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玻璃种祖母绿

“好,就在这里解吧!”

李阳想了下便直接答应了下来,这些赌石中的翡翠都要解出来留给郑凯达做拍卖的,显然不适合带回去,既然一定要解那在哪都一样了。

“好,你等等!”

做成这笔生意的卖家对先前那几个一直磨蹭的客人也没了兴趣,和身边的人打声招呼后就带着李阳去找解石机。这边的卖家和南阳有一点很相同,就是几个摊贩共同租用一台解石机,一家一个有些浪费。

那几个本来和卖家商谈的顾客并没有在意,反而跟着李阳他们一起走了过去,真正的赌石玩家冲动型并不多,两人也想看看这个摊贩的赌石到底怎么样。

不过那卖家租用的解石机此时有人在用,正在解的赌石居然就是刚刚被买走的那块价值一百一十万的大赌石,看来这两个卖家是认识的人,关系也不错,在一起租用了解石机。

刚才那摊位的卖家也在这里,见到李阳还有刘刚手上的赌石愣了一下,随后朝着李阳笑了笑,其实刚才他也没重视李阳,像李阳这样的年轻组合来看热闹的居多,真正购买赌石的并不多。

“小兄弟,不好意思,要不咱们等一会行不行?”

解石机有人在使用,那卖家也没有办法,歉意的对李阳笑了笑,李阳倒没有在意,解石机被使用着很正常。

正在切的这块赌石不小,卖家看了会便离开了,他还有自己的生意要照顾。

“咱们也一会再来吧!”

看了一会,李阳带着刘刚他们暂时离开了,买下的两块赌石加在一起有三十多公斤,刘刚一个人抱着没显得有多累。

解石机旁边还有几个摊位,李阳走到最近的一个摊位前再次观察了起来,这个摊位上的全赌毛料居然有一半还要多,这样的情况在平洲公盘的摊位上并不多见。

李阳仔细看了看,这些全赌毛料的品相还不错,有几块应该可以进暗标区,能出现在这里也是个意外。

打开特殊能力,面前这一百多块赌石瞬间就被李阳全部笼罩了下来,半蹲着的李阳眼睛猛然一直,呆呆的看着面前一堆的赌石。

在这片立体画面中间,有一块绿色特别的鲜艳,明显比周围的绿鲜明的多,这块绿几乎快要达到了满绿的标准。

祖母绿,这绿色居然是难得一见的祖母绿。

李阳的心脏猛然加快,祖母绿算是绿色中最好的了,事实上满绿的帝王绿也是祖母绿的一种,是祖母绿中最极品的表现。

在绿色中,无论多么纯正的黄阳绿或者艳阳绿都无法和祖母绿相比,祖母绿就是绿色中的贵族,是纯绿翡翠的代表。

不过这还不是让最激动的,最让李阳不敢相信的这居然是一块玻璃种翡翠。玻璃种祖母绿,只比玻璃种帝王绿差那么一点,而眼前这块玻璃种祖母绿远比李阳上次解出的那块玻璃种帝王绿要大的多,里面那堪比成人拳头的翡翠,做出两个手镯来没一点的问题。

“呼!”

李阳长长呼出一口气,即使见多了高级翡翠的李阳此时也控制不住心跳的加快。上次南阳拍卖的玻璃种翡翠只比眼前这块大一点,但那只是普通的阳绿,现在这块却是祖母绿,这中间价格会相差多少,李阳现在也不知道。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李阳才慢慢平息下来心情,心跳依然很快,但没刚才那种心慌的窒息感了。

“老板,这块怎么卖?”

平息下心情的李阳立即伸手指了指这个赌石,脸上尽量保持着平静,别让这卖家看出一丝的破绽来。

“这块,十五万!”

卖家咧嘴笑了笑,声音很清脆,居然是一个女孩子,卖家的皮肤很黑,加上李阳刚才只注意赌石而没注意卖家,没有发现这卖家的性别。

“十五万!”

李阳微微一愣,这块全赌毛料的表现还不错,个头不大,但却是很好的白盐砂皮壳。赌石的身上还带有不错的松花,这样的赌石一般都能放暗标区了,即使明着卖最低也得二十万,这卖家居然只要价十五万。

“好,我要了!”

疑惑归疑惑,不过李阳还是立即点头。别说十五万了,就是一百五十万他也会要。玻璃种祖母绿,传出去多骇人的六个字,即使安氏这样的大珠宝公司,面对这样翡翠原料的时候也保持不了冷静。

李阳马上掏出支票本,还没签字那卖家姑娘又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先生,我只收现金,不收支票!”

