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当我在后院把自己就是郡马这件事告诉白戴老头时,我看到他的嘴一下子张得滚圆滚圆,随后又合了合,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白叶儿并没有比她爹好到哪里去,她也傻在了一旁,转过头看了看正抱着小鬼的晋凝,又看了看我。“你不会还要告诉我,”白戴老头指了指晋凝怀里的小鬼,问道,“这是你们的孩子吧?”我扯了扯嘴角,不想搭理他。晋凝笑道:“白大爷,这是一个病人留在这儿让我们看着的孩子。”不知为什么,我听到晋凝对白戴老头的这个称呼后,忍不住笑出声来。“可是……”白叶儿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对我道,“你是……”“对,”我点点头,对白叶儿笑道,“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我没有办法和你解释清楚。但,我和晋凝的确是两夫妻……或者,两妻妻?你可以这么叫我们的。”腰上一疼,晋凝捏了我一下又狠狠瞪了我一眼,随后转过头去对白叶儿笑道:“白姑娘,就像若兮说的,她就是你们要找的郡马。”白戴老头一脸不可思议地追问:“‘华佗再世’说的就是她?!”死老头,你故意的吧!“若兮你别闹,”见我一脸愤慨,晋凝似乎猜到我心中的碎碎念,便对我嗔道,“白大爷是咱们的恩人。”白戴老头赶忙笑了笑,表示同意:“还是郡主大人的修养好啊。”“可是……”白叶儿看了看晋凝,又看了看我,似乎难以理解我和晋凝之间的关系。“叶儿,”白戴老头在一旁语重心长地道,“这世间还有许多事是咱们搞不懂的呢,何必纠结于如此细微的问题上?”你总算说了句让我觉得很不错的人话。白叶儿听了白戴老头的话后,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这样接受了??这两个人的接受能力真不是盖的,和我二师兄是一个级别啊!“但是……”白戴老头转过头来,眯着眼睛对我道,“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还让二位结成了连理……我还真的很好奇啊。”“我和凝儿这些年来所遇到的事,说起来还真有一匹布那么长,”我无奈地笑了笑,“还是算了吧……”“能长得写成一部小说么?”白戴老头又问。“史书也可以。”我扯了扯嘴角。“好了好了,”晋凝笑着打断了我和白戴老头之间的对话,道,“是时候用午膳了,若兮,你抱好宝宝,我去做饭。”说完,倾过身子来让我把她怀中的小鬼接过。“哎呀,”白戴老头笑得见牙不见眼,“要让郡主大人为我们准备午膳,这可是天大的恩惠哪!”我自豪地道:“凝儿做的菜,可是堪称大师级的。”怀里的小鬼似乎也听懂我在说什么,他抬起小脑袋来对白戴老头“咿咿呀呀”地挥舞着小手臂,随后又咯咯地笑个不停。“郡主,我也去帮你忙吧。”白叶儿随着晋凝离开了后院。白戴老头伸出手,捏了捏小鬼的脸,对我道:“这孩子长得真像你。” “是吗?”我侧过脑袋,看了看自己怀中同样也在盯着我的小鬼。其实这么多天以来,我都没有细看过这孩子的脸,现在仔细一瞧,只觉得他的眼睛很大,笑起来时两眼弯弯,这一点倒是和晋凝很像。突然,我疑惑地往他的左眉上看去,竟然发现那里有一道非常非常不明显的小疤痕,和我左眉上的那道如出一辙。我惊讶地张了张嘴,为什么一个那么小的孩子,脸上会有道这样的疤痕?看我突然这么仔细地盯着自己,那小鬼嘟了嘟嘴,一边抬起小手臂来摸了摸我的脸,一边“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白戴老头似乎没意识到我此时的疑惑,他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年来,你真该来看看我的,小成子……你还记得那个姓熊的山贼吧?”“山贼?