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骋一脸的得意,正想要再说点什么刺激一下韩啸,韩醉儿开口了。

“慢走,不送!”

说完,转身进了院子。

院门利落的被关上了。

“皇上,请!”韩啸咬着牙,怒瞪赵骋。

赵骋感觉寒风阵阵,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恢复了一代明君的模样,袍袖一甩,高贵威严的大步向外走去。

他要连夜宣召钦天监监正,选个最近的黄道吉日,昭告天下,把醉儿早日娶进宫!

到时候,看谁还能拦着他和媳妇亲近?!

送走了赵骋,韩啸一身冷气,脸色阴沉的回了玉香苑。

卧房里传来了温馨的气息,东次间里,还有婴儿细细的呼吸声。

两个新生的孩子,是由奶娘带着,住在东次间的。

韩啸脸上的表情,立刻柔和了下来,幽深的眸子中,满溢了无法承载的情感。

目光扫了东次间一眼,放轻脚步走进了内室。

女人低柔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

“皇上……真的来了?”女人的声音,有一丝揣摩。

“怎么还没有睡?”韩啸向着床上看去,声音中有一丝责备。

“睡的太多了,刚刚醒了。”

就着晕黄的烛光,雪花脸色虽然略显苍白,但是眼中的光芒,如同粼粼波光,明亮中带着柔和。

韩啸大步走过去,在床边坐下,给雪花掖了掖被角,这才低声回答雪花刚才的话,“来了。”

其实,雪花一看韩啸这副黑脸的模样,不用韩啸回答,她也知道了**。

“皇上……不愧是你的徒弟。”雪花嘴角含笑,看着自家男人。

韩啸一怔,随即明白了雪花的意思。

当年他可是没少干半夜偷偷跑进自家女人闺房的事儿。

“他和爷一样吗?”韩啸嘴硬的道:“当年爷可是认定了你是爷的女人了。”

雪花嗔了韩啸一眼,“你是认定了,可是那时候,我还没有同意。”

“爷才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你都要做爷的女人!”韩啸强硬的道。

雪花不由的失笑,眼中光华流转,熠熠生辉。

当年种种,如同昨日才发生,满是幸福的温馨。

韩啸看着自家小女人的笑靥,深眸如同浩瀚星海,无有边际。

伸手拢了拢雪花额前的碎发,然后低头在雪花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目光相交,一眼,便是万年!

一时间,满室都是温柔甜蜜的气息在流淌。

少顷,雪花低声道:“醉儿看来已经接受了皇上,我们也只好依着她了。”

虽然她不愿意女儿嫁进宫去,但是世事变迁,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也只好顺其自然了。

更何况,能从茫茫人海中找回女儿,赵骋对于女儿,也算是真心了。

作为一个帝王,也算是难得。

“醉儿……给了皇上一瓶伤药。”韩啸一想起那瓶药,就再次黑了脸。

雪花眸光一转,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她虽然傍晚时候听儿子韩烈幸灾乐祸的说过,白日间,自家男人在练功场指导皇上的武艺了,却没有料到,自家男人是把皇上揍了。

雪花哭笑不得。

对于韩啸这种宝贝女儿被人抢走的心态,她倒是能了解。

不过,很显然,自家女儿的心,更偏重了皇上。

“你……下手没有太狠吧?”雪花有点儿担心。

女儿都给伤药了,看来皇上伤的不清。

既然女儿已经接受了赵骋,雪花也就拿出丈母娘的心态来了。

丈母娘看女婿嘛,往往是越看越满意的。

“没有!”韩啸黑着脸道:“就他那张脸,禁不住爷几拳的。”

“啊?”雪花惊讶的道:“你打得皇上的……脸?”

韩啸冷着脸点了点头。

“皇上……明日不是还要早朝吗?”雪花一脸无奈的道。

难道皇上要顶着一张猪头脸去早朝?

“那又如何?”韩啸理直气壮。

雪花哑然。

不如何!

打都打了,还能如何?

