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嘉靖官窑

“胡哥!”

喝酒的那两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家伙突然站了起来,对着那胡老板叫了一句,胡老板看看李阳,又看看刘刚,突然又笑了。

“这些东西之前我是怕李灿老弟跑了,才扣下的,现在钱还了,东西自然给你们!”

李灿抱着那箱子,恨恨的看着胡老板,他能感觉到,若不是自己这边的人也不少,这东西胡老板会不会给他还是个未知数。

“让我看看!”

李阳心里突然一动,从李灿手里接过箱子,仔细的翻看里面几件瓷器,眼睛猛的一亮。

“小灿,不错啊,你小子撞大运了,你这趟没白来!”

李阳从里面拿出一对青花小碗,在外面仔细的看着,边看还边不断的点头。

“老大,什么意思?”李灿有些迷糊,李阳的情况他还是比较了解的,对古玩并不懂。

“没什么,这对小碗你是当作乾隆民窑收的吧?”

李阳摇头笑道,小碗都有四层淡黄色光圈,差不多就是乾隆年间,这个时期的民窑是一个代表,有不少的精品存在。

“是的,老大,你怎么知道?”

李灿惊疑的看着李阳,上次见李阳的时候连民国石雕都看不出来,这次居然一眼就认出这是乾隆民窑,还真让李灿惊讶。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看错了,打眼了,这不是乾隆民窑!”

“不是乾隆民窑,难道也是假的!”

李灿猛然一惊,他是被假东西吓怕了,忘了李阳一开始说的话,这对小碗可是他收的最贵的东西,收上来都花了他两万块钱。

李阳敲了一下李灿的脑袋,训道:“我有说是假的吗,你撞大运就是遇到假货啊?平时都怎么教你的,真笨!”

李灿傻呵呵的笑了笑,一旁的胡老板则冷冷的看着他们,并不说话。

“来,我给你说,这东西是嘉靖官窑,和乾隆民窑差老远了,幸好这次我来了,不然这东西要是让你当乾隆民窑给卖出去,那可是真亏大发了!”

李阳笑眯眯的,李灿惊讶的同时更傻了,忍不住问道:“老大,你说这是嘉靖官窑,怎么会没款呢?”

胡老板在一旁也跟着冷笑道:“对,为什么没款?”

李阳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胡老板,没有理他,继续对李灿说道:“让你平时多学点你不听,老想着发大财,没知识有大财的机会也会被你错过,我就给你说说这官窑的基本常识,我问你,谁告诉你官窑必须有款了?”

“好像没有?”李灿皱了皱眉头。

“当然没有,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官窑都会有款,有些东西就不会带款,比如皇帝赏赐给大臣的东西就没款,还有一些特殊意义的瓷器也不会有款!”

李灿露出一丝明了,道:“你的意思是,这对小碗是赏器?”

“不止是赏器,还有着特殊的意义,我问你,这上面的纹饰是什么?”李阳摇摇头道。

“婴戏图!”李灿立即回答,这对小碗是他收的,很熟悉。

李阳又问道:“那你给我说说,婴戏图是怎么来的,有什么意义!”

“这个,老大我不知道!”李灿低下了头,他只知道婴戏图是一种纹饰,怎么来的有什么意义还真的不清楚。

“平时让你学你不学,自以为多厉害,现在知道后悔了吧?我再教教你,看你这次回去知道不知道好好学!”李阳又训斥了李灿一句,摆正那俩小碗,慢慢的说道:“婴戏图纹饰始创于宣德年间,兴盛于成化,嘉靖登基以后,求子心切,下令御窑厂烧制了一批婴戏图纹饰官窑瓷,含有子孙满堂,富贵吉祥的寓意!”

李阳又拿起一个小碗指了指碗底,道:“皇帝用的,那肯定要带款,可这一对是赏赐给大臣的,所以才没款,你仔细看看这器型,端庄大气,胎质细密!”

说着,李阳对着小碗轻轻一弹,发出道悦耳的轻鸣声,摸着小碗,李阳大肆感叹,道:“弹,可听金玉之声,看,釉色丰腴肥润,纹饰笔意流畅,意境高雅而不落俗套,哪个民窑能烧出这样的瓷器来?”

李灿忍不住点了点头,听李阳这么一说,他也感觉这东西就是嘉靖官窑。

“还有,你在看看这底,也是挂了釉的,皇帝用的桌子可都是高等黄花梨所造,要是露着胎,桌面还不都给刮花了!”

李阳看看胡老板,突然趴在李灿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我告诉你,这也是区别官窑和民窑的一个小窍门,记住了!”