……熊……熊十大?”我一愣。上次见他,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啊,我都给忘了,”白戴老头笑了笑,“你们还拜过天地呢。”“是拜关公!”我没好气地纠正道。“你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吗?”白戴老头没理会我,只慢悠悠地道。我皱了皱眉:“做什么?做……山贼吗?”“哈哈,”白戴老头笑道,“他呀,现在开了个镖局,做起镖头来了。”“镖头?”我张了张嘴,没理解白戴老头的意思。白戴老头继续道:“几个月前,他还带着一队人马经过我的村子,那大块头现在……沉稳了许多啊。”“不、不会吧……”我不可置信地问,“熊十大做了镖头?他、他……不做山贼了?!”“人总是会变的吧,”白戴老头眯了眯眼睛,“你不也……在京城里当起大夫来了么,还做了郡马爷,这还真是世事难料啊,不是吗?”说完,他又完全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起来。世事难料吗?总觉得熊十大是因为做山贼挣不了多少钱才改行做镖头的啊。怀里的小鬼见白戴老头笑成这样,竟然也跟着咯咯直笑,我无奈地夹在这一老一小中间,完全理解不了他们的笑点。熊十大他……开了个镖局,还做了镖头吗。仍然记得,在那个月夜里,趴在桌子上毫无形象、嘤嘤直哭的熊十大,他说自己没有我勇敢,他说他后悔离开了自己最爱的人。那他现在,找到秦琴了没有?找到秦琴琴的坟地没有?身上还挂着那个香囊吗?那个死去的爱人,做给他的最后的礼物,他还带着吗?“对了,”白戴老头又突然道,“我还见过,上次跟着你到我家的那位红衣姑娘呢。”“红衣姑娘?”我一愣。司徒忆?!我忙问:“你、你什么时候……”“如此慌张,难不成那红衣姑娘又是你的一个红颜知己么,小成子?”白戴老头诡异地笑了笑。“你别瞎说,”我翻了个白眼,“你什么时候见过她的?”“十几天前吧?……”白戴老头想了想,道,“我和叶儿在山里采药,突然一个穿得通红的女子落在了树上,身旁还跟着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当时,我还没认出那红衣女子就是当初跟你到我家的那红衣女子……”白戴老头把话说得极其绕口,我也听得一团混乱。“反正,”白戴老头最后总结,“我后来认出她了。”我皱了皱眉:“怎么认出的?” “她的脸,”白戴老头答道,“那姑娘有着一张非常冷的脸,像冰一样,我怎认不出?”像冰一样……冷的脸吗。我想一想,觉得有点不对劲,便又问:“那另一个白衣女子是……?”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白戴老头道,“我可没从见过那女子……她倒也是个标致的姑娘,可我还没来得及细看,她们又转眼消失了。”转眼消失吗?真是符合司徒忆的作风啊。可是说起来,那白衣女子到底是谁?难道,上一次我在山上看到的,真的是司徒忆?我记得……当时,她的身后的确还跟着个穿着白衣的人。到底,那个人是谁?到底……司徒忆这些天来,都遇到了什么事?“小成子啊……”白戴老头突然语重心长地道,“虽说,你被京城里的人称为‘华佗再世’,但……你要知道,你的医术是远远在我之下啊。”我并没有想过要和你比较啊,白戴大爷。“还记得么,”白戴老头转过身来,一脸认真地看着我,“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的话么?”我一愣,不知道这白戴老头又想搞什么花样。白戴老头眯了眯他那迷蒙的双眼:“拜我为师,称霸医术界……”又来了。“宝宝饿了是不是,”我低下头,对小鬼轻声道,“我带你去喝粥粥好不好?”“小成子,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来来来,宝宝很乖,”我说着,转身离开了后院,“我带你去喝粥粥……”“小成子!!!