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完跨(上)

“别,这我一个人就行,你还是去吧,我看的出来郑大哥对这块赌石的期望很大,你要不跟着万一他赌跨了恐怕会怪你!”

吴晓莉笑了笑,李阳则苦笑一声,跟不跟都会赌跨,李阳又没有从赌石里变出翡翠的本事。

“好,我先过去,你选好了叫我!”

李阳想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跟着去解石,就像吴晓莉所说的那样,李阳要不跟着郑凯达说不定会真的有想法。运气这东西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郑凯达要说因为李阳没跟着,结果没让他沾点好运气还真的有很大的可能。

解石机空着一台,李阳到的时候司马林和郑凯达已经放好赌石,从郑凯达在赌石上划的直线来看,他是准备从中间来个一刀切,这样可以最快的看到里面的情况。

让李阳没想到的是,另一台解石机在使用的人居然还是昨天那三兄弟,三兄弟现在正呆坐在地上,满脸的呆滞,他们的脚下,都是一块块大小不等切的很零碎的石头,看样子他们是把那块大赌石整个给凌迟成碎片了。

切成这样,那还不得一夜的功夫,难怪看三人的眼睛都红红的。

李阳轻轻摇了摇头,若不是自己突然出现在这他们还真的能解出那块金丝种翡翠来,不过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李阳也不会因为可怜他们就把到手的东西让出去,那样不是高尚,是傻子,很傻很傻的傻子。

“大哥,是他!”

三兄弟的老二看到了李阳,突然坐直了身子,红红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李阳,眼神中竟然带有仇怨。

“是他,就是他!”

老大也看到了李阳,死死的盯着李阳,脸上不时转换着各种神情:狰狞,怨恨,不甘还有浓浓的仇意,仿佛李阳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

李阳似乎感觉到了他们敌意的眼神,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三兄弟现在都看着自己,都是一副苦大仇恨的样子,让李阳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司马,有些不对啊,要不要把我那几个人叫过来?”

郑凯达也发现了那几个人不友好的目光,刚才他和司马也都看到了这三个人,对三个人的凄惨除了同情之外没有别的思想,赌石和赌博一样,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没有这个心理素质千万别踏入这一行来。

更何况能出翡翠的那块赌石是他们自己心甘情愿卖给李阳的,怪只能怪他们没有李阳那样的好运气。

“好!”

司马犹豫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郑凯达立即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做为亿万富豪郑凯达有着自己的保镖,人不多只有四个,但绝对都是好手,一个人打四五个都没问题,郑凯达刚才所说的就是他这几个保镖。

平时出门他至少都会带上两个保镖,这次因为司马的缘故他没带在身边,司马是个低调的人,并不喜欢这样张扬。郑凯达正好借这个机会把保镖都叫来,预防万一,同时还能小小的显摆一下自己,郑凯达可不像司马一样是个低调的人。

“李阳,你要注意他们几个!”

司马林凑到李阳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李阳轻轻点了点头,这几个人不怀好意的样子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一看就知道是输不起的人,恐怕这几个人把他们赌输的责任都已经怪在李阳的身上了。

“我知道,我会注意的,在市场里面他们又不敢乱来,出去以后就见不到了!”李阳轻声说道。

市场里面有不少的保安,还有赌石卖家和玩家共同遵守的规矩在,这三个人就算再心有不甘,也不敢在这里对李阳怎么样,不然他们今天能不能出去这个大门都是个未知数。

“李阳,你看从这里切怎么样?”

郑凯达回来了,他没对李阳说叫保镖的事情,现在这几个人只是有敌意,并没有做什么事,所以现在并没有必要告诉李阳。

“可以吧!”

郑凯达还是问的他自己划的那条线,李阳心里苦笑着,这块石头从哪切结果都一样,反正最后都是一个跨。

“好,就从这切!”

郑凯达架好切刀,接通电源就准备下刀,他还没开始切,周围已经聚来了六七个人,都是看到有人解石跑过来的。

在这市场看赌石的人大部分都懂一些,几个人看到这块毛料的表现都忍不住点了点头,这样的赌石赌涨的可能性很高,就是个头小,不过里面要是解出冰种以上高档翡翠的话,估计就会成为今天这个市场的玉王。

玉王是当天解出价值最高的翡翠,昨天的玉王自然是李阳,那块价值六百多万的翡翠当之无愧,要没有李阳在,昨天的玉王就是司马林的了,平时的玉王大都是十几万或者几十万的翡翠,几万的都有过,百万以上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了一次。

这和市场不大也有关系,要放在云南,百万以上的玉王就很常见了,不说天天能见到,反正隔几天至少能见上一次。

几个围观的人显然认出了李阳他们,议论声更多了,昨天李阳和司马林连续大涨成为了市场内议论最多的话题。特别是李阳,赌石是买的人家切出来的废料,而且只用了一万块钱,结果赌出了连续几个月都没出现过的最大玉王,现在市场里的人还在津津乐道。

“嗞嗞!”

切割机慢慢向下移动,郑凯达这块赌石是长方形,并不高,几分钟后就从中间切断了,郑凯达自己把切面洗干净,立即呆站在了那里。

切开的两面都黑黑的,什么都没有,显然是切跨了。

“呼!”

围观的人已经有十来个,一见切跨全都议论了起来,看着郑凯达都有些同情,少数几个人还带着点幸灾乐祸的神色。

像这块表现这么好的赌石,切成这样是绝对不常见的,不然卖家也不敢标出二十八万的高价来,这样表现的赌石至少有九成的几率能切出翡翠,只是翡翠的品质谁也不敢保证。

这不常见的现象居然让郑凯达碰到了,只能说他很倒霉,也可以说倒霉到家了,九成能切出翡翠的赌石他居然切成了废料,那最倒霉的一成让他给占了。

“老郑,这!”

司马对此也很无语,他想劝劝郑凯达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这运气也太邪乎了,他和李阳昨天都是鸿运高照,可一到郑凯达这里就变成了霉运当头,这种霉运就是司马林以前也没遇到过。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