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诸人中,小野寺留奈可谓是一号员工。

那时候,开书店的事都没影,但陶知命已经明确对她说了以后有一份工作给她做。

小野寺留奈何曾想到过,这份工作是做一社之长?

尽管她知道,这更多的是由于她的象征作用,也因为她和陶知命的特殊关系,而不是因为她的能力。

因此现在坐在这里,她的内心其实压力不小。

另一个压力不小的,就是植野洋介了。

毕竟,他同样坐着社长的位置,却仍然还是一个在校学生。

而全部人当中,入江雄太则是出身最特殊的存在:前yakuza。

但入江雄太坐得倍儿像模像样,一丝不苟。如果不是带着墨镜,那必定社畜范十足。

“大家许多人,其他人都还不太熟悉。有几位,我也是第一次见。”陶知命的目光特地看了看几个生面孔,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先向大家介绍一下几位社长吧。”

陶知命先伸出手掌先朝旁边示意了一下:“赵元曦君,他不仅是WanderDance的社长,也是蟠桃会的总经理以及另一家赵氏控股的总裁。以后有许多事情,都会由赵君和诸位社长联络的。这几位,入江雄太,中村启治,西本真波,田川健次郎,大家都是WanderDance的部长。”

看几个人一起站了起来,其他人却主要将目光聚集在赵元曦和入江雄太身上。

虽然是这样介绍,但谁都清楚,赵元曦是蟠桃会这个“集团”目前的二号人物。

而那个入江雄太,可以说是和会长共过生死的人,出身稻川会,也可谓是会长大人与另一支庞大力量的纽带。

这几个人站了起来之后,都只平静地鞠躬说道:“请多关照。”

十分简单。

陶知命又说道:“植野洋介,次元文化的社长。次元文化的最初股东,就只有我的蟠桃会和植野君,我们也是大学的同学和好朋友。”

植野洋介青涩地镇定着站起来鞠躬:“除此见面的各位以及其他前辈,以后请多关照。”

大郎他特地点出两人的特别关系,大概是要帮自己撑腰吧。

因为此刻的次元文化,非常不简单啊。

“当然,现在山本君也加入了,欢迎。”陶知命看了看植野洋介曾打工的那个小书店的店长山本一夫,“山本君独具慧眼,一定不会失望的。”

已经40多岁的山本一夫站了起来鞠躬道:“非常荣幸,今天终于见到会长大人了。”

“会常见到的。”陶知命笑道,“回来之后,我的主要精力会放在次元文化和WanderDance。然后,是从软银和住友来到我们次元文化的三位。还没见过,可以请大家认识一下三位吗?”

“……失礼了。那么,就由我先来吧。”其中一人站了起来鞠了一躬。

他的神色很沉稳,年龄应该是30岁出头:“我叫直江恭介,之前担任软银出版事业部的次长。”

陶知命对他笑着点了点头:“欢迎。”

看他的目光看过来,又有一人站起来。这位身形有些胖了,头发剩下得不多,笑容满面地自我介绍道:“初次见面,我叫增井隆宽。之前隶属于住友的STAR杂志社,担任社长。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下一个则站起来说道:“大家好,我叫徳田秀典。之前隶属于住友的STAR杂志社,担任总编辑。请多关照。”

这个人年轻一些,戴着一副眼镜。抬起头之后,他再次看向陶知命,弯了弯腰才坐下。

“欢迎欢迎。”陶知命客套地说了一下之后就看向了身侧,笑着介绍:“小野寺留奈,小野寺财富的社长。留奈是最初选择追随我开创事业的人,小野寺财富的业务也相对独立。这两位,是小野寺财富的川崎一郎和佐田尼克,两位都是金融领域资深的精英。”

小野寺财富的三人一起站了起来朝大家鞠了鞠躬:“请多关照。”

陶知命环视着众人,意味深长地说道:“小野寺财富用了半年时间,到现在已经开始管理百亿円规模的资金。如果以我个人来举例子,我今天能以这个角色出现在大家面前,金融理财方面有十分大的功劳。为了表示对大家的欢迎,有资格出现在这里的人,以后都可以在小野寺财富开设的一个专门基金蟠桃财富金中投入资金,享受更高的分红比例。”

看其他人都疑惑地将目光汇聚过来,陶知命微微笑了笑:“如果你们相信我们小野寺财富的实力,到了年底,会有一份不小的惊喜的。”

时间已经是九月中旬了,下一次的降息,就在时隔半年后的十月。

没等他们有什么反应,陶知命又指着桌子那一侧末尾的前原玖美奈:“还有一位忘了向大家介绍。前原玖美奈,以前供职于长信银行,现在是我的财务秘书。”

前原玖美奈在这一屋子人当中职位最低,却又是直接对陶知命负责的,担任的还是财务秘书。

看她有些紧张地站起来鞠躬,没有人敢小看她。

会议室里陷入了片刻的安静,陶知命又说道:“蟠桃财富金,是我给大家的福利。与此同时,我也对大家有个提醒。”