不过,京城里,可能又有八卦了。

其实,不止是八卦,简直是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因为最后都载入了野史。

“我们也该整理一下产业,给醉儿准备陪嫁了。”雪花思索着道。

韩啸听了雪花的话,倒是没有反驳。

女儿已经接受了赵骋,他当然知道,也当然不会逆了女儿的意思。

不过就是看赵骋更不顺眼罢了。

“我们把一半的产业,都给醉儿吧。”韩啸沉声道。

雪花瞅了自家男人一眼,眼中有一丝戏婗的笑意。

脸上一副被人抢了心肝宝贝的样子,掏钱的时候倒是很大方。

韩啸没有理会自家女人的调侃,一本正经的道:“要是皇上将来敢对醉儿不好,就让醉儿拿金砖砸他!”

“噗呵呵!”雪花忍不住笑了起来。

随即一皱眉,用手捂住了腹部。

她这一笑,伤口立刻揪疼了一下。

韩啸脸色一变,“怎么了?我去喊醉儿!”

“没事!”雪花连忙道:“就是扯到了伤口。”

韩啸瞪了雪花一眼,“不许再笑。”

雪花也不敢再笑了,但是眼睛里的笑意不减。

看到韩啸一脸的紧张和不苟同,也正了正神色,低声道:“爷,除了暗地里和南夷的那些生意,我们把明面上的都给醉儿吧。”

韩啸听了雪花的话,点了点头。

这样,也好。

夫妻两人成亲多年,早就已经有了心灵的默契。

两人都明白,醉儿若是真的想要在后宫一枝独宠,光有赵骋还是很艰难的,但是若身后再有强大的娘家,强大的金钱做后盾,那么就容易多了。

况且,这样一来,也使得皇室宗亲放心,避免某些人担心外戚做大,故意出幺蛾子。

现在韩家的产业,都被韩醉儿带进了宫去,也就等于是大燕的产业,等于是皇家的产业了。

但是若有人想要为难韩醉儿,那么就要掂量掂量了。

女人的嫁妆,那可是女人的私有物品的。

虽然名义上被打上了皇家的标签,但还是韩醉儿的私有产业。

惹恼了韩醉儿,这些产业会不会还属于皇家,那就另说了。

这么庞大的一笔财富,相信任何人都不敢无所顾忌的。

雪花的眼中,闪过了皇太后席莫研的影子,眸光微微一冷。

许多事儿,她有怀疑,但是没有证据罢了。

韩啸仿佛知道雪花心中所想,伸手握了握雪花的手,低声道:“爷的女儿,爷不会让她再受任何人的委屈,即便是……”

韩啸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眼中划过了一抹杀意。

雪花点了点头,她也不会再心慈手软!

十月初十,秋高气爽,阳光明媚。

整个京城都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皇上大婚,当然是普天同庆了。

要说起来,这一个月,可是京城百姓过得最有滋有味的日子了。

一件件富有**色彩,一件件八卦因子爆棚的新闻,不断的刷新着他们的三观,让他们茶余饭后之余,唾沫横飞。

先是护国公夫人难产,随后就是皇上不知道从哪里找回了失踪多年的前皇后娘娘。

这个皇后娘娘可是不得了,延续了她小时候五年不开口,一开口就一鸣惊人的战绩,竟然在最后时刻,以神奇的手法,救回了护国公夫人和她自己的两个弟妹。

而当今圣上,不知道何故,当日竟然是鼻青脸肿的从护国公府出来,回的皇宫。

然后,在人们翘首以盼的注视着护国公府和庆国公府的时候,注视着前后两个皇后会如何选择的时候,庆国公席莫寒上书,自己侄女轻灵郡主以死拒婚,拒绝嫁给皇上。

庆国公这一巴掌,响亮的煽到了皇上的脸上。

人们联想到前些时候,从庆国公府里传出的,轻灵郡主多次寻死,十八般死法都试验了一番的传言,对此再无怀疑。

所有的人都以为,皇上肯定会龙颜大怒,惩治轻灵郡主蔑视君威的。

每个人都为年轻的郡主捏了一把冷汗。

可是,出乎人们的意料,皇上竟然大笔一挥,准了庆国公的折子。

并且,流水般的赏赐,被抬进了庆国公府。

面对这种状况,京城百姓都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解。

看来,皇上对轻灵郡主情有独钟,舍不得惩罚,想要用这种方式,打动郡主。

而庆国公府的接下来的做法,仿佛是证明了人们的猜测,竟然火速的把郡主嫁给了一个皇商的儿子。

那种急切的样子,仿佛生怕皇上反悔,要收回成命,重新宣郡主入宫似的。

一时间,满城的百姓,都对年轻的帝王投以同情的目光。

皇上这是被甩了!

