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声音如若雷霆一般,炸的在场众人,一阵汗毛直立。

  敢公然反对秦侯,除了秦继,普天之下也没谁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这个“罪人!”

  秦继往前跨出一步,朗声道:“我不同意,我是秦帮的现任帮主,有直接管辖权,我绝不同意解散。”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哎,愚子不可教也。”

  张大灵仰天长叹,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他与苏寒雨几经苦求,秦羿才网开一面,决定给秦继一次机会。

  然而,这家伙已经被权利熏了心智,还是选择了死路。

  不管他有什么底牌,在三界之主面前,都是浮云。

  秦继不知道,如今的秦侯有多可怕,不,哪怕是秦侯身边的小舞、曲非烟,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决定天下苍生的生死。

  “为什么?”秦羿并不恼,而是淡淡笑问。

  他觉的有些可笑,二十年后,他跟自己的养子做最后的对决,命运真是弄人啊。

  “就算没有秦帮,也会有宋帮、李帮冒出来。义父没有能力管治天下,是无能、无责的表现,秦继不才,却也敢当天下大任。”

  “秦帮是有偏差,但我自有回天之术,还请义父隐退,不要插手帮务。”

  “同时,我以秦帮帮主的身份宣布,永远清除秦羿、张大灵、吴三刀……等人的秦帮身份,从现在起,你们不是秦帮人了,没有任何决策、参与权。”

  秦继往前跨出一步,朗声正然道。

  这一步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勇气与气力。

  他当然知道秦羿有手下留情的心思,但他不愿意甘居下位,更不愿意默默无闻的背负着罪人的身份苟延残喘。

  他宁可做一袭烟花,只愿刹那芳华,也绝不苟且。

  这是他秦继骨子里的气节,灵魂的根。

  “很好,亮出你底牌来吧。”

  秦羿淡淡道。

  “义父,对不住了。”

  “四邪,现身吧。”

  秦继朝虚空大喝道。

  “南洋降头王差汗在此!”

  “湿婆祭司阿尔德愿与秦侯一战!”

  “鬼叟巴甲在此!”

  但见三个怪人远处发出怪啸,凌空踏步而来。

  待三人落在彩台上,狰狞之态,令底下众人无不是毛骨悚然。

  张大灵眉头一锁,这都是些什么玩意,也配跟秦侯交手,秦继脑子是进水了吧?

  他刚要起身,秦羿抬手示意他不必出手,冲一旁的秦晏招了招手道:“晏儿,你去会会他们。”

  “羿哥,晏儿他……”万小芸爱子心切,一看那三人邪气冲天,料定不凡,不免担忧。

  “无妨!”

  秦羿道。

  “是,父尊。”

  秦晏上前。

  他有着一米八的个,面皮白净,但比起当初初出茅庐的秦羿还要清瘦两分,更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三邪之首差汗不满的沙哑道:“侯爷莫非在侮辱我等三人?”

  “没错,我们好歹也是南洋的顶级邪尊,你派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跟我们打,太瞧不起人了吧。”

  巴甲也是极为不爽。

  “就你们三个臭虫,晏儿还嫌脏了手,打不打,不打麻溜儿滚蛋。”林梦栀不满叫道。

  “你!”

  差汗气的肺都炸了。

  “三位师父,请吧。”

