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疯子玩的游戏

“李老弟,你看这块赌石怎么样?”

司马林还没跑到李阳的身边,就大声的叫了一句,他双手抱着的赌石不大,只有十来斤的样子。

等司马林到了身边,李阳仔细的看了看他抱着的赌石,疑惑的看了司马林一眼,道:“多少钱买的?”

“八万!”

司马林嘿嘿笑了一声,又双手举了举那块赌石,这块赌石个头不大,表现只能算一般。

而且这还是一块全赌毛料,黄砂皮壳,带点松花,皮壳上面还有两道裂痕,整块赌石呈椭圆形,这样的赌石价钱都不会太高,八万算不得便宜。

李阳轻轻摇了摇头,单凭表现来说这块赌石最多也就值个六七万,八万有点高了。

“李老弟,我告诉你,我第一眼见到这块赌石的时候就有种感觉,它能赌涨,所以毫不犹豫的就买了下来,这样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出现,我相信我的直觉!”

司马林一见李阳的神情就知道李阳在想什么,急忙解释了一句,随后看了看旁边没人使用的解石机。

“这里正好没人,李老弟,要不你帮我切了吧?”

司马林双手抱着赌石,直直的伸过来递给了李阳,李阳苦笑摇了摇头,说道:“司马大哥,你不是有感觉吗,那干嘛还让我切啊?”

“感觉是感觉,让你切却感觉更保险一些,我自己来也行!”

司马林嘿嘿笑了一声,他对这块赌石的确很有感觉,八万又不算贵,所以立即买了下来。只可惜他的信心却没感觉那么足,想着让李阳来帮他切第一刀,看能不能沾上李阳的运气切涨了它。

司马林索性站在了解石的位置上,广场的解石机都是卖家租用吧,一般来说只要没人用的时候有别的玩家要解石是不会有人管的。

“这个,先生,您能不能先等一下!”

旁边刚刚卖给李阳四分之一毛料的那个人突然叫住了司马林,司马林回过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摆在脚边的废料,问道:“你还要继续解石?那就先让给你!”

平洲公盘的规矩司马林都懂,问完之后又把自己那块赌石抱了下来。

“不是,我刚刚卖给这位小兄弟一小块毛料,我想问问小兄弟现在解不解?”

那你摇了摇头,又回头看了一眼李阳。那几块赌石跨的他是一点解石的信心都没了,不过他还对赌石里面的情况好奇,想看看李阳买走的自己这块废料到底会是什么结果,至少李阳赌跨的话,他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你刚才想说的就是这个,问我现在解不解这小半块?”

李阳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人,脸上渐渐带起一丝的古怪,这小半块里面可都是翡翠,现场解开让他看见了,估计他会后悔的吐血。

“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那人点了点头,脸上还有些失落。

“好,我解!”

李阳再次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马上走到了解石的位置上,把刚买来的那小半块赌石放在了解石机上。

“司马大哥,你这个等我解完这块再解!”

李阳又回头对司马林说了一声,这才带上眼镜准备下刀,其实这半块赌石再切已经不合适了,用砂轮擦掉皮壳就能看见里面的翡翠。只不过李阳不想让自己太引人注意,便直接从中间切一刀,一样会露出翡翠,只是对翡翠的价值会有一点的破坏,不过这一点的破坏李阳根本不在意,八千块买的废料,破坏一点大有赚头。

“嗞嗞!”

切刀快速按了下去,之前那卖家一直没走,见到李阳下刀的姿势又露出了一丝疑惑,在他看来李阳买这小版块赌石是在练手,可李阳的手法明显很老道,不像是个新手。

十几分钟后,切刀切断最后一点皮层,伴随着清脆的声音,这小半块赌石立即一分为二,露出满是污泥的切面。

有司马林和郑凯达在,就不用刘刚帮忙了,司马林上前洗干净切面,立即看到上面鲜明的墨绿色。

“有绿,有绿,切涨了!”

司马林大叫了一声,又急忙洗干净另外一个切面,上面同样露出了鲜明的墨绿色。

刚才卖给李阳赌石的那个人此时呆呆的看着两个切面,满脸的不敢相信。

那卖家也愣了一下,随即急忙走上前来查看切开的绿面,绿是墨绿色,相比阳绿差一些,不过种水不错,是干青种,里面若还都是翡翠的话,价值肯定不会低了,李阳把八千肯定是回来了,而且还能赚上不少。

司马林叫涨的声音吸引了四五个人,大家看着刚切出的翡翠都点了点头,干青种墨绿,算是不错的翡翠了。

此时脸色最难看的还是之前八千块钱卖给李阳赌石的那个人,他的脸色比之前还要白,全是懊悔。

他若能坚持一下,切开这小半块毛料,那这些翡翠也就变成他的了,不管里面有多少翡翠,总比八千块钱要多一些,损失也能小上一些。

可他没坚持住,最后低价卖了出去,卖出去也就算了,还要人家当面切开,这不等于自己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吗?

