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正宗的宣德炉

现隐法是一种隐藏宝贝的手段,至今仍有流传,只不过做起来很是麻烦,已经很少有人在用了。

所谓的现隐法,就是将古时候的东西伪装成现代的仿品,用以保护被伪装的东西。

在古代,有些人获得了本不该拥有的宝贝,或者无法保护住的宝贝,但不舍得放弃,为了保存这样的宝贝,就采用了伪装的手段。把好的东西变成差的,古的东西变成今的,这样就不会让别人盯住,也能安安全全的把宝贝给保留下去。

现隐法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来的,具体是谁发明的并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早在唐宋时期就已经有了现隐法,明清时期更为流行。至于到了现代,由于法律健全了很多,物品保存的方法也多了,这种方法使用的人也就少了许多。

柳老知道现隐法,但还从没有真正见过用这种方法做了手脚的东西,等周老提示之后,仔细看过那宣德炉,终于发现了其中的不对。

“小李,你厉害啊,这样的东西居然都能被你找到,看来我们不服老是不行咯!”

看明白之后,柳老大肆感叹的说了一句,周老对此很是认同,若没有李阳的再三提醒,他恐怕也发现不了这是一个用了现隐法的宣德炉。

“您别这样说,我这纯粹是运气!”

李阳脸色微微有些发红,现隐法他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以前根本不知道,不过他不会主动说出这点,不然又要去解释他是怎么发现这炉子的奥妙,图添麻烦。

“运气,你这样的运气我们也想要!”

周老翻了一个白眼,月影灯,被现隐法掩饰的宣德炉,还有之前赌石赌出来的高级翡翠,李阳身上的运气连他们也都有些嫉妒了。

“周老,您看这件宣德炉能不能到宣德本朝?”

柳老坐直了身子,脸上变的有些严肃,能用上现隐法的东西肯定不会差,清后期掩饰的东西,最少也得到明代吧。明代一般的宣德炉好像还用不着这样来掩饰,也只有宣德本朝那极少数的正品宣德炉才会被人觊觎,不得以才使用这种方法来保护。

周老轻摇了下头,道:“现在还不好说,需要去掉这上面的掩饰才能看出来,不过我猜很有可能是就宣德本朝的东西!”

现在连周老也很看好这件宣德炉,很希望他能是一件宣德本朝的宝贝。

吴晓莉眼睛瞪的大大的,她没想到这件宣德炉还真的有问题,宣德本朝的宣德炉,那绝对是件好宝贝,真不知道李阳是怎么发现的。

欧阳亮已经呆住了,对于一个拍卖公司的主管来说,他更明白宣德本朝的宣德炉是什么概念,这样的东西上了拍卖是绝对不可能流拍的,而且肯定能拍出天价。

“小李,能不能现在就去掉这宣德炉的伪装,让我们来看一看它的真面目?”

柳老又转过头来看着李阳,很是期望的说道,周老比柳老显得还要着急,他更渴望知道这件宣德炉到底是不是宣德本朝的东西。

李阳的脸上很是难得的露出了红润,苦笑道:“柳老,我也非常希望能尽快的看到这件宝贝真正的样子,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弄来能去掉这上面的伪装!”

李阳这次说的是实话,他有办法去掉伪装,但无法保证会不会对宣德炉本身造成损伤,这件宣德炉李阳已经认定是宣德本朝的了,损伤一点都会让人心疼不已。

柳老和周老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突然一起笑了起来,两人的笑声很是爽朗。

“哈哈,小李,终于也有你不知道的东西了?哈哈!”

柳老很是开心的大笑,李阳一直以来的表现很是让他们郁闷,一个年轻到比让他们孙子还小的晚辈,居然在他们最得意的地方一直压着他们,这让两位老人家很不爽快,现在终于见到李阳也有不会的东西了。

不过这样才叫正常,若李阳真的什么都懂,那他们不如回家抱重孙去,把天下让给这些年轻人得了。

“去除伪装的方法我们知道一点,做伪装难,但去伪装并不难,只要有工具就行,你要是同意的话,我们现在马上来去掉上面的伪装!”

周老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不过语气比刚才舒服多了,周老有着和柳老同样的感受,见到李阳不懂的样子,让他们很是惬意。

“可以,您来既然知道方法,那就麻烦您了!”

