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这不可能

此次解出大涨的人离李阳他们不远,从李阳这个方向可以看到远处那拥挤的人群,比刚才围在他们这里的人还多,密密麻麻的围成了一大圈。

“喂,是,我们在一起呢,在39号摊位后面的解石机这,好,好!”

司马林接了个电话,接电话时候不停的点头,等挂上电话很古怪的看着李阳。

“谁啊?老张他们?”

郑凯达争忙着泼水,回头问了一句,在大公盘现场能给他们打电话的恐怕也就只有张伟他们了。

“是老王,他告诉我刚才解涨的人是邵玉强,而且邵玉强也解出了件高冰种!”

司马林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正在解石的李阳。

“邵玉强,是这家伙?”

郑凯达惊讶的抬抬头,周围听到他们说话的各珠宝公司员工纷纷的议论了起来,又有两个人离开,邵玉强对他们也有一定的吸引力。

而李青的脸上则露出了自豪,不愧是他们公司最厉害的三公子,李阳这边刚解出个冰种,他就在别的地方也解出了冰种,把李阳的气焰好好的给压了下去。

“邵玉强没去看暗标赌石?跑到自由交易区来干嘛?”

正在解石的李阳突然也抬头问了一句,不过他手里的活并没有停下,依然在解着手上的这块金丝种。

“谁知道呢!”司马林摇了摇头,走过来继续帮忙。

听到又有冰种出现,周围离开的人更多了,转眼只有十几个人还留在李阳这边,大都还是珠宝公司的人,安氏的人就一直留在了这里,李阳是他们的赌石顾问,他们是必须捧场的人。

“哗啦!”

最后一块皮壳终于切了下来,架起砂轮李阳仔细打磨着翡翠上面残留的杂质,司马林突然对着前面挥了挥手,张伟和王浩民他们都跑过来了。

“李老弟,听说刚才你们也解出冰种了?”

王浩民刚到地方,大气还没喘上一口就急急的问道,张伟也满脸期待的看着李阳。

“不是我!”李阳摇摇头。

“不是你?那是谁在造谣啊,邵玉强没解出冰种前解的是别的翡翠,一听说是你解出了冰种翡翠立即换了块赌石,果然让他也解出冰种来了!”

王浩民愤愤的说道,张伟脸上更是愤怒,自从在南阳和邵玉强结怨之后,他们两个是最恨邵玉强的人。

“你让我说完,不是我解出来的,是司马大哥解出来的!”

李阳苦笑摇摇头,这次司马林解出高冰种真的和他没什么关系,可这些人都把这件事硬往他的身上推。

“是司马!”

王浩民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李老弟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开这样的玩笑了,司马解的和你解的有啥区别?”

“是我们的人解的就行,李老弟,你在解个冰种出来吧,好好的气气他们,要是有玻璃种更好!”

张伟一旁也笑了笑,刚才两人还都以为闹了乌龙。

司马林一旁苦笑了一声,他算明白了,跟着李阳是永远没有出头之路,这次明明是他的直觉立的功,可所有的功劳都变成李阳的了。

不过对此司马林并没有在意,在他的潜意识里也认为和李阳有关,没有沾上李阳的运气,哪能这么巧的就遇到冰种。玩赌石玩了这么多年,参加大公盘参加了那么多次,就这次李阳跟着上来让他第一块就买到了冰种。

“好了,刘刚,在给我一块!”

收起翡翠,李阳朝着刘刚挥了挥手,刘刚马上从箱子里又搬给李阳一块赌石,而金丝种翡翠已经交给了郑凯达。

周围珠宝公司的人看着郑凯达都有些眼热,确切说是眼热郑凯达手上的翡翠,这么几天的时间,郑凯达已经收了好几块不错的翡翠了。

眼热归眼热,他们倒没有心急,反正郑凯达是要拿出来拍卖的,拍卖会上再去竞争。

刘刚递给李阳的这块毛料里面是块芙蓉种翡翠,现在剩下的四块毛料除了玻璃种之外都是芙蓉种了,这是表现一般的那块,不过价值也在一百万以上。

这块赌石最大的特点就是小一点,李阳仔细看了看,重新划线放在了切割机下,周围的人都对这块赌石纷纷的猜测了起来。

小赌石解的快一点,不到十分钟这第一刀便切割完毕,李阳看看时间,中午加点班的话把这五块翡翠全部解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李阳买的这些赌石都不是太大。

“芙蓉种,是芙蓉种,李老弟,你又切涨了!”

郑凯达在帮忙泼水,切面还没洗干净便大声的喊叫,周围的人都凑着脑袋过来看新切开的切面,看到那带着葱绿的芙蓉种翡翠之后,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羡慕和嫉妒。

加上第一块冰种,李阳他们已经连涨三块了,有李阳在,好像赌涨就变成了很轻松的事。

“司马大哥,郑大哥,咱们快一点,早点把这几块赌石解完,中午我请大家吃大餐!”

