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翻身(3)

“有绿,有绿!”

旁边一个人突然大喊大叫,司马林的手不自然的抖动了一下,惊讶的抬起了头。

李阳和郑凯达也都停了下来,发现大叫的是信阳玉石协会的人,这人眼睛很贼,信阳这边刚切开一点缝就让他看到里面露出的那一丁点的绿意。

司马林轻轻摇摇头,不理会那边兴奋的信阳人,继续切割李阳这块赌石,其他地方的人大都看了一眼信阳这边,随后继续观察自己有兴趣的解石,切出绿在今天乃至今后几天都不罕见,一点小绿不值得大惊小怪。

“绿,绿!”

又有人惊叫,司马林急忙抬头,这次喊话的是他们明阳的人,司马林和郑凯达的脑袋立即都凑了过去,李阳慢慢的泼水清洗,大家都想第一时间看到里面的翡翠。

一见司马林切出绿来,张伟也跟着凑了过来,瞪着大眼睛想要看清楚,不过这个时候根本不可能看出里面的翡翠是什么样子的。

“老郑,李老弟,我们再加把劲,一起解出个大涨来!”

出了绿,司马林的信心更足了,切石的声音仿佛变成了他们的动力,司马林和郑凯达都感觉身上干劲十足。

“哗啦!”

最先切开的是驻马店的赌石,他们这是第二块赌石,切开之后不是太理想,目前还是看跌比较多。

第一块切开的赌石就是跨,让其他几个正在解石的人心里都不太安稳。玩赌石的人其实都很迷信,一起解石第一个跨的话其他人都会认为霉运也会笼罩传染给他们,第一个要是涨的话他们就感觉下面自己也会涨。

“哗啦!”

第二块赌石也被解开了,第二个解开的是信阳人的赌石,赌石切面一暴露在大家的面前,周围就立即爆出了一阵轰鸣声,司马林和郑凯达他们都忍不住停了下来,连李阳都转身伸着脑袋看了看。

冰种,又见冰种,信阳这第二块赌石居然出了个冰种,而且还是很不错的高冰种,绿色也比南阳的那块要正一些。这里面的翡翠只要不是太小,就有希望压过南阳获得今天的玉王,从目前的切面来看,这个希望很大。

信阳人疯狂的大叫庆祝,他们这一跌一起中有着无限的感慨,明阳人则很是复杂的看着他们,刚才他们有着相同的命运,可现在转眼就他们自己垫底了,一些人渴望的看着司马林和李阳,他们也希望自己能像信阳人一样大涨庆祝一次。

洛阳老侯还有南阳会长他们都凑到信阳解石机旁,老侯想得冠军已经没什么希望,不过他得不到也不想让南阳得到,落在信阳人的手里也不错,南阳年年第一,早就让大家自发的同仇敌忾。

第三块赌石在这个时候也解开了,又是一块跨的赌石,其他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信阳这块高冰种上面,对那块跨了的赌石没什么在意,赌跨远比赌涨要多见。

“司马大哥,加把劲!”

李阳突然叫了一声,司马林正有些出神立即被李阳叫了回来,司马林有些歉意的看看李阳,继续切割着面前的赌石,他们这块也快解开了。

“哗啦!”

李阳的这块赌石终于被完全切开,张伟马上把脑袋凑了过来,并且帮李阳洗干净赌石的切面。

刚洗了一半,张伟的手便出现了颤动,脸上的肌肉紧接着慢慢颤动着,几秒钟的时间张伟的脸色就变成了通红。

“玻璃种!”

猛然间,张伟似乎发泄般的大吼了一声,这一声大吼不仅吸引了周围所有省玉石协会的同行,还吸引了远处一些外围游玩的人。玻璃种这三个字似乎带着很大的魔力一般,不一会中心区域就聚集了上千人,最里面的一层就是省玉石协会的那些同行。

张伟的大叫,也让大家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明阳人这边,特别是信阳的会长老蒋,不去解他们的赌石第一时间跳到了明阳这边。

“玻璃种,居然是玻璃种!”

司马林嘴巴有些发颤,即使司马林这种涵养很高的人此时也压制不住心里的激动而有些失态。玻璃种是翡翠中最好的代表,往年虽然也会出现玻璃种翡翠,但并不常见,而每次出现这种翡翠基本上注定就是大赢家了。

李阳这块赌石不大,但也不算小,从目前来看能出的玻璃种翡翠还挺多,只要再掏出一些来,那今天比玉的冠军就非他们莫属。除非是再出现一块比他们又大又好的玻璃种,不过玻璃种翡翠可不像玻璃那么常见,哪有那么容易成串的出来。

明阳人现在体会到了刚才信阳人的心情了,这种心情还真是舒畅,一些人激动的恨不得放声大叫,幸福来的如此快,让他们都没准备好就到来了。

“真是玻璃种,司马先生,这是你的吗?”

