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色小说永久网址,请牢记!

一片沉默之中,潇行空突然叹了口气:“云儿,如今真相已经揭开,他们今后也不会再做什么复国的美梦,何况也并不曾造成太严重的后果,你能不能饶他们一命?”

楚凌云看他一眼,淡淡地笑了笑:“我原本也没打算要他们的命,只不过是想弄清真相而已,事实既然是这个样子,我就更没必要多造杀孽了。{色小说首发www.}”

说着他突然挥了挥手,地上的黑衣人只觉浑身一震,所有被封的穴道都已解开。彼此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悲哀和失望:这个复国的梦已经做了几千年,如今梦醒了,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那么他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和等待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见证一个笑话的诞生吗?

“你们走吧。”楚凌云接着开口,“事情的真相你们已经看到了,相信以后也知道应该怎么做。”

当然知道,安分守己,好好过他们的日子。至于大威帝国,就当做是一个遥远的传说吧!否则他们又能如何?

沉默片刻,其中一名黑衣人抬头看向了潇行空:“主人,那您呢?”

潇行空微微一笑,跟着摇了摇头:“不必为我担心,我自有去处,你们只管照顾好自己,只要有缘,今后还会有见面的机会,去吧!”

话虽如此,众人却依然极不放心,不由齐齐地看向了楚凌云。明白他们的意思,潇行空又是一笑:“放心吧,云儿不会伤害我的,事情的真相都弄清楚了不是吗?再说我们毕竟是师徒,这点旧情还是要念的。”

一名黑衣人略一沉吟,跟着抱了抱拳:“我们要请狼王承诺,绝不会伤害主人,否则我们就死在这里算了!”

楚凌云笑笑:“我答应,绝不会伤害他。”

众人这才放心,那黑衣人也点了点头:“狼王一向一言九鼎,咱们信得过。既如此,谢过狼王不杀之恩,告辞!”

再度看了潇行空一眼,几人才转身而去,脚步虽然还算坚定,背影却说不出的落寞。也难怪,毕竟刚刚受了那么大的打击,恐怕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振作起来。

看着他们的背影,潇行空吐出一口气:“这样也好,最起码不必再活在虚幻的美梦里,可以塌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了。”

楚凌云看他一眼,接着站了起来:“走吧!”

潇行空一愣:“走?去哪里?你要把我抓回去?怎么,你肯放过他们,却不肯放我?”

楚凌云笑笑,转身就走:“如果我说是呢?”

潇行空有些发愣,端木琉璃已经上前两步含笑开口:“先生,先跟我们回去再说,其实我们都知道,你根本就是故意的。”

潇行空闻言越发吃了一惊:“什么?你们知道?”

“嗯。”端木琉璃点头,“走,先回去再说。这么晚了,留在荒郊野外毕竟不安全。”

也知道必须跟他们之间做个彻底的了断,迟疑了片刻,潇行空到底还是迈步跟了上去。

一路回到琅王府,见三人都平安归来,秦铮等人才松了口气。端木琉璃也不多说,立刻吩咐他们去准备晚饭。

进入大厅落座,潇行空首先开口:“云儿,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所以要杀要剐你给个痛快话,若是死不了,我也会尽快离开,绝不会再给你添堵就是。”

楚凌云笑笑,却突然说道:“其实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潇行空抿了抿唇:“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明白的。”楚凌云又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说,你并不是因为知道龙脉就在那个山洞附近才不曾离开,而根本就是以此为借口等我赶过去,是不是?”

潇行空沉默片刻,深深地叹了口气:“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楚凌云说的没错,他的确是故意的。虽然是潇氏一族的后人,也得到了辈辈相传的那个天机球,但是不知为何,潇行空却并不觉得复国是个正确的选择。他总觉得大威帝国已经灭亡了几千年,只凭一个小小的天机球怎么可能将历史推回到从前的时代?那根本是天方夜谭!

