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谁在捡漏?

李阳微笑不语,何老有一句话李阳深深的记得,古玩界的故事最多,无论什么故事都不要相信,只相信自己的眼力,谁知道眼前这店主是不是故意装可怜。

再说了,这件破损的宣德炉绝对不值十万,五万已经是高价,李阳没打算再给它加价。

“老板,我说的是真的,我已经赔了十万,不能再低了!”

店主见李阳不为所动,脸色立即便的很是悲苦,只是眼角偶尔还在瞄一下李阳。

“爸,爸,我回来了!”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叫声,店主一愣,脸上露出明显的笑意,赶紧把宣德炉收了起来。

从外面进来一个有不到二十岁的小青年,还带着个帽子,见到店里有人这小青年也愣了一下,不过随即便对那店主大笑道:“爸,赵村的那油漆大罐我收回来了!”

“真的,快拿进来看看!”

店主面露大喜,还略有些激动,起身就想往外走,只是刚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身把那装宣德炉的箱子送到里屋后,才朝外走去。

见到李阳,店主歉声道:“这位老板,很不好意思,我儿子刚收了件货回来,两位方便的话,可以明天再来谈!”

“没关系,你们收的货我们可以看一看吗?”

李阳摇摇头,现在在乡下收获已经很不容易,不过那小青年所说的油漆大罐倒让他想到了一件事。

何老曾经对李阳讲过,文革破四旧的时候有些人为了保护家里的瓷器文物,就刷上一层油漆保存。后来有少数刷了油漆的东西因为种种意外一直都没去掉油漆,知道这些秘密的人就四处收集这种油漆瓷器,有些人的确拣到了漏。

不过后来也有很多人利用这一点设置陷阱,让不少人被骗,现在事情又过去了那么久,还有没有这种油漆瓷器存在就没人知道了。

“这个,可以,可以,没问题!”

店主想了一下,随后笑着答应下来,东西已经是他们的,李阳想捡漏是没机会了,若是李阳想要又出了让他们满意的价钱,店主不介意把刚收的东西卖出去。

正说着,小青年带着一个油漆大罐走了进来,这罐确实不小,有近半米高,刷的是红油漆,只是时间很长都变成了黑褐色。

一看见这大罐,店主又激动了起来。

小青年从里面墙边拿出一个小桶,往一个盆子里倒点出来,又拿出一个新的毛巾来沾上水,开始在油漆大罐上擦拭着。

店主也在一旁忙帮忙,两人都没发现李阳正在发呆。

油漆大罐一抬进来,李阳就用特殊能力观察了这件东西,这店主的父子运气真是不错,这还真是何老所讲过的油漆瓷器。

油漆里面是一件有着两层淡黄色光圈的青花罐,没有底款,李阳根据样式和光圈来分析,这是一件光绪民窑,算是不错的民窑瓷器。

李阳发呆的原因是这大罐的底座,大罐的底座很厚,中间有个盘子大的中空,在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件青釉笔洗,这笔洗上面的淡黄色光圈居然有十五圈之多。说起来这是李阳第二次遇到肚子里藏宝贝的东西,不知道以前的人是不是都喜欢这样。

十五圈,一圈是六十年,说明这件笔洗距今至少有九百年的历史,李阳快速算了一下日期,这个时间大概是在北宋后期。

青釉笔洗做工非常的精美,笔洗的直径差不多有三十厘米,厚度大概有四五厘米,没有底足,笔洗背面也没有字款,只有细小的钉痕,这样的钉痕有五个。

李阳仔细回忆了下在何老那里学习的古瓷知识,何老是古瓷的大行家,这类的书籍最多。

有钉痕的瓷器种类并不多,加上又是北宋时期,李阳差不多已经知道这件笔洗的来历,若李阳的猜测没错的话,这件笔洗可是件了不得的宝贝。

李阳做出判断后,那店主和儿子已经把油漆洗了大半,越洗那店主越高兴,儿子的脸上也洋溢着兴奋,不用说,他们肯定是在为捡漏而兴奋。

“老板,运气不错啊,是件老东西!”

李阳蹲下身来,笑呵呵的说了一句,那店主很是高兴,忍不住点了点头。

“这应该是光绪时期民窑的将军罐,虽是民窑,但十分精美,价值不菲!”

李阳又继续说道,店主一直点头,刚才李阳一下子说出他宣德炉的问题来,店主已经把李阳当成了专家级的高人,加上他自己也看出这东西的年代,对李阳的话自然没有任何怀疑。

说完这些李阳也不在说话,静静的看着他们父子洗油漆,过了有半个多小时,两父子终于将整件大罐上所有的油漆都洗了下来。

“老板,我对你们新收的这件宝贝很有兴趣,开个价吧?”

