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两日,梓坤向母亲禀明了郑喜的事情,并顺便送上了郑喜从辽东带来的特产。/非常文学/文丹溪吩咐春芳回赠王家了一些礼物。并传话说让郑美云有空进府一叙。

次日刚吃过早饭,下人来报,有位姓郑的妇人要见她。文丹溪高兴的出门亲自迎接。两人相互打量一番,感慨一阵,叙旧到午。

晚间,文丹溪和陈信拉家常时顺便提了这件事,并说了郑美云一家的发迹和儿女的事情,陈信听后也是一阵唏嘘感慨:“……想不到王家老头子竟然去了,唉……”文丹溪知道他是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杜氏。杜氏自那件事后一直被关在城北军营中。[非常文学].后来,陈老爷子回来养老,再加上秦元的劝谏,陈信才把她接回城中别院中,但对外却一律称为姨母,并派许多仆人好生看护。每隔一段时日都会例行公事的去探上一回,他有时也会带上梓坤前去。不过,梓坤对于这个祖母极为不喜,杜氏同样也不喜欢这个假小子似的孙女,两人是两看两相厌。为此,梓坤还遭到陈季雄的训斥。

陈季雄一直觉得杜氏之所以落得今天这副样子,主要是她早年的坎坷经历造成的,因此对她是颇为同情。时常还劝陈信和梓坤要多尽孝道。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把陈季雄气个半死。陈季雄性格素来仗义又怜惜弱小,他觉得自己和杜氏一方是亲母一方是义父,而且两人年纪已老,也无需介意男女之防,所以双方时有来往。但后来,杜氏因不够不着外面的人,又见陈季雄虽然年纪颇大,为人又颇有丈夫气概,各方面均超出她以前所遇的男人。于是,杜氏那一颗衰老沉寂的芳心再次蠢蠢欲动起来。她又是做衣又是送鞋的,还时不时的拿话试探。陈季雄岂能看不出她的心思,当下气得跟她断了来往。就这样,杜氏的最后一个盟友也被她亲手葬送。

陈信得知后,也是气得是咬牙切齿。此后,他看望杜氏的次数愈发少了。人们也渐渐的把杜氏淡忘了。此时他听到文丹溪提到郑美云一家,才猛然想起了当初的一些往事。

文丹溪在被中握着他的手,无声的安慰着,陈信豁然一笑:“都这么多年了,我早就没事了。只可惜了义父,他老人家这次气得不轻。”

文丹溪奇怪的问道:“对了,义母去世多年,义父怎么就不曾想过续弦?我听说在秦州时有不少人要给他做媒呢。”

陈信叹道:“义父当年在义母临去前曾发过重誓,此生绝不再娶。他老人家平生最重信义,说到做到,岂能自食其言!”

文丹溪用钦佩的语气赞道:“义父真是顶天立地的伟

章节目录

穿越乱世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赵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岷并收藏穿越乱世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