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处处飘散着一股浓郁的药味,当云倾凰看到躺在床榻上,脸色惨白无色,明显是有出气没进气的东辰帝,心头不由得一滞,想不到,这千古一帝,最终还是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

容景面无表情的半蹲在床边,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屋内的每个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所散发的压抑的寒凉气息。

云小沫看到自家娘亲来了,连忙跑上前抱住云倾凰的腰身,眨了眨清眸,诺诺道:“娘亲,小沫没办法救太上皇的病,太上皇好可怜,要不,您出手吧!”

“恐怕现在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扭转乾坤。”

轻轻摸了摸云小沫的头,云倾凰叹息一声走上前,看着奄奄一息的东辰帝,心头一阵百转千回。

自己穿越到古代不过六七年的时间,想不到这曾经叱咤东辰的皇帝,竟然这么快就要生命终结了。

想起曾经的对峙相处,拌嘴的时光,云倾凰就忍不住的想笑,自己貌似好几次把这个老头都气的无可奈何呢!

“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云倾凰的魂游天外,她神色微敛,“东辰帝,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是。”

东辰帝点点头,苍老的瞳眸失去了从前的凌厉,仿佛星星失去了它的光,变得暗淡极了,他看向床前的男人,艰难的抬起一只手,嘴角轻颤,“景儿……有些事,原谅父亲,我……我……砰!”

手重重的垂下,东辰帝连一句完整的嘱咐都没说完,就彻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睫毛轻颤,云倾凰蹲在男人身边,紧握住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叹息着,“他为了见你这一面,已经不容易了。”

东辰帝的身体早就不行了,只是为了见容景最后一面,才用名贵药材硬撑到今天。

容景明白的点点头,嗓音沙哑暗沉,“凰儿,让我和他单独呆会儿吧!”

云倾凰点头,这才拉着云小沫一起离开。

外面的天很蓝,空气很冷。

</ins>

云小沫紧紧握着自家娘亲的手,眼眶微红,“娘亲,您说,太上皇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生死有命,难以控制。”深吸一口冰凉的空气,云倾凰神色晦暗不明。容景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她知道,他有多难过,只是不会表现出来罢了。

“娘亲。”眨了眨清澈的眸子,云小沫好奇的问道,“那爹爹会继续当皇帝是吗?如果他继续做皇帝的话,那我们就会离开么?小沫知道娘亲您不喜欢这里。”

做皇帝?看着这白雪皑皑,云倾凰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唇角,某娃这么懂事,或许到了可以委以重任的时候了……

——————

半年后,新皇登基。

新任皇帝容小沫,看着这满大殿的官员,悠然的翘起二郎腿,“我要离宫出走可以不?”

“回皇上,不可以。”众大臣集体摇头。

“为毛?”某娃继续问道。

“您是皇帝。”万年不变的答案,众大臣张口就来。

“噢,原来我是皇帝,所以不能离宫出走啊!”摸着下巴,容小沫邪恶一笑,“那就集体出走好了。”

趁着众大臣怔愣之际,容小沫站起身,拿过自己的小行李,“老爹老娘把我扔在这里当皇帝,休想甩掉我这个包袱。”

“呜呜,皇上您不能走啊!不能走啊!”众大臣集体狼嚎,一脸您要走我们就集体上吊的架势。

对于这副早已经上演了几十遍的戏码,容小沫显得很是淡定,他招了招手,青冥立刻从暗处飞出,容小沫跳上他的背,撇嘴,“朕决定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时间不限,朝廷上有什么事你们自行解决,但是要是让我不高兴的话,小心我毒药伺候。”

青冥觉得好笑,直接脚尖轻点,转瞬间跳出了皇宫。

路上,容小沫问道,“青冥叔叔,你知道我娘亲和我爹爹在哪吗?嘿嘿,不用问,你肯定知道,直接带我去找吧!”67.356

正在赶马车的青冥倪了眼小家伙,嘴角狂抽,“我不知道。”

“咳咳……”

容小沫一脸懵逼,“你不知道你还带着我飞出来?”

青冥沉默无语,他看着天空,如果他知道主子在哪的话,一定早就赖上去了,可惜……

——————

美丽的江南水乡。

一男一女静静的坐在河边钓鱼,女的轻靠在男人肩膀上,打了个哈欠,“老公,你说那个小混蛋会不会撂挑子不做皇帝了?”

“有可能。”

男人微微侧眸,露出完美的侧颜,清浅的声音中尽是对女人的宠溺姿态,“他打不过我,还是会回去做皇帝。”

“你这当爹的,太腹黑了。”

伸手揉了揉隆起的肚皮,女人眯眼一笑,“但愿这胎是个女孩,一定比小沫乖。”

“男孩女孩都是要送回去。”

轻轻抬起女人的下颚,在她唇畔落下深深一吻,“你是我的,凰儿……”

章节目录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落雪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雪潇湘并收藏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