但不幸的是,他偏偏就是潇氏一族的后人,而且恰恰等到了第两百年的夏至日,就算他不想担负起这个使命,其余的人也不会放过他。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将天机球小心地保管起来,并且无可奈何地等待着这一年夏至日的到来。就在等待的过程中,他认识了楚凌云,并且跟他十分投缘,这才想要将自己的一身所学传授给他。

但正如他所说的那般,两人的身份毕竟是根本对立的,将来说不定还有生死相拼的那一天,所以他才一直不肯让楚凌云正式行拜师礼,也不准他叫自己师父。

后来因为端木琉璃的出现,楚凌云浴火重生,越来越威震天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潇行空越发觉得只要有楚凌云在,他们根本不可能推翻四国尤其是东越国的统治,重建大威帝国!

可是当他把这一切说给其他人听时,他们却表现得不屑一顾说,他们根本不必与楚凌云正面交锋,只要能够找到转世天女,在她的带领下破坏四国的龙脉,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毁掉四国,让潇氏一族重新成为玄冰大陆的霸主!

眼见其他人已经深深地沉醉在了复国的美梦当中,潇行空也无可奈何,只能暗中祈祷他们根本找不到转世天女,那么他就不必背负复国的大任,至于将来究竟如何,就留给后人吧!

就在这不断的矛盾痛苦当中,第两百年的夏至日终于来到了!当潇行空从天机球中看到转世天女居然与端木琉璃几乎一模一样时,他简直无法形容自己心中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既然端木琉璃是转世天女,那么有楚凌云在,至少这一次他们是不可能成功复国的!

可是那些人却依然不肯死心,逼潇行空想办法把端木琉璃带走,好让她带领众人去寻找四国的龙脉。

本就觉得复国是天方夜谭,再加上他们根本不是楚凌云的对手,为了不让那些人无辜枉死,潇行空左思右想,终于决定彻底打消他们的念头。

于是他故意服了剧毒,伪装成感染风寒的样子回到了琅王府。之所以使用这种方法,是因为他知道秦铮是用毒高手,应该可以看出破绽,那么就可以给楚凌云一个提示,告诉他自己是另有目的。以楚凌云的行事作风,他必定不会当面揭穿自己,肯定要放长线钓大鱼,这样才方便他实施接下来的计划。

果然,秦铮很快便看出了问题,楚凌云也的确没有立刻采取行动,潇行空便知道他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于是今天早晨,他故意趁着楚凌云去上早朝之时,事先在自己的房中下了一种极厉害的迷药。这种药虽然厉害无比,但潇行空之所以选择它却不是看中了它的厉害,而是他之前使用的那种用以伪装风寒的剧毒,其中有一种成分可以跟这种迷药混合,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这种香气会留在他经过的路上,并且许久不散。

秦铮是用毒高手,楚凌云又功力深厚,两人一定可以循着这股不易被人察觉的香气找到他的落脚之处。

当然,潇行空设计这一切的时候并不知道所谓的天机球是一个天大的误会,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其他人看到不是他不想带走端木琉璃,而是楚凌云实在太厉害,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这样那些人也就该死心了。

本来他们的确可以立刻带着端木琉璃上路,至少要先离琅王府远一些,免得狼王找上门来。可是生怕楚凌云真的来不及赶到,潇行空才故意借口说根据他的推测,龙脉就在那个山洞附近,必须等端木琉璃醒来之后确定一下。因为想不到潇行空会欺骗他们,那些人居然并未起疑,于是一切便都按照潇行空事先预计的上演了。

只不过潇行空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事情的结局居然会是这个样子的,可是对他而言,这个结局却是一个意外惊喜,因为不只是他,所有人都可以彻底解脱了!

倒是想不到楚凌云已经看穿了他的用意,将一切讲明白之后,潇行空忍不住一声苦笑:“我自认为一切都做的足够高明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楚凌云笑笑:“不就是你留下的这股香气吗?你既然会使用这种剧毒和迷药,就不可能不知道两者混合会留下淡淡的香气,如果你真的想隐藏行迹,怎么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

潇行空抿了抿唇:“这么说,你相信我从来不曾想过与你为敌?”

楚凌云毫不犹豫地点头:“我相信。我说过,狼王别的本事或许没有,但是从来不会看错人,尤其是望月关一役以后,更加不会。”

潇行空闻言,终于欣慰地笑了起来:“你相信我就好。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恐惧你我之间生死相拼的那一刻,现在好了,我再也不必担心了!”

