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聊斋行乐图

“王老,莫不是您见过邵玉强了?”

李阳心中一动,轻声问道,王老和高老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尴尬,安文君脸上是想笑,却没笑出来,一直在忍着。

“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输了吗,输给年轻人又不是一次!”

王老咬着牙,使劲的跺了跺脚,还撇嘴看了看李阳。一旁的安文君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高老则苦笑着摇了摇头。

在安文君和王老的口中,李阳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

邵玉强从云南刚回来的时候在广州并并没什么名气,去年广州举行了一场玉石文化交流会,邵玉强也是在那次交流会上大放光芒,然后传出去的名声。

最让邵玉强出名的还是安氏四个赌石顾问全败在他手上的事迹,这些事在广州同行里面已经传遍了,只可惜李阳刚来没多久,对这方面的信息又不是多么的重视,一直都不知道这件事。

邵玉强在赌石上连赢安氏公司四大专家,也为邵氏准备起头抢夺全国第一珠宝公司名头创造了开端。近一年来,邵氏连连出击,安氏几乎都是在被动防御,丧失了不少的市场份额。

国内排名第二的珠宝公司是家国有企业,并没有参与到这场争斗中来,反而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对安氏和邵氏都是不帮不问,随便他们去斗。

所以,安氏在得知李阳南阳赌石聚市上赢了邵玉强后,公司才那么重视专门派安文君到明阳去请李阳,无论是形象上还是在原料资源上,安氏公司都急需李阳的帮助。

“事情就是这样,反正这张老脸不是第一次丢了!”

王老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不过在李阳的身上他受到的打击更大,邵玉强是赢了他们,但只赢了一点,面对李阳今天的表现,王老甚至连反击的勇气都没了。

“高老,王老,你们现在总该相信李顾问比邵玉强还要强了吧?有了李顾问帮忙,这次平洲大公盘获胜的一定是我们!”

安文君最后重重的说道,高老抬头看着李阳点了点头,就凭李阳今天的表现,那邵玉强根本不是李阳的对手。

剩余两块赌石李阳是怎么看出有翡翠的王老没有继续在追问,他们已经确定李阳是真的比他们厉害,在继续追问下去没什么意义,反正现在李阳是安氏的赌石顾问,他们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向李阳请教。

不知不觉中,这两位专家都已经完全被李阳征服。

离开安氏玉石加工厂的第二天,李阳就和柳老他们一起坐上了返回北京的飞机,柳老他们的私事都结束,李阳他们也该回北京总结这次鉴定的结果了。

安文君带着安文萍亲自去送的飞机,见到又出现两个漂亮的小丫头,柳老和周老都颇是惊讶,看向李阳的眼神中都带有一点点的暧昧,暗叹李阳这小子艳福就是好,上海有一个女孩子主动追了过来,到了广州更了不得,一下子多了两个。

飞机缓缓起飞,李阳从窗口又看了一眼这个城市,李阳明白,再过一个多月这里他还会回来的。

“三姐,相信这一次公司的人再也不会对你当初的决定搅舌根子了!”

站在机场的外面,安氏两姐妹注视着飞机离开,安文萍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李阳在安氏玉石加工厂的表现已经传了出去。

安文君轻轻摇摇了头,道:“他们搅不搅舌根子没有关系,重要的是李阳愿不愿意真心的帮助我们,文萍,你对这个李阳感觉如何?“

安文萍仰头想了一下,之后又摇了摇头,道:“我看不透他,感觉这个人有时候很平凡,有时候又很厉害,特别是昨天和王专家对赌的时候,那种自信的气度从没有见过在谁的身上有过!”

“看不透吗,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安文君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心里暗暗的说道,看来这次她的计划相当的完美,公司已经全面认可了李阳,而李阳也在安文萍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柳老和周老都有自己的车子来接,在机场和李阳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便分别离开了。

李阳也有人来接,这次回北京李阳提前就给何老打了电话,刚一出机场,那黑色的红旗轿车就停在了他们的面前,司机依然是那个从不下车的木头。

李阳没有客气,和刘刚一起把从广州买来的礼物放进后备箱,随后一起上了车。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开进了李阳熟悉的‘小区’,看到这个地方吴晓莉露出了惊讶的眼神,想了一下,自己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何老!”

一进大厅,李阳就见到何老坐在大厅里面正在看报纸,立即高兴的跑了过去,何老旁边还有那个高凳子,李阳顺势坐了上去。

“回来了,这几天玩的怎么样?”

