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又赌涨了(1)

很快,李阳脑海中便出现了清晰的立体画面,眼前大部分的赌石毛料全都在脑海中展现,里面的所有一切都不在是秘密。

这些赌石毛料堆积在一起,立体画面一开就全部显现在李阳的脑海里,像这样一次大范围的观察多个赌石毛料李阳还是第一次。

连神仙都决断不了的赌石,现在就赤裸裸的出现在李阳的脑海里,每块赌石内部所有的东西都被李阳看的清清楚楚。

在这些石头内部,大部分都是白灰色,少数几个带有一点白玉色,而且排列的还很不均匀,更不用说紧凑感了,这样的翡翠即使解出来恐怕也没人会有兴趣。

其中有几个带有一点绿,但却含有很多的杂质,也没有什么透明度,即使掏出来也没什么价值,这样的翡翠即使解出来,恐怕也是让那些造假贩子通过酸洗充胶来冒充天然翡翠销售,也就是市场上俗称的B货翡翠。

李阳身子动了动,把所有的赌石毛料全都观察了一遍,最后不禁摇了摇头,这些毛料一共有四十三块,其中只有三块是半赌毛料,品相还差的让人不忍再看,其他的四十块全赌毛料,竟然没有一块能入李阳眼睛的。

看到这些翡翠的表现,李阳想赌石的心也淡了不少,有两块倒是能赌涨,但即使涨也就是变成两三千块而已,李阳此时还真没这么兴趣去玩这样的赌石。

“李先生是不是看不上这些?”张伟一直在观察李阳的表情,见李阳左右粗略看了一遍之后眉头稍微皱了皱,便开口问道。

收起特殊能力,李阳站起身来,苦笑着对张伟摇了摇头:“张总,说实话,我对这些新场口的料兴趣还真的不大!”

“老张,丢人了吧,还不拿点真东西出来给李老弟看看!”王浩民嘿嘿笑了一声,李阳则是惊讶的看了他们一眼。

张伟微笑摇了摇头,对着李阳说道:“不好意思李先生,刚才看你一直在研究这些新场料,还以为你对他们有兴趣呢,既然对这些没兴趣,我这边还有点老场口的料,李先生看看有没有对眼的!”

一旁的司马林和顾老也都微笑点了点头,事实上刚才李阳一直在研究这些新场料的时候他们就很奇怪,这些大都是目乱厂和83场出的翡翠原料,想从这里面切出好的翡翠来比买彩票中三亿大奖还难。

张伟说完便站起身向走廊走去,司马林,王浩民还有顾老都跟了过去,李阳跟在最后面,脑子里在猜测着张伟最后说的话,按张伟的说法,这里似乎还有些其他的赌石毛料。

走廊很短,从院子可以看到走廊里面有两个门,其中一个是进入前厅的,另外一个是防盗门,张伟拿出钥匙来打开了那厚实的防盗门。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房间很简陋,除了两个保险柜和一个柜子外只有一些简单的木架子。

在木架子上面,放置的则是一块块大小不等的赌石毛料,地面上还放着一块半米多高的大赌石毛料,这些毛料单从品相上来看就比外面的强上很多,而且有近一半都是半赌毛料。

“这是我全部的家当了,前几年翡翠价值还没那么高的时候我买的一些,一直放到了现在,李先生若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让出一块来!”

张伟看着房间里数十块赌石毛料慢慢的说道,脸上还略有一些得意和自豪,这些毛料当初花了他五百多万,不过现在最少也要一两千万,很多人想一次性买走都被他拒绝了,日后万一缺少货源的时候他自己还可以解一些品相好点的,即使不解,放在以后也会升值,这可是张伟近几年来最骄傲的一次投资。

“哎,每次到这里来我就眼红,我说老张你就不能让我们一些,空守着有什么用啊!”

王浩民嘴里小声的嘟噜了一句,虽说声音小,不过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听到了,王浩民眼红张伟这些赌石毛料不是一天两天,每次到这里来都会说上几句,除了李阳外其他人早已习以为常。

“我说过每人我只卖一块,你的那一块既然已经买过了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张伟淡淡的一笑,若不是有李阳在这里他理都懒的理他。

堆放赌石的木架子上还放有几个手电筒和放大镜之类的东西,房间很暗,这是方便观察毛料的。

李阳拿起一个手电筒,对着其中一块毛料仔细照了照,这是块黑砂皮毛料,用手电灯照着表面可以看到些黑绿色的绿泥石,这是典型的老场区帕敢场口出的料子,一般这样的料子也是赌性最强的毛料,十赌九输,不过要涨的都很容易大涨,让人是又爱又恨。

李阳观察的这块黑砂皮毛料是一块全赌毛料,比起青岛所见的那块强上很多,这块全赌毛料当年还用了张伟两万块钱,现在恐怕七八万也不止了。

观察了一会,李阳放下手电筒又去看旁边另外一块半赌毛料,这也是一块老场口的毛料,黄砂皮壳,已经被切开了一半。从切开的窗面来看能看到厚厚的黄皮层,黄皮向内还有一层明显的红皮层,这是由于二次氧化的原因,这也是老场赌石毛料的显要特征。

“李先生,看上哪一块了!”

等李阳足足观察了十几分钟,张伟才微笑着问了一句,李阳在观察这些毛料的时候顾老,司马林还有王浩民他们都没闲着,这里面的毛料他们都看过很多遍,不过仿佛都没看够一般。

“还没,张总,您这里的好东西太多了,看的我都眼花了,能不能在给我点时间!”

李阳苦笑摇摇头,他说这些话倒不是做做,李阳恨不得回去把买的那十几本关于翡翠赌石的书籍全拿来和这些赌石毛料一一对照学习,这样好的学习机会平时可不容易遇到。

“没问题,你尽管看!”

张伟轻笑一声,语气中还有一点自豪,只要爱好赌石的人,进到他这间藏宝屋都是一个样子,每次想起当年自己的魄力张伟就有一种得意的快感,当年在明阳敢这样投资的人不多,不过全国投资赌石毛料的人并不少,这些东西当年买来可废了他一番功夫。

这些毛料张伟已经卖出去了或者解了一部分,当初的本钱已经收回了大半,也就是说剩下的这些大部分都已经是赚出来的了,难怪他会如此的自豪。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