李阳的声音很小,不过那胡老板倒是听到了一点,李阳的意思他大概是明白。

胡老板看着李阳,突然冷笑道:“李先生,你就不用给我下套了,我是下套的祖宗,你这套对我没用!”

胡老板虽然这样说着,可眼睛却一直盯着李阳手上的小碗,看来他也是心动了,只是还不相信李阳刚才所说的话。

李阳看了胡老板一眼,笑着摇了摇头,又转过头对李灿问道:“你这对小碗是在这里收的?”

李灿立即点头,回答道:“是的,有什么问题吗,老大?”

“问题,倒是有一点,这东西可是官窑,明朝的官窑和这不搭边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李阳边说边摇头,拿着两个小碗又看了一眼,这才准备收起来。

“等等!”

那胡老板脸色猛然一变,大声的叫道,并且快步走到了李阳的面前,贪婪的看着李阳手上的那对小碗。

“胡老板,不好意思,我们该走了,不过这次还是要谢谢你们!”

李阳淡淡一笑,拿着小碗就往外走,头都没回一下。

李灿和刘刚急忙跟了上去,追上李阳,李灿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兴奋,对着李阳问道:“老大,这对嘉靖官窑小碗能值多少钱啊?”

“一个吗,差不多一百万,这一对就要三百万了,正好我有个朋友要开拍卖公司,回头让他们给上拍,卖个好价钱来!”

李阳笑着扬扬头,边说边走,停都没停。

这些话全被后面跟着的胡老板给听到了,胡老板脸上不断转换着表情,最后狠狠的说道:“追,快追回来!”

喝酒的那两个人立即站了起来向外跑去,胡老板也追了过去,刚才他一直怀疑这是在给他下套,可在听到李阳的疑惑,又见到李阳坚决的离开后,胡老板再也坚持不住,他也相信了李阳刚才的话。

李阳怀疑这对小碗的来历,李灿也不知道,可他胡老板很清楚,这里叫做高家庄,嘉靖年间真的出过一个宰相,后来告老还乡,听说皇帝就赏赐了不少的宝贝,要说那对小碗是嘉靖官窑,还真的非常可能。

加上李阳之前的分析,此时这胡老板已经完全相信了李阳。

“你们,想干什么?”

李阳他们还没走远,就被那两个长相凶狠的人给拦住了,刘刚则警惕的看了他们一眼,慢慢把李阳护住。

“不好意思,李先生,你看你大老远的来了,我们也没怎么好好招待,回来休息一下再走,也好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啊!”

胡老板笑眯眯的跑了过来,还有些气喘,李阳和刘刚的看着他,李灿则很是警惕。

“什么意思?”李阳淡淡的问道。

“没,真没什么意思?李先生总要喝杯茶吧,否则人家就说我老胡怠慢客人,以后谁还敢来啊!”

胡老板急忙摆手,那两个长相凶狠的人堵住路,又往前走了一步。

刘刚刚想动,就被李阳悄悄拉住了,并且趁着别人不注意给刘刚使了使眼色,刘刚微微一愣,随即站在那里不动了。

“那好,我倒要看看你们能耍什么花样,我先告诉你们,我身边这兄弟可是会武术的,别耍花样就行!”

李阳慢慢的点了点头,又指了指刘刚,胡老板微微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只是笑容稍微有些不自然。

重新回到院子,胡老板亲自忙碌着给李阳他们搬椅子,又让人去沏茶,坐好之后,胡老板才笑呵呵的对李阳说道:“李先生,说实话,老胡我官窑也没见过几个,你那对嘉靖官窑青花碗能不能让我在看看?”

“看,在你这里放着你不是看了很多次了吗?”

李阳心里暗笑,脸上却露出一副很是惊讶的样子。

“不好意思,老胡我才疏学浅,刚才听李先生您那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之前我是看过,可从没想过这是嘉靖官窑,打了眼,所以现在特别想在看一眼,学习,学习,让您见笑了!”

胡老板脸露惭愧,不了解他的人恐怕还真的以为他是一个很好学的人。

“小灿,这点你就要跟胡老板学学了,你要是能向胡老板这样,恐怕这次也不需要我亲自跑这一趟了!”

李阳满意的点点头,又对着身边的李灿教导道,一副兄长怜惜弟弟的样子,那胡老板对李阳更是不怀疑了。

“看吧,不过只能远观,不可近看,说实话,我真不放心把东西放你手上!”

李阳扬起一只小碗,却不让胡老板靠近,胡老板嘴里连连说着‘那是’,眼睛直盯盯的看着这对小碗。

有了李阳之前所讲的知识,胡老板是越看这对小碗越感觉精美,越看越不像是乾隆民窑,还真像是官窑瓷器,即使不是嘉靖的官窑,也差不了哪去。

………………………………

第三更,继续去码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