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润笔费,潘家园

嘉德拍卖公司的副总是第一个被请进专家办公室的,他们的十一件古玉全部为真,领走鉴定证书后这位副总还在感慨,担心了许久的事终于有了定音。李阳虽然年轻,但他代表的是何老,有何老的鉴定在没人敢在质疑这些东西的真假。

其他的拍卖公司负责人领走鉴定证书的时候都带有同样的表情,这让李阳更是明白何老当初为什么那么担心自己会走歪路了。只是一个周烨,就闹的全国都满城风雨,若是再多几个这样的人出来,那绝对是中国古文化的灾难。

相比其他拍卖公司,蓝天拍卖的负责人最为复杂,他们的两块子冈玉已经被明确告知有一块是周仿,无法上拍,好在还有一块真的,算是有个安慰奖吧。

对拍卖公司来说,收到假货只要不公开出去对他们影响就不算太大,拍卖公司所收的货物都是等拍卖之后才会把拍卖款交给货主,最多也不过是拍卖之前付个30%的预付款而已。

所以蓝天公司在失望之余更多的是庆幸,若是拍卖之后被人发现是假货,即使不退款,那公司的声誉也会大大的影响,以后的生意肯定会跌落许多。

过了有一个多小时,这些鉴定证书才算全部发出去,得到鉴定证书的拍卖公司负责人脸上都带着喜悦,和李阳他们打了招呼之后纷纷离开,有了这些鉴定证书,他们的古玉拍卖就不用担心了。

唐春明最后一个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袋子,李阳四人已经全部站了起来,原地活动着身子骨,坐了一天是真的挺累,连李阳都感觉有些吃不消。

“柳老,周老,向老,李先生,这是你们的润笔费,虽然不多,但是我们各个公司的一点心意,请你们收好!”

李阳惊讶的看着唐春明,唐春明居然从袋子里拿出四个厚厚的红包,然后一个一个的交给他们,这放手上感觉还有点沉。

更让李阳没想到的是,柳老他们只是点点头就收了起来,一点的都没有客气。

“李先生,你们都辛苦一天了,这是你们应得的,这也是一个行规!”唐春明看出了李阳的疑惑,想到李阳的年纪,急忙上前轻声的解释。

事实上,专家们做鉴定是都会收取点鉴定费的,这种鉴定费被称作润笔费,等于是一种辛苦费。

润笔费的多少取决于被鉴定方,李阳他们这次所鉴定的都是大拍卖公司,润笔费自然给的很丰厚,每家都给了两万块钱,十三家加在一起就是十三万,李阳他们四个人分下来每人足足六万五千块钱,红包里全是现金,难怪会有些沉了。

这种现象确实是被默认的一种行规,所以柳老他们都没有拒绝,因为这些被鉴定了的东西他们同样也要担着责任,出现问题人家首先不会怪拍卖公司,而是会骂他们这写鉴定了的专家。

不过现实中也的确有一部分人利用这点来钻空子,一些黑心的专家和不法商人联合,为赝品开具假的鉴定证书谋取暴利,这样的人还不少,以至于现在的收藏品市场遭遇着很大的信任危机。

等收了红包之后,几位专家也都回去了,对于三位老专家来说今天的收获还是很不错的。每年他们都可以获得一定的润笔费,但像这次这样一天就有六万多进账的可不多。当然,如果他们愿意违心开为赝品开鉴定证书的话,每天都会有这个数,只不过这样的事他们从来不做而已。

和郑凯达约定明天在潘家园见面之后,李阳也离开了琉璃厂,北京的古玉他已经鉴定完了,过两天会飞到上海继续代替何老来寻找有没有溜进市场的周仿古玉。

晚上,李阳把今天的所有事情全都主动向何老汇报了一遍,包括那六万五千的润笔费,对此何老倒没说什么,行有行规,清水养不出鱼来,专家们也是人,不能让他们白白辛苦干活,而没有任何的回报,就是何老自己也收过不少的润笔费。

对新出现的周仿其他古玉何老则表示了担忧,当年的朱访之乱就是何老四处奔波才把影响压到最低的,其危害何老最为清楚。现在又出现了个周仿,只可惜他年纪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样跑了,加上又有其他的原因让他现在离不开北京。

不过好在还有李阳,这是让何老最为欣慰的一点,而且何老也相信自古邪不胜正,周仿一定能像当年的朱访一样被彻底的压制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李阳便带着刘刚离开了‘小区’,对那司机李阳现在基本上不在说话,已经知道了他的性子。

