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一百万的全赌毛料

“五十三万!”

两道声音同时响了起来,两人出的都是一个价位,稍微愣了一下之后,其中一个人立即举手大叫:“五十四万!”

“五十五万!”

旁边又有人出了新的该价,不同于刚才竞购毛料时候都是一千一千的加,在面对这块明料的时候加价基本上都是一万。

“五十六万!”

牛老板再次出价了,人太多,牛老板也明白想用低价拿下这块翡翠明料是不可能的,现在翡翠原料货源紧张,牛老板对这块明料也是非常的需要。

此时牛老板还在后悔,刚才为什么不听劝把这块也解了呢,要是自己解的话这块翡翠明料不就是自己的了,也不用现在去加价竞争了。

“五十八万!”

又一个老板喊出了最新的高价,李阳和郑凯达互相看了一眼,对这块毛料在这里也会引起如此激烈的竞争颇是惊讶。

眼下这些人大都是这条街道上的玉石店商家,虽说同行是冤家,不过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看他们的竞争就仿佛在拍卖现场,谁也不认识谁似的。

“六十万!”

牛老板咬了咬牙,又出了最新的高价,现在原材料市场那么紧张,再没有这样好的原料他的店也快撑不下去了。只靠着一些假货翡翠糊弄外国人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现在的人也都越来越精明,就是老外也不是那么容易上当了,还是经营真正的翡翠拉动销售才是正道。

六十万的价格一出,周围顿时安静了一会,李阳轻轻点了点头,这块翡翠的市场价也就是五十五万到六十万之间,六十万绝对属于高价了。

“六十一万!”

过了足足一分钟,人群中才有人喊价。

牛老板脸上犹豫了一会,立即抬起头道,大声叫道:“六十二万!”

牛老板这块毛料是八万块钱买来的,刚才卖了十四万五,赚了六万多,牛老板现在是打算把刚刚赚了的钱搭进去也要吃下这块原料,这样一块原料足够支撑他大半年的了,还能增加店里的销售额。

周围的人开始不断的摇头,他们都是小玉石店铺,谁也没有自己的加工厂,再加价的话就不是赚钱的问题了,还有可能赔钱,所有的人都开始打退堂鼓了。

见没人继续出价,李阳明白这个价钱已经不会再有人竞争了,笑呵呵的抱着翡翠走到那牛老板的面前。

这一幕和刚才很像,不过刚才李阳是来买翡翠毛料,现在则是卖翡翠明料,这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李阳这么一进一出,十四万五就变成了六十二万,翻了四倍还多,周围的人都很是羡慕的看着李阳。

“小兄弟,你等等,我给你开支票!”

牛老板也很是感叹,还在有些后悔自己没有魄力,不然也不会现在用六十二万的高价来回购这块翡翠明料了。

“你还真厉害,真被你解涨了!”

牛老板去开支票的时候,之前那年轻人突然走了过来,本想去拍李阳的肩膀,结果被刘刚给挡住了,只能对着李阳叫了一声。

说完,这年轻人还狠狠的瞪了一眼刘刚,似乎对刘刚挡道很不满意。

“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李阳轻笑摇摇头,这个年轻人给他一种怪怪的感觉。

“我这还有一块赌石,你敢买吗?”

年轻人指了指墙边的一块赌石毛料,那块毛料就是刚才年轻人坐着的那块,一块黑沙皮壳的毛料,距离有些远,李阳看不太清楚毛料皮壳的表现。

“我去给你拿来!”

见李阳有些兴趣,那年轻人立即跳着跑到墙角,费力的搬过来那块有近三十厘米高的大块赌石,搬到李阳面前后,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这块赌石还真不小,估计要有三四十公斤重,这么重的赌石看这年轻人的小身子骨还真难为了他,不过这年轻人能搬过来已经很不容易。

