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李阳不在好悲惨

“可惜现在老了,跑不动了,也赚不了钱了,连孙子都快养不活了!”

老人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在李阳他们的对面坐了下来,轻轻放下紫砂壶,也不拿任何的东西,只是不断的打量着货架上的每件东西,眼中带着怜惜,痛苦和矛盾等复杂的神色。

李阳和吴晓莉的心里都有一股震撼,这位老人对收藏品的感情远超他们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就是何老和刘雪松也比不过眼前的这位老人,何老和刘雪松对收藏是很热爱,而眼前这位老人已经到了着迷的程度。

和老人聊了很久,李阳他们才离开,在老人的家里,李阳总算明白他昨天为什么会拿着一个瓶子去古玩夜市了。

正如老人自己所说的一样,他为了收藏这些宝贝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和积蓄,现在年纪大了,不能赚钱了,而任何一件东西又舍不得卖,日子只能是越过越穷,到最后连孙子的学费都凑不出来了。

老人喝李阳一个姓,叫李建义,他的孙子叫李小松,小松今年只有十四岁,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小松的父母四年前外出的时候出现了意外,一夜之间十岁的小松就变成了孤儿,随后跟着爷爷生活。

小松父母虽然离开了,可还给小松留下了部分的遗产,靠着这些遗产他们爷俩相依为命生活了好几年。只可惜老人的退休工资太低,平时又都买些小东西收藏,等小松父母留下的积蓄用完之后,两人的生活都出现了危机,小松更是连学费都没着落了。

不得已的情况下,李建义才拿着一个粉彩梅瓶想去换点现金,就这一个瓶子还是李建义在收藏品里挑选了一个月才挑选出来的。

老人一生都在收藏,可和外界打的交道并不多,而且他也不想身边的人知道他要卖东西,所以就一个人去了古玩街。

到了古玩街,那些店铺的商家给的价钱很低,有给三千的,有给五千的,最多的也不过给了一万块钱。李建义虽痴迷古藏,但并不是不懂的价值,最低三万的瓶子他们最多只肯给一万,李建义自然不会卖。

卖了两天没有结果,李建义又想起了古玩夜市,逛古玩夜市的有不少真正的收藏家,卖给这些收藏家也很不错,至少他们不会像古玩店那么心黑,而且会好好的保护这件藏品。

只不过事实难料,到了夜市就遇到了昨天晚上那样的事,东西没卖成,还被摔碎了。

在那瓶子摔碎的那一刹那,李建义老人仿佛心都碎了一般,回来还自责了很久,若不是被生活逼的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会去卖东西,若不去卖东西,也至于损坏了。

李阳和吴晓莉离开的时候心情都很沉重,李阳要给李建义留点钱被他拒绝了,老人说有昨天他们帮忙要来的一万五千块钱已经够祖孙俩生活一段时间的了,至于以后的事情在想办法。

“真没想到,现在还真有这样痴迷收藏的人存在!”

车上,吴晓莉重重的感叹了一声,很久以前刘雪松就对她提过,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为了收藏可以不要自己的命,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收藏大家。

“是啊,但是方法不对,何老对我说过,‘识古不穷,迷古必穷’,这位老人家就是太着迷,连生活都照顾不住了!”

李阳轻叹一声,何老对他讲这句话的时候还举过北京的一个例子,北京就有位老人和李建义一样,太痴迷收藏了,以至于最后看病都没钱,被一个小病把身体活活的拖死,结果死后家里所有的收藏品都被子女给贱卖掉了。

何老对李阳还说过,古文化是用来交流的,只要交流才能加大文化的发展,就是何老自己也不会每件收藏品都放在手里,偶尔他也会拿出几件送到拍卖公司进行拍卖,获得金钱后再来收藏其他的收藏品。

见到李建义老人之后,李阳算是彻底的理解了当初何老所说的那些话,对李建义老人敬佩的同时还带有一丝悲哀,这位老人对古玩已经有一种病态的痴迷了。

从李建义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李阳三人在路边饭店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了酒店,这个时间他们都没心情去玉器街了。

平洲大公盘是在后天开幕,李阳来之前和安文君已经约好,大公盘那天他会准时出现在开幕式上,以安氏公司赌石顾问的身份和大家见面。

在大公盘没开始之前,李阳倒没必要单独去安氏公司了。

回到酒店还没下车,李阳就看见郑凯达他们垂头丧气的坐在茶餐厅里喝着茶,除了顾老之外,其余四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只是一想李阳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他们今天肯定把昨天剩下的赌石都给解了,好的都解完了,剩下不好的去解不跨才怪,在李阳的记忆中剩下的赌石好像都没太好的了。

“李老弟,你总算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王浩民第一个发现进来的李阳,急忙招了招手,张伟郑凯达他们也都站了起来。

“咱们还是进雅间聊吧!”

