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秋在县委开车已经很多年了。他是典型的子承父业,他父亲老陈退休后,他就接了班,他父亲早已扬言,他们家要做司机世家,等孙子出世了以后也得开车,弄得他儿媳满腹怨言,直到后来生了女儿才算安心。

陈泽秋刚接班的时候想让老陈找领导说说情,让他开小车。结果老陈勃然大怒,批评他好高骛远,反而找领导要求让陈泽秋开班车,美其名曰“锻炼”。老陈虽然只是个司机,但在县委也算是个名人。这主要是因为老陈在县委工作年限比较久,而且据说县委县政府就没有老陈没开过的车,据不完全统计,老陈服务过的县委正副书记、革委会正副主任、正副县长就有十多位。曾有领导调任要带老陈一起走,老陈却不愿意离开云东,不少人都扼腕叹息,说老陈死脑筋,不懂得抓住机会。老陈则嗤之以鼻,也不屑于去辩解。陈泽秋结婚以后性子也定下来了,同老陈一样,与世无争,所以在小圈子里人缘不错,他也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他职务挂的是政府办后勤股副股长,主要搞车辆调度,有时缺人了就顶上,也过得怡然自得。

“小陈,在忙什么呢?”

陈泽秋抬头一看:“呦,是江主任啊,有什么指示?打个电话不就成了?”

江宏宝笑道:“小陈,跟你说个事。新来的许副书记缺个司机,我推荐了你过去。”

陈泽秋疑惑地看着江宏宝:“那不得应该是县委办安排吗?”

江宏宝用手虚指了几下:“许副书记还兼着常务副县长,县委副书记有好几个,但常务副县长只有一个。我们政府办当然要为许副书记服务好。”

陈泽秋恍然大悟:“好的,江主任,我服从领导安排。”

杨晓明来到许子昊的办公室门口,平静了下心情,轻轻地敲了敲门。

“请进。”

杨晓明曾远远地看到过许子昊,虽说早有准备,但近距离地注目还是让他觉得这位县委领导的确年轻地过分了。

“许书记,您好,我是杨晓明。”杨晓明丝毫不敢因为许子昊的年轻而有所轻视,事实上他也没有资格轻视。

许子昊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请坐。”

杨晓明当然不会坐下,“许书记,您不用客气,我站着就好。”

许子昊也不勉强:“晓明同志,知道我找你什么事情吗?”

杨晓明回道:“报告许书记,听江主任说,您需要一个工作人员临时跟班。”

许子昊说道:“恩,看来你也清楚了,是属于临时性质的,你愿不愿意?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我不会有什么想法的。”

谁会不愿意?谁敢说不愿意?没想法?谁信啊?但杨晓明脸上丝毫不敢显露,“许书记,能被您选中是我的服气。哪怕就是在您身边工作一天,我想我也会受益良多。只是……”

许子昊问道:“只是什么?”

杨晓明垂下了头:“我曾经给袁书记当过一段时间的秘书。”

许子昊笑道:“这个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你的材料里都有。虽规定给书记当过秘书就不能给副书记当秘书了?好了,这些你都不需要考虑了。”

许子昊变得严肃了起来:“你是当过秘书的,秘书需要注意哪些方面的问题我想你也清楚,我就不需要想考小学生一样地考你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明白吗?”

杨晓明使劲地点点头:“许书记,我记住了。”

许子昊说道:“把手头工作交代一下,明天早上准时过来!”

杨晓明恭敬地回道:“是,许书记。”

杨晓明出了许子昊的办公室门才发现,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问话,内心却紧张不已,浑身都是汗,衣服都湿了。

杨晓明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要不要先打个电话告诉常翠翠,突然撞到了一个人,只听得哗啦一声,地上散落着一堆材料。杨晓明抬起头来一看原来是县委办主任彭逸云,忙说道:“对不起,彭主任,我刚才在想事情,走神了。”

彭逸云是来给许子昊送材料的,对于许子昊在政府这边办公而不是在县委办公彭逸云特高兴,但不可避免地还是要打交道。没办法,谁让许子昊是副书记,而他只是个排名最末的常委呢?原打算打发个办公室干事送来的,但牵涉到扶贫办的一些帐目,担心许子昊察觉出点什么出来,万一问起来别人回答不好容易出纰漏,所以就委曲求全地亲自上阵。彭逸云也是一边走一边盘算,两个人凑一起去了,就在拐角处撞上了。

彭逸云气不打一处来:“杨晓明,你搞什么名堂?走路不带眼睛啊?”杨晓明赶紧把东西捡了起来:“对不起,彭主任,是我不对,请您原谅。”

彭逸云瞪着他:“这还用说?当然是你不对,我说杨晓明,这幢大楼里面领导多得很,这么大人了还毛毛躁躁的。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县长秘书吗?这几年我发现你表现有进步,懂得夹着尾巴做人了,今天看来你做得还不够啊,我家月琴常说常翠翠现在比以前懂事多了,我看你应该向你老婆学习。”

彭逸云的妻子项月琴也在机关幼儿园工作,是副园长,与常翠翠是同事。项月琴经常在园里拿杨晓明与彭逸云作比较,常翠翠只得强颜欢笑,附和项月琴。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搁平时彭逸云还是注意保持风度的,但最近心情烦躁,自然就不会考虑那么多,何况他是县委领导,说杨晓明几句也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杨晓明脸涨得通红,当初杨晓明当县长秘书的时候,彭逸云也只是个县委办招待所所长,虽然当时岳父是县委副书记但彭逸云比较注意分寸,加上干得就是迎来送往的工作,于是跟杨晓明整得热和得很。随着两人地位的变化,渐渐就拉开了差距,如果不是项月琴与常翠翠天天打交道恐怕彭逸云早就把杨晓明这近在咫尺却形同陌路的往日哥们给忘了。

杨晓明脸色变得很难看,冷眼他看得多了,但没有像彭逸云这样的,不帮一把就算了,不来往也无所谓,但还这样打脸就不应该了。平时项月琴指使常翠翠干这干那的也就当不知道,拿不到台面上。今天彭逸云说得这么难听,自己就是想当鸵鸟也当不成了。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被许子昊选中,杨晓明肯定忍不住要爆发。杨晓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彭主任,对不起,您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另外,谢谢您的教诲,我记住了。”

彭逸云“哼”了一声:“看你的样子好象很不以为然嘛!算了,我事情很多,没空跟你废话,以后小心点,别到时候也个股长都当不成。”

章节目录

重生执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蒙哥马利一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蒙哥马利一世并收藏重生执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