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传世古玉

“叩儿爷曾经发明了一种伪装古玉的方法,据说这种方法让很多高手都打过眼,因为他造假的水平高,连故宫都收藏过他的作品!”

李阳仰着头,房间所有人都没有吱声,安静的听李阳自己在那讲故事,只有沈浩眼中不时闪烁着怨毒和嫉妒的光芒。

“叩儿爷造假的方法其实并不麻烦,他将玉料的毛坯和细碎的铁屑混合在一起,都放在一个大水缸里,然后把烧开了的醋倒进水缸中,这个过程叫‘淬醋’。淬好醋后埋在一个潮湿的地方,等十几天后再取出来,然后悄悄的再埋在人来人往的土路中间,两三个月后再取出来,出土的玉器就完全是一副古玉的样子了,一般的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李阳大拇指抚摸着这块玉佩的玉身,慢慢的把故事讲完,说到这里其他人都明白了,李阳的意思是说手上这块古玉是假的,是用‘叩儿爷’这种方法造出来的,若不然李阳也不会无聊的讲这样一个故事。

果然,李阳再次举起了玉佩,道:“吴爷爷您这块玉佩,恐怕就是‘叩儿爷’传人的作品了,做的非常精致,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可能是近期的仿品,不过这快玉佩的材料是真正的和田黄玉,所以这块玉佩还是有一定的价值!”

李阳最后总结了一句,他没用肯定的语气,李阳是发现了玉佩里有铁屑后又正好知道这么一个故事才说出来的,是不是真的这样其实他也不敢完全确定。

“李先生,你怎么知道这块玉佩就是你说的那个‘叩儿爷’传人的作品,莫非你有什么证据或者根本就对这一行非常的了解呢?”

沈浩突然又问了一句,这个问题更是歹毒,就差直说我怀疑你李阳也是个造假的人,这已经有污蔑的嫌疑了。

李阳眉头紧皱了一下,这沈浩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缠着,都不理他了居然还在缠着自己。

刘雪松和何老的眉头也皱了一下,连吴晓莉的爷爷也是同样的表情,注意着几位老人的那位贵妇人立即感觉到了不妙。

“沈浩,李先生肯定是有证据才这么说的,你不懂古玩就不要乱说话!”

贵妇人赵董急忙把沈浩拉了过去,她本来想让沈浩今天露露脸,同时也有想和吴刘两家结亲的愿望,结亲的对象自然就是吴晓莉。吴刘两家一起在明阳的政治影响力可不低,如果张鹰提前知道吴晓莉这种身份的话,恐怕当初也不会那么果断的任命李阳为助理了。

“证据吗,当然有!”李阳沉吟了一下,慢慢说道。

“叩儿爷做出的古玉虽然非常的像,但也有一个弱点,这个弱点就是时间,叩儿爷做出的古玉经不起盘玩,盘上几年的话会慢慢生涩,还会褪色。吴爷爷这块玉到手有三年了,这三年吴爷爷肯定一直在盘玩,所以现在开始出现这些特征,若不是这样,我也看不出这块玉的问题!”

李阳最后谦虚了一下,即使没有盘玩这样的古玉也欺骗不了李阳,不过他所说的这个弱点倒是真的,叩儿爷的玉的确无法常年盘玩。

只是这个弱点也算不上什么特别的弱点,古玩这东西出门都不认账,等几年才发现那已经晚了四月八,这个时间孩子都能上幼儿园了。

“亲家,对不起,当初是我打眼让你受了骗!”

刘雪松突然转过身,很是诚恳的对吴晓莉的爷爷说道,李阳再次愣在了那里,原来这块古玉是当初刘雪松看过的,做为一个古玩老人来说,当众说出打眼的话来并不是多么容易的事。

“当初你劝过我再看看,是我喜欢坚持要买的,上当受骗完全是我一个人的事,好在这是真正的黄玉,年代虽然假了但玉不假,我已经盘玩了几年,不想再放弃了!”

吴晓莉爷爷轻笑摇了摇头,盘玩了三年的玉已经和他有了感情,即使不是古玉他也会继续收藏,这种心态是真的不错。

李阳恭敬的把玉佩送还给吴晓莉的爷爷,对老人的这种豁达李阳也很是钦佩。

吴晓莉在一旁则傻傻的看着李阳,他甚至怀疑李阳是不是去了趟火星,怎么才几天没见就变的这么厉害,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李阳还真让她三日不见就相当的震撼。

“李阳,说的很好,不过你能看出是叩儿爷的作假法已经很难得,来,你在帮我看看这块古玉怎么样!”

