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古剑之争(上)【第二更】

“那只是你的感觉,道理?道理谁都能摆一堆,最重要的是证据,你们年纪轻轻的,懂什么?”

侯老很不客气的对郑凯达说道,苏展苦笑了一声,郑凯达是大客户,苏展自然要好好的招待着,可侯老只是这里的专家,对郑凯达自然不会有什么重视。

“侯老,这么说您有这剑是方腊佩剑的证据了?”

李阳突然向前一步,轻声的问道,李阳也很尊重别人,但前提是对方要值得尊重。眼前这个侯老专业水平或许很高,可他的态度李阳就不认同了,即使不赞同别人的意见也没必要直接指责,还说李阳他们懂什么,很是看不起人的样子。

“我当然有证据,拿剑来!”

侯老淡淡的看了一眼李阳,把手往郑凯达面前一伸,这把古剑此时还在郑凯达的手里。

郑凯达也苦笑了一声,这侯老的心胸可不宽阔,李阳这么一说估计侯老对李阳的印象更不好了。

若不是要开拍卖公司,其实郑凯达也不需要理会这侯老什么,房地产行业和这位侯专家搭不上一点的关系,可拍卖公司就不行了,侯老是圈子里的老人,能不得罪的话尽量还是不要得罪。

郑凯达把剑交给侯老,这侯老也不客气,拿过去之后直接拔剑出鞘,一把大开门的古剑立即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隔间里还有其他两名顾客,此时也被他们这边的争论给吸引了过来,好奇的看着这把古剑,看着这把古剑两人还不断的点头,剑的确是好剑,两人看着都很是心动。

李阳刚才已经看过了剑身,不过特殊能力下看和直接用肉眼看感觉不一样,此时看着依然泛着寒光的剑身,李阳似乎都有些发冷的感觉。

这把古剑的剑身上有花纹,材料应该是上乘的折叠夹钢,灯光下折射着刺眼的白光。

剑身与剑脊斜面之间打磨的是又精细又有力度,工艺绝对是上乘;从剑刃上的众多大小磕来看,锈蚀与剑身一致,多层次,不呆板,是一把被人多次使用过的古剑,绝对不是人为作假。

当然,如果是人为作假的话也不可能瞒过李阳。

“既然你对方腊有点了解,那方腊自号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了?”侯老握着剑把,又仔细看了一眼这把古剑,眼中闪过道欣赏,他欣赏的自然是这把古剑,不可能是李阳。

“方腊又名方十三,起义以后自称圣公!”

李阳微笑着点了点头,慢慢的说道,古玩的基础知识里面就有对历史人物的了解,何老可不止考过李阳一次,基本功上李阳可不敢偷懒。

“没错,方腊自号圣公,这把古剑虽短,不过制造的大气精美,剑刃有明显砍动、搏斗过的痕迹,古代佩剑多为装饰品,拿着佩剑进行搏斗的人可不多,方腊起义失败,有过贴身搏杀的经历,此乃理由之一!”

侯老很不客气的对着李阳说道,侯老说的这些也只能算是理由,算不得证据,李阳静静的听着,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

侯老把剑把递了过来,指着剑首对李阳问道:“你在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块古玉!”李阳淡淡的回答道。

古剑也是分档次的,好点的古剑,或者地位高的人使用的剑都会镶嵌宝石或者玉石,还有人用黄金制作剑把。这把古剑的剑把上虽然没有黄金,不过剑首部位却镶嵌着玉石,在古代也属于高级东西,要说是方腊的还真有可能。

古剑上镶嵌的这块玉很不错,玉料青白,表面有桔黄色及赭色斑,通身有褐色沁斑,玉是浮雕螭龙造型,非常的生动,韵味十足,单单这块玉石就能值上好几万块钱。

“我的证据就在这古玉上,你仔细看看,这上面雕刻的什么字?”侯老淡淡的看了一眼李阳,眼中还闪过道轻蔑。

刚才侯老只是出来转转,没想到却听到一个年轻人大放厥词,在否定他的一个判断,当时侯老就忍不住走了出来,要给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好好的上上一课。

“字?”

李阳疑惑的看了侯老一眼,这块螭龙玉上面还真雕着一些东西,只可惜李阳并不认识。

“是古字?”

郑凯达突然说了一句,李阳在看的时候郑凯达也把脑袋凑了过来,郑凯达见过的古玩毕竟比李阳多,认出上面刻的是一种繁体古字,具体什么字他也没认出来。

“年纪大一点,懂的就是稍微多一些,没错,这上面雕刻的就是古字,是汉之后的一种变异章草字体,这种字体和一般的章草有些区别,使用的人不多,多为达官贵人所用!”

