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想捡漏的马胖子

“李先生?”

被李阳抓住胳膊的人手上正抱着一个青花花觚,瞪着两个大眼睛看着李阳。

“马胖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阳比他还要惊讶,眼前这个人正是刘雪松那个老朋友的儿子,收藏过很晦气‘宣德大缸’的那个马胖子,李阳记得很清楚,当初自己可是劝过这人不要在接触古玩了,他的心态根本不适合玩这个。

“我,我没事来转转!”

马胖子的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抱着花觚就想往后退,李阳的眼神随着马胖子的动作自然的落在他那想掩饰,但却掩饰不住的青花花觚上面。

对李阳马胖子还真有些怵,这点连马胖子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李阳在古玩上水平比自己强,又或者因为李阳是有钱人。

“东西哪买的?”

李阳抬头看着马胖子,淡淡的问了一句,李阳此时想起了吴晓莉说过的话,这人绝对不会放弃古玩,给他的钱越多就等于越害他,果不其然,居然跑到北京买古玩来了。

“在,在那边的大棚底下!”

被李阳发现了,马胖子在遮掩也没用,小声的回答了李阳的问题,不过双手还是紧紧的抱着那花觚瓶子,低着头不敢看李阳。

“李兄弟,这位是?”

郑凯达走了过来,疑惑的问了一句,他并不认识马胖子,还以为马胖子和李阳有什么亲戚关系,李阳和马胖子的年龄差距在那放着呢,不像是朋友。

郑凯达想这些的时候显然忘了他自己,他和李阳就是朋友,而他的年纪和眼前的马胖子却是差不多。

“他是刘雪松刘老一位老朋友的儿子,对古玩不是太了解,却痴迷在里面了!”

李阳苦笑摇摇头,郑凯达则点了点头,郑凯达接触古玩的时间已经不短,像马胖子这样的人以前就见过不少。

郑凯达仔细看了看那花觚瓶子,道:“这瓶子还不错,大棚下买的,多少钱?”

“三百!”

听郑凯达这么一夸,马胖子的腰顿时挺了起来,说完后又急忙对郑凯达问道:“你看看我这瓶子卖的话能值多少钱?是不是捡了个大漏?”

“来让我仔细看看!”

郑凯达没有回答,而是带着马胖子到了一旁人少点的地方,马胖子把瓶子放地上,郑凯达拿起来仔细的看了一会。

李阳还有秦勇他们也跟了过来,听到马胖子说是三百块钱买的这个青花花觚李阳也有些惊讶。

郑凯达边看边点头,又道:“这是民国仿康熙青花花觚,三百块钱还是值得的,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仿的,不是康熙本朝的?不可能啊,你们看,这底款‘康熙年制’写的是苍劲老道,你可别想骗我?”马胖子微微一愣,突然叫了起来,还有些警惕。

“肯定不是,我虽然不如李兄弟,但看这样的东西还是没问题的!”

郑凯达瞪了他一眼,若不是感觉马胖子是熟人,郑凯达还不一定给他说这些。

“郑大哥说的没错,这的确不是康熙本朝的瓷器,底款字写的是不错,但颜色不正,不是康熙时候官窑所用的颜料。其次,这釉色也不对,康熙本朝官窑瓷器釉色肥厚而圆润有明显的玻璃质感,再看看你这件,虽说釉色还可以,但和康熙本朝一对比,差距就会出来!”

李阳也蹲在了地上,拿起郑凯达放下的青花花觚仔细的看了看,慢慢的说道。

看马胖子还在瞪眼,李阳又指着瓶子表面的纹饰说道:“这上面画的是青花山石,在康熙本朝这样的画法主要有两种,分别是斧劈皴和麻批皴。你这件青花山石就是斧劈皴,但很不细致,斧批皴那种那种先涂抹渲染再重描线的画法效果并没表现出来。这样使得青花发色的层次太过单调,没有真正康熙本朝青花上那种三层、四层或者更多的层次感之分,而且渲染时笔法有些笨拙,顺序感远远的没有表达出来!”