将军罐被店主父子抱在了店里的桌子上,李阳看着这个将军罐,突然说了一句。

“这位老板,您的眼力我是真服了,既然您看中了,那还是您先出个价吧!”

店主眼珠子一转,立即笑呵呵的说道。这大罐是他早些时间下乡碰运气的时候发现的,当时要收人家没卖给他,这店主就留了个心思,足足等过了一个月才让自己的儿子用别的方法去试。

结果这一试真的试成了,儿子低价把油漆大罐给收了过来,他今天一直没关门还在营业也是在等儿子,没想到在等儿子的过程中还有能遇到顾客。

对李阳他很陌生,听口音也能分辨出李阳是外地人,不过这没关系,只要他有钱买自己的东西就行,做买卖的人最主要的就是为了赚钱,这店主并不是一个收藏家。

“五万!”

李阳低头想了一下,立即给出了一个价格,这将军罐虽然好,但毕竟是民窑,这几年古民窑瓷器的升值远没有官窑要高。

就像李阳下套的那对小碗,乾隆民窑只要两万一对,换成嘉靖官窑就变成三百万了,差了上百倍。

“老板,看您出价就知道您是个实在人,五万可以给您,但有个条件,您必须搭上那宣德炉,两个一起,十五万!”

店家笑呵呵的回答道,他看出李阳是真的对这光绪将军罐感兴趣,所以才提了这么一个条件,那宣德炉在他的手上压的时间太长了,店主早就让走出去,这次遇到李阳他决定不在放过。

“两件,十二万!”

李阳恨不得立即答应着店主,不过李阳也明白,答应的太爽快这店主反而会有所怀疑。

“十四万!”店主道。

“十三万!”李阳立即还价。

“成交!”

店主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眼睛变的又细又小,给人一种奸商的感觉。

他那儿子只在一旁看着,见这件将军罐这么快就卖了出去也很高兴,这可是他第一次单独出去收货,就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

店主这里只进行现金交易,李阳让刘刚回去拿钱,自己则留了下来,不紧不慢的和店主聊着天。

十几分钟后,刘刚便带着装钱的包返回到这里,李阳拿出十三万现金点给那店主,之后那件残品宣德炉和这光绪民窑将军罐都变成李阳的了。

等东西到手,李阳就带着这将军罐和宣德炉离开了那古玩店,店主儿子特意出门看着他们走远才回去。

“爸,今天我们赚大发了,那油漆大罐加上运费我只用了五百块钱,那宣德炉您是两万收的,今天等于一天就赚了十几万啊!”

儿子的表情很是兴奋,店主则露出一股得意,宣德炉他收的时候就知道有瑕疵,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唬住人,二十万不过是欺骗李阳的,是想让李阳产生同情心。

目前来看,店主自认效果还是不错,李阳看上了他刚捡漏的来的将军大罐,让他一共赚了十几万,有这笔生意在,这一年的吃喝都够了。

一离开那古玩店,李阳一直压制的心跳再次加快了,如果李阳自己没有猜错的话,这将军罐里面藏着的应该是件汝窑青釉笔洗。汝窑是宋代五大官窑之首,烧出的瓷器本身传世量就非常的稀少,这件青釉笔洗的价值就可想而知了。

那店主以为自己拣了漏,却不知道,最大的漏已经让李阳给拣走了。

回到酒店,李阳就想把那大罐给砸开,不过刘刚在身边,只能作罢。宣德炉虽是残品,可也是件古玩,加上这正品的汝窑青釉笔洗,李阳总算有了自己的收藏品,说起自己是古玩界的人也能说的理直气壮。

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李阳的心情还很是不错。

李灿起的也很早,经过昨天一晚上的休息他的精神恢复了不少,吃过早餐几人准备出发的时候,李灿见到那将军罐和宣德炉,惊讶的嘴巴都没合上。

上了车,李阳才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李灿,李灿仔细看了看两件东西,不断的摇头,表示李阳买贵了,这两件东西加在一起十万都完全算是高价了,李灿表示他要是跟着,最多八万就能帮李阳买下来。

李阳只是笑笑,毫不在意,真正的宝贝在里面呢,和那件汝窑青釉笔洗的价值相比,这十几万只是个零头。

李阳把李灿送到郑州后,想了下又和刘刚一起返回了明阳,那件笔洗很贵重,因为还在将军罐里就无法放进车里的保险箱,让李阳很是不放心,索性先送回家,反正明阳距离郑州也只有两百多公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