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众人还未从张横强大的实力之中缓过神来,便听到了天穹之上传来了声响。

  “来了,本帝终于降临地球了!张横小儿,纳命来吧!”

  乱古邪帝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强大磅礴的帝威蔓延开来,他的帝威仿佛浩瀚汪洋无边无际,整个地球任何角落都能够感受到乱古邪帝的帝威

  “父亲!”

  “张横哥哥!”

  “阿横!”

  张一凡和萧若鱻三女来到了张横的面前,他们皆是泪流满面。

  张横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孩子的头,宠溺地说道:“想来你这二十年在小冥界中早已经混出了名堂,待得为父将乱古邪帝斩杀后再来听你好好说。”

  张一凡重重点头。

  萧若鱻三女心中纵有无限思念,此刻却也只能对他说一句:“一定要活下来!”

  天上的强光化为一道道虹桥,有一个人带着身后数不胜数的军队降临地球。

  那人身穿漆黑盔甲,长得无比妖冶,看上去是个男人,但从某些角度望去却比一等美女要更加漂亮。

  “张横,你如今虽然已经成就大帝之位,却仍然不是我的对手,不如臣服于我吧,地球日后仍然可以归入你的麾下,我只要……”

  他望着张横,轻蔑的话语还没有说话便被张横冷声打断。

  “抱歉,我没有把命交给其他人掌握的习惯。”

  “也是,这才是你,那我只能将你这个地球上最后一位大帝斩杀了,你千万不要怨我。”

  乱古邪帝右手一挥,不久之前斩断苍穹的武器便从天际飞来被他紧握在手。

  张横也握住了伏以神尺,对于已经成就大帝之位的他们来说,武器已经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了,完全可有可无,能够让他们分出胜负和生死的是大帝的本源力量。

  “你方才正道成帝,帝源和我完全无法相比,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不愿意臣服于我么?”

  “本帝纵横宇宙之间已有万载岁月,成为本帝的麾下仆从,亦有无上荣光!”

  乱古邪帝挥动着手中的武器,每次挥动都会洞穿一片又一片的虚空,斩断一条又一条的道则和永恒。

  张横还未回答,他手中的武器就刺向了张横。

  张横看到了他出手,却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被他这一击洞穿了肩膀。

  这一剑不只是洞穿他肩膀的一剑,还斩碎了地球的规则和秩序,所有地球的虚妄也都尽数破碎,由乱古邪帝带来的天外规则和秩序也开始建立。

  “阿爹!”

  “张横!”

  张一凡和众女望着眼前的情况,一时之间攥紧了拳头,紧张到极点。

  张横咬牙止住了身形,他深吸一口气,握住手中的伏以神尺,挥手斩断牵引自己自己身上的气极,不给乱古邪帝可乘之机。

  “不愧是能够在数千年后真正正道成帝的人啊,随便一眼就看出真正的关键所在。”

  乱古邪帝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不过这种神色在他的眼中稍纵即逝。

  “还是没用,我们之间的帝源相差太多了,这是不可弥补的鸿沟差距,无论如何你都缩小的。”

  他大喝着再次出手,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只是一刀一剑、一掌一拳,然而张横根本抵抗不了,被他步步逼退。

  双帝之战,令得华夏大地日月倒悬,山河更易。

  片刻之后,双帝一起升入虚空,再无人能够看到他们去到哪里。

  只是很快有人发现,世界各地的土地和山川都出现了崩溃,也发现双帝之中有人的血液滴落到了地上。

  一滴鲜血所落之处,修士身亡、土地崩裂。

  “是父亲的龙血,父亲仍然处于下风!”

  张一凡和张横都拥有着真龙气运,他追寻着张横鲜血滴落的地方而去,有心帮忙却又根本无法抵抗乱古邪帝的帝威。

  “真的是张横!张横大帝居然还活着!”

  “他正在和乱古邪帝战斗!他正在为了地球而战斗!”

  全世界的人也都发现了张横,他们开始来到破败不堪的张帝庙之中默默祈祷,希望以这样的方式为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赎罪,也为抵抗天外邪族和乱古邪帝出一份力。

  轰!

  张横又受到了一次重击,这一回他落在了白马山所在的位置,直接撞得撞碎了厚重的大地,嵌入地心深处。

  不过刹那之后,他便从地心深处冲回来了,再次立于虚空之中。

  “你原本是神裔,神魂不灭,如今成就大帝,肉身亦是不朽,但我可以将你打到身死魂消!”