“小伙子,这赌石是你的吗?表现很不错,你愿不愿意卖,我出四十万!”

一个被司马林吸引过来的人轻笑着对李阳说道,从目前的表现来看,这块赌石毛料四十万肯定值得。

一旁的安文萍很是惊讶的看着李阳,上次李阳来了之后,这段时间公司上下流传最多的就是这个神奇的年轻人,安文萍之所以今天愿意跟着李阳,并不只是因为姐姐的安排,她自己对这个年轻人也非常的好奇。

上次安文萍已经见识过李阳的神奇了,而这次,又让她见到了一次,人家切跨的废料居然还能被他在切涨,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好意思,我们不卖!”

李阳轻笑摇摇头,李阳从不卖半赌毛料,更何况郑凯达准备的拍卖会还缺少翡翠原料呢,李阳更不可能去卖。

“对,不卖!”

郑凯达立即跟着点头,并且高兴的看着解石机上的两块翡翠毛料,大公盘刚一开始,李阳就切涨了一块干青种,为拍卖会增加了一块拍卖品。

切开之后,剩下的翡翠就好解多了,沿着皮层切下去,几分钟切下一块,不到半小时,所有的皮层都切了下来,把里面的翡翠全部展现了出来。

“每块最少四十五万以上,两块加在一起差不多快一百万了!”

司马林立即给两块翡翠估出了价格,卖给李阳赌石的那个人听到之后脸上的肌肉忍不住颤动了一下,急忙抱起还没卖出去的两块毛料摆在了解石机上。李阳的解涨重新给了他希望,他这剩下的两块都比李阳那块大一点,若都能像李阳那样切涨不仅不会赔钱,还能赚点。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这人再解也没用了,翡翠已经解了出来,但没在他的手上。

“司马大哥,咱们去别的地方解你这块赌石吧?”

李阳回头对司马林说道,旁边那个情绪有些疯狂的人李阳没在去问。这样的情况就是在南阳有时候都能见到,平洲更常见。

另外,平洲公盘还有个别称,叫‘疯子玩的游戏’,疯子买,疯子卖,还有疯子在等待,没有超强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少来玩这个的好。

“好!”

司马林立即点头,刚才他已经知道解出那块翡翠的毛料是李阳花八千块买的废料,知道这点之后司马林更兴奋,连废料都能赌涨,李阳身上的运气果然还在,哪怕李阳不帮他切,只站在旁边也好。

不过此时的司马林显然是忘记了,李阳打下手的时候可解跨过不止一次赌石了。

新找的解石机不远,就在旁边,是那缅甸姑娘租用的解石机,李阳一说要解石立即带他们来了,他们的解石机反正也没人用。

司马林把赌石摆正之后,李阳才用特殊能力去观察这块赌石,立体画面之中这块赌石内所有的东西全部展现了出来。

李阳惊讶的抬头看了司马林一眼,难道人真的有第六感不成?司马林的直觉还真厉害,这是一块赌涨的石头,而且还是大涨。

“啪啪啪啪!”

司马林刚握好切刀,远处就传来一阵鞭炮声,几乎所有的人都朝着鞭炮声方向看了看,有鞭炮声出现,证明有人解石解出了大涨。

在平洲,一般不是几百万以上的大涨是没人放鞭炮的,这倒不是有什么规定,解出的翡翠价值不高的话,自己也不好意思放鞭炮庆祝,李阳刚才解的那块翻了上百倍,但价值不算高,就没放鞭炮。

鞭炮声吸引过去了不少的人,司马林深深的吸了口气,在鞭炮声还没结束的时候按下了切刀,解石机的刺耳声立即把鞭炮声压下去了不少。

“嗞嗞!”

赌石慢慢的被切刀划过,不知道为什么司马林心里升起了一股紧张,像这样十万以下的赌石他不知道切过多少次了,哪怕是切第一块赌石的时候他也没这么紧张过。

不到十分钟,切刀就彻底的从这块赌石的身上划过,郑凯达早就端着水等着,切刀还没停下就上去泼水了。

一盆水就将切面冲了出来,见到切面上葱葱的绿色,司马林和郑凯达两人都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都露出了一股狂喜。

………………………………

感谢43413366朋友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盟主小口袋,SAGE,南都冠军每人5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