这是你唯一做到‘华佗再世’的办法啊——!!!”竟然还有回音。我抱着怀里的小鬼,越走越远,直到身后的呼喊声再也听不见。华佗再世吗……我好像并没有要追求达到那么高的境界啊,做一个那么强大、心怀天下的人,不如做一个,只图三餐温饱,心里只怀着晋凝的小人。白戴老头和白叶儿在郡马府里过了几天,便要离开了。他们说还要继续到处去观光,不想再耽误时间。“小成子,‘华佗再世’啊——‘华佗再世’!”白戴老头上了马车后,竟然还探出头来对我这么说道。“华佗再世?”站在我身旁的晋凝一脸疑惑地看了看我。“别理他说什么,继续挥手和他说再见!”我脸上笑得僵硬,一边忽略白戴老头说的话,一边拼命挥手与他告别。总有那么些人,他们会对你错误地热情过头,让你不知该如何回应。和白戴老头重遇后,心里突然翻腾着许多感慨,往日的记忆不断地涌出来。禁不住自己心里的念想,我跑到书房里,拿出被自己尘封了许久的一个东西出来细看。晋凝突然站在了我的身后,她倾过身来搂住我的腰,把脑袋搁到我的肩膀上,柔声问道:“在做什么呢?” “你看这个。”我指了指手中抱着的东西。“这是……”晋凝愣了愣,随即笑道,“这不是……熊大哥给你的那把剑么?”“嗯。”我点点头。这把重死人的剑,竟然还在啊。“你什么时候把它带过来的?”晋凝笑着问,她伸出手越过我的腰,轻轻地抚着被我抱着的剑。“不是我带过来的,”我翻了个白眼,“是二师兄上一次来京找我,说师父病了的时候,带给我的。”记得当时他还一脸自豪,说为我带来了不可或缺的人生必备品。谁会认为一把重死人的剑是不可或缺的人生必备品啊!当时我这么抱怨着,然后便把这东西随意地放到了书房,没有再管。“熊大哥……是个很重情义的人呢。”晋凝轻声道。“嗯……”我点点头。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了?“若兮你呢,”晋凝突然问,“你是不是一个重情义的人?”我一愣,随即笑道:“你说呢?”“不是。”晋凝摇摇头。“为什么?”我皱眉。晋凝笑道:“熊大哥给了你一把这么有意义的剑,你竟然就这样把它丢在一边不闻不问,还重情义呢?” “你确定它是一把有意义的剑?”我无奈地反问。身后的人笑着捏了捏我的腰,不再说话。“郡主、郡马爷!” 听到门外传来九姐的喊声,她有点急切地敲着书房的门。“怎么了?”我问。九姐答道:“那老人家来了!” “老人家?”我一愣。“孩子的奶奶,那老人家终于来了!”九姐说。身后的晋凝听了,没有说话,只是那双揽着我腰的手紧了紧。“多谢郡马爷、多谢郡主!”来到大厅,那多日未见的老妇人即刻便在我和晋凝面前跪下,连连磕头不止。“别这样,老人家,”我忙上前扶起她,“您别这样……”原来,这老妇人的确是想过要把孩子丢在我们这儿,本想如此绝情地把自己的孙子丢弃不理,却又耐不住自己心中的思念,更无法面对自己的儿媳。“我儿子出征不在家,”老妇人连连摇头,“何况家里穷,而且已经有四个孩子了,我们养不起最小的这个……听说晋凝郡主和郡马爷的心肠好,我便一时冲动,把病得厉害的他给送过来了,是我错,是我老糊涂……”晋凝怀里抱着的小鬼看到自己的奶奶,竟然没什么反应,直到老妇人哭得泪如雨下,他才朝她伸出了两只小手臂,嘴里嚷道:“啊呀……呀!”“来,奶奶带你回家。”老妇人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她走到晋凝身前,想把孩子接过。那小鬼却收回了手,紧紧拽着晋凝的衣襟,不肯让老妇人抱。“来,宝宝,”晋凝叹了一口气,倾过身子把怀里的孩子交给老妇人,“乖乖地,让奶奶抱。”小鬼似乎意识到自己即将要被人带离郡马府,他死都不肯松开拽着晋凝衣襟的手,两条小眉毛紧紧地皱着,小嘴瘪了瘪,转过头来看我。这些天来和这小鬼的相处,我们已经慢慢熟悉了对方。此刻突然要分别,看着他那可怜的眼神,竟让我觉得非常不舍。这孩子虽然顽皮,但却也可爱得很,从开始一看到我就哭,变得一看到我就让我抱,现如今就要分别了,我只觉得自己的眼眶开始发热。