看着外面的小桌子,李阳轻笑摇了摇头,司马林立即吩咐服务员为他们准备雅间,然后又泡了几壶茶和送上几碟新的点心。

“李老弟,你上午没跟着我们可丢大人了!”

刚一进雅间,王浩民就哭丧着脸叫道,张伟和司马林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想想今天上午的事,那脸还感觉有些发烧。

上午李阳刚走,王浩民就叫着趁着运气好继续解石,受昨天都解涨的影响,几个人对李阳的离开并没有在意,找人搬下昨天剩下的赌石立即去了解石区。

去之前,几个人又到老葛那里买了不少的赌石,想趁着昨天的余热好好的发挥一次。

这次连平洲翠玉轩的张老板都跟着他们,不过张老板是拿的自己的赌石毛料,没有在老葛那里买。

刚一到解石区,他们就发现昨天解石的那两台解石机已经被人占用了,而且旁边围着的人最多,几个人也没在意,又新找了两台解石机开始准备解石。

昨天他们都在解石区出尽了风头,今天一出现立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没一会周围就围满了人,让几个人身上的干劲都很足。

王浩民今天又买了三块赌石,而且又是第一个上去解石,想一洗昨天的耻辱,只是让王浩民没想到的是,他第一块赌石就来了个完跨,当时被打击的差点没落泪。

之后,张伟,司马林,郑凯达更是轮番上阵,张伟的小跨,司马林的小跨,郑凯达的完跨,直到顾老的赌石搬上来才有一块小涨,连连的赌跨让几个人当时脸都差点没气绿。

再往后,大家把今天买的赌石也给解了,除了司马林的运气稍好有次小涨外剩下的全是跨,五个人加了平洲翠玉轩的张老板一共解了十四块赌石,跨了十二块,众人羞愧的招呼都没打就灰溜溜的跑了回来,到现在都还没吃午饭。

听着王浩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叙述,李阳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昨天大涨,今天大跨,这些人这两天也算是天堂地狱的转了一圈。

“你们又去老葛那里买赌石了?”

李阳突然问了一句,脸上还有些古怪,老葛那里的好赌石基本上被他们挑的差不多了,他们还去,不是找着跨吗。

“是啊,我们觉得老葛那里赌石涨的多,就又去买了几块,你不在我们买的少了点,不过今天大伙最少得赔四百多万!”

张伟点了点头,又露出一副哭丧脸,今天他们一共买了近五百万的赌石,有一半都是他买的,剩下的王浩民占大头,司马林只买了两块。顾老和郑凯达则是一块没买,顾老的赌心没那么大,郑凯达则是李阳不跟着坚决不出手。

“行了,赔的不算多,比起昨天来咱们还是赚,可惜的是我这张老脸,今天算是丢尽了!”

郑凯达苦笑挥挥手,他今天一块赌石都没买,但是解石有他的份。加上昨天又说了豪言壮语,搞的今天还特意有人问他,拍卖会还举不举行了。要是被这连连的赌跨影响到了拍卖会,郑凯达才是真的要哭死过去。

“你们还都有赚,可是我赔啊,赔惨了!”

王浩民鼻子抽动了两下,最后哀声的叫道,张伟他们相比昨天赚的来说,今天的确算不得赔钱。而王浩民就不一样了,他昨天赚的最少,只赚了几十万,今天又买了一百多万的赌石,两天加在一起,反过来又赔了好几十万。

“谁让你那么贪心,少买点不就赔不了了!”

司马林摇摇头,好在今天因为没有李阳信心不足他买的少,不然今天也会跟着赔个不少,甚至有可能把昨天赚的全赔进去。

“哎,要是李老弟跟着就好了,李老弟在与不在,真的就是两个样子!”

张伟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众人一起点了点头,直直的看着李阳,现在他们的自信心都不像今天早上那么膨胀了,此时的他们完全明白,昨天之所以能连连大涨全是李阳的功劳,李阳一不在,他们立即就被打回了原形,甚至比原来还要悲惨。

………………………………

保底第三更,小羽继续去码字,平洲大公盘马上就要开始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