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来头太大

张伟猛的一愣,嘴唇还有些哆嗦,显然是被这年轻人的话给气坏了。

“这东西是我们先看中的,而且我们正在讲价,你就插进来,你还讲不讲理?”

说话的人是吴晓莉,这个年轻人的态度把明阳一行人都给激怒了,以吴晓莉的性子没当场骂他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怎么不讲理了?买东西讲究的是公平竞争,你们出不起这个价钱,我出的起,自然就是我的。而且,似乎刚才我先出价的东西,你们不一样有人再抢?难道只允许你们抢,就不允许我们争一次吗?”

年轻人冷笑一声,吴晓莉他们脸上的怒色更重了。

“算了,不要争了!”

李阳突然摇了摇头,刚才的事其实和这次完全不一样,刚才他们是同时问价,李阳有权利竞争,这次是张伟他们正在讲价,这年轻人就插进来了,性质根本不同。

不过争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东西人家已经买到手了,你总不能让卖家退了,然后在便宜卖给自己吧。

张伟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对张伟来说,这活动也是他们的地盘,在自己地盘上被人挥了面子张伟肯定承受不了,更何况他还是一个会长。

那年轻人彷佛丝毫都没有在意,看着被他突然插手硬抢过来的赌石不断的点着头,最后更是直接朝着后面的解石机走去,看他的样子是打算要当场解石了。

李阳的脸色更沉了,李阳突然想起刚才司马林说的话:我要是赢了,就不让他走,看着我解涨气气他。

这年轻人现在的做法就像司马林所说的一样,他并没有留下李阳他们,但是却当着李阳他们面在解石,结果是没什么分别。

张伟冷冷的看了那年轻人一眼,居然在后面跟了过去,李阳他们急忙也都跟上,现在李阳他们这些人和这年轻人的矛盾变的更大了。

“来,给我搭把手!”

年轻人放好赌石,头都没回的说了一句,跟着年轻人的几个人立即走出来两个,站在年轻人的身边。

年轻人没有架刀,而是把砂轮架了起来,这年轻人看来是想先擦擦看,看到这年轻人的举动,李阳眼睛猛然一紧。

这块赌石里面的情况已经很清楚,皮层下面就是翡翠,并且还是冰种,只要擦开石层,就能露出里面的冰种翡翠来。

不过,里面并不全都是这些冰种翡翠,只那一面有很薄的一层,其他则大部分是被破坏掉的翡翠,并没有什么价值。

而现在,年轻人准备擦开的地方,就是有冰种的那一面。

李阳深深的看着这年轻人,这年轻人很不简单,肯定发现赌石里的一些情况,不过李阳同时也可以确定,这个年轻人没有和自己一样看透赌石的能力,不然的话他绝对不选择擦石,一刀切开最好。

张伟此时已经恢复了不少,冷冷的看那正在解石的年轻人,他刚才是给玉石协会的人打的电话。张伟可是玉石协会的骨干,又是会长,他们肯定会讨个说法出来,至少这人恶意竞购的罪行是跑不掉的。

砂轮已经转动,年轻人带上眼镜慢慢解石,他的动作很熟练,根本不符合他的年纪。

解石机旁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听到有一块价值五十五万的赌石再解,远处也开始有人往这跑,想看看这样的赌石究竟会出什么样的翡翠。

赌石皮壳慢慢被磨了下去,年轻人突然停下来,一旁的人急忙给他洗干净磨来的窗面,窗面上露出一层淡淡的白雾。

出雾了,还是白雾,这可是好兆头,周围人纷纷议论了起来,年轻人似乎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开动砂轮解石。

白盐砂皮壳慢慢的被剥落下来,擦开的窗面也越来越大,白雾出现的也是越来越多。

擦开个巴掌大的窗面后,年轻人停下了一会,仔细的看看窗面的白雾,最后点点头重新戴上眼镜继续擦石。

李阳知道,再擦上几分钟,里面的冰种翡翠就会露出来,到时候这年轻人会更得意,张伟恐怕会更郁闷。

“哗哗!”

年轻人把白雾终于擦开了,露出里面晶莹如冰的青绿翡翠,周围人顿时都惊呼了起来,冰种,终于出现冰种了,昨天是出现了好几个冰种,但都是玉石协会自己准备的,外围玩家可没见到一个。

今天,这也是第一个冰种,下面还有没有现在谁也不知道,至少这块冰种已经有资格来竞争今天的冠军了。

张伟的脸色瞬间变的无比的难看,冰种啊,要是知道会出冰种他六十万都不会去还价了,这下好了,被一个人给恶意争走了,这口气憋的张伟是无比的难受。

“小伙子,我出两百万买你这块半赌毛料,卖不卖?”

