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一定是巧合

听到李阳要在现场解石,刘刚立即快步走过去抱过石头,司马林和郑凯达拉着李阳紧跟在后面,一起向解石机走去。

每几个摊位就有一台解石机,有些解石机是卖家自己带来的,也有一些是在南阳租下来的,现场解石的玩家还是比较多的,真正愿意带个大石头回去的人大都是经营玉石的老板,李阳除外。

解石机一般周围都空荡一些,方便周围的人围观,有很多的新人都是忍受不住别人赌涨的诱惑才去买的赌石,所以观众越多,就越有可能为他们这些赌石卖家增加生意。

在李阳的身后,跟过来的观众明显比其他地方要多的多,两个年轻人斗气竞购一块赌石的事情已经开始迅速的传播着,要是传开的话,前来观看李阳解石的人会变的更多。

数百人围在这台解石机旁,很多人都还在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刚才李阳和那年轻人的斗气斗富过程只有几分钟,看到的人并不多,大多数都是听说后跑来的,等他们跑来后李阳已经买下赌石了。

“李阳,你来解吗?”

司马林帮刘刚摆好赌石,立即对李阳大声的叫道,李阳轻轻摇了摇头,这块赌石是斗气买下来的,虽说不会赔钱,但他还真没什么心情亲自去解。

司马林给张伟还有郑凯达递了递眼色,让他们去把李阳的赌石解了,自己则走到李阳的身边。

“想什么呢?后悔了还是对这块赌石没信心?”

司马林笑着拍了拍李阳的肩膀,刚才斗气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在司马林的内心里其实是赞成李阳刚才的行为的,先挑头的又不是李阳,不反击的话才会被人看不起。

“没有,只是心情有些不好!”李阳苦笑摇摇头。

“你获胜了,还有什么心情不好的,要是我,就不让他走,让他看着我解石,然后解出个大涨来气气他!”

司马林立即恨恨的说了一句,还满脸的不忿,似乎对李阳放走那个年轻人而感到可惜。

“呵呵,那他刚才要是碰到的司马大哥你的话,可就惨咯!”

司马林夸张的表情立即让李阳的心情好转了过来,其实李阳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争气斗富的事。

李阳的心情提不起来只是潜意识作怪,李阳出生在很普通的家庭里面,潜意识里是不接受这样斗富行为的,并不知道富豪子弟之间这样的事情很是平常。

“那是,我告诉你,当年我也整过人的!”

司马林又洋洋得意了起来,正准备继续吹嘘,突然听到郑凯达大叫了一声。

“绿,出绿了!”

李阳和司马林都愣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这才几分钟,怎么会这么快就出绿。

李阳和司马林急忙一起向解石机跑去,李阳还是很关心这块赌石的,毕竟是自己花了五十多万买下来的,单块赌石的话,这可是李阳买下来的最贵的一块了。

到了解石机旁,正好看到郑凯达正兴奋的大笑着,司马林去开导李阳,解石的人就换成了郑凯达,这是一块斗气买下的赌石,意义更大,一见出绿郑凯达马上就大喊了出来,随后兴奋的心情就一直没停过。

李阳则是呆呆的看着被切下一角的这块赌石,不大的切面上的确露出了点绿雾。

感情郑凯达这一刀并不是从中间切的,郑凯达解石的时候多留了个心眼,想慢慢的切,切边角,要是不出翡翠的话就不再解了。这样即使赌跨也不会让李阳太难看,哪知道他这一刀下去正好是在最靠近翡翠的地方,一下子就切出绿来了。

“李老弟,出绿了,出绿了!”

见李阳走进来,郑凯达立即对李阳大叫道,李阳走上前仔细查看了一下切面,轻轻摇了摇头。

绿是出来了,但只是绿雾,还算不的真正的绿,现在甚至里面翡翠的种水都看不出来。

不过这样也有好处,有了这一刀下面再切就可以沿着雾边慢慢的切,可以最大程度保持里面翡翠的完整性,价值上还能增加一些。

“不错,郑大哥好手气,你继续解吧!”

李阳知道这一切,但不会说出来,郑凯达也是真心为他好,李阳能感受道。

“好,我继续解!”

虽然还不算完全切涨,但郑凯达已是精神十足,这是李阳买的赌石,他对李阳有着绝对的信心。

见到出绿,周围的人议论声更大了,刚才的事在众人嘴里慢慢的传播着,很快都变了样子。

郑凯达解石的时候,李阳开始仔细回忆刚才那个年轻人,那年轻人看起来很是高傲,但却给李阳一种很不一般的感觉,他能在最后放弃就很不容易,这人性子还很狂,不过却很有分寸。

其次,这人似乎对里面的翡翠价值也很清楚,李阳有这种感觉,而且非常的强烈。

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也能看透赌石,不过若是那样的话他应该会再提高几万,这里面的翡翠差不多能卖五十五万,在加几万的话李阳就算获胜也只是个够本,所以应该不会和自己一样。

抬头看看那年轻人离开的方向,李阳最后又摇了摇头,李阳相信,他和这个年轻人还会在见面。

“是干青种,不错!”

