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罩得住

卖家只是懊恼了一会,马上就咧嘴笑了,问道:“李老弟,你那块玻璃种翡翠还在吗?”

“没有,已经卖出去了!”

李阳摇摇头,说话的时候开始动用特殊能力观察眼前这卖家的一百多块赌石。这个青岛遇见的卖家还是很实在的,这些赌石全都是老场口毛料,就是质量好的不多,这年头想在外面买到质量特别好的老场口毛料确实不容易。

“可惜了,我说还想合个影呢!”

卖家又是一阵懊恼,李阳轻轻摇头笑了笑,张伟倒是很能理解这个卖家,两人都是卖玉的,和这卖家不同的是,他们一个卖原料,一个卖成品。

“以后会有机会的!”李阳笑了笑,这卖家真的是他的福星,眼下他这堆赌石中就有一块质量上乘的芙蓉种,比上次青岛解出的那块大多了,而且非常有个性。

“老哥,你知道我的名字,可我不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这太不公平了!”李阳摆弄着一块赌石,突然问道。

卖家轻轻一愣,又裂开了大嘴巴:“李老弟你说笑了,我的名字很普通,我叫赵德柱,不嫌弃的话你叫我老赵就行!”

“罩得住!”

李阳和众人的脸上立即露出一阵古怪的笑意,这名字,太好记了。

赵德柱看出眼前这些人所想的,不过并没有在意,第一次听到他这名字的人大都会和李阳他们一样,名字是父母起的,赵德柱也不想改,笑就笑吧,反正又没有恶意。

“行,赵大哥,你这块怎么卖?”

李阳忍住笑意,指指那芙蓉种赌石问道,这块赌石不小,足有三十多厘米高,在这个市场算是不小的赌石了。

而且,这块赌石还是一块难得的变异赌石,里面居然很是罕见的有着两种翡翠,一块是很普通的豆青种,而另一块则是比较不错的芙蓉种,相比之下,芙蓉种的翡翠更大一些。

“这一块,最低也要二十万,李老弟你是想在这里解还是带走?”赵德柱低头想了一下,才给李阳报出价格。

“二十万,不算贵,我带走!”

李阳点点头,这块赌石块头算是大的,这样老场口的全赌毛料在好几年前可能只要两三万块钱就能买到,但是现在绝对不行,过几年恐怕三十万都一定能到这样的毛料了。

“啊,真的带走!”

赵德柱愣了一下,事实上他想说如果李阳愿意在这解的话还能在便宜一点,赵德柱对李阳的运气也很是相信,这个年轻人给他一种很神奇的感觉。

李阳要是能在这里解涨的话,那绝对会给他带来不错的广告效应,让他今天的生意会好很多。

“对,带走!”

李阳已经开出一张二十万的支票,芙蓉种李阳没把握能帮明阳获得高积分,里面若是高冰种的话李阳就现场解开了,再拿一个内比和外比的双冠军,后面明阳一点成绩都不要都可以稳获前三名。

“好吧!”

赵德柱有些惋惜的说了一句,刘刚立即上来抱赌石,这个时候也没人和刘刚抢,这小伙子力气大着呢。

“赵大哥,我们先到别的地方看看,回头有空在聊,或者一起吃个饭!”

买下这块芙蓉种,李阳的心情很是不错,这块芙蓉种解出来之后和郑凯达上次的那块价值差不多,好几百万就这样又到手了。

加上现有的积蓄和家里存着的一些赌石,全解出来卖掉的话,李阳单单现金就能有六千多万,这还不算他的房产,车子和身上那块极品玉观音,这些全都加在一起的话,李阳现在的身价已经可以说是过亿了。

“李阳,我们到那边去吧,一会你可要帮我参谋一块!”

李阳现场没解石,大家惋惜的同时也在兴奋,这样可以为其他人节省一些时间。特别是郑凯达,立即拉着李阳就往一处人多的地方走,司马林已经赌过一块了,李阳也赌了一块,下面怎么说也该轮到他了。

上午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半,广场上的人变的更多,无论走在哪周围到处都是人,让李阳几人额头上都挤出来不少的汗水。

好在现在是三月入春的时间,要是在夏天有这样的活动,热都能热死人。

郑凯达自己也会分辨赌石,一个摊位上只要看几块便能大致分辨出质量的好坏,这样看下去郑凯达的速度也不慢,不过比起李阳来就差的远了,李阳每个摊位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里面所有的结果。

摊位多,赌石多,但好的赌石并不多,相比郑州大市场来说,这里好的赌石比例更低,那边毕竟是供货给专业的珠宝公司,卖的赌石自然不能太差。

同样,这边的赌石价值一般都不高,郑州大市场几十万一块的赌石毛料并不罕见,这里十万以上的就很稀少了,顾客不同,市场也就不同,十万以上的赌石毛料也全部都是为那些真正的玩家所准备的。

“李阳,你帮我看看这个怎么样?”

