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子冈玉

沈浩简单介绍完之后,南阳会长的脸色当场就变了,其他各地的会长很多都在幸灾乐祸的看着南阳会长。

比玉的时候出现古玉并不意外,之前的几届也有高级古玉出现,只要是玉石,不管是新玉还是古玉都可以参加评比,不过对古玉评比最重的还是玉质、雕工还有文化意义,古玉的古玩价值会放在最后。

“这年轻人还挺谦虚,这件羊脂玉马要真是子冈大师的作品,最低也值八百万,南阳危险咯!”

郑凯达小声的对李阳还有司马林说了一句,李阳此时非常想用特殊能力观察一下这羊脂玉马,只可惜距离太远,超过了十米的观察范围。

司马林点了点头,道:“不错,最关键的是雕工,这件古玉如果真是子冈大师的作品,今天这个冠军恐怕要落入郑州人的手里了!”

吴晓莉看着司马林嘴唇动了动,想说明这沈浩的身份最后却放弃。

“郑州的老邓是个很严格的人,敢让这样一个年轻人登台估计很有把握!”

张伟一旁轻轻摇了摇头,反正他是对冠军完全丧失了信心,让冠军落入郑州手里也比在南阳人手里强,南阳已经连续获得五届玉石评比的冠军,早就让各地分会的会长充满了怨气,张伟也不例外。

主席台上,几位专家已经对这古玉特别的鉴定起来,沈浩已经抬起了头看着主席台下,脸上带着一股傲然的神色,眼睛直直的瞪着李阳他们这边。

鉴定这块古玉的时间最长,最主要的是要鉴定这件古玉到底是不是陆子冈大师的亲笔作,如果真是陆子冈大师的亲手所做,南阳人即使还藏有后手也不用拿出来了,根本不会比得过这件羊脂玉马。

众人之所以这么想,最大的原因还在陆子冈这个人的身上。

陆子冈是明朝嘉靖、万历年间人,从小便在苏州学习玉雕手艺,出名后上到皇帝王公,下到普通商绅,无不追捧他的作品,当年陆子冈在玉石界的名声甚至可以超过唐伯虎在书画界的名声。

明代的手工业管理非常严格,有着森严的等级划分,即使是在‘巨匠制度‘已遭废黜的明末仍有遗风相袭。在这种情况下,从事卑微玉雕的工匠陆子冈,能够被文人雅士视为上宾,他高超绝伦、巧夺天工的琢玉技艺可见一斑。

相传,陆子冈最喜欢在自己的作品上加上他的名字,万历皇帝曾经下命令让陆子冈为他雕出一把玉壶来,但不准落款,陆子冈凭借手感和内刻功夫,居然把名字巧妙的落在玉壶的壶嘴里面,可见他的大胆。

不过也正是这份大胆害死了他,陆子冈有次把名字刻在了龙头上,最终惹怒了皇帝而被杀头,而陆子冈引以为傲的雕刻手法以及他那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昆吾刀’也就此失传。

现如今,在苏州很多大雕刻家的家里面还摆放着陆子冈的像,陆子冈被苏扬两地很多雕刻家敬为祖师爷,现在的四大名家是很出名,但和祖师爷比还差的很远。

因为陆子冈的手法实在太绝,后世人很难仿冒,加上存世量又很少,所以,很多人都已经认定,如果这玉真是子冈玉,那这次的冠军绝对属于郑州人。

几位专家看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最终才一起点点头,底下的各位会长脸上都开始露出笑容,只有南阳会长脸色最难看。

“不错,这是一件很好的子冈玉,雕工很符合子冈大师的特色,明处留有子冈大师的名字,我们一致认定这是一件真品!”

一位专家站了出来,很是感叹的对众人说道,河南省玉石协会的这种聚会已经连续做了十几年,子冈玉还是头一次出现。

专家已经这么说了,出现了雕工宗师子冈大师的作品,而且玉质还是优等的羊脂玉,这场比玉基本上没有必要在继续比下去了,除非谁认为他们手上有比祖师雕刻更好的作品。

“多谢专家的夸奖,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想再请一位古玉专家上来验证一下,还请各位大师能同意我这个小小的请求!”

沈浩脸上闪过道得意,再次对着专门深深一鞠躬,弯下身子的时候眼睛还看了看李阳。

李阳和吴晓莉同时感觉到了不妙,台下都是玉石协会的成员哪有什么古玉专家,这沈浩极有可能指的就是李阳。

几位专家互相看了一眼,最后由先前说话的那位专家对沈浩问道:“小伙子,你说的专家是哪位?”

