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又赌涨了(3)

午饭就在GC区里面的饭店吃的,五个人要了六个菜,李阳和顾老一起喝了点酒,两人都是打车来的,其他人则都是开车,张伟因为下午还有点事只喝了一杯。

李阳的酒量很不错,明阳人喜爱喝酒,特别喜欢度数中等的白酒,42或者46度的酒在这里特别受欢迎,这样的酒李阳自己就能喝个七八两,这都是在学校和毕业之后锻炼出来的。

回到翠玉轩的时候李阳头还稍微有一点晕,用凉水洗了把脸立即清醒了许多,王浩民在一旁已经急催着李阳解石了,张伟存货中的那些赌石质量还是很不错的,表现要比司马林从平洲带回来的还要好一些。

顾老和司马林都没有说话,但从两人的眼神中也能看出他们也想看李阳在这里解石,李阳稍微犹豫了一下,便让张伟从房间里拿出那块赌石毛料,现场解石。

事实上若有选择的话李阳并不想在这里解,解开之后这肯定又是一次大涨,这样一来李阳就

等于四赌三涨,而且都是大涨,这样的战绩放在一个年轻又不怎么懂行的人身上就有些惊人了。

不过李阳也没有好的选择,赌石毛料非常的硬,必须用专业的金刚石解石机才能解开,李阳在其他地方根本没有这样的工具,反正一旦赌涨很有可能还会被这些人知道,索性不如直接在这里解开得了。

张伟把这块毛料给抱了出来,这块半赌毛料不算大,也就是十几公斤的样子,按照李阳之前的观察,这里面的翡翠整体掏出来的话至少能做出四副镯子来,剩余的料还能做出不少的挂坠戒面之类的小东西,总体价值肯定不会少。

“来,放好!”

王浩民一旁帮张伟把毛料放在切割机下,具体从哪里下刀还要李阳这个毛料主人来做决定,对切石已经不陌生的李阳想了一下,直接在毛料的中间划了条线。

从中间直接切是很多赌石爱好者喜欢的方式,这样可以对里面的情况来个一目了然,但这样做也有弊端,完整的翡翠很容易被破坏,有时候本能做出四副镯子的翡翠最后只能做出三副,像司马林那样就破坏掉了一副镯子。

李阳从中间切,也破坏了翡翠的完整性,不过李阳之前已经仔细算过了,从中间切只破坏掉一点,并没有真正影响到整块翡翠的完整性,而且从中间切更显得自然,更符合李阳新手的身份。

“好了,老弟,你来切吧!”

张伟熟练的架好切割机,对李阳打了声招呼,在这里切石一般都是毛料主人自己动手,就像买即开彩票的一样,买彩票的人总想自己试试运气。

“好,我来!”

李阳点点头,切石他不算陌生,而且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技术活,况且李阳也想亲自切涨这块赌石。

“嗞嗞!”

刺耳的切石声音响了起来,张伟,司马林,王浩民还有顾老都盯着切石机上的毛料在看,特别是张伟,他可没有青岛那赌石卖家的好心态,对从自己这里出去的毛料他特别想知道结果到底是什么样子。

“有绿,涨了!”

王浩民先叫了一声,张伟急忙上前帮李阳泼了点水,切开一半的毛料里面却是露出了一点绿,不过还看不清品质到底是什么样子。

“不错,看样子不是苹果绿就是黄阳绿,李先生,真佩服你的运气啊!”

张伟点了点头,李阳继续向下切,几个人都靠的更近了,王浩民仰着头还不断的往里面瞅。

“是黄阳绿,没错的,种水也不错,我看是冰种!”

王浩民突然说了一句,其他几人都暗暗点了点头,在看李阳的眼神就有些复杂了,特别是张伟,他只是听行内的人说起他们明阳有这样一个人,然后抱着结识的心去认识的李阳,可没想到李阳倒他这里就又赌涨了一块赌石,而且赌涨的还是他这里的赌石。

“哗啦!”

赌石被李阳一切两半,顾老急忙用水擦干净切面,被切开的赌石完全展现了出来。

“是老坑冰种,冰种黄阳绿,涨了,大涨啊!”

顾老抚摸着切面大声的感叹道,司马林一旁暗暗的点了点头,眼中满是羡慕。

另一边,张伟和王浩民再看李阳的眼神就不一样了,这样好的原料他们平日也是可遇不可求,就算是遇到还不一定能买到,现在在自己的地盘上看到了这么好的东西,张伟顾不得懊悔没有亲自去解这块赌石,开始盘算着如何能从李阳的手里买回一点原料。

“李老弟,我出一百五十万买你这两块半赌毛料,你看怎么样?”张伟还在想着,王浩民已经出价了,只是切开,十万就变成了一百五十万,李阳这次绝对是大涨。

“等等,这块毛料可是从我这里切出来的,理应我这个主人先出价,李先生,我给你一百六十万,这两块半赌毛料再让回给我怎么样?”

“一百五十万,一百六十万!”李阳摇头笑了笑,切石之前他就已经想到了,切开之后他们会直接出价购买这半赌的毛料,只不过李阳没想到在这里也会出现竞争。

“一百五十万是有点低,李老弟,我给你两百万,你就让给我吧!”

见李阳一摇头王浩民立即急了,直接开出两百万的价码,顾老和司马林轻微摇了摇头,两人并没有说什么。

从品相上来说,这块已经可以确定是冰种黄阳绿的半赌毛料绝对比之前屋里那块白盐砂皮壳的半赌毛料强的多,二百万的价格都不算高。

“二百二十万,浩民我在让你去我屋里挑一块,这个你就别和我抢了!”

张伟急忙再次出价,他的店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高端翡翠了,对这块冰种翡翠他是势在必得,哪怕现在还是半赌的毛料。

“二百四十万!”王浩民苦笑着对张伟做了个辑,再次说道:“伟哥,我的好哥哥,你这里主要销售的可是中低端翡翠,我那边才能消化掉这高端翡翠,况且你也该知道我有多久没上过这种顶级货色了,现在那些高端顾客都不光顾了,你就行行好,让给我吧!”

“不行,你怎么知道我这里没有高端顾客了,以前可以让你但这次绝对不行,你要是在抢以后中低端的翡翠别想在我这里拿货!”

张伟使劲的摇着头,以前他可以让着王浩民,但这次决对不行,这可是纯正的老坑冰种,很多年他都没见到过了,想起这块冰种是从他存下的毛料里解出来的就有些后悔,早知道全部解开得了,有这么一块冰种翡翠做镇店之宝,以后的生意肯定会好上很多。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