刚一出门,郑凯达就打来了电话,秦勇和赵民居然还和他在一起,现在三人都在潘家园市场外面等着李阳。

潘家园市场其实是一个旧货市场,在老北京的时候是全国闻名的鬼市,不过不同于其他的鬼市,现在的潘家园已经从暗转到了明处,正儿八经的成为了一个古玩大市场。

而且,市场内的古玩店比琉璃厂还要多,这些古玩店更是每天都开着门营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中断。

除了古玩店之外,潘家园还有独特的大棚市场和地摊市场,到了周末,不仅潘家园里面全是地摊,就连市场外面的围墙边也都是兜售古玩的摊贩。

另外,潘家园也是最受外商喜欢的一个地方,每到周末差不多有一两万的外国人会聚集再此,很多外国人都会在这里呆回去他们心仪喜欢的文化产品,也算是为中西方文化的交流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今天正好是周末,李阳还没到市场,就发现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其中更有很多黑白皮肤的外国朋友。

人多,车就多,还好李阳他们来的早一些,寻找停车位才没费什么功夫。

不过找人可就麻烦多了,一直过了二十多分钟李阳才找到郑凯达他们,这个时候才是早上八点半的时间,而市场里面已经几乎全是人头,其拥挤和热闹的程度比南阳聚市上还要厉害。

对这么热闹的场景李阳也很是感叹,这只是个普通的周末,遇上黄金周和旅游旺季,这里的人恐怕会变的更多。

“李老弟,总算找到你了!”

郑凯达从另一边生生的挤了过来,满头都是汗,跟着他的秦勇和赵民也好不到哪去,三人额头上还都冒着白气。

“这潘家园的人也太多了吧,有那么多古董往外卖吗?”

李阳苦笑了一声,前两天去琉璃厂可从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场景,单单看到的古玩地摊就已经上百个了,整个市场那还不得有几千个这样的地摊,想想这个数字都很恐怕。

“其实都是假的,有些就是糊弄人的,连艺术品都算不上,现在不像往年还能在地摊上捡个漏,如今在地摊上捡漏比中彩票都难!”

郑凯达摇了摇头,平时他一般都不会周末到这里来,地摊上捡漏的兴致早就在他的身上消失了,他到潘家园来主要还是在那些古玩店里面淘宝。

秦勇和赵民一起点头,郑凯达说的是实话,想在潘家园地摊捡漏还不如下乡收获碰碰运气呢。

“哎,都说盛事玩收藏,现在倒是盛事,可假货也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很多人自以为收藏的宝贝恐怕都是赝品!”

李阳再次苦笑,现在玩收藏的人多了,也就给那些造假者提供了市场,给那些黑心奸商提供了机会。

“你说的没错,想当初我发现收藏品中第一件赝品的时候,气的差点没吐血!”

郑凯达对李阳的话很是认同,郑凯达玩收藏也有些年头了,中间可没少被赝品害过。好在他家大业大,又从不玩超出自己能力的东西,虽然吃过很多亏交过很多的学费,可至少算是学出来一些成绩。

“走吧,我们也进去体验体验全民收藏的乐趣!”李阳轻笑摇摇头,和郑凯达他们一起扎进了沸腾的潘家园市场。

人的确很多,走在路上耳边到处都是讨价还价的声音,有要价三五百的,还有还价三五十的,甚至三五块的。李阳在路上就看到一个人拿着一把紫砂壶和摊贩五块十块的在那讨价还价,好奇的李阳用特殊能力看了看那把紫砂壶,随后转头就走了。

就算是现代仿品,你用紫泥来做紫砂壶它也是真正的紫砂壶啊,可以说是艺术品。可用烂泥烧出来,在用化学漆涂上的紫砂壶,它还能叫紫砂壶吗?这样假的东西批发价恐怕也就一两块钱一个,那买家不懂还自以为捡了便宜,喜滋滋的付了三十五块钱走人了。

果然,买家一走,卖家脸上就露出丝得意的笑容,继续叫卖着他的那一堆紫砂壶。

李阳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再往前不远就到大棚区了,过了大棚就真正到了市场,那里有很多的古玩店铺,店铺里面的东西虽说假的也不少,但总比外面地摊上强多了。

刚走没两步,李阳突然停了下来,一把抓住从身边刚过去的一个人,郑凯达还有秦勇他们都惊讶的看着李阳,被李阳抓住的那个人更加的惊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