李阳说着,郑凯达和秦勇他们都仔细的听着,并且默默的点着头,这些他们都知道这些,但远没有李阳知道的那么清楚,他们的心里更佩服李阳了。

说完这些李阳自己也愣了愣,康熙青花的技术李阳是在书上见过,不过他可以肯定只是看过一遍,并没有仔细的研究过。可是现在一见到眼前这个民国仿康熙的青花花觚时,这些看过的东西就源源不断的出现在了李阳的想法中,不自然的就说了出来。

李阳轻轻摇了摇头,不在去想这个问题,学到的东西能及时的用上可是好事,或许自己现在的记忆力比以前好多了。

李阳翻过花觚瓶子,指着这瓶子上青花纹饰中的花草树木继续说道:“再来说说这些树木的画法,康熙本朝瓷器上树木画法最大的特征是夹叶、点叶和枯枝,很多时候都是共存,高低错落有致组合得很完美,很少见单株。其中又以松最为常见,枝干苍老有力,画法老道,松针染法更是如水墨效果,润笔为青花的高峰,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未见来者!”

李阳看了一眼马胖子,又道:“再看看眼前你这个青瓜花觚,无论是胎质还是画工,都有很多地方显得力不从心,绝对不可能是康熙本朝之物,确实是民国仿造的,不过仿造的还不错,三百买的话绝对不会亏,还能小赚一点!”

郑凯达和秦勇再次点头,而马胖子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快要哭出来一般。

“李先生,你说这瓶子还能赚点,到底能赚多少啊?”

李阳奇怪的看了眼马胖子,买到赚钱的东西了还不高兴,这马胖子恐怕是想捡漏想疯了。

“如果拿到明阳的话,卖个八百到一千还是没问题的,不要卖给古玩店,他们肯定不会给这个价!”

李阳想了一下,才估出了个价钱来,最近李阳研究的都是价值比较高的东西,对这种民国的仿器了解的还真是不多。

“才一千,完了,又完了!”

本来以为马胖子应该高兴,谁知道他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脸的懊恼和苦涩,李阳和郑凯达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感觉到了不对。

“马胖子,你说实话,你这东西到底多少钱买的?”李阳看着马胖子,突然问道。

“我,我花三万买来的,还以为真是康熙朝的东西,没想到又买了假货!”

马胖子嘴唇哆嗦了两下,最后嚎啕哭了一声,对郑凯达他不怎么相信,但他对李阳挺相信的,知道李阳是有钱人不会欺骗他。而且李阳又讲出了那么多的道理,这时候马胖子在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那就是个真傻子了。

“三万?”

李阳和郑凯达都愣了一下,特别是李阳,颇是无语,自己买马胖子那一堆东西才过多少天?一个月都没呢,这家伙居然就带着三万块钱跑北京来买个民国仿的破瓶子,三万又被他彻底赔了。

李阳又想起这家伙似乎还欠着一屁股的债,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吴晓莉说的真没错,这样的人真是无药可救了。

“我找他去!”

马胖子突然站了起来,抱着瓶子就往外跑,李阳没有拦着他,这家伙就算找到人家恐怕也不会承认了,就看他能不能吃了这次的教训后改邪归正,好好的去过日子。

“这人到底是谁啊,怎么三万买的东西说是三百呢?”

郑凯达对这个毛胖子也很是奇怪,他在李阳面前似乎故意掩饰自己。

李阳苦笑着,把上次和吴晓莉一起去他家看‘宣德大缸’的事情告诉了郑凯达,听完后,郑凯达,秦勇和赵民都一愣一愣的,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存在。

那个卵白釉碗李阳倒没怎么去提,卵白釉碗上的干油还没去掉呢,现在那碗放在别人的面前也看出其中的价值。

把马胖子的事放在一边,几个人继续往前走,不是李阳不想帮他,而是这样的人根本没办法帮。若马胖子肯踏踏实实的去做事,而不是想着捡漏发大财,李阳帮他找份糊口的工作没什么问题,可继续这样下去,怎么帮都没用,除非李阳天天跟着帮他看东西对不对,不过这基本上不可能。

没走几分钟,就到了马胖子所说的大棚区那里,大棚其实和地摊差不多,就是头顶上多出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塑料棚,棚底下也都是石头楼板堆积起来的摊位,上面摆满了这种各样的‘古董’。

李阳还特意走进去看了一圈,最后发现里面的东西其实和外面地摊上的没啥区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头顶上多了一块塑料棚就让大家感觉到这里的东西比外面好?里面的东西普遍性的都贵上一些,相同的东西,在外面可能五块十块,在大棚底下最少也要三五十了。

马胖子的身影已经找不到了,他能不能找到那个骗了他的骗子谁都不知道,不过李阳他们都明白,这个骗子还算没坏到家,用民国的东西骗的他,还能让他收回一点价值,很多人都是直接用现代仿制的东西来骗人,基本上一点价值都没有。

………………………………

今天继续四更,小羽现在就去码字,小羽说过不求月票就不会求,也就不去想那让人绝望的月票数字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