侯老轻哼了一声,又解着说道:“这两个字,就是章草圣公二字,这是我判断这把剑为方腊所用的最根本证据!”

侯老的话一说完,郑凯达和苏展都愣在了那里,剑上居然刻着名字,难怪侯老会坚信这把剑就是方腊所用,这样得力的证据连郑凯达现在也相信了侯老。

想到这把剑真是方腊所用,郑凯达脸上又露出一阵喜悦,这样的话这把古剑的价值一定会有所提升,而且和名人有关系的话,如果拿到拍卖会上也会有很多人竞拍,绝对不会流拍。

另外两名顾客也都点着头,现在大家都相信了侯老,不过对李阳倒没怎么轻视,毕竟李阳太年轻了,说错了也很是正常。

李阳自己则是微笑的看着那把剑,看不出他有任何被打击的表情,这样的态度让侯老更不满意了。

“年轻人,如果不懂的话就不要乱说,回去多学学在出来,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了这么狂妄的徒弟?”

侯老说完就把剑交还给了郑凯达,转身就想走。

李阳的微笑瞬间消失,脸上也变的冷冰冰的,这个侯老针对他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何老也在针对,这让李阳是真的动了怒火。

一旁的刘刚也冷冰冰的看着侯老,身上还隐隐有一股杀气,刘刚可是真的杀过人,前几天还在栗城杀死了两个。

“等一等!”

李阳突然叫住了侯老,李阳其实刚才是在犹豫,侯老所说的这个证据在李阳看来正好是反驳这不是方腊佩剑最好的理由。只不过若认定此剑是方腊用过的话会让这把剑增值很多,对郑凯达是有利的,所以李阳刚才一直都在犹豫。

可现在,不管这把剑会增值多少,李阳都不会帮着郑凯达掩饰了,他有必须揭穿这把剑的理由,让眼前这个自傲的侯专家为他所说过的话付出代价。

“侯老,我还是不赞同你说的这些!”

李阳脸上又露出了笑容,不过这次却是冷冰冰的,走到郑凯达身前把剑拿在了自己的手上。

“你,无可救药!”

侯老明显也生气了,脸上带着愤怒,又道:“如此明显的证据你还在质疑,我怀疑你这人居心不良,苏展,我建议立即把此人驱逐出去!”

“侯老,您先别生气,我这就去劝劝这位李先生!”

苏展猛然一愣,急忙上前安慰侯老,此时苏展的头也大了,侯老是专家,他不能得罪,而李阳则是顾客,还是大客户带来的顾客,他也不能得罪,夹在中间的他现在最难受了。

郑凯达也愣了一下,之后冷笑的看着侯老,他是不愿意得罪这位专家,可眼前这位专家是丝毫不给他一点面子,居然要驱逐李阳。李阳可是他带来的,这不等于是在他的脸上扇了一巴掌,郑凯达已经想着要进行反击了。虽然郑凯达在这里算不上什么,可他毕竟有个VIP顾客的身份,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接找他们总经理投诉。

“李先生,您看看,您是不是给侯老道个歉?”

苏展快速走到李阳的面前,紧张的看着李阳,事情如果在闹下去他可能真要驱逐李阳,公司专家和大客户之间他只能选择专家。得罪一个顾客顶多是挨骂受批评,得罪了一个专家以后他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苏经理,我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我说不赞同这位老先生的意见自然有我的理由,而且,我也有这把剑不是方腊佩剑的有力证据!”

李阳轻笑摇摇头,李阳的性格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侯老今天若不是一直咄咄逼人,又攻击了何老,李阳或许不会和他这样针锋相对。

“好,我就看看你的有力证据是什么!”

侯老怒极反笑,此时李阳在他的眼里已经变成了不知死活的年轻人,若是李阳说不出个什么来,他会马上让苏展把李阳驱逐出去,苏展若干不做他会立即辞职走人,这个苏展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的证据,也是这块螭龙玉剑首!”

李阳把剑把露了出来,微笑指着上面镶嵌的青玉,侯老微微一愣,脸上的怒色变的更盛了。

另外两名顾客则轻微摇摇头,在他们看来李阳是在无理取闹了,故意和侯老在作对,这块青玉上明明雕刻着方腊的自号,怎么可能是反对这佩剑身份的证据。

李阳不理会气的快要发飙了的侯老,又慢慢的说道:“这把剑的确是北宋时期的古剑,不过这剑首的青玉却是后来加上去的,而那个时候方腊早就死了,怎么可能会使用这把古剑,并且雕刻上自己的名号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