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出绿了

李阳这么说也完全能说的过去,这一块毛料给人总体的感觉就是太平庸了,很平常的一块毛料,像是茫茫人海中最普通的那个人,到哪都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啊,太平淡了!”

司马林也点点头说道,这样一块赌石毛料确实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单从表现来看就是非常非常的普通,经常让人在挑选毛料的时候直接错过去。

“普通点好,没什么问题我就要这个了!”郑凯达突然说道,他现在也是不相信那些表现好的赌石了,两块都有问题,还不如找块最普通的来赌,这样的赌石即使赌跨,也可以用正常来解释。

李阳微微一愣,随即苦笑了一声,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郑凯达很快交钱拿货,这块表现一般的全赌毛料身价也不高,一万五千块钱,比起那二十八万的来差了十好几倍。

李阳现在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好运被他们给沾上了,昨天司马林上来就找到一块大个的干青种,然后今天这郑凯达又抢先一步拿到了这块芙蓉种,两人跟着自己,都大涨了一次。

“走,解石去!”

买下这块毛料,郑凯达不在看其他的赌石,拉上李阳就朝解石机走去,两台解石机此时都有人在用,他们原来用的那套正在解一块不大的翡翠,看样子是赌涨了,不过是小涨,出的是小块豆种翡翠,价值不高,最多也就一两万块钱。

另一边,解石的居然还是那三兄弟,他们正在解一块新的毛料,这块毛料同样不大,一样是全赌毛料,三兄弟的老大正聚精会神的下着刀,旁边的两兄弟在一旁紧张的看着。

李阳站的位置有些偏远,就朝那边走过去一些,司马林和郑凯达立即跟了过去,两人还记得那三兄弟刚才不友好的眼神,担心李阳贸然过去会吃什么亏。

走了一半李阳就停了下来,他此时距离那台解石机也就不到十米的距离,发动特殊能力正好能看到那边,李阳只是想看看他们解的赌石里面是什么样子,并不是真的想过去。

见李阳没过去,司马林和郑凯达都微微松了口气,郑凯达的保镖还没来到,这个时候离还是离眼前这几个人远点好。

“哎!”

李阳心里轻叹一声,这三兄弟运气确实不佳,眼前这块翡翠里面倒是有绿,但是太分散,没有做首饰的价值,散卖的话不值几个钱,最多也就几百块钱。

李阳回过头才发现司马林和郑凯达都跟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们关切的眼神李阳很是感动。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两个人是真的关心自己,现在对郑凯达先拿到那块可以大涨的翡翠,李阳的心里是再没有一点遗憾。

“那边解完了,我们过去吧!”

李阳指指前面,解石机前的人慢慢都散开了,正有人收拾上面的碎石块,解石机是市场提供的,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进行维护,以保证大家的正常使用。

三人重新回到解石机旁,两天的时间,严格算起来只有一天,昨天他们下午才到的市场。

这么短的时间他们第四次站在解石机旁,而之前的三次有两次都是大涨,另外一次居然也是不常见的完跨,这样的成绩已经让市场很多的人都记住了他们。

所以,三人刚一放好赌石,周围立即聚集了十几个人,有部分都是刚才看解石还没有走远的人。

“绿,出绿了!”

旁边突然有人大喊,那三兄弟终于切出了绿,他们这一叫,立即有几个人跑到了那边,出绿看涨是大家都喜欢的事。

郑凯达也回了回头,心里略有些忐忑,连那三兄弟都赌涨了,不知道自己这块会是什么样子,这块赌石的表现很是一般,挑选这块赌石他也没有什么信心,若不是对表现好的赌石实在灰心也不会随意挑选这样一块。

“郑大哥,从哪里下刀?”

李阳递给郑凯达一支粉笔,让他在赌石上划线,确定下刀的位置。

“从这来吧!”

郑凯达犹豫了一下,最后在赌石上划了一条直线,这条直线没有在中间,稍微有些偏,李阳看到这条直线猛然一愣,郑凯达这条直线正好划到翡翠的边缘,这样切的话里面的翡翠就能保证完整,价值会大大增加。

李阳开始怀疑郑凯达是不是也有特殊能力,能看到里面的一切,想了想之后李阳便自己摇了摇头。郑凯达若真有这能力他也不会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大涨的经历了,刚才他能划的那么准,恐怕还真的是运气。

“嗞嗞!”

确定好位置便下刀,还是郑凯达亲自操刀,李阳和司马林在一旁帮忙,随着赌石被切的越来越深,郑凯达的心里也越来越紧张。

“哗啦!”

赌石终于被一分为二,李阳急忙跑上去泼水,洗干净切面之后,那美丽的蓝水绿终于露出了晓荷一角。

“出绿了,涨了,涨了啊!”

周围已经开始有人大喊,刚才跑出去看另一边赌石的人又回来了几个,两个解石机同时赌涨,这种事情可不常见。

“老郑,涨了啊!”

司马林重重的锤了郑凯达一拳,兴奋的叫道,郑凯达眼中则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呆呆的看着切面上露出的绿色。

“是啊,涨了!”

郑凯达不知道怎么来形容目前这种感觉,以前他也经常玩赌石,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波动那么大,这比他做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生意来的还要刺激。

看着有些失态的郑凯达,司马林倒是很能理解他,以前赌石都在他们的小圈子里,大家都没有什么大涨的成绩,自然心态都很平衡。可李阳的横空出现打破了这种平衡,人是最怕对比的,这些玩赌石的人又没谁会自认比李阳这么年轻小伙差。

这一比就激起了大家的好胜之心,郑凯达上次没在现场,所以不像司马林表现的那么积极,可昨天他亲眼见到司马林和李阳都赌涨之后就不一样了,加上今天又完跨了一次,这让郑凯达对胜利有着异常大的渴望,这时候的胜利对他来说就是赌涨。

“蓝水绿,表现非常好,这位老板你卖不卖,我出二十万!”

靠的最近的一个人仔细的观察着切面上的绿来,然后又分析了整块赌石,随后给郑凯达出了个价,现在的绿只露出来一点,这个价钱倒不算低。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