气氛仿佛因为之前的片刻安静和他的这句话凝重起来。

“大家也许都有所耳闻了,或者也在疑惑我为什么离开了东京一个多月。”陶知命慢慢地看着一圈人,随后又笑着看向增井隆宽和徳田秀典,“增井君和德田君大概也很疑惑,STAR杂志社为什么被住友出售给了我的次元文化。”

“确实……”增井隆宽仍旧是笑容满面,低了低头说道。

陶知命站了起来收起笑容:“我之前做过的事,大家已经都听说了不少。那么现在想要提醒大家的是,我的敌人不算少。”

会议室里的气氛更加凝重了。

陶知命平静地说道:“当初武田制造的事情,大家也许都在新闻上看到过。那块地,在我的手上!在这个过程中,友和损失惨重,那是我的敌人之一。”

知道这件事的,除了这东京情报来源最多的那些,这屋子里还真有很多人不知道,骇然地看着他。

“因为那块地,我被迫卷入了财团间的争端。”陶知命依旧平静地说道,“后来大家从新闻中看到的,我和森家、上田家之间的故事,就是这次财团争端的一点表现。德田君之前是总编辑,我记得还有一位牧野由依小姐,对此事做过采访报道。”

“……是的。”德田秀典心中一动。

陶知命继续说道:“实际上,这是一场很凶险的争夺。我和最上恒产的木下社长,还有入江君一起遇到爆发袭击,包括森次郎遇害,这两桩案件都是三菱财团的岩崎家主岩崎藏之介所为。”

除了寥寥几人,其他人的目光无不更加震骇。

“这是没有对外公布的秘闻。”陶知命迎向他们的目光静静说道,“事件的结局是,岩崎家主自杀谢罪,岩崎家在三菱银行中持有的股份降低。而住友财团和三井财团,包括我,木下社长,上田家主和森家的森信托,共同成立了我们这顶楼的三友投资银行。”

增井隆宽和徳田秀典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这位陶会长所创建的会社都在这栋楼里就显得有些奇怪了,因为除了三友投资银行,其他都是陶会长旗下的会社。

堂堂岩崎家主自杀谢罪……两人简直难以想象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现在他站在这里说这番话,那岂不是说,住友财团和三井财团联合创设的三友投资银行,也要听他很大的意见?

果然,陶知命随后说道:“在明天召开的三友投资银行董事会上,我会被选为社长。告诉大家这些,是想提醒大家:岩崎家,包括在这次事件中遭受了一定损失的三菱财团,包括被住友财团和三井财团的联手挤压了利益空间的其他财团,在未来都可能成为我们的敌人!”

“当然了!你们不用担心其他的,仅仅只是明确一点:至少在经营这一块,堂堂正正地按照会社的战略去做,保持绝对的竞争力。不过……”陶知命环视着众人,目光并没有明确的所指,“既然已经加入了我们蟠桃会旗下的会社,希望以后大家把自己的忠心放在这边。”

“我!”陶知命停顿了一下,“现在能以这个身份站在大家面前,至少证明一件事:我能为大家创造更广阔的的未来!接下来的三年中,是我不得已冒险为大家打下这个基础之后,我们一起创造坚实而璀璨的未来的时间!留奈、洋介、雄太、老赵,他们之前没有想过,现在的他们会有这样的基础。现在,你们也很难想象将来你们会处在怎样的高度!只要,大家齐心协力!”

身心早已被征服的小野寺留奈美眸生辉,植野洋介心潮澎湃,而入江雄太……他的目光被挡在墨镜后面,看不见,总之酷就完事了。

赵元曦知道他还没说完。

果然,陶知命继续说道:“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但也许,会有我的敌手,尝试拉拢你们、腐蚀你们,达到他们的目的。”

其余的新人心头一凛。

陶知命静静地说道:“我相信,在座的人,概率或大或小,可能都会遭遇这样的时刻。我希望到了那个时候,大家能记住,我曾经有两个真正的敌人。一个名叫大宫浩史,一个名叫岩崎藏之介。现在,那个大宫浩史,大概要在牢里和精壮的男子汉们共度余生。那个叫岩崎藏之介的,坟头大概已经开始长草了。”

赵元曦头皮是麻的。

你特么这个形容可真别致。

陶知命洒然一笑:“这叫丑话说在前头。当然了,等熟悉之后,你们就会发现我是一个很有趣的人。雄太,对吧?”

入江雄太直接摇了摇头:“我是不会留长发的!”

陶知命呆了一下,然后翘起大拇指:“雄太,幽默等级提高了!”

小野寺留奈不禁莞尔,又想起他们俩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大郎挡在自己身前,让入江君冷静了下来的样子。

缘分可实在是很奇妙的一件事。

会议室里的气氛轻松了一些,陶知命拍了拍手掌:“今天大家都聚集在这里,那就好好商议一下后面的事吧。首先就是,夏假快结束了,新一年的人才争夺战就要开始。大家的目标都是要成为力量强大的大会社,东京的人才争夺战越来越激烈,大家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植野洋介不禁有点恍惚。

半年前还是参加会社的说明会拿感谢金的两人,突然要考虑用什么样的策略吸引其他的学弟学妹,为会社的未来储备力量了。

陶知命之前就在坂井泉水她们面试的时候花过这样的钱,前两天又在稚内再花一笔。

但那都是小钱。

现在要准备的,却是总计数以千万计的预算了。

出来混的,果然都要还。

……

“他说的那个会议,为什么不去参加?”