好在,皇上身边还有个前皇后娘娘。

据说,皇上对这个前皇后娘娘的心思,也是日月可鉴的。

从护国公府里传出小道消息,这一个月来,皇上经常半夜被人发现出现在护国公府,然后被脸色铁青的护国公叫到练功场指导武艺。

传闻种种,挡不住时光的消逝。

这不,十里红妆,闪瞎了京城百姓的眼。

人们再也顾不得小道消息满天飞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从护国公府里抬出来的嫁妆惊呆了。

金银珠宝、古玩字画,琳琅满目,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

从护国公府里抬出的嫁妆,第一抬已经进了皇宫,后面长长的一大串,还没有出护国公府的大门呢。

为此,皇宫里的太监总管,满头大汗,连忙请示皇太后,这么多嫁妆,宫里原本准备的库房,装不下呀。

皇太后震惊之后,立刻下懿旨,把内务府旁边的库房腾了出来,专门放护国公府的嫁妆。

据说,最后半个皇宫的宫女太监一起统计,统计了多日,才得出结果,皇后娘娘的嫁妆总价值,比国库里的数目还大。

一时间,举朝哗然,皇太后更是脸色阴晴不定。

但是庆国公进了一次宫,和自家**长谈了一番,皇太后的气色好了起来,仿佛是松了一口气,对待新晋皇后娘娘,愈发的亲切了。

当然,这是后话。

皇上成婚立后,那可是大事儿,礼部自有一套制定好的规矩礼仪。

既要祭天,又要祭祖,场面浩大,宏伟壮观。

赵骋看着走在身边,一身红色凤冠霞帔的女子,眸光柔和似水,耐着性子把一套规矩做下来,然后就眼巴眼望的盼天黑。

没办法,折腾了一个月,他也没能踏进醉儿的闺房,也没有睡好觉,他就等着今晚开荤了。

好不容易,一套繁琐的礼仪都做完了,韩醉儿被送去了后宫,赵骋带领群臣去大殿饮宴。

不过,屁股还没有做稳,赵骋就说了句

众爱卿请便。

抬屁股走了。

众大臣看着皇上那副脚步匆匆的样子,目光各异。

不过,最后都化为了对年轻帝王的同情。

据说,皇上至今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也难怪会如此的猴急了。

赵骋一身大红色绣金龙的喜服,脚步轻快的踏进了韩醉儿的凤禧宫。

韩醉儿已经换下了繁复的礼服,穿上了简便的红色衣裙,靠在铺着大红色绣龙凤呈祥的凤床上,闭着眼睛假寐。

这一整天折腾下来,连她都感到疲累了。

殿里的宫女见到赵骋进来,一齐跪地叩首。

赵骋一挥手,宫女们默默的退了出去。

一对对龙凤喜烛热烈的燃烧着,把殿里照得如同白昼,赵骋还没有靠近韩醉儿,那双亮如星辉的眸子,就睁开了。

“累了?”低沉的声音中,有压抑的情感。

韩醉儿坐直了身子,脸上露出了一丝红晕。

也或许,是红烛照耀的缘故。

原本气质清冷的女子,此时显得婉约柔和了许多。

精致如画的眉眼,更添一丝柔美的风情。

赵骋的心,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有一种尘埃落定的轻松和归依。

仿佛漂浮了千年,终于找到了停靠的地方。

“吃点东西再睡。”低声说完,牵起床上人儿的手,向着金丝楠木雕刻而成的桌案走去。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珍馐美味。

当然,还有莹光剔透的葡萄酒。

琉璃盏里的暗红色液体,在烛光下闪耀着千万道炫目的光芒。

赵骋看着桌子上的葡萄酒,眸光幽暗了下来。

他还记得,某个小女人喝醉了酒后的诱人之态。

夜,渐渐的深了,桌子上的酒,渐渐的少了。

烛光下的女人,如同一朵开在暗夜中的花儿,绽放出了绝世的芳华。

层层的大红锦帐放了下去,高大的男人,把怀里显得娇小柔软的女人,放在了凤榻之上,随即,修长的身体,覆了上去……

一时间,红绡帐暖,春意盎然。

全文完

章节目录

田园娇妻:高冷世子,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夕红晚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夕红晚爱并收藏田园娇妻:高冷世子,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