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暴雨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方才停止,刘猛跟阿飞在雨中沐浴,心情大好,身体也很快就恢复了体力。upu.cc[UPU小说]-.79xs.-

但是短暂的快乐结束之后,他们又变得惆怅起来。

此刻距离日暮越来越近,按照刚才那个大祭司的说法,到了晚上,就会把他们两人剥皮杀死,用来当祭品祭奠月神。

想到自己距离死亡越来越近,阿飞不由得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倒是刘猛,懒洋洋的靠在石柱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好哥哥,我们就快死啦,你怎么还那么淡定啊?”阿飞忍不住问道。

他从来就没有见过,有如此从容不迫,神‘色’淡定的人,就好像要被杀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不淡定又能怎么样呢?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没有什么好说的,今天死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刘猛笑道,“小兄弟,放开点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番话,阿飞听在耳朵里,简直是震撼到了极点。

有道是视死如归,旁若无人,老祖宗虽然很早就有这样的典故流传下来,可是数千年以来,又有几个人真正能够做到视死如归呢?

大部分人平日里大言炎炎,纸上谈兵,说得慷慨‘激’昂,动人心魄,可是一旦真正死到临头,却是畏首畏尾,丑态百出,不是不顾一切跪地求饶,便是心慌意‘乱’,畏惧死亡。

唯独刘猛‘波’澜不惊,浑不以身处绝境而萦怀,这一份‘胸’襟跟气度,已是超越界外,天下无人能比。

“好哥哥,你说得对,死就死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能够跟好哥哥你这样的英雄人物死在一起,我这辈子也值了!”阿飞豁然开朗,忍不住兴奋叫了起来。

他‘胸’膛之中的热血,也在急速燃烧,很快就沸腾了起来。

回想起自己的短暂的一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从小就是循规蹈矩的渔民,做事情一向小心谨慎,从不在旁人面前出头。

可说是碌碌无为,平庸卑微到了极点。

直到认识了好哥哥刘猛,他才生平第一次做出了出海找‘药’引的惊人决定,拿自己的‘性’命来下赌注,虽然危险,却是从来没有后悔之意。

这一次灵蛇岛之行,他当然知道凶险万丈,前程难料,但是认识了刘猛之后,被对方身上的人格魅力所感染,自己的勇气在一天之内,似乎暴增了许多倍。

做事情也变得果断坚决起来,而胆子更是大到了极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到了如今面临死亡,非但没有半点畏惧,反而是看得开了,将自身的生死置之度外,一切生死大事,都视作等闲。

要知道,能够达到这样气度‘胸’襟的人,世上本就罕有,阿飞不过才区区十几岁年龄,就有如此眼界,当真是华夏国少有的少年英才。

“唉,真是可惜了阿飞,这样好的少年,却要陪我葬身在这荒岛之中。”刘猛看着阿飞一脸兴奋的样子,忽然陷入了一阵莫名的悲伤。

刘猛想到临出海之前,老伯躺在病榻上将阿飞托付给自己,那场景仍然历历在目,如今不过才半天时间,自己就跟阿飞身陷囫囵,日后在九泉之下见了老伯的鬼魂,那又如何面对呢?

想到悲伤之处,刘猛忍不住怅然长叹,忽然间,月‘色’下传来一声轻叹,语气委婉,充满无限柔情。

“唉,琅嬛‘洞’天中的诗集真少,我喜欢的李太白,偏偏就缺了好多,连诗句也是残缺不全,这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下一句却又是什么呢?真叫人思之神伤......”瞥眼看过去,忽然发现从山腰小道那里,转出一名白衣少‘女’。

那少‘女’长得眉目清秀,柳叶弯眉,一张雪白的俏脸,宛若出水芙蓉般,肤如凝脂,身材婀娜,手中捧着一本古典诗词,在月下踏步而来,便像是画中仙人一般,美‘艳’不可方物。

只一声叹息而已,刘猛听在耳朵里,便是浑身发热,气血沸腾,再看见那少‘女’的容颜,就更是心情澎湃,难以遏制。

“美‘女’,下一句诗是莫使金尊空对月!”刘猛立刻叫了起来。

那少‘女’本来沉浸在古诗词的美妙幻想中,陡然听见旁边有人大叫,吓得书本跌落在地,慌忙问道:“你,你,你是谁?”

定了定神,待到她看见石柱上绑着两个陌生男子,又大着胆子问道:“你们两个是谁?为什么会被绑在这里?”

