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三赌三涨

高老猛然想起,如果刚才李阳在绺口下刀的话,那现在里面的翡翠已经变成了大小两半,小的那半还做不出镯子来,很是可惜。

而眼下,完整出来的翡翠至少比刚才那样能多做出两幅镯子,还能多出几个戒面来。

不要小看这两副镯子,没有了这两副镯子整块翡翠的价值至少会降低两成,也就是说李阳这看似很不合理的一刀,足足为安氏公司省下了好几十万。

高老深深的吸了口气,在看李阳的时候眼神已经不一样了。

高老不会真以为李阳刚一刀是很随意切下的,看似不合理的一刀其实最合理,只能说李阳在下刀之前就已经判断出了里面翡翠的走向。

能准确判断出里面翡翠的走向,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高老对一些赌石也能做到这样的判断,但那都是特征明显的赌石,像眼下这样没有明显特征的赌石,高老根本判断不出来。

单从这一点来看,高老相信李阳就比自己强上许多,想到这里高老的眉角跳动了两下,忍不住转头看了看一旁脸色发白的王老。

现在,在这场对赌上高老已经不在看好王老了,对剩下的两块赌石,高老也没有那么高的信心会跨。

“安部长,给你!”

李阳把手上的翡翠明料递给了安文君,这块翡翠是不错,只可惜不是他的,解出来也要还给安文君。

“谢谢,谢谢李顾问!”

安文君脸上像开了花一样,她为李阳高兴也在为自己高兴,李阳可是她力排众议花大力气请来的顾问,李阳表现的越好,她的脸上就越有光。

“李哥!”

刘刚从工作人员那接过了第二块赌石,放在了解石机上,那块没有擦干净的翡翠明料怎么处理已经不是他们的事了。

其他人倒没有对刚才下刀的地点特别的在意,大家还都沉浸在大涨的惊讶之中,再说李阳那一刀切的很随意,即使有注意恐怕也不会像高老想的那么多。

第二块是黄砂皮壳的赌石毛料,这块毛料上面没有癣,也没有蟒纹,不过却有着一条条的春色松花。

对赌石毛料来说有些松花是很不错的,有些赌石玩家就很喜欢赌松花。不过任何东西都不是绝对,松花也是一样,春色松花绝对是很多赌石玩家不愿意遇到的一种。

从赌石的表现来说,这块春色松花的黄砂皮赌石只比那杨梅沙皮壳赌石好一点,比黑乌砂皮壳的那块要差上一些,这样的赌石完跨的可能性绝对超过一半。

摆正赌石,李阳带上眼镜直接下刀,这一次李阳划的线是在边缘,这第一刀很好切。

既然是要表现,那就要表现的好一些,这一刀仍然会一刀出绿,里面的金丝种翡翠比不过刚才的芙蓉种,不过块头可比那芙蓉种大上一倍多,价值上也低不了多少。

看到李阳越来越自然的切石动作,王老的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对这次对赌的结果开始没那么足的信心了。

别的不说,王老若真的也去选了三块赌石毛料的话,就眼前这块芙蓉种瓜皮绿他就没把握赢李阳。这样一个大涨可比三块普通赌涨的价值高的多,王老平时也有大涨,可他绝对不敢说自己随意去挑三块一般的赌石毛料就能赌出大涨来。

想到这王老忍不住看了一眼高老,高老正好也在看他,在高老的眼神中,王老发现了一丝担忧。

“哗啦!”

王老顾不及多想,急忙探头去看李阳这一次的切石结果,李阳选择边缘切石,这样切最大的好处就是快,几分钟就能切下来。

刘刚刚一洗干净切面,周围的工作人员顿时一起爆发出阵惊叹声,涨了,又涨了,而且还是大涨。

金丝种,黄阳绿,无论是种水还是绿色都非常的好,现在这块赌石出了翡翠也是确定无疑,第二块赌石现在李阳又算是赢了。

王老的脸色有些发白,想到刚才说的大话,立刻头疼了起来。

他没想到这个李阳真的这么厉害,连解两块连涨两块,单单看眼前的结果王老就知道,就算他不说之前的大话,真的去仔细挑选三块赌石毛料的话也赢不了李阳,这两块赌石的表现就已经让王老自愧不如。

喧闹声让一些里面正在解石的工人也跑了过来,不过他们看到安文君后都有些畏缩不敢向前,现在是工作时间,他们的工作是解石,不是看热闹。

“都过来吧!”

