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李阳也会下套

让那胡老板看了有两分钟,李阳立即收起了小碗。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这次的事情不管是不是你们下的套,有了这对小碗,我之前的事们都一笔勾销,告辞!”

李阳站起身,拍拍身上,满意的笑了笑。

“等等!”见李阳又要走,胡老板又叫了起来,脸上很是焦急。

“胡老板还有什么事!”

李阳回头看了胡老板一样,又把刘刚和李灿都拉到身边,看着眼前的三个人,胡老板脸上变换了几次表情,最后又露出那副人畜无害的笑眯眯表情,李灿就是被他这种表情给欺骗的。

“李先生,是这样,您看呢,拍卖公司是不会给您现钱的,据我所知,上拍卖的话想要拿到钱,快的话也要三个月,慢的话可能都要一年多,不如,您这对小碗,就卖给我吧?”

胡老板笑呵呵的说着,李灿脸色突的一变,想说什么却被李阳给拉住了。

李阳淡淡一笑,又扬起一只小碗,道:“胡老板说的没错,卖给你也不是没有可能,上拍最低是三百万,你怎么也得给我两百万吧,你有这么多钱吗?”

“两百万我没有,我有三十万!”胡老板立即摇头。

“三十万,胡老板,你脑袋是不是装了浆糊!”李阳嗤鼻一笑,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那胡老板。

胡老板见李阳这样的表情,心里更加的稳定了,悄悄的给身边那两人使了个脸色。

“李先生,您说笑了,除了这三十万呢,我另外还有三十万现金,就这么多了,这可是我的全部家当,我是真心想买你这对小碗,再说了,您这对小碗两万收的,六十万卖的话,已经赚了不少,不是吗?”

胡老板说着又从身边一个包里拿出个纸包和袋子来,纸包里是两厚摞红票子,袋子里也都是百元大钞,一打一打的,只是没那纸包里的钱那么整齐。

看见那纸包,李灿脸色猛然一变,咬着牙说道:“果然是你下的套,老大,那二十万也是我的,我在这看了个好东西,就回去连借带凑的凑足这二十万,又借了他三十万,这些钱全被他骗走了!”

李阳叹了口气,拍拍李灿,示意他不在说话。

“胡老板,道不同不相为谋,现在别说两百万,你就是给我三百万也不会卖,告辞!”

说完,李阳一拉刘刚和李灿就往外走,那两个长相凶狠的家伙突然一人拿着一把大刀蹦了出来,恶狠狠的看着李阳他们。

刘刚面色一沉,脚面转动了一下,身子已经突出在李阳的前面。

李阳则面露惊恐,双手各拿一只小碗,大声的叫道:“胡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下套还不算,还想着明抢了,我告诉你,只要我这么狠狠一砸,你什么也得不到!”

胡老板眼珠子快速转了转,脸上又露出笑眯眯的样子,说道:“李先生,别,您别这样,和气生财,既然这东西是大家一起发现的,那就应该见者有份,这六十万给你们,碗你们给我,这样对大家都好!”

胡老板说完,又变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反正今天让你们带走这对小碗和杀了我没啥区别,

拿钱走人,或者咱们同归于尽,你选吧!“

“好,你狠,这次我们认栽,以后别想着再去河南和我们做生意!”

李阳似乎很害怕,考虑了好几分钟才丢下一句狠话,李阳让刘刚去拿钱,自己则小心的把碗摆在地上,等刘刚拿到钱后,带着李灿快速离开了院子。

一出门,李阳就带着刘刚和李灿向外走,直到跑出去老远,三人才停下来喘口气。

“李哥,刚才你怎么不让我动,那两个小子我没看到眼里,你不拉着我,一分钟我就能撂倒他们!”

停下后,刘刚很是疑惑的对李阳问道,李阳和李灿都气喘吁吁,刘刚只是轻喘了两下。

“我知道你厉害,不过咱犯不着跟他们拼,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让他们进套,真打起来我前面的努力不都白费了!”

李阳摆摆手,回头看了一眼,胡老板他们这次没有追过来。

“下套?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灿惊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刚才他还在懊恼,刚发现个好东西又被这群强盗给抢了。

“没什么,嘉靖的官窑有没有不带款的我不知道,不过要真有那样的官窑肯定是国宝一级的,走吧,趁这几个笨蛋没发现之前我们赶紧走!”