楚凌云点头:“不错,的确再也不必担心了,尤其是琉璃已经替你们揭开了真相,你我之间就更不可能为敌。”

潇行空微笑点头,眼中竟然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只不过这泪水却是因为释然,喜悦,轻松,因为他终于卸下了这一生最大的负担!

为了不让场面显得太过煽情,潇行空微微扬起了头,好把即将流出的泪水逼回去,同时拿出了一副轻松的口吻:“既然我们已经不可能为敌,彼此之间也不再是对立的,那你能不能叫我一声师父了?能做狼王的师父,想想还挺让人骄傲的。”

楚凌云看着他,眼中的光芒明明十分温暖,却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老头子,你想的美!想让我叫你师父,等你打的过我再说!”

潇行空立刻横眉立目,哇啦哇啦乱叫:“臭小子!有火凤丹了不起呀?有火凤丹我就打不过你了?来来来!你我先大战三百回合!”

师徒两人瞬间拳打脚踢,你来我往,打得好不热闹。一旁的端木琉璃以手支颌,悠哉悠哉地看着,眼中却也闪烁着淡淡的喜悦:太好了,一切终于都过去了!

不多时,下人们已将晚饭摆上了桌,端木琉璃便开口招呼两人过来吃饭。意犹未尽的两人暂时罢斗,各自顶着满头的包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楚凌云,端木琉璃笑得花枝乱颤:“不是有火凤丹吗?怎么头上的包一点都不比先生少?”

“我那是让着他。”楚凌云大言不惭地说着,“免得他输得太难看了会哭鼻子,说我欺负老人家。”

“臭小子,谁要你让?不对不对,你说谁是老人家?”潇行空越发哇啦啦地叫了起来,“行了,饭也别吃了,走走走,继续打……”

好不容易闹闹腾腾地吃过晚饭,众人坐在一起闲聊,端木琉璃又将方才的事情说给秦铮等人听,各自慨叹了一番之后才散去,回房歇息。

洗漱完毕,端木琉璃上了床,兀自开开心心地说着:“太好了,原来先生的秘密只是这样,我还以为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局面又要变得不可收拾呢,现在总算是放心了!”

“最聪明的还是你。”楚凌云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只是那么摆弄了几下,就解开了一个数千年的谜团,否则潇氏一族的后人还不定要执着到什么时候呢!”

端木琉璃笑了笑:“我也只是运气好罢了。真不知道这潇子冲是怎么想的,居然跟后人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其实也不能怪他。”楚凌云也上了床,将端木琉璃搂在了怀中,“当初他造这东西也只是为了曲婉仪,怎么能想到会在时间的推移之中造成这么大的误会呢?”

倒也是。端木琉璃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跟着一声慨叹:“不过说起来,潇子冲对曲婉仪应该是真心的,否则就不会费这么多心思了。”

楚凌云笑笑:“曲婉仪长得倾国倾城,潇子冲对她倾心也是正常的,比如我,不是也早就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吗?不过话又说回来,曲婉仪跟你长得还真是相像,简直就跟孪生姐妹一样。”

想到画像上那个女子的容颜,端木琉璃也不由笑了笑:“可不就是,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看啊,我们唯一的区别就是她嘴角的地方有颗痣,而我没有……等等!我想到了!”

她突然这么一声尖叫,倒把楚凌云吓了一跳,继而有些好奇:“你想到什么了?”

“就是那个画像中的女子啊!”端木琉璃翻身坐起,兴奋地嚷嚷着,“凌云,你忘了吗?当初蓝月白为什么要把我带到那个山洞里?”

据蓝月白所说,当初他是在一座距今约三千年的古墓当中发现了一个女子的画像,从此意醉神迷,爱上了画像中的女子。直到后来看到端木琉璃居然与那个女子十分相像,才会做出了那么大胆的举动。

想到这些,楚凌云立刻恍然:“你是说,蓝月白所说的女子就是曲婉仪?”

端木琉璃立刻点头:“很有可能!当初蓝月白给我看的那幅画像中的女子,嘴角也有一颗痣。潇子冲和曲婉仪所处的年代正好是距今三千年前,那幅画像又是在距今三千年前的古墓中发现的,这应该不是巧合吧?”