  乱古邪帝出现在他的身后,相比起狼狈不堪的张横,他仍然像是刚刚降临到地球那般潇洒。

  “我感觉得到你在等待着什么,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拿出来吧,否则你就只能等死了!”

  张横深吸了一口气,他低声呢喃道:“我确实在等,等待一个时机。”

  “时机?你身上的帝源不够磅礴,这玩意可不是时机就能够弥补的,你要说等待其他人成帝来救你可能还可信一些!”

  乱古邪帝露出了讥讽的神色。

  只是,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在这一刻僵住了。

  因为张横说完话以后,他身上的帝源居然开始迅速攀升,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便达到了可以和他比肩的地步!

  “怎么可能?你身上的帝源是怎么回事?”乱古邪帝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幕,真的惊呆了,他感觉到张横正在疯狂地吸取着天地之间复苏的灵气,同时也正在收集着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最重要的是,这宇宙中的规则和秩序居然对他展现出了亲近之意,所有的秩序些规则都会被他轻易改变。

  “时来天地皆同力!”张横目光深邃地望着周遭虚空,自言自语道:“真是是时来天地皆同力啊!”

  在这一刻,天地为他亲和,全世界人们为他祈祷,灵气、信仰源力全部涌现向了他的身体。

  乱古邪帝的身体突然一僵,他眼中浮现出了愤怒和不可思议的神色,低声怒喝道:“难道真的像是这小子所说的那般,连天道都向着他么?”

  “来吧,早些上路吧!”张横手持伏以神尺,低声怒喝,其眉心处的第三只眼睛跳出了天巫图腾兽。

  天巫图腾兽咆哮了一声,踏着火焰朝着乱古邪帝飞扑而去。

  在它的身后,有着无数华夏元古大能的虚影,这些虚影皆是双手顶天,双脚踏地,眼中尽是傲然。

  这是张横施展的神巫法术,也是唤醒曾经华夏大能神祗的神巫秘法。

  所有的神祗虚影们一起施展更多的秘法,霎时间整片苍穹之上亮起了五颜六色的光芒,各种在华夏历史上有名或是无名的秘法皆是横空飞出。

  乱古邪帝带来的天外邪族被一片又一片的绞杀。

  而乱古邪帝也在这神巫秘法之中深受重创。

  张横乘胜追击,准备趁他病要他命,但却没有想到乱古邪帝根本没有逃跑的打算。

  只见到乱古邪帝站在原地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你说的对,时来天地皆同力,这个时代真的是属于你的时代,这场天道轮回也是属于你的造化。”

  “我终究是赌输了,活了万载岁月,始终逃不过天道必然,张横你也不要太高兴,纵使是大帝亦有极限,你也会有到死的那一天,不过在那之前,你还将看着你最爱的亲人朋友一个接一个死去!”

  说完这些话,乱古邪帝的身体便开始崩溃,化作一道道的光斑消散在虚空之中。

  “我们胜利了!”

  全世界都在欢腾,每一个人都喜极而泣,悬浮在他们头上的刀子终于撤走了。

  张横却望着眼前乱古邪帝留下的光斑陷入了沉思之中,在刚刚乱古邪帝死亡的那一刻,他得到了乱古邪帝的信息流。

  原来,乱古邪帝在宇宙之中确实是无敌的存在,但他的大限已至,或者说早在万载之前他就已经大限已至,之所以还活着便是因为他一直都在宇宙之中寻找着发生天道轮回的地方,而后不断地从这些地方掠夺灵气和资源。

  距离上一次天道轮回已经过了太久了,他的寿元也再一次达到了极限,来到地球之前他一直都在赌,赌地球没有一个能够抗衡他的人。

  原本张横消失了,温特拉二世不是他的对手,地球已经真的没有可以阻拦他的人了。

  可没想到张横还是回来了,还正道成帝,他只能拼上性命与之一战,赌张横亦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结果让他失望了。

  在这场战斗之中,张横才是得天独厚的那一个,他真的该退场了。

  “就连大帝级别的修士也要面对寿元尽头,最终走向死亡么?”

  地球的浩劫被化解了,但张横的心中却仍然有着阴霾。

  

章节目录

乡村小神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猫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大师并收藏乡村小神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