此时的晋凝却变得严厉起来,她提高了音调对小鬼责备道:“宝宝不乖,不可以这样的。” 那小鬼被晋凝突然的斥责吓得哭出声来,老妇人趁机抱过孩子,晋凝便在这时候转身离开大厅。“郡主她……”老妇人疑惑地看着晋凝离开的背影,又转过头来看看我。“没事的,”我笑了笑,“您快带孩子回去见她娘吧,路上小心。”“谢谢郡马爷,谢谢……”老妇人连连感谢,随后抱着哭得撕心裂肺的小鬼离开了郡马府。终归不是我和晋凝的孩子……要走的,还是得走。回到卧房,我看到晋凝正坐在梳妆台前,愣愣地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不说话。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我叹了一口气,轻手轻脚来到她身后。晋凝抬起眼来,看向铜镜中的我,笑了笑。“来,坐进去一点。”我坐到晋凝的身后,把她往椅子前面挤。晋凝笑着挪了挪身子,任由坐在身后的我把她抱入怀里。“你在看什么呢?”我与铜镜中的她四目相对,轻声问。她抿了抿嘴,轻声道:“没什么。”“是不是最近常常带小孩,”我装作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我总觉得现在的你有些许母亲的味道。”说完,我把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和她那温热的脸颊相贴。她笑了笑,继而闭上眼,放松了身子靠进我怀里。“宝宝……走了呢。”晋凝突然幽幽地道。我点点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那孩子长得像你。”晋凝继续道。我一愣。怀里的人笑了笑:“他眼睛大大的,还喜欢发呆……”“那小鬼喜欢发呆?”我扯了扯嘴角。“还有……”晋凝轻声道,“他左眉上,也有一道小疤痕呢。”“啊,这个我也有看到。”我说。晋凝转过头来,看着我眉上的疤痕,笑道:“真的是一模一样。”“我的好看多了,”我瘪瘪嘴,“更何况,这疤痕对我来说可是意义重大……那小鬼估计只是自己不小心磕到的,怎么能比呢?”“看到他,”晋凝没理会我,只道,“总觉得,就好像看到你一样。”“我就在你身边。”我侧过脸去吻了吻她的嘴角。“嗯。”晋凝笑着闭上了眼,然后又轻轻地用脸与我互相摩挲。“你说……”我皱了皱眉,问道,“那小鬼到底叫什么名字?”晋凝一愣,随即笑道:“不知道呢,我没问。”“我们和他相处了那么久,竟然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我无奈地道。“对了,”晋凝却似乎想起了什么似地,问道,“若我们真的有个孩子……若兮,你会给那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啊?”我皱了皱眉。“成……成什么?”她继续追问。“成……”我扯了扯嘴角,胡乱说道,“若是男的,就要取个霸气的名字才行……那,成……成龙?”晋凝“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打了一下我搂着她的手,嗔道:“这名字真土,只有熊大哥那样的人才会取这种名呢。”我跟着她笑,随后道:“说到熊十大……你想不想知道关于他的事情?”“他的事?”晋凝疑惑地看着铜镜中的我。“不过,我要在路上告诉你。”我说。“路上?”晋凝更是一脸不解。“咱们得出去游玩几个月才成,”我瘪了瘪嘴,“老呆在这郡马府里,憋都憋死了。”“去哪儿?”怀里的人柔声问。“二师兄要成亲,咱们先去参加他们的婚礼……接着,咱们还要回去医馆看一看师父。”我道。“然后呢?”“然后,”我想了想,“……你还记不记得,我答应过要带你去划船的。”晋凝笑道:“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我要带你到那个美得不能再美的湖去看一看……之后,再带你去三七大师的庙里。”我继续道。