何老点着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多出了一块玉佩,这是一块凤佩,同样是古玉,一块洁白的古玉凤佩。

古玉佩在灯光下还折射着一股柔润的白光,晶莹剔透,像是高贵神秘的仙子一样傲然站立在众人的面前。

李阳苦笑一声,上前小心的接过何老的玉佩,他可是个研究古玉器没几天的人,现在仿佛这里的人都把他当成了专家。

“何老,您这块凤佩是什么时候到手的?”

李阳仔细观察了一会,又用特殊能力研究了一下,这才小心的问了一句。

李阳认识何让刘老和吴梁国他们都挺意外,但谁也没有说什么。

何老抚摸着拐杖的圆头,轻轻笑道:“有十几年了,这块汉玉当时看着很不错,就收到了手上,价钱也不贵!”

何老没说价钱,李阳就没在追问,不过何老说这是汉玉倒让李阳又苦笑了一下,这块玉佩是古玉不假,但表面只有三层淡黄色光圈,满打满算最多一百八十年的历史,和汉代压根不着边。

李阳可是听张鹰说过,何老可是古玩界的泰山北斗,不止在明阳有名,在全国都有着很大的名气,若不是李阳对自己的特殊能力异常的坚信,恐怕他此时也会以为这块古玉是块汉玉。

“何老,您收的时候是不是当作传世古玉来收的?”

想了一会,李阳才理清楚思路,不管何老什么身份,既然他问自己了那只能实话实说,在何老这样的人面前说谎很不舒服,上次李阳已经体验过一次,不想再体验。

“你说的很对,当时我确实当作传世古玉收的这块凤佩!”何老再次点头。

传世古玉和出土玉器不一样,传世古玉都经过很多人的盘玩,有一种独特的温润玉泽,从价值来说传世古玉远远高于出土玉器,因为好的传世古玉的身上不会带有瑕疵,还会比出土玉器多出真正的历史沧桑感。

“何老,您这的确是块古玉,但年代远没有您说的那么老,这不是汉玉,若我没看错的话,这块玉真正的年代应该是清朝后期,距今在一百五十年左右!”

沉思了一下,李阳决定实话实话,这块玉按照一层光圈六十年来计算,应该在一百二十年到一百八十年之间,李阳说一百五十年左右这个时间正好最合适,哪怕上下偏个几年也无所谓,目前古玩界谁也不敢说自己一眼就能精确的看出东西到底存在了多少年。

“李阳,别乱说,何老的东西怎么会可能有问题!”

刘雪松突然出声提醒了李阳一下,而且刘雪松的眼睛中还带有明显的关心,周围其他人慢慢都点了点头,只有沈浩眼中的怨毒更盛了,同时还带有一点幸灾乐祸。

吴晓莉这丫头显然是对李阳有好感,李阳又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可能两人早就在一起了,刘雪松现在直接表示关心李阳恐怕已经把李阳当成自己的外孙女婿。

众人都知道,刘雪松对吴晓莉这个外孙女比对他的孙子还要疼爱,爱屋及乌下帮助李阳也不是没有道理,更何况李阳今天的表现确实很不错。

“雪松,你这话就不对了,我那的东西也不保证全都没打过眼,更何况我擅长的是瓷器而不是玉器,让李阳继续说就是!”

何老转头笑了笑,刘雪松无奈点了点头,眼神却还有一丝焦虑。

李阳心里猛的一沉,他想起上次张鹰所提过的话,何老的身份不简单,李阳当时只以为何老是明阳的退休干部,现在看来他明显是猜错了,连刘雪松这副厅级的退休干部都这么紧张,这何老的身份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明阳退休干部那么简单。

李阳抬头看了一眼何老,急忙说道:“何老,您别在意,我也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只是在发表我个人的看法!”

“没事,是我让你帮我看的这块玉怎么会怪你,你放心大胆的说就是!”

何老挥手摇了摇头,李阳的心这才放下去一些。

李阳把玉佩放在灯下仔细看了几眼,又道:“这是真正的羊脂玉,而且是品相非常好的羊脂玉,做出来之后由人专门用麦麸皮放在手上盘磨,并且至少要盘磨了三十年以上,才能有那种自然、柔和、滋润的光泽,形成这足能乱真的传世古玉包浆。这种造假的方法应该是‘盘光法’,这种方法目前已经很少见了,即使它的历史没有那么长,仍然是一块异常难得的古玉!”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