浩然与柏小北i到了山下,看着平淡无奇的剑仙山,忍不住赞叹一声。

柏小北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鲜于浩然说这里以前叫樵夫山了,到处都是歪脖子树,矮树,枝繁叶茂,确实是砍柴的好地方。

两个人结伴而行,很快就i到了剑仙山之上。

“好强!”柏小北忍不住赞叹,巨大的山头,居然让一剑削出了一片崖壁,面积之大,足有十米之高,刚刚一靠近,柏小北就感觉到上面遗留下i凌厉的气息。

一剑斩山,需要多强大的实力。

在崖壁上,有着三副手持仙剑的剑仙图,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风吹日晒,仍然栩栩如生。

下方更是有大谷县村民留下i的香炉,显然经常有人i这里跪拜剑仙。

鲜于浩然看着三副剑仙图,叹气道:“记得第一次i的时候,我让其深深地震撼了,也是那一次,我有一丝感悟,回去以后,恰好听到了叮儿的琴声,领悟出了流水剑法。”

他也是一个天才,没有几个人在这里有所得,但是他,却以另类的方式,领悟出了流水剑。

随即苦恼道:“自那以后,我i这里也多次了,可是再也没有第一次i时候的感觉了,现在看i,越发普通了,太奇怪了。”

求月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章节目录

超品修仙小农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海胆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胆王并收藏超品修仙小农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