安文君轻笑了一声,另外那间解石的大房子里顿时跑出来了三十多个人,都兴奋的围成一圈,观看着李阳解石。

能看到别人解涨,对他们也是一种激励,特别是这些整天解石的工人,最喜欢看的就是解涨了。

安文君明白这点,所以才让他们放下工作都跑过来观看。更何况安文君还相信,这些人多看解涨的话,他们解出来的赌石涨的可能性也会增加不少,这对公司来说同样是件好事。玩赌石的人,都相信运气之说。

重新摆正好位置后,李阳再次下刀,这次下的更快,此时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一开始就站在这看解石的那些员工,纷纷小声给后来的同事讲解刚才李阳解石的过程。不一会,现场就跑出来了三四个版本,这还没出去呢,传言就开始变大了。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安文君苦笑摇摇头,不过心里却很高兴,李阳表现的越好,就越能证明她的眼光好。

二十多分钟后,李阳把解出的金丝种翡翠交给了安文君,安文君把这块翡翠摆放在刚才的芙蓉种旁边,单单这两块翡翠,价值就已经达到千万了。

刘刚接过来了第三块翡翠毛料,那毛料摆在了解石机中间,李阳抚摸着毛料,并没有立即开始解石。

“王老,咱们刚才的约定可以取消,您现在可以去再去选三块毛料,或者我们直接取消这次的对赌,您看怎么样?”李阳平静的说道。

“不用,你解吧,只要有翡翠,这次对赌就算我输!”

王老的脸色很难看,咬了咬牙拒绝了李阳的建议,李阳无奈摇摇头,他已经给了王老机会,可王老自己不要那他就没办法了。

带上眼镜,李阳再次架起了切割机,这一次,是从赌石中间直接切的。

王老紧紧的盯着切割机以及下面的赌石,心跳很不争气的加快了不少,他能赢的希望可都在这块赌石上面了,只要这块赌石不出翡翠,一样是他赢。

高老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已经看出来,眼前这个很年轻的小伙子,在赌石上绝对比他们要强,今天王老这个跟头是肯定栽了,不过栽的并不冤。

即使王老真的去选三块赌石回来赌,基本上也没有能赢李阳的可能,王老或许能做到三块都出翡翠,甚至多赌涨,但想全部大涨却绝不可能。而眼下,不是三次大涨已经很难赢李阳,一块芙蓉种,一块金丝种,就是高老自己也不敢保证能有这样的成绩。

最后一块赌石,表现最不好的一块赌石,关系着这次对赌结果的赌石,此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切割机的声音像是带着魔力一样,带动着所有人的心跳,安文君看着慢慢切进去的切刀,眼睛都不愿意眨一下。

众人心里也都猜测着,这块赌石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是完跨王老险胜,还是出了翡翠李阳获胜。

又或者,像刚才前两块那样,再次出现大涨。

不过有最后一个想法的人很少,毕竟连续三大涨这样的事情太罕见了,这又是一块表现很差的赌石,很多人都不敢去想这样的事,只要能出翡翠,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时间慢慢的走过,切割机很快切到了边缘,赌石还没有被切开,众人都忍不住往前挤了挤。

高老和王老更是直接到了李阳的身边,把刘刚和吴晓莉挤到一边,看样子这两位专家是准备亲自动手来检验这最后一块赌石的结果。

而此刻,安文君的心里却出奇的平静,她有一种感觉,这一块赌石肯定会涨,而且肯定是大涨,这一刻她对李阳的信心达到了最高点,这种信心是怎么来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哗啦!”

赌石终于被切开了,王老第一个跑上前泼水洗切面,刚洗了一半,王老的身子就僵硬在了那里,双手还有些颤抖。

旁边的人还看不清切面,不过被冲开的地方露出的绿却都看到了,见到这块绿,谁都知道这块赌石是有翡翠的。

出绿了,有翡翠,三块赌石都出了翡翠,这次的对赌李阳已经赢了。

差不多五十名员工,纷纷小声的议论着,输的人是王老,他们可不敢大声的喧哗,要是被王老认为他们是在幸灾乐祸的话,那以后可没好日子过了。

站在解石机前的王老,嘴唇在哆嗦着,高老上前把王老扶过来,让王老休息一会,自己则上前去洗那赌石的切面。

切面很快被洗干净,随后所有的人都呆立在了那里,高老的脸上更全是不敢相信,双手也在微微的颤抖。

过了足足有近一分钟,高老才抬头看了一眼李阳,带着一点恐怖的颤音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字:“冰种!”

……………………………………………………

感谢秋枫情轩朋友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jaok再次588起点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长老书友100529091614071的10000起点币打赏,同时隆重庆祝书友100529091614071成为本书掌门,现在还有时间,小羽继续去码字,以行动来感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