李阳正跟着郑凯达,张伟突然叫了一声,李阳这两天的表现已经征服了很多人,现在就是张伟在买赌石之前第一想到的也是李阳。

李阳走到张伟的旁边,郑凯达立即不满的嘟噜了一句:“老张,你太不地道了,是我先找的李老弟!”

“老郑,别急,我只是让李阳帮我看一下,用不了多少时间!”

张伟笑了笑,他这次来本就有买几块赌石的打算,除了要现场解的还想储存一点。他收藏的那批赌石越来越少,是时候加点了,再说这次那一百五十万的毛料跨了之后,他对自己剩下赌石的信心也就没那么大了。

不过,张伟若是知道里面的好翡翠大都被李阳买走了的话,不知道又会是什么表情。

“这一块,很不错!”

李阳眼睛一亮,张伟所看中的是一块白盐砂皮壳的全赌毛料,白盐砂皮是赌石中的上等,单单只是一个皮壳还算不上完全好,主要是这块毛料的身上居然有带蜞。

带蜞是蟒的一种,即蟒如带状缠绕石头中部或一头。如果此带如拧结的绳子,称之蟒紧,这种现象往往说明里面的色好。

如果这样的蟒上还有松花的话,那就肯定有色,这个色不一定是绿,还有可能出红翡黄翡等其他的颜色。眼下张伟所发现的这一块,就是蟒上有松花的上等品种。

当然,这样的赌石一般价格也都会更高上一些。

“是啊,挺不错的,老张,咱俩打个商量,这块让给我如何?”

郑凯达也注意到了这块赌石,越看他是越喜欢,暗自懊恼怎么先让张伟给发现了,这要他先看到的话,肯定会立即买下来。

“老郑,你已经有一套好的了,还想着争啊!”张伟脸色立即一苦,不过听李阳这么一说他心里倒安稳了。

李阳笑笑摇摇头,发动特殊能力去真正观察这块白盐砂皮并且有带蜞的好赌石。

特殊能力展开,赌石里面的一切都展现在李阳的面前,李阳立即有些古怪的站在了那里。

“老板,这块怎么卖?”

李阳心里正惊讶的时候,张伟已经问价了,白盐砂皮有带蜞,赌石块头也不小,这样的赌石毛料一般不会低于四十万。

“您真有眼光,这是我们这最好的一块,恐怕也是今天市场上最好的一块了,只要六十万就行!”

卖家笑了笑,这些卖家说话都是一个样子,看起来很憨厚,一副童叟无欺的样子,可如果真相信了他们,那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六十万,太贵了,便宜点,三十万如何?”

张伟皱着眉头摇摇头,这块赌石表现是不错,但绝对值不了六十万的高价,这卖家显然是听到他和郑凯达的说话,故意抬的价。

“三十万,这那行?您要真心想要的话,咱用个吉利数,五十八万,一分钱不能再少了!”

卖家使劲的摇摇头,一副很坚决的样子。

“不行,最多三十五万!”张伟再次摇头,三十五万是不高,一会还能再抬抬,做买卖就是这样,讨价还价。

“五十五万!”

刚说了一分钱不能在少的卖家又降低了三万,还偷偷看了郑凯达一眼。

“三十八万!”

张伟又加了三万,他的心理价位是四十五万,现在来看用这个价钱拿下来很有希望。

“五十五万,这是现金支票,给你,这块赌石我要了!”

卖家还没说话,一只手就伸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张支票,那卖家愣愣的接过支票,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是你!”

李阳回头脸色猛然一变,这半路上杀出来的人居然是刚才和他竞购那块赌石的年轻人,年轻人身子一晃,挤在了摊位前面,用手抱起那块白盐砂皮赌石,仔细的观察着。

司马林,郑凯达脸上都露出一丝怒色,特别是张伟,脸上红红的,显然是给气的。

“你,你懂不懂规矩!”

张伟过了好一会,才愤怒的问了一句,那卖家已经收了这个年轻人的支票,也就是说他们的交易已经完成,现在这块赌石已经是这年轻人的了。

“规矩,什么规矩?我给了钱,东西就是我的,这才是规矩!”

年轻人回头笑了笑,先是看了一眼李阳,又看了一眼张伟,眼中还闪过道轻蔑。(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