李阳立即点头,被两位老前辈笑一笑没什么关系,更何况他们还不是真的笑话自己。

周老点了点头,叫来两名陪同自己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出去买些东西回来。

趁着这两人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周老和柳老又仔细的看了看那宣德炉,越看越是感叹。

不到二十分钟,那两人就拿着一个脸盆和几个盛满液体的瓶子走了进来,见到这些东西周老立即站了起来,亲自把东西接过来。

而另一旁,柳老居然坐在那泡起了茶,只是放的茶叶稍微有点多,一个杯子里面茶叶占了四分之三还要多。

柳老先是往盆子里倒了些矿泉水,又把那些瓶子里的液体按照不同的比例倒进盆子里,这些瓶子里面是什么东西李阳并不知道,不过他闻到了酒精的味道。

周老小心的把宣德炉拿了过来,又拿出一个新的毛巾,轻轻沾湿一点,小心翼翼的在宣德炉上轻轻的擦拭着,每擦一下周老都要仔细的看看,然后又把瓶子里的液体或多或少的倒出来一点。

在同一个地方擦了一会之后,周老才把那些瓶子收起来,把宣德炉小心的放进盆子里,开始整体的擦拭。

每一次擦拭之后,宣德炉的身上都会有一些薄薄的东西剥落下来,慢慢露出了里面真正的铜身。

全部擦洗一遍之后,柳老又把刚才泡好的茶递了过来,周老把泡过的茶叶抓出来,放在宣德炉的炉身上轻轻的摩擦。不一会,宣德炉的炉身变的更深沉,铜色浑然天成,让人有种目眩的美感。

此时李阳才知道,柳老泡茶是为了去除宣德炉上的伪装所用,刚才李阳还以为柳老喜欢喝浓茶,是给自己泡的,很是感叹柳老的口味真重,这么多茶叶也能喝下去。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周老才小心的拿出宣德炉,用干净的毛巾仔细的擦干净每一点,最后轻轻的放在桌子上。

柳老和周老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激动,眼前这件宣德炉,的的确确就是一件正宗宣德本朝的宣德炉,去除伪装后,宣德炉的所有表现都符合正品的特征。

“这就是真正的宣德炉!”

吴晓莉有些发呆,喃喃的说道,宣德炉她见过不少,可从没有任何一件能比的上眼前这件带给她的震撼。

“的确是正宗的宣德炉,你们看这底款,真没想到,做伪装的人连底款都掩饰上了!”

柳老拿起宣德炉,轻叹了一声,翻过炉身,指着底下的六字楷书款又接着说道:“正宗宣德炉的底款其实是有暗记的,这些暗记都被掩饰住了,所以一开始我们也没有特别的在意!”

柳老稍微吸了口气,又说道:“目前在宣德炉的字款上一共发现有三个字存在暗记,第一个就是大明的‘明’,正宗宣德炉的‘明’字的特征是‘太阳说话月点头’,你们看看,这个‘明’字的日字右上头是不是开了个口?月字做下那一弯是不是带出一个小角?”

一旁的吴晓莉急忙凑过来脑袋仔细的看着,这个明字还真和平时有点不一样,柳老不说出来恐怕还不会注意到,不过李阳早就知道这些,对此倒没什么惊讶。

“第二个暗记在‘德’字上,‘德’字的特征是‘心上一横四外走,二人登船浪飞舟’,这件宣德炉上的楷书‘德’字正具备这些特征!”

柳老又指了指‘德’那个字,吴晓莉发现这这个‘德’字心上的一横果然没了,和四连接在了一起,左边还露出一个边。

“第三暗记是‘年’字,‘风吹年首树飘柳’,其中树是竖的同音,正宗宣德炉上面的‘年’字那一竖是有些弯的,所以才有这么个意思在里面!”

柳老说完后,又摆正了宣德炉,并且把宣德炉交给了周老。

周老接过后,轻叹了一声,道:“我收藏了好几个版本的宣德炉,但正宗宣德炉却没有一个,前几年有幸在法国拍卖拍卖会上见到过一次正品,只可惜被一个外国买家拍走了,当初还遗憾了很久。而我们眼前这件宣德炉比法国那件品相更好,保存更完整,堪称国宝!”

周老说着眼睛似乎有些湿润,旁边的工作人员急忙上前递上来周老的毛巾,周老擦了擦脸,又一口气喝下去一杯茶,激动的心情才慢慢的平息下来。

“是啊,能这样完整的保存下来,那现隐法的伪装功不可没,不过更重要的是遇到了小李,哪怕是咱们两个糟老头子见到这件宣德炉,恐怕还会继续让它蒙尘!”

柳老很是感叹的说道,说着还看了李阳一眼,周老猛点头,眼中更是带着感激的神色,这些老人家对古文化的传承都有着特殊的感情。

…………………………………………

感谢秋枫情轩,书友100228205009100两位朋友每人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肥肥胖子2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jaok再次588起点币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