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平洲玉器街

出了小区,李阳直接开车去了翠玉轩,李阳的沃尔沃已经被司马林从郑州给他带回来了,司马林和郑凯达两人现在也都在明阳,就在翠玉轩。

“李老弟,怎么感觉你有些不一样了?”

见到李阳后,司马林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上下不停的打量着李阳。

“我哪有不一样,不就是吃胖了点吗!”

李阳笑呵呵摇摇头,又指了指郑凯达说道:“郑董才是真不一样了,看看郑董的样子,满面春风!”

郑凯达猛然一愣,随即苦笑摇摇头:“李大专家,你就别挖苦我了好不好,我现在干的可都是苦力活,哪有李大专家你这么悠闲啊!”

郑凯达的话让众人都大笑了起来,此时翠玉轩的人还真不少,张伟,王浩民还有顾老都在,加上李阳,刘刚,吴晓莉,司马林和郑凯达,整整八个人都坐在这里。

“行了,不说笑了,东西都准备好了,该出发了?”

张伟止住笑声,看了每个人一眼,最后落在了李阳的身上。

“那就听张总的意见,出发吧!”

李阳淡淡的笑了笑,这次别说是司马林,就是张伟也感觉李阳有些不一样了。在李阳的身上张伟居然感受到一股很高雅的气质,这样的气质只有真正的高人身上才有,让张伟很是惊讶的多看了李阳两眼。

“出发!”司马林大笑着站了起来,首先向外走去。

古城区外面,已经并排停好了三辆车,李阳的沃尔沃,司马林的霸道以及王浩民的大切诺基。

八个人,三辆车,分起来正好,司马林开着霸道走在最前面,李阳的沃尔沃在中间,王浩民的大切诺基在后面跟着,三辆越野车组成的小车队倒也显得有些霸气。

三辆车去的方向是佛山平洲,从明阳到佛山差不多有一千六百多公里,全程都是高速公路,他们开的快一点的话,晚上就能到佛山。

每年只有一次的平洲大公盘召开在即,在这个时候恐怕全国的赌石爱好者都在往平洲赶,喜爱赌石的司马林还有张伟他们其实早早就做了准备,这次有李阳跟着,更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事实上司马林每年都会到平洲几次,历次大公盘张伟都没有缺席过,顾老和王浩民倒有过几次缺席,但也都是平洲公盘的常客。这次身边多了李阳这样一个厉害的高手,几个人不用招呼,就主动聚集在一起了。

刘刚开着车,李阳则看着窗外,这一个多月李阳学了很多,不过学的越多他反而感觉自己懂的越少了,不知不觉中,李阳的心态也有了一个很大的变化。

在之前,南阳的名气以及四处鉴玉带来的名声,真让李阳有种飘飘欲然的感觉,这种情况下难免有些翘鼻子,心中的想法也多了起来。

马胖子的事让李阳获得了很大的感触,同时也改变了李阳的心态。这段时间的学习又有何老不断的教诲,虽说没有达到脱胎换骨的境界,但李阳这块璞玉已经开始褪去身上的皮壳,慢慢变成真正的好玉。

晚上十一点多,八个人都疲惫的下了车,十几个小时的车程,说不累肯定是瞎话。

“真不知道你们发什么神经,非要开车来,坐飞机多好!”

王浩民第一个跑到预定的酒店,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就大声的抱怨着,顾老和郑凯达他们也都坐在了一旁,张伟和司马林则去办入住手续去了。

“你可以坐飞机,又没人强迫你跟着我们一起开车!”

郑凯达晃了晃脑袋,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开车来还不是为了图个方便。

“我要真自己坐了飞机,到这你们还不骂死我!”

王浩民坐起身子,拿着矿泉水瓶灌了一大口,几个人中间,除了刘刚依然神采奕奕的外,就是年轻的李阳和吴晓莉也都露着疲惫的神色。

“算了,别唠叨了,总算到了,一会好好睡会就是了!”