她听了,有点兴奋地问:“不知那里的萤火虫还在不在?”“肯定在,”我点点头,“咱们还要去看看,庙前面的小树林,那个……我第一次轻薄你的地方。”晋凝笑了笑,不说话。“咱们还要去看看熊十大的小山寨……不对,是小镖局。”我道。“镖局?”“白戴老头说,熊十大现在没有做山贼了,人家改行,做了镖头。”“真的?”晋凝不由得笑出声来。我点点头,然后又开始苦思冥想:“我看咱们还得去哪里……” “还有地方要去?”晋凝侧过脸来,惊讶地问,“那我们得离开京城多久?你不是说过,我身子不好,还带着我到处走呢……”“现在不比往日,”我耸了耸肩,“有我在,你身子再不好也没关系,我可是‘华佗再世’啊。”晋凝不屑地看了我一眼,笑道:“说得还真理直气壮。”“对了,”没有理会晋凝的揶揄,我兴奋地道,“我还要带你去一个小山洞。”“小山洞?”“你还记不记得,”我故意坏笑道,“那一次你被雨淋了之后,昏倒在地,我把你抱到一个小山洞里避雨,就是在那里,咱们碰到了白戴老头。”“好像……”晋凝想了想,“好像有那么一回事。”“你知道吗……”我轻声道,“在那山洞里,我亲自帮你把湿的衣服换下来了。” 晋凝蹙紧了眉头,似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继续坏笑着道:“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郡主大人您的娇躯呢……”怀里的人脸上霎时通红,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好了好了,”我故意无所谓地道,“反正现在咱们都成了两次亲,你全身都被我看过了,害羞啥呀……”晋凝红着脸,气恼地伸过手来在我腰上狠狠一捏,我疼得连连求饶。“凝儿,”我抓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你还想去哪儿呢?”“你啊……”晋凝叹了一口气,她终于肯饶过我,只道,“去哪儿都无所谓,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真的?去哪儿都无所谓?”我笑了笑,任性地想让她重复这让我心醉的话。晋凝皱了皱眉,嗔道:“成若兮,你怎么就那么爱说废话呢?”我继续死皮赖脸:“那敢问郡主大人,您喜欢听成若兮说废话吗?”她抿着薄唇,装作很艰难地想了一会儿,随后笑道:“……喜欢。”“那……”我轻声道,“咱们明天便启程?” 晋凝笑着点点头:“夫君安排便是。” 我紧紧搂着怀里的人,闭上眼,侧过头柔声在她耳边道:“凝儿……”“嗯?”“我想告诉你……我爱你。”晋凝没有回答,下一刻,我却感到唇上被一片温热覆盖,笑着倾过身子,我继续闭着眼,回应那让我迷恋至极的吻。突然,唇上一疼,我皱着眉睁开眼。晋凝没有松开那咬着我下唇的贝齿,只一脸坏笑地盯着我。要在晋凝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非常难得,我疑惑地喊了她一声:“凝儿?”她继续直勾勾地盯着我,柔声道:“我饿了。”我一愣,这什么跟什么啊?晋凝笑得两眼弯弯,她伸出手来抱着我的腰,腻着嗓音道:“我想吃馒头……吃你的馒头。”呆愣了半晌,我迅速站起身子往门边挪去,口中若无其事地喃喃道:“对了,我得去吩咐阿虎他们准备好明天的马车什么的……”可是,身后的魔咒再次响起——“成、若、兮……”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郡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虎头猫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虎头猫面并收藏我的老婆是郡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