周围马上有人出价,五十五万变成了两百万,一些新人总算感受到了赌石的疯狂,不过,这只是开始。

“擦开就是冰种,里面出冰种的可能性非常的大,两百万太低了,小伙子,我出三百万,这个价钱可是很有诚意的哦!”

又一个人出价,这人出价之后周围顿时没人在继续出价,三百万,一块擦开露出冰种翡翠的赌石来说,价钱真的不低了。

“谢谢,不过我并没有打算卖!”

年轻人轻轻摇了摇头,还回头特意的看了李阳一眼,仿佛是在故意气着李阳,报那刚才被李阳逼走的一箭之仇。

“张会长,怎么回事?”

省玉石协会的人终于到了,见到张伟立即大声的问道。来的是省玉石协会的一名理事,,姓孙,职位不高但是有着官方的身份,而且这次活动他也是一个负责人。

“孙理事,你可来了,市场有人违规恶意抢购,我正在讲价的一块赌石,就被人给抢了,你们看怎么办!”

张伟立即露出很生气的样子,这倒不是装,他是真的很生气。

“有这种事?”孙理事眉头紧紧的皱着。

这种事平时还真没怎么遇到过,按照法律来讲的话,人家没有违法,按照市场规定来说,也没有限制这一条,只能说道德上过不去而已。

不过张伟的身份不一样,他可是来参加活动的玉石协会成员,而且是主力会员兼会长分地会长,不好好处理的话很容易出乱子,甚至会影响到整个活动。

不管怎么说,南阳聚市都是因为玉石协会的聚会带动起来的,聚会才是根本,要是这些根本的人闹起来的话,那他都会遭受牵连。

“张会长你放心,这件事我们肯定会严肃处理!”

转眼间孙理事便有了决定,周围的人则惊讶的看着他们,特别是那个赌石卖家,他没想到最先想要买自己赌石的这个人还是玉石协会的人,更没想到还是一个会长。

孙理事朝着那年轻人走去,年轻人头都没抬,继续解着他的赌石,孙理事还没走到那年轻人身边,就被两个人给挡住了,这两个人就是刘刚一直留意的那两个保镖。

“你们,想干什么?”

孙理事厉声叱问道,这两个人身上有种让人很不安的感觉,让孙理事忍不住大声说话来为自己壮胆。

“不好意思,他们没有恶意,请问你是?”

另外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笑呵呵的对孙理事说道,那两个人退远一些后,孙理事那种不安的感觉也减轻了很多。

“我是本次活动的管理方,你们有人违反我们的活动规则,现在需要跟我回去一起调查一下!”

孙理事整了整领子,严肃的说道,这里人太多,不是处理这种事情的好地方。

“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违反贵方什么规矩了,我们是一手钱一手货交易,这点您可以问一下这位老板!”

中年人轻轻摇了摇头,还把那卖赌石的老板推了过来,这个时候解石的那年轻人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专心的解着那块赌石。

赌石卖家脸色变的有些僵硬,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作为一个买家他有责任为自己的顾客说话。

“你们放心,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会秉公调查,现在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就行了!”

孙理事没问那赌石卖家,问也是白问,他心里已经大概猜到了,这个时候最好还是把他们都带走,等到了没人的地方,调查结果怎么说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真不好意思,您恐怕没这个权利让我们跟您走,邵公子和您一样也是玉石协会成员,而且官职似乎比您大一些!”

中年人轻笑摇摇头,伸手递给孙理事一个小本本,打开这个小本本,孙理事的脸色立即僵硬在了那里。

小本本孙理事很熟悉,他也有一个,就是表皮的颜色不同。这是玉石协会的证件本,这个证件上写着一个名字,邵玉强,职务是中国玉石珠宝首饰协会玉石分会理事,中国广东玉石协会副会长。

玉石协会总部的理事,还是中宝协亲自任命的,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官方身份啊,比他这个一般的,中宝协压根不会承认的省玉石协会理事,强的可不是一点。

而且人家还是广东玉石协会的副会长,级别上也比他高上一级,他还怎么去管。

“不好意思,我想可能是误会!”

孙理事有些僵硬的笑着,把证件还给那年轻人,摇摇头转身朝张伟走去,这事现在麻烦了,人家的来头太大,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

谢谢大家,朋友们太给力了,转眼七十多票了,朋友们给力小羽也会给力,接着去码第四章,最后在弱弱的问一句,朋友们还有木有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