李灿顿时傻眼了,呆呆的看着李阳,李阳都走了几步,见李灿没反应又回头拉了他一把。

直到上了车,李阳的心才平稳下来,刚才的确是他下的套,淡黄色四层光圈,表明那对小碗的的确确是乾隆年间的东西,扯出嘉靖官窑来不过是因为李阳想到了之前的那个石碑。

也正是因为这点,才让那胡老板相信了李阳,最终一步步落入到了李阳的圈套里。

“小灿,说说这次到底怎么回事?”

刘刚开着车,李阳坐在副驾驶座上,回头问了李灿一句。

李灿立即又低下了头,慢慢说起了这次的事情来。

这个胡老板是他在郑州古玩城认识的,胡老板是个走南闯北在一线收古玩的人,手上不时能拿出一些好货色来,渐渐的李灿也就和他熟悉了,李灿照看的那小店里有不少的好货都是从胡老板那收的。

年后不久,胡老板突然对李灿说陕东有个小村庄里有些好东西,他这几天有事暂时去不了,让李灿先去,不过收到好东西李灿要给他些好处。

想想胡老板一年多来送来的那几件好货,李灿便同意了,第一次到这小村的时候李阳并没有带多少钱,只是来看看,结果还真发现了几件不错的东西,包括那对小碗。

除了那小碗之外,李灿意外的发现了一件嘉庆官窑双耳壶,李灿仔细的研究了半天,又拍了照片发给叔叔,最后都断定那是一件精品,可以卖到两百万。

确定之后李灿便心动了,不过卖家开出了六十万的高价来,死讲烂讲的终于讲到了五十万,李灿赶紧盘凑了二十多万,眼看着还差三十万的巨大缺口时,胡老板也赶到这里来了。

胡老板一见那双耳壶就要自己买,人家说是有人先订了,就没买成。李灿见胡老板有钱,就缠着他借了钱,并承诺等壶卖出去后给他五万块钱酬金,最后胡老板把酬金提高到十万,才算答应借给李灿这三十万块钱。

再往后面的事,不用李灿说李阳也知道了,肯定是东西到手后,李灿才发现那东西是假的,估计是被掉了包,在找卖家又找不到人了,欠了胡老板三十万的李灿想走都走不了。

李灿让叔叔想办法先凑钱,不过因为要购买那双耳壶前面已经把所有的钱都拿走了,李灿叔叔把店盘出去都没凑够三十万。两天过去了,李灿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就谎称自己还有个哥哥,让胡老板给李阳打了电话。

剩下的事情,就都是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了。

说完后,李灿沉默了一会,又突然的说道:“谢谢你,老大!”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这三十万你拿走,赶紧给你叔叔打个电话,别在让他着急了!”

李阳轻笑摇摇头,李灿一共拿来大概二十五万的现金,自己拿了三十万,这还多出了五万,不用猜就知道是那个胡老板的,索性全给了李灿,这次那个胡老板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大,这钱是你从胡骗子手里弄回来的,我不能要!”

李灿摇了摇头,他现在算是全明白了,刚才李阳也是在演戏,只不过李阳演的更高明,把经验老道的胡骗子都给骗了。

“说什么傻话呢,这些钱本来就是你的,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李阳立即把那三十万的现金塞到李灿的怀里,李灿低着头,眼睛很快变的异常湿润。

李灿给李阳打电话只是最后的希望,他知道自己叔叔想再凑三十万现金来有多难。而李灿认识的人中只有李阳手上有钱。李灿知道李阳赌石赚过好几百万,连八十万的鸡血石都能当礼物去送人,三十万应该没问题,所以便打了个电话试试。

电话是胡老板打的,按照李灿的意思是想让李阳借钱给自己的叔叔,让叔叔来赎人,可惜他这些话没能说出来就被胡老板给挂了。

后来,李灿更没想到李阳会这么快就亲自赶过来了,两人在大学的时候感情是很好,可毕竟中间分开过两年,对李阳会不会借钱李灿都没把握,更不用想李阳会亲自跑来救自己。

所以,在李阳把被骗的钱还给自己之后,李灿心里的感动再也忍不住,低头掉下了泪水。

李阳没有在问李灿,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天色慢慢变暗,今天想赶回南阳是不可能了,必须找个地方住一晚上,明天再做打算。

六点多钟,刘刚把车开进了灵宝市,找到了一家四星级宾馆住了下来,等吃过饭李灿便进房间休息了,这几天他遭受了不少的苦,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很疲惫,进去没多久便睡着了。

在这里李阳很是放心,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后李阳也很累,不过因为有些兴奋却睡不着,索性带着刘刚一起走上灵宝的街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