李阳拍拍手,司马林他们都愣了一下,随后一起笑了起来,司马林和郑凯达都满是劲头的上前来帮忙。

三个人合伙加速,不到二十分钟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便被掏了出来,郑凯达抱着翡翠嘴巴都快笑歪了。

“刘刚,再给我一块!”

李阳头也不回的打扫着切石机上的碎渣,不一会刘刚便抱着块赌石又跑了过来。

接过赌石,李阳还没放在切割机下就愣在了那里,刘刚这第三快居然就把玻璃种祖母绿那块给抱了过来,按李阳的打算着可是最后再解的赌石。

想了下,李阳便开始固定赌石,还笑着摇了摇头。既然抱上来了没有再拿下去的道理,现在解就现在解吧,相信这块翡翠能带给大家更重的震撼,让这些珠宝公司再也不敢轻视他们的拍卖会。

架起切刀,李阳慢慢的按了下去,解这块赌石的时候李阳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慎重,这一次他没有直接切出翡翠来,而是在边缘下的刀,这块翡翠上造成的任何一点损失恐怕都是以万为单位来计算了。

不到十分钟,第一块皮壳就被李阳切了下来,仔细的观察了切面露出的白雾,李阳满意的点了点头。解的赌石越多,他的解石手法就越熟练,特别是用了秦勇的方法后,虽然还比不了秦勇解石那么的快,但也比李阳之前的解石快多了。

“这雾面不错,从现在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出冰种或者玻璃种这样的高端翡翠,李老弟,再解个冰种出来让我们放放鞭炮,我都快等不及了!”

郑凯达仔细看了看切面,最后点着头说道,张伟,王浩民,司马林还有顾老他们都默默的跟着点头,李阳这块赌石切开之后的切面,表现确实很不错。

“放心,有你放鞭炮的时候!”

解这块玻璃种,李阳的心情也是极度的愉快,大笑着对郑凯达说了一句,架起砂轮开始打磨切面,先把里面的翡翠擦出来再说。

“啪啪啪啪!”

远处突然又传来了一阵鞭炮声,张伟他们都翘起了脚脖子,传来鞭炮声的方向正是邵玉强那边。

“你们等着,我去看看!”

王浩民说完撒开脚丫子就跑了出去,张伟他们想拦都拦不住。

“啪啪啪啪!”

这次和刚才不一样,鞭炮声又响了起来,而且不止一挂鞭炮再响,不一会便响起了一连串的鞭炮,李阳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司马林。

难不成那边有人连续解出了大涨,怎么放这么多的鞭炮?

司马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慎重,张伟的脸色则变的有些难看,周围珠宝公司的人愣过之后,急忙都跑掉了,最后只留下了安氏的刘谦和邵氏的李青两个人,而周围其他的都市玩家在第二挂鞭炮响起来之后就已经跑了。

“李老弟,咱们不管他们,继续解咱们的!”

司马林沉着脸说道,郑凯达脸上也带着点不平,同时还有点无奈。

只剩下的两个观众,表情也各不一样,刘谦的脸上带着苦笑和担忧,而李青则异常的得意,似乎还有点焦急,也想跑过去看看,但最终还是留在了李阳的这边。

李阳解出冰种翡翠之后,公司就给他下了命令,今天一天都要跟着李阳,看看李阳到底能解出多少好的翡翠来,收购原料的事则交给其他的人干,他的工作就是观察李阳。

刘谦也一样,被单独派了出来,他除了观察李阳之外还有为李阳服务的工作在,不过李阳身边的人多,现在还用不着他来服务。

周围的人群还在涌动,鞭炮声变的更杂了,还有不少人在燃放鞭炮,而周围更多的人则向着邵玉强那边跑去,不一会那边已经挤得满满都是人。

李青突然抬头看了看李阳,带着一股得意的神色,慢慢的说道:“李先生,您是不是第一次来参加平洲大公盘?”

“没错!”

李阳还在擦石,里面的翡翠马上就露出来了,不过不影响他回答李青的问题。

李青猛一抬头,傲然道:“难怪了,你还不知道这么多鞭炮同时响起来的意义吧?李先生,一般大涨的翡翠只会放一挂鞭炮,但有一种情况例外,解出玻璃种翡翠的话,周围所有看到的人都可以放鞭炮来庆祝!”

说到这里,李青的语气中的傲气更重了。

李阳回头看了一眼司马林,司马林苦笑点点头,李青说的没错,这么多鞭炮同时响起来,只有玻璃种出现才会这样。

李青嘿嘿笑了一声,又继续说道:“现在可以肯定,我们三公子是解出了玻璃种,那边的人都在为他庆祝,听说李先生在南阳的时候赢过我们三公子,这次你若是想赢的话,只有……啊……这,这不可能……”(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