翡翠的真面貌终于露了出来,司马林立即大声的叫道,这里面的干青种翡翠挺多,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已经值个十几万,里面还有很多没解出来,全解出来的话李阳即使赔也赔不了多少,还有可能会赚一点。

干青种翡翠不错,不过并不能让众人满意,要是这块赌石解出个玻璃种来那他们的谈资就更多了,到时候甚至能写出很多版本的故事来。

解石过程李阳并没有参与,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这个解石机前聚集的人是越来越多,还有明阳玉石协会的同行也跑了过来。只可惜人太多了,根本挤不进去,所以还不知道刚才斗气斗富的两个年轻人中有一个就是他们一起来的人。

“哗啦!”

整块翡翠终于全部解了出来,郑凯达长长舒了口气,这块翡翠目前来看李阳是不会赔钱,还能小赚一点。

“放拍卖上的话,五十五万到六十万之间,李阳,这块赌石你又赚了!”

司马林笑呵呵的估算了一下,说完他的脸突然僵硬了一下。五十五万到六十万,这个价格也太巧了吧。刚才一到五十万两人都不往上大加价了,而李阳一提出六十万就不争后那年轻人立即就放弃了,两人似乎早就料到这块赌石里面的翡翠不会超过六十万。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简直太可怕了,能把翡翠估算这么准的人,除了云南那位传说中的翡翠王还没听说谁能做到过。

司马林晃了晃脑袋,不在去想这个问题,就把刚才的那一切当成巧合,一定是巧合。

翡翠是当场解出来的,那一定要参加晚上的拍卖,从第一天赌石开始,拍卖会每天晚上都会举行一次。

周围有几个老板出价想购买,郑凯达只说一句他们是河南省玉石协会的成员便没人在竞价了,这些收购原料的人都了解规矩,强行收购不仅买不到还可能被驱逐出去,这可是人家的地盘。

翡翠让刘刚拿着,李阳带着众人挤出人群,又向其他赌石摊位逛去,和那年轻人斗气的事已经被他抛到脑后,这种赌石大聚会好不容易遇到一次,却为其他的事浪费时间,实在太不应该了。

第二天的赌石确实比前一天好的多,李阳已经见到好几处卖老场口赌石的地方了,只是目前还没发现金丝种以上的翡翠,干青种倒是有几块,不是赌石价钱太高,就是翡翠太小,勾不起李阳的兴趣。

“李老弟,李阳老弟!”

正走着,突然有人大声的在叫李阳,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青岛认识的那个卖家正大力的向他挥着手。

看见这个人李阳立即笑了,这人也是他的一个福星,从他那里没少获得好的赌石。

“走,有熟人!”

李阳招呼一声,先大步朝着那卖家走去,吴晓莉则惊讶的看着那个卖家,吴晓莉对他还有些印象,知道青岛的时候见过。

“李老弟,你老实告诉我,昨天那块玻璃种翡翠是不是你从我这买的那块?”

李阳还没走近,那卖家就大声的问道,这一问,又把周围许多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昨天玉石协会出玻璃种的事已经在整个广场传遍了,解出玻璃种的李阳再次大名远扬,那卖家一联想到李阳从自己这里买走过一块赌石就心痒痒的,只可惜昨天他知道的晚,去找李阳的时候李阳他们已经走了。

“是啊,没错,就是你卖给我的那块!”

李阳点点头,卖家的神色立即激动了起来,叫道:“真的,真是我这里出去的,我就说吗,肯定是的,他们不相信,李老弟,你告诉他们,你那块玻璃种赌石就是从我这里买的!”

这卖家的声音很大,激动的声音有些发颤,对于一个翡翠卖家来说,出一块玻璃种也是很不容易的事。

李阳轻笑摇摇头,以李阳的性子,他不可能四处去宣扬这件事。

“早知道能出玻璃种,就不让你走了,在我这里解多好啊!”

那卖家突然又露出一阵懊恼,李阳愣了一下,哑然一笑,心里暗道:你要是知道是玻璃种,恐怕就不会卖给我了,哪还有我解石的份。

………………………………

谢谢大家,看到飞涨的月票,小羽非常的感动,啥也不说了,继续码字,继续更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