张伟已经办完房卡回来了,八个人,开了五间房,除了顾老和吴晓莉,其他都是两个人一间,分配的十分均匀。

………………

平洲,只是佛山市的一个小镇,从零三年开始,这个小镇变的不在默默无闻,让这个小镇闻名全国的,就是那最受玉石界喜爱的平洲公盘。

平洲公盘又叫平洲玉石投标交易会,这里采用的交易方法和缅甸一样,主要的交易方式为‘明标’和‘暗标’两种,更像是一种拍卖。这种独特的交易方式,刚一出现的时候就引来了大量玉石爱好者的注意,经过几年的发展,平洲公盘已经有了全国第一翡翠公盘的名号。

平洲公盘是玉石界的四大盛事之一,四大盛事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特点,相对比南阳聚市来说,平洲公盘就是一个纯粹的交易市场,而不像南阳聚市那样存在着交流和学习的目的。

用司马林的一句话来说,参加南阳聚市的都是小学生,到平洲来的则都是中学生,能去缅甸参加大公盘的,那都是大学生了。

司马林的这句话,李阳也是等平洲大公盘真正开始之后才理解。南阳聚市没有任何的门槛,谁想去都行,销售的赌石也是五花八门,不过大都是便宜的品种,每天能赌出一次冰种翡翠出来,那已经是了不得了。

平洲公盘没有南阳聚市那么高的人气,不过前来参加的全是真正的专业玩家,除了这些玩家之外,最大的买家就属那些珠宝公司了。大型珠宝公司是不会放过平洲大公盘这样的机会,而南阳聚市,他们有很多都不参加,即使参加也是派一两个人小打小闹而已。

就如同安氏和邵氏,前者根本没人去南阳,后者只去了邵玉强一个。邵玉强去南阳恐怕还有锻炼自己的目的在,不然也不会一块一块的自己在那里赌。

洗漱之后,李阳默默的看着窗外这个陌生的城市,此时他的心态异常的平和,若放在之前,恐怕他这个时候都已经兴奋的睡不着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浩民就第一个起了床,昨天抱怨最大的是他,今天积极性最高的也是他。

“我说哥几个,都打起精神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平洲,这里可有一座大大的宝藏等着我们去挖掘,我昨天梦到了满天的玻璃种在向我招手,真美啊!”

几个人都被王浩民的话刺激的转过了身子,特别是张伟,上去拉了王浩民一下,指着他说道:“你别真美了,赶快吃饭,真有满天的玻璃种向你招手,那你可就惨了,赶快找地方躲吧,不然砸都砸死你!”

“我乐意,被玻璃种翡翠我也乐意!”

王浩民猛然一挺身子,这下子看不下去的不止张伟了。郑凯达和司马林互相看了一眼,两人一起突然把王浩民给按了下来,郑凯达更是夸张的在王浩民的屁股上打了几下。

李阳和吴晓莉看着这一幕有些发呆,同时又感觉有些温馨。他们这些人哪个走出去不是成功的商人,在家里都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现在出来了,终于可以完全放松自己了,从本性上来说,他们也和孩子差不多。

“别,别打了,快让我起来,救命,饶命啊!”

王浩民已经凄惨的嚎叫了起来,周围吃早餐的人纷纷往他们这边看了看,见到几个大人像孩子一样胡闹,都笑着摇了摇头。

早饭在王浩民的抗议声中结束,这一闹腾把大家的疲劳彻底都闹腾没了,众人的兴趣全都提了起来,

吃过早饭,众人开上车,直接去了平洲玉器街。

平洲玉器街可是全国最好的玉器市场,有四大玉器街之首的名誉,在这里有一千多的厂家,每年加工的翡翠原料就高达五千吨。在车上李阳听到这个数字后忍不住张大了嘴巴,五千吨,这是个什么概念。

要说之前李阳还不能理解,可见了安氏的赌石仓库之后已经理解五千吨到底是多少了,安氏这么大的公司,每年加工的翡翠原料才有三百多吨。也就是说,平洲一个玉器街的加工能力就是安氏的十几倍,不愧是全国最大的玉器街。

平洲玉器街主要以翡翠饰品为主,最为难得的是,这里出现的翡翠的大都是A货,假货很少,各个商家都极力维护他们的市场信誉。这点在全国极其难得,在假货横行的大环境中,能有这样一片净土真的很不容易。

玉器街的各种玉饰都有,其中玉镯,玉扣和吊胆居多,特别是平洲玉器街的玉扣是世界闻名,又有着平洲扣的美称。

三辆车,没多久就到了平洲玉器街的外面,停好车,八个人都站在了街道口。李阳抬头看了眼蓝底黑字铁架,写着简单的‘平洲玉器街’五个大字的普通招牌,忍不住点了点头,单从这个招牌来看,很难想象这是全国最大的玉器街。

“到了,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一下车,最着急的不是王浩民了,反而变成了司马林,这些天司马林一直和郑凯达在郑州忙着拍卖公司的事,早就想放松放松了,这次到平洲来,司马林可是准备大干一场的。

……………………………………

感谢hejiaming163朋友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护法钛釨鎶和jaok每人588起点币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