当然不是巧合,而且这件事也很容易查证。由此看来,就更加证明了所谓转世天女都是无稽之谈。幸亏端木琉璃够聪明,解开了那个天机球,否则局面绝不会像如今这样轻松。

笑了笑,楚凌云打趣地说道:“这么说来,或许你也是潇氏一族的后人,否则怎会跟潇子冲的皇后长得那么像?”

端木琉璃哼了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没错,我是潇氏一族的后人,所以说不定我也会来谋夺你的江山哦!”

楚凌云笑了,笑得令人意醉神迷:“我的江山还用你费力气谋夺吗?它早就是你的了。”

端木琉璃一愣:“什么?我的?”

“嗯。”楚凌云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琉璃,我是你的,是你一个人的,所以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不管是什么,也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满心的感动之下,端木琉璃眼中柔情闪现,故意撇了撇嘴:“那我能不能只要好的,不要坏的?”

“不能哦!”楚凌云学着她的样子,笑容却越发温柔,“琉璃,我说过我是你的,所以不管我现在是什么样子,或者将来变成了什么样子,你都不能不要,知道吗?”

端木琉璃微笑,俯身在他的唇上轻轻亲了亲:“我知道,所以我不会不要你,不管你好得天下少有,还是坏得世间无双,你都是我的。”

“嗯,你也是我的。”楚凌云搂住她轻轻翻了个身,将她压在了自己身下,眼中有着霍霍燃烧的独占欲,“琉璃,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来分享你!”

端木琉璃微笑:“那小狼崽子……”

“想都别想!”狼王立刻变了脸色,跟着却又诡异地笑了笑,“除非你答应我,等他一出生就把他丢给隐卫,以后再也不会跟他见面,我可以考虑考虑。”

端木琉璃忍不住翻个白眼:“要不要那么过分?”

“那就算了,当我没说。”楚凌云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摩擦着,“何况如此良辰美景,我们何必要说这些煞风景的话?琉璃,你还是那么香,那么软,那么……”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纱帐也跟着飘落下来,遮住了一室的春光……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潇行空的事楚凌云等人选择了隐瞒,除了少数人之外,再不曾告诉任何人,尤其不能告诉楚天奇,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这件事之后,楚凌云和端木琉璃才真正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两人双宿双栖,夫唱妇随,只羡鸳鸯不羡仙,一时羡煞旁人。

而唯一让狼王大人闹心的是,太子册封仪式之后,楚天奇三天两头地问他究竟学的怎么样了,迫不及待地想要赶紧传位给他。更过分的是,他居然一股脑儿地把每天的奏折全部都扔到了楚凌云面前,说是让他练习批阅,这样可以更快地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

狼王岂是那么好对付的,让我批阅奏折是不是?行,我给你批!

于是在狼王的批阅下,那些奏折很快变得惨不忍睹,涂抹得完全不成样子。楚天奇对此倒是很有耐心,只当是楚凌云没有经验的缘故,便把他叫到面前,一点一点地示范给他看。楚凌云当面点头如捣蒜,转过身去,一切如常。

一来二去之下,楚天奇渐渐看出了端倪,不由哼哼地冷笑起来:很好,你小子故意的是不是?你当朕那么好骗吗?

于是这日早朝之后,楚天奇便把楚凌云带到了御书房,满脸严肃地说道:“云儿,朕已经决定了,半个月后是黄道吉日,朕要传位给你!”

楚凌云吓了一跳,立刻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要啊父皇!你也知道我现在根本什么都没学会,连奏折都批不好,你怎么能放心把整个国家交给我呢?”

楚天奇一声冷笑:“你当朕看不出来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吗?凭你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连几本奏折都批不好?依朕看来,你是拿朕当傻子耍吧?”

楚凌云满脸无辜:“我哪有,我是真的不会批嘛……”

“行了,不必再多说了!”楚天奇一挥手打断了他,不容置疑地说着,“总之半个月后,朕一定会传位给你,这东越国的皇帝必须由你来做,退下吧!”

