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看着柳芳,没想到她一个女孩竟然会为了那个男子说话,不过显然是出于真心。

  宫雨涵也附和道:“是啊,夫妻本来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不富裕的时候节省开支,努力工作赚钱行了嘛,大手大脚的花钱的确不对,毕竟孩子的花销也不小,特别是教育这一块,投入的资金是不少的。”

  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这帮人之所以能够交好,不在于一些小事的看法相异,而在于他们都是耿直好爽、重情重义之人。

  听到两个女孩子都这样说,钱万钧稍微思索了一番,表示赞同,说道:“我收回之前说的话,夫妻两个共同生活,的确需要彼此照顾,根据实际情况决定花销,不能为了自己的快活不顾对方了。”

  想着如果自己那个男子的情况一样,手头不是很宽裕的话,或许也会那样的,不免感觉道一阵惭愧,他有钱,可以花销大一点,但是因此去指责那个男子的确是不该。

  李雷摆摆手,哈哈大笑:“好了,我们不提这个了,现在时间不在了,我们都要各自回去,可是柳芳等女孩子这么晚了,单独回去的话恐怕不安全,所以我们分别载她们回去,你们看如何啊?”

  柳芳本来说不必麻烦了,自己一个人回去行了,可是看到大家都点点头表示赞同,也不再多言了,既然大家不嫌麻烦,一片好心,也犯不着为了这点小事拒绝人家,做出不通情理的事情。

  虽然只有几个女孩子,可是大家都住在不同的地方,所以还是要分别送的。

  李雷和宫雨涵送柳芳回家,钱万钧送王雨薇回家,其他的也各自安排。

  车,柳芳说道:“对了,雨涵姐,你想必已经是修士了吧?”

  虽然在聚餐的时候,李雷说了自己的事情,可是似乎没有提到雨涵的事情,现在忽然想起来,忍不住脱口而出。

  宫雨涵眉开眼笑,清脆温柔的声音在空响起:“是啊,我运气较好,虽然修炼的天赋不是很好,和雷哥相差了很远,不过勉强能够修炼,只是进步较缓慢而已。”

  知道对方为了此事可能心情不是很好,便宽慰道:“你知道吗?驻颜丹是很好的丹药,吃了之后能够排除体内的杂质,使得皮肤变得更加白皙、光滑、柔腻,你本来很美丽,等吃了驻颜丹之后会便变得更加的魅力四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柳芳眼露笑意,说道:“雨涵姐才是真的美,我这点姿色在你面前真是自惭形秽,哪里还敢说美丽的言语。”心想着:“我和李雷很早认识了,我要是能够吸引他,也等不着现在了,你们虽然认识的晚,可是却很快的成了男女朋友,不仅是你们有缘分、性格相投吧,你的美丽大方也是很吸引人的。”

  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是断然不能说出口的,不免有些安然,不过一想到雨涵口说的驻颜丹,出于爱美的天性,又转忧为喜了,也着实极为期待。

  她想到这段日子以来李雷给予自己的帮助,心里十分感激,说道:“那还得麻烦你们,我没有多大本事,也帮不了你们的忙,只能在工作认真负责,给公司创造价值,略微表示感谢之心了。”

  李雷朗声道:“我们是老同学,也是好友,之前已经承诺过了,你不必在意,你如果这样,那钱大哥他们也会这样,我可不好意思了。”

  “只不过这件事情还需要等待一些时间,等我回去炼制丹药,搞定了后,才能找机会给你们。”

  “说起来也不着急,毕竟你们现在还年轻,不过二十一二而已,容貌在短时间内不会有大的改变,暂时不用太着急了。”

  柳芳表示理解,说道:“我懂了,没有催逼你的意思,一切顺其自然吧。”心续道:“不顺其自然又能如何呢?一味强求不仅难以达成目的,反而徒增烦恼而已。”

  其实李雷和宫雨涵也逐渐的意识到了,柳芳似乎有点闷闷不乐,于是故意说笑话或者聊那些轻松的话题使得她开心起来。

  到了家里之后,柳芳说道:“李雷,雨涵,谢谢你们送我回来,真是麻烦你们了,我先进去了,拜拜。你们回去的时候开车慢点,注意安全。”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两人都是修士,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本事,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操心,于是苦笑道:“你们那么有本事,肯定不会出事情的,是我多虑了。”

  李雷心叹息一声,说道:“不管我们是否有本事,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班了,早点睡觉,不然明天会很累的。”

  柳芳颔首道:“知道了,再见。”

  她转身离去,回到了屋里。

  李雷则开车载着雨涵朝着家里敢去,两人想起之前柳芳的言语、神态,都在思索。

  宫雨涵忽然说道:“我看柳芳心事很重,她多半是喜欢你吧,对不对?”

  李雷一愣,心虽然认同,不过嘴里却说道:“我的心思你难道还不明白么?我有你和梦莎两个红颜知己,已经是庆幸不已了,不会再去奢求得到别的女人,如果再那样做,那真是大大的对不起你们了,我对以前的事情已经抱着愧疚之心了,哪里还敢如此啊?”

  “至于柳芳嘛,是否喜欢我是她自己的事情,我没有权利干涉,我能保持本心,却不能去要求她做什么,那是她自己的权利,没有人可以阻止,是否开悟看她自己的了。”

  “不过她现在还年轻,多半是出于感激才会喜欢我,等到她年纪再大一些,经历的事情再多一些,肯定会找到合适的另一半的。”

  宫雨涵也没有责怪李雷的意思,笑道:“我懂了,是苦了她了,相思之苦是令人难受的,一段没有结果的相思更是令人痛苦。我们和她是朋友,在这种事情不宜过多的劝解,也不想让她伤心,可真是难办啊。”

章节目录

最强修真医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手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手语并收藏最强修真医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