  秦晏上前,微微抬手,宗师之气初显。

  云子龙、莫非等人却很清楚,这位少主修为惊人,虽然未必是三人联手之敌,但侯爷开口了自然是有胜算。

  “玛德,先杀了这小子,再杀秦侯。”巴甲吐了口唾沫,哇呀怪叫一声鬼爪往秦晏面门抓了过来。

  于此同时,差汗拿出一个骷髅头骨,开始施法下降。

  而阿尔德则是身躯一抖,凭空生出了四条胳膊,四条腿,匍匐在地上,腿脚都有丈许,匍匐在看台上如同一只巨大的蜘蛛精,那手脚就像是弹簧一样,飞快的往秦晏打了过来。

  彩台极大,以四周五十丈内,围观者全部自动退开,让出了空间。

  面对降头、毒爪、怪拳,秦晏起初还能斗的旗鼓相当,但他的对敌实战经验实在太过浅薄,又不忍痛下杀手,是以连挨了几记老拳,很是憋屈,有些手忙脚乱了。

  秦继在底下暗挥拳头,希望巴甲三人能直接杀掉秦晏,这样不管输赢,他都算拉了个垫背的。

  他得不到的,旁人也别想得到。

  “晏儿,金刚伏魔,对付邪魔勿用留手。”小舞在一旁提醒道。

  秦晏得令,眼眸一肃,达摩神功催发到了极致,周身金光闪烁,犹如一条蛟龙飞舞,战力暴涨。

  “该死,这小子怎么对我的降头术完全没有反应?”

  差汗在一旁暗道。

  他刚刚使了十几道降头术,但无一例外,一沾秦晏的身,就被莫名化解了,这小子体内也不知道潜藏着什么气劲,可以抵挡一切邪术,尤其是来自魂魄方面的攻击。

  降头下些什么虫子,让人骨血消融,这都是最低级的层面,只能对付一般的普通老百姓而已。

  真正厉害的降头师,直接操控对手的精神,令其为己所用,又或者攻击对手的魂魄,令其魂飞魄散,当场气绝,死于无形。

  然而,遇到秦晏也算是他倒霉,就连秦晏自己也不知道他体内有司马家的四条隐龙血脉,坐镇魂海,根本无惧来自南洋的歪门邪道。

  “差汗,你倒是给点力啊,咱们三个现在可是一条命,你可别演啊。”鬼朽巴甲一双毒爪上下翻飞,与秦晏打的不可开交,却见秦晏越打越精神,心中不免恼火,当即大叫了起来。

  差汗急的满头大汗,照着骷髅头又是吹烟,又是念咒啥招都使出来了,就是没有半点效果,他能有什么法子?

  “差汗,使出你的本命降,要不然我俩可就不打了。”阿尔德四手四脚,同样是全力以搏。

  他的功法叫做千手千脚,同时使用四门武技,每一种都是霸道无比,独一门都可以傲笑天下。

  但秦晏修习的达摩神功,防御力同样是超强,又是金钟护体,又是金刚法印,再加上身上的四条阴龙脉和护体法器,阿尔德虽然多次打中秦晏,却始终无法造成致命之伤。

  砰!

  秦晏挨了阿尔德一脚,连退了几步,胸口一闷,嘴角溢出了血水。

  “父尊,我一打三,打他们不过。”秦晏揉了揉胸口,啊呜大叫道。

  秦羿笑了笑,秦晏的功底还是很不错的,之所以打不过是因为身上的隐龙之力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否则对付这三个南洋小丑是绰绰有余。

  “羿哥,我看是时候替他解封了。”

  小舞作为佛门第一人,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门道。

  “这小子就是憨,总不忍下死手,让他吃点亏也好。”

  “让他自行冲开吧,咱们不可能一辈子都罩着他。”

  秦羿想了想道。

  秦晏确实没想杀人,但架不住巴甲三人要杀他啊,尤其是巴甲,那双毒爪在他身上每一次都会留下一道血痕,剧毒渗入伤口,疼痛难当。

  差汗的本命降,那条金色的大蛇也是一直在旁边喷吐剧毒,时不时伺机来上一口。

  但秦晏的拳脚又没有强大到能解决这三人,以至于这三人一蛇如同疯狗一样死缠着折磨他,怎生难受。

  唰唰!

  巴甲瞅准空隙,在秦晏脸上来了一爪,顿时血肉翻飞,鲜血淋漓,疼的秦晏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若非是他反应快,眼珠子都给抠掉了。

  就这一档儿,阿尔德双手双脚缠住秦晏一锁,将他牢牢捆缚按在了地上,巴甲举起鲜血淋漓的双手,照着秦晏的天灵盖刺了过去。

  “小子,去死吧。”

  巴甲阴森森道。

  

章节目录

重生之鬼王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浪的法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的法神并收藏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