已经回到家中的上田正裕看着已经继续打开书来看的上田夏纳,只见她头也没回:“去了,也是被大家用奇怪的眼光看待。我还不足以能理解那些东西,况且……我又不是他的敌人,一定要宣示自己的存在,守护属于我们上田家的利益。大郎他,是要用这次会议确立一下他在部下面前的权威的,让他自由地发挥更好。回到东京,他就不能像在北海道那样无忧无虑了。”

上田正裕点了点头:“你考虑得很对。”

上田夏纳顿了顿之后回头:“爸爸,会遇到很有力的报复吗?”

“放心吧。”上田正裕笑了笑,“虽然他很年轻,但现在他的身边却有着强大的力量结为同盟。所以这种时候,年轻会成为他最让人忌惮的一点。一不留神,他已经迅速地成为了最不容忽视的年轻人。有资格成为此刻的他真正敌人的那些家伙,都会想起岩崎家的遭遇的。”

“这么厉害啊?”上田夏纳有点得意地笑起来。

“是的。”上田正裕想起岩崎藏之介在自己眼前自杀的一幕,很是感慨,“很厉害啊。小藏松方知事专门去稚内,可不单纯是为了见见我呢。”

还记得那个时候,那家伙满不在意地说向岩崎藏之介复仇很简单。

所用的道理是很简单,但是……有多少人能真的在那种背景下,将局面最终引导到了那个场景?

“爸爸……”上田夏纳想了想干脆站了起来,“如果尝试和他那个财务秘书建立很好的关系,会不会让大郎不高兴?我如果要关注我们事业的状况的话,除了大郎,就是那个女孩或者那位赵君了。”

“……我也不确定。”上田正裕有点尴尬,随后又苦恼起来,“……不要想得那么复杂了。我和他之间,你和他之间,都是简单的。”

“……哦。”上田夏纳悠悠叹了一口,“如果能够一直呆在那座岛上就好了。”

上田正裕不得劲地转身离开:“明天参加完三友银行的会,我带他回家,修行!”

“爸爸,最喜欢你了。”

上田正裕听着背后的声音心里气闷。

搞得需要父女俩一起约束那个家伙的心。

但估计很难成功吧?

无奈除了这一点,他又很难让自己挑出其他的缺点。

那么就让他狠狠地修行吧!

上田正裕感觉自己找到了宣泄的好方法,随后嘴角又缓缓翘起来。

似乎夏纳现在更懂得父亲的心思了,而他也能懂得她想的是什么。

“笑什么啊?”上田晴子看到他的模样,忍不住逗了一句,“听到夏纳那样说,开心成这样吗?”

“没有!”上田正裕摇了摇头。

“你啊……”

……

父女俩之所以聊起关于陶知命的话题,心照不宣的一点自然是:那个家伙在北海道呆了那么久,回来之后只怕会与那个小野寺留奈见面吧?

所以才一个有点无奈,一个很是自责。

蟠桃会旗下会社的高管会议开了一整个下午,晚上又聚餐一顿之后,车子先回到了公司那栋楼。

“就到这里吧,雄太,你把车子开走,明天早上去接一下上田大人过来。”

入江雄太下车拉开车门就说道:“我知道了。”

看着他和小野寺留奈一起下车,入江雄太目不斜视,点了点头就准备上车。

“晚上还戴着墨镜干嘛?看不清路怎么办?”陶知命笑呵呵地调侃了一句。

“……没关系的。”入江雄太酷酷地回答,随后坐进了车里。

真是的,又不是不知道你们俩的关系,非要说一句玩笑话,这样更尴尬好不好!

车子急溜溜地加速跑了。

夜已深,楼里空无一人。

一进电梯,小野寺留奈就眼神火热地看向了他。

“想我了?”

“嗯!”

陶知命笑眯眯地伸出手,小野寺留奈很自然地靠过来。

电梯门打开,停在了七楼的蟠桃会。

陶知命一边走着,一边感受在掌中滑动的桃子说道:“今天我也是第一次睡在这边呢。”

小野寺留奈眼里掠过一丝心安,随后释放起自己的依恋和温柔:“我会整理得像家里一样舒适的。”

“弥子酱在家没问题吗?”

听到他关心弥子,小野寺留奈心里更甜蜜了:“告诉了她妈妈今天要参加重要的工作会议,一直在家为升学复习,刚才已经打过电话让她准时睡觉。”

陶知命点了点头,打开自己居住区的门先走了进去,随后转身看她进来反锁上门,挑起她的下巴笑道:“那么,在这里就不用压抑了……”

刚刚启用的新大楼,当然要添点人气。

蟠桃会里,怎么能没有好桃子?

这桃子,还是最多汁的那种。

章节目录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半亩南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亩南山并收藏重生东京泡沫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