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玉观音

“喝,喝完这杯!”

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举着杯子和李阳碰杯,可手上的杯子却一直在摇晃,怎么都碰不到李阳手上的酒杯。

‘咣当’

摇晃的酒杯突然跌落在桌子上,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都被抽走了一半,软软的趴倒在了桌子底下。

“第三个了!”

司马林嘴角带着浓浓的笑意,十几个人轮流灌李阳,却被李阳灌倒了三个人,还有六七个见势不妙已经跑了,剩下的几个人也都喝的差不多。

在反过来看李阳,脸上红扑扑的,眼睛似乎很浑浊,但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没停过,喝下的酒就像水一样,现在连司马林都算不清李阳到底喝了多少白酒了。

“厉害,真厉害,李老弟单单靠这个酒量就是个了不得的人,真想把李老弟挖到我的身边来!”

郑凯达看着李阳又喝下满满一杯白酒后大肆的感叹,司马林淡淡的看了郑凯达一眼,笑道:“这你就别想了,你那庙恐怕容不下李老弟这隐龙!”

“我知道,我这是容不下,就算是安氏也容不下,李老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真期待看到李老弟腾飞的那一天!”

郑凯达感触的点点头,他所指的安氏是安氏总公司,明阳的安氏单单比起来还不如她的凯达集团,自然不会真被他看在眼里。

“越来越看不透他了,幸好上次听到传闻特意请了他,不然咱们协会可要错失一个大人才!”

一旁的张伟也在感叹,却不知道若没有他的邀请李阳恐怕就不会认识司马林,也不会有老坑冰种的一千万进账。没有这一千万面对那价值八十万的鸡血石的时候李阳恐怕就不会那么大方的愿意送出去,不送这么贵重的鸡血石或许他就没有机会被何老所赏识。

或者,没有认识司马林李阳就会老老实实的去开会,不会去赌石,也不会和吴晓莉一起去采购钻石毛坯,没有那些金刚石李阳的特殊能力暂时就无法进化,也不会有后来辨别古玩的能力了。

只能说一饮一啄都是注定,李阳命中注定拥有这些。

“不好意思,我去个卫生间!”

李阳放下酒杯,摇晃着离开桌子,他今天喝的真差不多了,这些人灌酒还真厉害,即使特殊能力能消化掉酒精,可灌进肚子里这么多的水还是让他有些吃不消,卫生间都已经去了六次了。

“李哥,厉害啊,比我老大的酒量还厉害,啥时候一定要让你和他拼一拼!”

李阳刚出门,刘刚就跟了出来,扶着李阳大声的叫道,脸上少见的出现了敬佩的神色。

“你大哥,谁啊,也是何老的亲戚吗?”李阳轻笑摇摇头,喝多少酒他都不怕,就是这些水排放的太慢,肚子实在太撑了。

“啊,算是吧!”

刘刚脸上猛然一愣,随即讪讪的笑了一声,只顾着往卫生间跑的李**本没有发现刘刚的变化。

释放了挤压膀胱的存货,李阳舒服了不少,今天他至少喝了近四斤多的白酒,这个酒量已经足以惊吓到很多人,恐怕最终他只能用自己对酒精免疫这个理由来解释,事实上也是如此。

“哇!”

李阳还没出卫生间,有个人就从外面对着李阳冲了过来,刘刚右手轻轻一拉,这个人就从李阳的身边跑了过去,趴在墙上就吐。

李阳愣了一下,心中暗叫好险,若没有刘刚这碰巧的一拉,这人恐怕就撞在他的身上了,看这人的样子,撞住自己的话不立即吐才怪,那满嘴的呕吐物恐怕会全都喷在李阳的身上,那才真叫恶心。

“走吧李哥!”

刘刚耸了耸肩膀,李阳摇了摇头,两人一起向外走去。

“是你!”

刚出门,又看到一个人匆匆的走了过来,李阳和来人都愣在了那里,两人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对方。

“柳强,你没事吧!”来人瞪了一眼李阳后,匆匆走进卫生间,李阳苦笑摇摇头,继续向外走去。

“李哥,这是谁啊?”刘刚快步跟上李阳,回头又看了看跑进卫生间的那人。

“他叫沈浩,是一个记者,算是,算是一个朋友的朋友吧!”