何老笑呵呵摸了摸李阳已经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满脸的慈祥。

见到这一幕吴晓莉更惊讶了,此时的她突然又想起了外公对自己说过的话:千万不要把李阳当成普通人家走出来的孩子,李阳有了何老的关照,在身份和地位上已经远远不是他们能比的了,你要是真喜欢这个李阳,就放下曾经的骄傲,主动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现在来看,外公说的一点都没错,何老对李阳是真的很好,完全像自己的亲人一样了。

“晓莉也来了,坐吧!”

何老也看见了站在一旁的吴晓莉,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吴晓莉急忙点头道谢,老老实实的坐在了一旁。

上次她和李阳一起去何老家里的时候,何老只是对李阳有些偏好,那时候还没有那么深的感觉。而这次,吴晓莉已经深深的感觉到,在何老的心中,她和李阳绝对有着不同的地位,李阳是家人,而她却是客人。

“何老,我让人送回来的宣德炉您见了吗?”

李阳可没注意到吴晓莉的这些表情变化,很是得意的对何老显摆着自己这次出去的成绩,像个孩子考试得了一百分在家长面前炫耀一般。

“见到了,你小子,狗屎运一个连一个,正宗宣德炉这样难得的宝贝居然能让你在古玩城遇到,看来啥时候有机会我也得和一起出门看看,能不能像你这样也捡次大漏!”

何老大笑着,满脸的慈祥,吴晓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间升起一丝嫉妒。

“好啊,有您跟着我相信您捡的漏要比我多的多!”

李阳愣了一下,随即也跟着大笑,两人真的像是祖孙俩一样在这愉快的拉家常。

笑了一会,何老的脸色突然变的稍微有些严肃,道:“对了,你那件古画我给送到故宫博物馆找人做技术鉴定去了,我怀疑那是失传了的《聊斋行乐图》”

“古画,那个神怪图?”

李阳微微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在上海还花二十万买了一副奇特的古画。

何老点了点头,道:“是,那幅古画的内容和传说中的《聊斋行乐图》很像,我对比了蒲松龄手迹的扩印本,上面的字体也很像,另外,蒲松龄字留仙,又字剑臣,我怀疑那个‘剑仙’两字的落款是他故意取一字留下的!”

停顿了一下,何老又感叹道:“只可惜《聊斋行乐图》失传的太早,留下的资料很少,不然早就可以确定是不是了!”

李阳在一旁已经有些发呆了,他买下那张古画,一是这幅古画自己喜欢,二就是对那年轻人有了同情,绝对没有想到这还是一副可能有来历的古画。

李阳似乎想到了什么,急急的问道:“何老,若真是《聊斋行乐图》的话,那张古画能值多少钱?“

何老猛然敲了李阳脑袋一下,笑骂着:“你小子,就知道钱,你现在的钱还少吗?我告诉你,要真是《聊斋行乐图》那就是国宝,我不管你多少钱买的,你绝对不准去卖,听到没有!”

“我没有想着要卖,只是想知道它的价值到底有多少,您要是喜欢的话,送您也成!”李阳捂着脑袋,嘿嘿的笑道。

何老低头沉默了一会,才慢慢的说道:“若真是《聊斋行乐图》,即使有一点损坏,也不影响它的价值,保守估计最低两千万!”

“两千万!”

李阳的嘴巴张大了,他现在是有钱,不过账面上只剩下了三千多万的现金,这还是上次赌出了高冰种柠檬黄带来的。

“是啊,所以说你小子运气好,到哪都捡漏,真不知道是不是福神跟上你了!”

柳老轻笑摇了摇头,对李阳的运气他也很无语,从李阳的表情来看他根本不知道这幅古画是怎么回事,纯粹是意外的捡漏。

“可能是吧,最近的运气的确很不错!”

李阳又想起了那只卵白釉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些东西可都纯粹是运气得到的。当然,若不是他有特殊能力,也无法发现这些东西的不同,这样的好运气也就落不到他的身上了。

注:《聊斋行乐图》不是蒲松龄所作,是其后辈子孙所画,为了剧情需要,就安在了蒲松龄的身上,请大家不要深究。另外,剑仙只是个字号,小羽没想过引入仙侠的情节,更不会引入,有位朋友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小羽都忍不住笑了!

……………………………………………………

感谢西风醉马之醉,小口袋,海盗家的球球每人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焚天笑月,盟主小口袋,护法钛釨鎶每人588起点币的打赏,特别感谢随风-殇逝18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