这大块赌石的表现并不怎么好,是一块全赌毛料,除了黑沙皮壳外还有几个小绺,好在没成规则,要是变成马尾或者鸡爪绺的话,这块赌石的价值还会在降低。

除了小绺之外这块赌石上面还有蟒纹和癣,而且还是那种很不好的直癣,出现了直癣这块赌石的价值又降低了不少,懂行的人是根本不会选择这样的赌石。

癣是赌石皮壳表层的一种色块,听名字就不是特别的好,李阳在之前选赌石的时候一般都不没有选带癣的赌石,这种赌石表面难看,而且赌涨的几率并不高。

不过也不是绝对,李阳从南阳买回的那块芙蓉种就带癣,只不过癣不多,而且表面还有松花,癣和蟒纹一样,如果和松花在一起则很容易出绿。

只是这种情况也不多见,反正赌石的癣和人身体的癣一样,都不受人待见,很多赌石的新手看见癣就会直接走人,可见它有多讨厌了。

任何东西都有好有坏,癣也不例外,并不是所有的癣都很差,只不过一般的新手玩家是分不出好癣和坏癣的,所以才会放弃,反正这些癣看起来都差不多。

癣也分好几种,赌石表面皮层的直癣可以说是破坏力最大的其中之一,直癣会渗入赌石的内部,代替脉状的绿色。可以想象一下,本是块绿色无暇的玉石,突然中间变成了癞蛤蟆似的黑斑点,是多么让人难受的一件事。

眼下这年轻人抱来的赌石上面就有好几块恶心人的直癣,外加小绺,一般懂行的人根本不会对这样的赌石感兴趣。即使有人想买来试试运气,估计最多也就一两千块钱,这还是黑皮壳块头大的原因,小块赌石可能几百块钱都不值。

“怎么样,要不要?”

年轻人忽闪着眼睛,直直的看着李阳,李阳突然发现这双眼睛很清澈,似乎没有一点的杂质。

心中一动,李阳突然问道:“要,多少钱?”

年轻人咧嘴笑了笑:“果然是厉害的人,这块赌石毛料只要一百万就行了,不过你必须在这里解开,让我看着!”

李阳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了那里,郑凯达他们也都像见鬼了一样的看着这年轻人,秦勇和赵民已经张大了嘴巴,就是刘刚也是呆呆的,很不可思议的样子。

“你说多少钱?”

李阳又问了一句,他怎么都不感觉这是个好笑的玩笑,一百万,能卖到一百万以上的赌石那可都是表现非常好的了,在南阳聚市那么大的活动上价值超过百万的赌石都很少很少。

“一百万啊,必须在这里解!”

年轻人重重的点了点头,李阳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这样的赌石还想卖一百万,这年轻人难道想钱想疯了不成。

“二根,又在胡闹什么,快到一边去!”

牛老板此时回来了,见状急忙跑了过来,又对着年轻人瞪了一眼。

“我没有胡闹,牛老板,我在卖我爸留下的赌石,卖掉之后就可以还你的钱了!”

年轻人转身摇了摇头,眼睛还是依然的清澈,见到这样的眼神,李阳都迷糊了。

“实在不好意思,二根这孩子小时候得过一场大病,之后智力就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了。他爸爸前年去瑞丽参加赌盘,赔的一塌糊涂就再也没有回来,他母亲被逼债的人逼走了,留下了一个傻孩子在这,我看着可怜,就让他先住我这了!”

牛老板马上对李阳解释道,脸上还带着浓浓的歉意,可以看出这二根没少给牛老板惹过麻烦。

“原来这样,我明白了!”

李阳猛然点头,脸上也有些严肃,原来刚才牛老板说这年轻人脑袋有些直不是玩笑话,这个年轻人的确有些问题,难怪会把这样一块赌石要一百万卖出。

“又是一个被赌石害的家破人亡的家庭!”

郑凯达叹了口气,李阳心里猛然一紧,接触赌石这个圈子时间久了,对一些不好的事自然有所耳闻。赌石中倾家荡产跳楼自杀的可不在少数,这个叫二根的年轻人父亲去了瑞丽参加赌盘,没有在回来谁都知道是什么结果了。

“牛老板,他答应要买我的赌石了,你别跟我捣乱啊,我爸爸可说过,这块赌石最少能卖一百万,卖了他我就能还清你们的债了!”

二根突然抬起头,很认真的对牛老板说道,牛老板轻叹了口气,不忍心在看他,二根的智力虽然很低,但家庭的责任一直却都牢牢的记得。

李阳也轻叹了一口气,此时的李阳已经完全明白,二根的父亲所说的一百万肯定是欺骗这个孩子的,可这孩子偏偏当真了,一直想着卖掉这块价值百万的赌石来还债,说起来这年轻人的确是个可怜的孩子。

忍不住,李阳用特殊能力看了一下那大块赌石。

大块赌石瞬间立体的出现在李阳的脑海中,李阳的身体猛然一紧,眼中全是不敢相信。

这样一块表现极差的赌石里面居然真的有翡翠,而且还是很难得的高冰种变异翡翠,其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一百万了。

过了好几秒钟,李阳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有些复杂的看了看这个眼睛清澈,一心想着为家人还债的大孩子。

………………………………

感谢盟主小口袋的评价票和100起点币的打赏,评价四颗心了,谢谢小口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