沈浩稍微抬头,嘴角悄悄扬了一下,道:“就是昨天夺得玉雕冠军作品的李阳先生,李阳先生可是一眼就能看穿‘叩儿爷’造假古玉的高人!”

果然,这沈浩把矛头对准了李阳,由于昨天的表现,现场大部分人都认识和知道了李阳,沈浩话一说完,李阳周围很多目光便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是他?”

几位专家都愣了一下,昨天李阳给了众人很深刻的印象,沈浩这一提大家都想到了那个年轻人,只是他的年纪也太年轻了点,要说他是什么古玉专家还真没人相信。

不过沈浩说这李阳是可以一眼看穿‘叩儿爷’造假的人,几位专家虽然怀疑但都没说什么,就是他们也不敢说自己能一眼就看出‘叩儿爷’造的假,这种造假水平可是古玉界最头疼的造假方法之一。

对李阳有一定了解的司马林和郑凯达都不禁点了点头,李阳可是被何老称赞过最有天赋的人,要说李阳真成了什么古玉专家他们并不感觉到意外。

张伟和顾老他们则呆呆看着李阳,李阳不是才接触古玩没多少时间,什么时候又变成了古玉专家。

“那好,就有请这位李专家也上来看一看!”

几位专家商议了一会之后便做出了决定,不过他们对沈浩的好印象也荡然无存。他们已经验证了东西的真假,这个时候他还叫一个年轻人上来简直就是打他们的脸,只是这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也不好拒绝,拒绝的话就显得他们心虚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李阳无奈向着主席台上走去,这沈浩绝对是故意针对自己的,李阳也想过拒绝上台,不过真要拒绝的话不知道这个阴险的还有多少花招等着自己,不如先上去看一看,反正几位专家都说是真的了,就算他看不出真假,跟着说是真的也没什么大的关系。

“李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不知道你对这件子冈大师的作品有什么看法!”

见李阳走上来,沈浩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上次他听到李阳说的南阳聚会后就立即着手准备了起来,这次他花费重金买来这一件子冈玉就是为了对付李阳,哪里跌倒他就要再从哪里爬起来,至于玉石协会所谓的比玉活动,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是件不错的东西!”

李阳仔细的看了看那子冈玉,表现确实很符合子冈大师作品的特征,带有典型的子冈大师‘空、飘、细’的艺术特点。

李阳转了一圈,自然的发动了特殊能力,李阳自己的眼力根本分不出真假,早就习惯用特殊能力来鉴定古玩了。

下一刻,李阳轻轻的呆在了那里,这件子冈玉非常的不错,可惜表面只有一层淡黄色光圈,这层光圈则证明这件玉器形成的时间绝对不超过六十年,也就是说,沈浩拿出的这件子冈玉,也是一件赝品。

不过这玉确实是不错的羊脂玉,比上次那对夜光杯强多了。

在直观的立体图下,李阳立即发现了其他的一些细微的小问题,雕工虽然精致无比,但和真正的子冈玉还有那么一点距离,玉马的身上的线条还没有达到子冈玉那种虚实相称,疏密得益的的境界。

在细致的地方也和真正的子冈玉有一点区别,不过这些区别用肉眼很难分清,除非用高倍放大镜来鉴定,普通的放大镜甚至都看不出这些差别,李阳若不是直观的立体观察,也不会发现这一点差别。

最关键的一点是,做出这件假子冈玉的人似乎和子冈大师有着一样的毛病,他把自己的名字也留了下来,在马嘴里面雕刻着四个细细的小字——周烨仿作。

李阳的脸色有些古怪,低头仔细在马嘴那看了看,只有在特定的角度下才能用眼睛看到里面的有字的痕迹。

沈浩则在那得意的看着李阳,沈浩不在乎这场比玉活动,甚至不在乎这件高价买来的子冈玉,只要李阳承认这是真的,他就会利用这件东西来打击李阳,报那天的羞辱之仇。

“李先生,看的怎么样了?”

沈浩眉角跳了一下,仰着头对李阳问道,眼角还看了看台下的吴晓莉,这件子冈玉,他甚至打算当作向吴晓莉求婚的聘礼,来证明自己对她的心意。

“沈先生,说实话你别生气,你这件东西,仿制的水平真的太高了,我也差点被蒙过去,要不是运气好一些,今天这冠军就是你的了!”

李阳微笑摇了摇头,慢慢的说道,他的话音一落,整个会场就喧闹了起来,主席台是有话筒在的,李阳的话清清楚楚的传到了会议室的每一个角落。

………………………………………………………………

VIP第四更了,不睡觉了,继续去拼!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