南阳会长重重的叹了口气,今年他们南阳想要继续维持辉煌恐怕不容易了,好翡翠一个接一个的出来,比去年还要疯狂。

“不,这块赌石是李阳老弟上午出去买的!”

司马林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淡淡的回答道,不过语气中还带有一丝激动,内心的激动哪会这么快的平息。

“李阳,居然是他!”

周围的众人对李阳的眼神立即变了,现在没人不认识李阳,只是今天上午张伟那块表现最好的赌石毛料完跨让他们对李阳的印象有了很大的转变。可是现在,这种转变瞬间又被扭转了回来,在今天的外围卖家中能买到玻璃种赌石,这种运气,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李先生,佩服!”

南阳会长深深的看了一眼李阳,翘起了大拇指,这个玻璃种的出现彻底击溃了刚才所有的猜疑,之前李阳解出的冰种金丝种什么的已经不在重要,有这块玻璃种在这压阵,任何人对李阳也无法再说什么。

“纯粹是运气而已,司马大哥,我们继续解吧!”

李阳摇头一笑,他的心情远没有司马林他们那么激动,毕竟是早已经知道结果的赌石,想要激动也不可能。

不过看到大家都那么高兴,李阳的内心中也带有那么一点兴奋。

“是,解,解开来再说!”

司马林立即重新带上眼镜,这块玻璃种翡翠可是在他的手下解出来的,虽然不是他的,但这个骄傲已经足够他回味很久。此时他突然很感谢李阳,作为一个赌石爱好者,亲手解出一块玻璃种翡翠绝对有着很特别的意义。

出现了玻璃种翡翠,司马林和郑凯达都是干劲十足,张伟在旁边看起来有些着急,玻璃种这样的翡翠不能亲手去帮忙解开,可是一大遗憾啊。

看着着急的想要跳脚,又满脸带着兴奋和懊恼矛盾脸色的张伟,李阳不禁轻笑摇了摇头,带着浇水用的小盆子,李阳慢慢走到了张伟的身前。

李阳把小盆子往张伟面前一递,并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的看着他。

“你,你是让我?”

张伟愣了一下,随即脸色猛然一变,满脸期望的看着李阳,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李阳轻笑点了点头,直接把小盆子放在张伟的手里,自己站在了一旁。

这块赌石是他的,对不能亲手解出玻璃种翡翠李阳其实也有那么一点小遗憾,不过他并不后悔,看着脸上都很兴奋的司马林,郑凯达和张伟三个人,李阳感觉这小小的放弃很值得。

中心区域的玉石协会解出玻璃种的消息已经在外围传开,南阳聚市的赌石很热闹,人也很多,但毕竟不是专业的赌石聚会,没有其他地方那么专业,在这个地方能出玻璃种已经很不容易。

外面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管理处的人被迫派了几十个人来维护秩序,大家都是想看一看里面的玻璃种翡翠是什么样子的,这里有很多的人只是听说过这样的翡翠,但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此时的司马林正在张伟和郑凯达的帮助下擦着赌石,里面可是玻璃种,没有完全的把握司马林也不敢再随意下刀,破坏一点让他们都感觉到是一种罪恶。

这样擦石自然会影响解石的进度,但是周围没有任何人会有意见,全都津津有味的看着司马林他们解石。不能亲手解出玻璃种翡翠来,能亲眼看到一块玻璃种翡翠面世对他们也是一种享受。

感受着周围这浓烈的气氛,李阳心里的感触也很深,他之前猜测到这块玻璃种翡翠会带给大家震撼,可也没想到会带出这么震撼的效果。这一瞬间整个河南省玉石协会的人仿佛都放弃了之前的比争,静静的等待着这块玻璃种翡翠的面世。

这其实就是赌石的魅力,李阳并不知道一块出真正好翡翠的赌石,在这些赌石玩家心目中占有多大的地位。

这就像你有一个非常暗恋的人,当你暗恋的这个人很久没见又突然出现在了你的面前,却又注定要离开,你的心里就会只想着把握住眼前的一分一秒,不让自己留下任何的遗憾。

眼下,这些人就都是那个不想让自己留下遗憾的人,每一次遇到解出玻璃种翡翠的时候,他们都是这个样子。

………………………………

短短两个小时就增加了九票,朋友们太给力了,谢谢大家,希望朋友们再加把劲,明天能到五十票的话小羽就加更两章,决不食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