“美‘女’,你不用管我们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下一句诗是莫使金樽空对月就好啦!”刘猛叫道。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啊,这意境跟押韵都对得上,真是绝妙好辞,这是李太白的原句么?”那少‘女’惊喜不已,立刻发问。

“不是他的原句,是我自创的!”刘猛说道。

“你自创的?那**************的下一句是什么呢?”那少‘女’惊喜连连,忍不住又问道。

“你要让我对出诗句一点也不难,我被绑在石柱上好难受,灵感都跑没了,只要你帮我解开,我就教你如何填词,怎么样?”刘猛趁机说道。

“啊?帮你解开绳子?”那少‘女’走了过来,看见石柱上结结实实的捆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神威凛凛,国字方脸,气质当中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另一个却是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

“对啊,你帮我解开了绳子,我就给你对出诗词的下一句,你说好不好?”刘猛叫道。

“你们是被我爹绑起来的,我要是放你们走了,那不是不孝了么?”那少‘女’踌躇不已。

“我不会走的,只是想让你放我下来,然后教你填词写诗而已,只要写完诗,我就会自己把自己捆绑起来。”刘猛叫道。

那少‘女’仍然是疑虑,一双水汪汪大眼睛,只是无辜呆萌的看着刘猛,偶尔一眨一眨,如同夜空中的星辰般灿烂。

“难道你不想知道**************的下一句是什么吗?你一定想不到应该怎么样填词的,那么优美的句子,倘若你错过的话,那就遗憾终生啦!”刘猛又叫道。

他知道,对于喜欢古诗词的人来说,在他们面前谈诗论词,那简直就是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就像吃货无法抵抗美食一般。

那少‘女’听了刘猛的话,立刻怦然心动,一颗心扑通剧烈跳动起来。

“你,你,你说的,填完诗词就会自己绑起来,对吗?”那少‘女’又大着胆子问道。

“对,我刘猛说话一向说一不二,绝对不会食言,只要帮你填完诗词,我立刻就回来自己绑上我自己!”刘猛叫道。

表面上虽然这样说,可是心里想的却是,等我解开了绳子,鬼才会自己绑回来呢!

本来,以刘猛的‘性’格,向来极重信义,但是现在自身处于危险当中,倘若不耍点‘阴’谋诡计的话,根本就无法脱身。

现在既然看到了求生的希望,自然要努力争取才行。

何况眼前的少‘女’单纯善良,必然会相助他脱险,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好,好吧!”那少‘女’走过来,然后试着解开绳子,却发现是一个死结。

“那边有镰刀,你拿来帮我斩断!”刘猛叫道。

那少‘女’依言走过去,拿起镰刀把刘猛的绳索隔断了,刘猛终于得以脱身,心中大喜,对那少‘女’抱拳说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你不用谢我,一会你不是还会自己绑回来么?”那少‘女’脸‘色’微红,低着头说道。

刘猛心想我要是还自己绑回去的话,那可真是活见鬼了。

当下拿起地上的镰刀,然后走过去,打算给阿飞松绑。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后山道路忽然响起一阵人声,显然是那些土著人巡逻而来。

还伴随着一股敲锣打鼓的诡异声音。

“不好啦,是阿叔他们巡逻过来啦!”那少‘女’一脸惊慌,“要是被他们知道我把你救啦,这可如何是好?”

刘猛心想事情确实棘手,他现在又没有什么能力抗敌,最多可以抵挡得住两三名大汉的攻击而已,对方倘若一拥而上的话,他就只能束手就擒。

想来想去,还是没有什么办法,看着手中的镰刀,再看看眼前娇嫩单纯的少‘女’,刘猛忽然恶向胆边生。

不如就把这少‘女’劫持为人质,‘逼’迫拜月教的人送自己下山离开!

但是,这样的恶念刚冒出来,立刻就被刘猛所打消。

对方好意搭救自己,自己不报恩便罢了,居然还恩将仇报,那岂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纵然能够逃脱出去,那也是让世人耻笑。

再说了,刘猛又不是那种卑鄙无耻之徒,如何肯做出这种勾当?

“那边有一个山‘洞’!”刘猛叫道,“你随我进来!我们先进去躲一躲!”

“不......不行啊,那是月神禁地,不能进......”不等那少‘女’说完,刘猛直接强行把对方拉拽了进去。

两人一阵小跑,钻入了月神禁地当中,这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洞’‘穴’,里面昏暗无比,二人快步而入,转眼就消失在黑暗当中。

就在此时,巡逻队伍来到了石柱前面,一名汉子叫道:“有个人跑了!”

“不好,快去通知祭司大人,请他派人搜山!”

“放心,他跑不了多远,这岛上都是神蛇!”

“你们几个在周围仔细搜索!”

顿时,那十几个土著卫士,立刻就是‘乱’成一团,手持长矛在附近寻找起来,不过他们的目光始终没有对准月神禁地。

对他们来说,这里是神圣的禁地,只有大祭司才拥有资格进去,要是普通成员进去的话,那就是触犯了拜月教的教规,要受到严厉惩罚的。

因此,虽然众多土著卫士都开始搜查起来,但是他们都没有往禁地里面找去,刘猛的安全算是暂时保住了。

“好哥哥,你一定要脱险回来救我呀!”阿飞心中在祈祷。

章节目录

极道军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老西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西儿并收藏极道军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