李阳想了想,摇头回答道,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沈浩的好,刚才见到沈浩的时候,李阳立即发现沈浩对自己那浓浓的敌意。

等李阳他们回到房间后,两桌人只剩下了六个人还坐在那里,刚才李阳去厕所的时候又跑了几个人,最后一个被李阳灌倒的人已经被朋友带走了,这些人对李阳的酒量全都服气了,没人愿意留下来被李阳蹂躏。

剩下的这些人大都是李阳认识的,张伟、王浩民、郑凯达、司马林都在,他们几个都知道李阳的酒量,就没去和李阳拼酒,还撺掇着别人和李阳拼,现在都没什么事。

李阳刚一坐下,张伟就凑了过来:“李老弟,你那理事身份的事我们可说好了,你这两天什么时候有时间到我那送两张照片,回头把理事的证件给你办出来!”

“好,没问题,明后天我就给你送过去!”李阳点点头。

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等李阳答应之后张伟立即提议结束,众人摇摇晃晃的一起向外走去,司马林他们虽然没有超量,但在大环境下也喝了不少,酒意还是有一点的。

酒店有专门的代驾司机,司马林和张伟他们都叫了一个,李阳一点事都没有,不过还是打算让刘刚开车,刘刚今天一点的酒都没喝。

在服务台,李阳又见到了沈浩,在沈浩旁边还有几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就趴在别人的肩膀上,后面还需要有人扶着他,李阳仔细看了看,就是刚才差点没吐自己一身的那个人。

“李阳,明后天别忘了给我们送照片,还有,二月二的南阳聚会千万别忘记了,到时候可都靠你了!”

出门后,张伟再次叮嘱了一声,沈浩和他的几个同伴正好离开酒店大门,沈浩听到张伟的嘱咐后眼中不自然的闪过道精光。

*****************************

第二天下午李阳就将照片给张伟送了过去,很快一个玉石协会会员的证件就到了李阳的手里,直到此时李阳才算真正的对玉石协会有个全面的了解。

玉石协会是民办机构,不过却是挂靠在中宝协下面的,属于半官半民的一个性质。

玉石协会总部在北京,负责人就是中宝协的一位领导,其下有各省的分会,各省的分会会长一般都是中宝协分部的人担任。

玉石协会并没有设立地级市的分机构,所有地级市的玉石协会都是自主成立的,理事其实就是省分会的会员,至于地市级的普通会员,中宝协和玉石协会都不会承认,等于黑户一样。

李阳现在是理事,算是在省分会那报备了的会员,至少李阳不是个黑户,不管怎么说他手上这份证件是真的。

在张伟那里,李阳还对玉石协会有了更深的了解,省级玉石协会是有开具证书资格的,这才是他们最大的权利。不管真假玉石首饰,只要好一点的都需要玉石协会的证书才能卖出去,这里面可有很大的油水,所以中宝协才会把玉石协会抓的那么紧,不让玉石协会真正的单独分离出去。

张伟因为是省玉石协会明阳这边的负责人,每年也能从省里捞回来一部分空白的鉴定证书,这也是他这个会长最大的权利,别小看这些证书,很多购买首饰的人宁愿相信这些证书,也不愿意相信你的介绍。

时间慢慢的走过,正式成为玉石协会会员之后张伟就再也没来打扰过他,每天李阳都会到何老的别墅里面坐一坐,换上一两本何老的书籍,顺便在仔细研究一下何老的收藏品,每天李阳都感觉自己有很多的收获。

过了十五,新年的气氛渐渐淡了很多,生意也归于平静,李阳每天有更多的时间来看书,所学的东西越来越丰富,李阳的见识慢慢中增长了很多,后来他有很多的问题连张鹰和吴晓莉都回答不了了。

农历正月二十,刘刚从北京接来了一份特殊的快递,里面是一块雕好的玉观音和两块精致的翡翠戒面,李阳一看到这几个东西眼睛就直了,这些正是他那块玻璃种帝王绿翡翠雕琢出的成品。

玉观音栩栩如生,眼睛似乎活过来一样炯炯有神,从每一面来看这玉观音都有一种不同的感觉,高雅、脱俗、飘忽若神。

从到手之后李阳对这精美的雕工就一直都赞叹不已,不愧是何老帮忙找的人,在安氏里面绝对找不到这么好的雕工,找何老帮忙还真是找对人了。

两个戒面被李阳收了起来,以后有机会再做成戒指,可以当做结婚戒指来用,这两块小小的翡翠戒面绝对不比一般的钻石差。

玉观音则被李阳贴身带在了身上,这么贵重的好东西李阳也知道放在身上危险,可忍不住这个诱惑,人家都说女人忍不住珠宝的诱惑,其实有时候男人也一样。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