李阳惊讶的抬起了头,看着眼前这个皮肤有些黑的小姑娘,这一看还真让李阳发现了点问题。

眼前这个小姑娘只有二十来岁,不过长相特征都和普通人略微有些不一样,普通话说的还算清楚,但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我这就是现金支票,绝对能换来现金!”

李阳指着支票本解释道,平洲公盘大部分的卖家都是收现金支票的,不收现金支票的人很少,所以李阳也没准备多少现金,身上只带了几万的零钱,买这块赌石肯定不够。

“不好意思,我只要现金!”

卖家姑娘再次摇头,这次李阳总算听出问题来了,这姑娘说话很僵硬,很像是个外国人。

“你不是中国人?”

李阳马上问了一句,问出这话的时候也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坚持要现金了,国内的人对现金支票自然不陌生,可国外来的人就不一定了。

“我是缅甸人!”

卖家姑娘点了点头,李阳脸上露出一丝为难,没想到对方是缅甸来的还不收现金支票,可他的身上又没那么多的现金,出去取钱的话万一这玻璃种祖母绿的翡翠被别人买走了他可就哭大了。

“李哥,要不我出去取钱去,你先留在这里!”

刘刚突然低头说了一句,李阳微微一愣,脸上立即露出惊喜。他刚才只想着自己去取钱,却没想让刘刚帮忙去取,关心则乱,所以连这么简单的事都没想起来。

“好,你马上去,多取点,能取多少取多少,取完立即回来!”

李阳把自己的银行卡和车钥匙都给了刘刚,李阳的卡里还有三千多万,不过对刘刚他非常的信任,别说三千多万,就是三个亿刘刚也会回来。

“姑娘,你是缅甸人为什么到平洲来呢?”

刘刚走了,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李阳强压住心跳和那卖家姑娘聊起天来。

“平洲,很出名,在这里我们的毛料能卖的更好一些!”

卖家姑娘甜甜的笑了笑,这小姑娘虽然皮肤黑点,但五官倒还不错,若是能像国内某些明星那么白的话,肯定是个美人胚子。

“原来这样,这次你们来的人多吗?”

李阳点了点头,缅甸生活很苦,购买力比国内低的多,除了缅甸大公盘的赌石毛料之外其他零散的市场卖的毛料都比国内便宜一些,所以国内有很多毛料商人都是跑到缅甸进散货,然后拿到国内市场来销售。

不过缅甸也有精明的人,他们自己弄到了通关手续,然后带着赌石到中国来卖,对于他们来说卖赌石最好的机会就是平洲大公盘了。

其实每年都有缅甸商人来参加平洲大公盘,但那都是大商人,他们不摆地摊,只投放暗标和明标,有些缅甸大商人连明标都不投,只投暗标,方面又省事,还能多赚钱。

从去年开始有部分缅甸小毛料商人也来参加平洲大公盘了,赚的钱要比国内多出三倍还要多,所以今年来的更多。广场足有十几个摊位都是缅甸来的小商人,当然,这十几个摊位和真格广场数百个摊位相比就不显眼了。

“挺多的,我们来了六辆大车,回去还可以带很多的生活用品!”

卖家姑娘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看起来挺天真的一个小姑娘,现在李阳总算明白她为什么开价开的那么低了。第一人家是从缅甸来的,心还不像国内那些毛料商人那么黑,第二就是人家只要现金,现场哪有那么多人带那么多的现金,不是特别中意的人也不会去取现金来交易。

“六辆大车,是不少!”

李阳默默点点头,焦急的回头看了一眼,刘刚怎么还没回来,而已经有人在这个摊位前停留了,每次看见有人扫过这片摊位赌石的时候李阳的心跳就忍不住会加快。

“是,这次生意好的话,回去还能扩大规模!”

卖家姑娘似乎很愿意和李阳聊天,除了偶尔回答人家的问话之外,一直都在看着李阳。

“对了,我叫李阳,你叫什么名字?”

李阳又说了一句,他的心里老想着刘刚快点回来,其实并没有多少交谈的心思,可这个时候又怕赌石被别人买走,只能不断的找着话题和这眼前的缅甸小姑娘聊天。

“我叫扎娃!”卖家姑娘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和那古铜色的皮肤很不般配。

“扎娃,好名字!”

李阳伸出大拇指,言不由衷的说了一句。他从没去过缅甸,更没听说过缅甸人的名字,哪里知道什么好坏。

“你这块赌石毛料多少钱?”

旁边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突然指着那块含有玻璃种祖母绿的赌石问道,李阳的心脏瞬间就被提到了嗓子眼。

………………………………

感谢anna0626朋友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南都冠军,jaok两位朋友每人5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谢谢大家的支持。

连续几天爆发小羽有些累,今天好好的整理下思路,把下面的大公盘写的更好一些,今天就保底三更了,也算是休息一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