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局已定

  张阮清和狮子座长老莱昂发生了正面的猛烈碰撞。张阮清这个时候也不好受,他也倒退了四五步才站住,整个右臂都麻了,好在他体内刚才有一口气顶着,这才使得自己没有受到重创。

  于是他体内气血拼命地运行,化解刚才这一拳他身体遭到的反冲击。

  同时张阮清也暗自心惊,刚才这一招,如果不是自己提前有了准备,用了全力恐怕自己现在已经受到重伤了!

  这狮子长老的存在对现场的其他人来说是极大的威胁。所以张阮清打算一定要杀掉他。

  而此时,朱利安.维克多却站起身,准备往外走。费米.马库斯一看此情景赶紧问道:

  “朱利安,你们两个要去哪里?”

  朱利安强装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当然是去叫人,安德鲁的副手已经被我们买通了,他们也不愿意在这个鬼地方呆一辈子!

  你在这儿坐镇,我们去去就来。”

  说完朱利安.维克多一闪身,出了会议室。

  朱利安.维克多并没有说实话。他们确实买通了安德鲁的一个副手。他们本想通过这个人,买通安德鲁更多的手下。

  可哪知道岛上这些人,世世代代都为了阿姆斯特朗组织看护宝藏,他们从小就被洗脑,保护这里是他们的使命,他们根本没有想背叛这里的想法。

  所以现在朱利安.维克多只能借助那个叛徒的帮助,提前离开这个岛。

  朱利安.维克多已经看出来了,他们这边战力最强的狮子长老莱昂,竟然不是张阮清的对手。

  而一旦莱昂被打败,张阮清腾出手来,剩下那些人就会遭遇灭顶之灾。这个时候留在这里,恐怕只会眼睁睁的等着灭亡。

  而且今天两人刚见到张阮清那一瞬间,张阮清的眼神中迸射出了猛烈的杀意。虽然在一瞬间他就把这杀意给隐藏了起来。

  此时在会议室里,战况陷入了焦灼,张阮清又向莱昂发动了进攻,莱昂的右胳膊已经废掉了,他只能用左手和双腿迎击,狼狈不堪,看样子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

  从刚才打到一开始,就一直在那里微笑着坐着的卡米拉,突然站了起来。

  卡米拉从衣服里抽出一块围巾,然后把围巾打开,朝着打斗的几个人走去。一边走,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围巾。

  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充斥整个房间。卡米拉挥舞了一会儿,就直接把围巾扔在了地上,然后笑眯眯的朝着费米.马库斯走去。

  费米.马库斯博士大惊,他不知道这个性格乖张的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卡米拉,你刚才做了什么?”

  “马库思博士,你现在的业务水平已经这么差劲儿了吗。我刚才释放的,就是KJF毒剂啊 。当然啦,这是改良型号的,味道更好闻,药效发作也没那么猛烈。一两分钟你就能见到效果。”

  正说话间,会议室里正打斗的几个人,已经出现了异常。朱利安.维克多一方的几位长老,突然感觉脑子有些昏昏沉沉,身体的力量正在流失。

  他们大惊失色。刚才卡米拉释放那些香气的时候,他们就感觉可能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没有办法,对手招招紧逼,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卡米拉的问题。

  而且他们还必须大口的喘气,才能满足身体对于氧气的需求

  ,这使他们摄入了更多的毒剂。

  而反观他们的对手,此时脸上却挂着微笑。因为他们的舌头下面,含着一个药片,在战斗之前就已经含上了,这是卡米拉事先给他们准备好的解药。

  费米.马库斯博士被现场的这个情况吓呆了,他结结巴巴的说道:

  “卡米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如果阿姆斯特朗组织再发展下去,这个组织就会被黄种人所控制,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事情!”

  卡米拉冷笑一声:

  “真没想到啊马库斯先生,你竟然还是个种族主义者。不过无所谓了,现在的阿姆斯特朗组织,早就失去了初心,还是解散掉算了,至于它在谁的手中跟我没关系。”

  马库斯惊恐的说道:“卡米拉,难道你想跟我们作对吗?你要知道我和朱利安.维克多的实力…”

  卡米拉笑着在自己的腰上一摸,掏出了一把细长的小刀。小刀的刀鞘上面镶满了各种宝石。

  卡米拉一下子就把小刀抽了出来,刀锋上面闪着诡异颜色的光芒。

  “马库斯,确实有的事情你不太清楚。咱们的这位新晋射手长老,张阮清先生,他是我女儿的老师呢!”

  马库斯一听,吓得魂儿都没了,他这才知道,原来卡米拉竟然是对面那一伙儿的。

  于是他转身就跑。然而还没等他跑出几步,他就感觉自己的咽喉部位一凉。紧接着鲜血和空气就顺着咽喉处的伤口喷射了出去。十几秒钟之后,马库斯一命呜呼。

  而这个时候,现场的战斗也结束了。没有任何活口。

  金牛长老李琼虎喘着粗气坐在地上,他对面的达米安,整个脸都被对手打成肉酱了。而那处女座长老艾琳,也被白羊长老韩顾源用扇子给抹了脖子。

  那个叫罗素的长老,被东方珙给捏碎了咽喉,而那位叫坎贝尔的长老,毒发倒地,被东方珙给踢断了脊椎。

  最惨的就要数狮子长老莱昂,这个家伙身上的骨头已经被打断了几十节,肋骨穿透了内脏,直接要了这家伙的性命。

  东方珙检查了一圈,发现没有人受伤,这个才长出了一口气。这几个人此时累的都不行,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张阮清问道:

  “朱利安.维克多哪去了?”

  东方珙一拍大腿:

  “坏了,这个孙子跑了!赶紧去追!”

  张阮清急忙朝大门跑去,一脚踢开拉大门。而这个时候,岛上所谓的统领安德鲁才匆匆赶来。

  张阮清上去一把抓住安德鲁的衣领:

  “快说,朱利安.维克多哪去了?”

  

章节目录

绝世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月月飞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月飞鸟并收藏绝世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