仿佛生怕楚凌云想办法让他改变主意,一句话说完,楚天奇居然抢先跳了起来,连蹦带跳地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楚凌云摸着下巴笑得见牙不见眼:跑?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或者说,你还能跑得比我快?普天之下,有几个人快得过我的鹤双飞?就算有,你也不是其中之一!

于是第二天早上,一封书信便递到了楚天奇面前:“启禀皇上,这是太子殿下派人送来的。”

楚天奇心中顿时咯噔一下,预感到了不妙!一把抢过书信打开一看,他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这小子,居然敢……气死朕了……”

楚凌云在信中说,他不是不愿登基为帝,只是觉得自己前些年只顾沙场征战,根本不曾好好学习治国之道,更不曾详细体察过民情。所以为了能够做一个好皇帝,他决定现在就出门游历天下,好好的体察一番民情之后再回来登基。

这些话虽然说的好听,楚天奇却知道他根本就是想以此为借口躲出去图清闲,免得自己半个月之后真的传位给他!凭他的本事,如果有心要躲,恐怕还没有人能找到他,就算找到了也不可能把他带回来!

传位的计划就这样落空,楚天奇越想越懊恼,气得不停地跺脚加捶胸顿足:“这么好的主意,朕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如果朕留下一道传位的圣旨一走了之,这会儿到处游山玩水的就是朕了呀,气死朕了……”

同一时间,正骑着马慢慢溜达的楚凌云得意地哈哈大笑:“说什么姜还是老的辣,这回被我抢先了吧?哈哈哈哈!我猜现在父皇肯定气得吹胡子瞪眼,后悔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么好的主意,哈哈哈!”

端木琉璃有些无奈地看他一眼:“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难不成要永远在外面游山玩水?”

“管他呢,有什么不好?”楚凌云满不在乎地说着,“等我们玩累了,就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顿下来,反正只要有你在,哪里都是我的家。”

端木琉璃温柔地笑笑:“只要有你在,哪里也都是我的家,就算必须永远到处流浪,我也是这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楚凌云探过头来在她的唇边轻轻亲了亲:“不如我们先去一趟渊州好不好?”

端木琉璃立刻兴奋地点头:“好啊好啊!离开了那么久,我也很想爹娘他们了!”

楚凌云微笑点头,两人便向着渊州的方向疾驰而去。

只不过此时的狼王大人还不知道,这趟旅程远不像他想象中那么有趣。因为很快他就会发现,原本美好的两人世界之中,一个不速之客突然从天而降。

奔行了一路,黄昏来临时两人都颇感劳累,便找了一间客栈安顿下来,休息一晚再走。

尽管端木琉璃累得直打呵欠,狼王大人却目光炯炯,盯着爱妃玲珑有致的身躯慢慢蹭了过来:“琉璃,嗯……我想……”

端木琉璃愣了一下:“啊?昨晚不是刚刚……”

“有什么关系?”楚凌云搂着她的纤纤细腰,一只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游走着,“谁让你那么香,怎么吃都吃不够……”

端木琉璃有些羞涩,可是不等她说什么,便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恶心感涌了上来,立刻本能地一把推开他跳起身,冲到一旁哇哇地呕吐起来!

楚凌云吃了一惊,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变了脸色:“琉璃!别告诉你是怀了身孕,否则我就一头撞死!”

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端木琉璃直起身算了一下日子,跟着叹了口气:“那你撞吧,要不要我帮你买块豆腐?”

楚凌云倒退两步,满脸震惊:“什么?你你你……你来真的?”

“恐怕是的。”端木琉璃苦笑一声,“这几个月我一直没再吃避子药,而且一直让你避开最危险的那几天,谁让你总是不听?这可不能怪我。”

狼王大人早已浑身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床头的地上,跟着狠狠瞪着爱妃依然平坦的小腹,在心中默默把那个可恶的小狼崽子咬成了渣:臭小子!有种你出来,我要跟你决一死战!

“我不要啊!救命啊!”

夜深人静之时,突然传出了狼王大人气急败坏的惨叫,响彻云霄。端木琉璃轻抚着小腹,眼中闪烁着“狡诈”的光芒:你不要?我想要!我好想知道,一个这样的你和一个这样的我凝结成的,会是怎样一个怪胎……

(全文完)

?...??

www.色小说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