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又输了

远处,还没解出全部翡翠的邵玉强不自然的抬了抬头。

没放鞭炮之前,他就听到那边解出玻璃种翡翠的消息,王浩民那张大嘴四处宣扬,想不知道也难。

低头看了看手上解了一半的玻璃种翡翠,邵玉强的嘴角略微露出一丝苦笑。

他这边刚解出玻璃种,李阳那边就也解出来了,中间衔接的速度太快了,要说李阳是故意的他根本不会相信,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巧合。

看着眼前不大的无色玻璃种翡翠,邵玉强苦笑摇了摇头,他的这块玻璃种翡翠太小了,两副镯子都做不出来,加上又是无色。邵玉强还不知道李阳解出什么样玻璃种翡翠,不过此时他已经预感到这次输的还是自己。

李阳那边的鞭炮声更响了,郑凯达买光了两处小摊贩的所有鞭炮,整整十八挂,加上安文君和张伟买的,足够他们放个三四轮的,还有周围其他的赌石玩家买来庆贺的鞭炮,李阳那边的鞭炮响起来之后,压根就没有停过。

原本聚集在邵玉强周围的数百人现在只剩下了几十个,其他人大都围到李阳那边去了,即使周围还围观的这几十个人,此时也都在看着远处冒起的白烟。连续的鞭炮轰鸣,李阳那边已经取代了邵玉强这里,变成大公盘最吸引人的地方。

一个人匆匆的跑了过来,爬在邵玉强的耳边轻声的说道:“三公子,那边的确是李阳解出了玻璃种翡翠,还是玻璃种祖母绿!”

“祖母绿!”

邵玉强心里一动,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无色翡翠,听到这三个字他就已经知道,哪怕李阳解出的翡翠比自己的还要小,做不出镯子来,输的人一样是他。

无色和祖母绿,相差太大了。

“是,三公子,安氏的人也在那边,现在好嚣张,会场一半商铺的鞭炮现在都被买到那边去了!”

送信的人点着头,脸上也带着一丝无奈,安氏和邵氏现在是死对头,看到安氏的人在大出风头,恐怕每一个邵氏的人心里都不会好过。

最不好过的还是李青,他就站在那里看着李阳解玻璃种翡翠,在他的身边,刘谦则不时的咧嘴笑着,还得意的看着他。

此时李青算是彻底体会到了刚才刘谦的心情,应该说李青现在的心情比刚才刘谦还要糟糕,从天堂落入地狱的感觉并不好受。

鞭炮声还在响,李阳和邵玉强都解出了玻璃种的事惊动了平洲公盘的管理方,广州玉石协会和平洲玉石协会的人都纷纷往这边跑,大公盘第一天上午在自由交易区就解出了两块玻璃种翡翠,可是历年来没有过的事情。

而且这两块玻璃种几乎是同时解出来的,一前一后就差了几分钟,这样的事更是少见了。

邵玉强先解出了他那块小玻璃种翡翠,解出之后就离开了,原本还停留在邵玉强那边的赌石玩家,一窝蜂的都跑到了李阳这边来。

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六七百人围挤在一起,远处还不断有人往这边跑,估计聚集个一千人都没问题。

外围的人已经看不到里面解石了,只能听着里面人传来的最新介绍,外面有个不甘心的人灵机一动,爬到了同伴的身上往里面看,看会之后在换同伴爬在自己的身上。

还别说,站高了还真能看到里面的情况,由于距离有些远,看不清翡翠,不过能看到正在解的玻璃种他们已经很满意了。

这个方法很快被很多人效仿,众人纷纷搭起了人墙,单独来的赌石玩家们纷纷急了,花钱雇人抬自己,只可惜周围都是赌石玩家,在乎他这点钱的人不多,很少有人能雇到帮手。

周围越来越拥挤,好在李阳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早就有了适应,周围再乱都没有影响他解石的速度。

切开最后一块皮壳,整块翡翠上面只剩下小块边缘还带着一点点残碎的石壳,周围人都火辣辣的看着这小块的翡翠。人类的目光若同嘴巴一样能吞东西花,这块翡翠恐怕早就被人用目光给吞噬了。

李阳满意的看了看,李阳用了赵民的手法后,虽然还是擦掉了点翡翠,但比以前强多了。

“李顾问,恭喜你,玻璃种祖母绿,就是在缅甸大公盘上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啊!”

翡翠全部解开后,安文君第一个上前去道贺,眼中还不断的放着亮光,这块翡翠若是能落在安氏的手里,虽说不能立即扭转目前的局势,但也能给邵氏一个重击,相信很多高端顾客得知安氏有了这样的翡翠原料,都会主动上门的。

“是啊,玻璃种祖母绿,很是难得!”

李阳也感叹的点了点头,这块翡翠差点没和他失之交臂,现在总算有惊无险的从他的手里面世了。

“您这块翡翠是打算出售还是要自己留着?”

安文君很小心的问了一句,眼睛还不断的看着李阳,高老,安文萍也都直直的看着李阳,这样一块翡翠对安氏的帮助真的很大,他们生怕李阳不愿意出售自己留下。

李阳沉默了一会,最后抬头慢慢的说道:“还是让郑大哥拍卖吧!”

安文君提着的心立即落了下来,只要李阳愿意卖就好,安氏这次不惜代价也要拿下这块翡翠。

一旁的李青眼珠子则转了好几圈,悄悄的退了出去。

李阳愿意拍卖,那就等于他们邵氏也有得到这块翡翠的机会,拍卖会上可是价高者得,李阳虽是安氏的赌石顾问,可没说他的翡翠就只能卖给安氏。

这些信息他必须尽快传递给公司,让公司早点做好准备,说不定他们还有机会获得这块玻璃种祖母绿,给安氏一个沉重的打击。

最开心的还是郑凯达,有了这块‘镇拍之宝’,他不相信还会有珠宝公司会缺席,即使他不通知,这些公司都会主动来找他所要参拍的资格。

“李老弟,这些翡翠咱们先存起来吧,已经中午了,也该去吃饭了!”

郑凯达嘿嘿笑了一声,李阳的金丝种,芙蓉种和玻璃种,司马林的高冰种,这公盘刚开始半天他们就入账了四块高级翡翠,更有玻璃种祖母绿这种极品在,对这次大公盘最后能获得的成绩,郑凯达此时有一股盲目的乐观。

“好吧!”

李阳有些惋惜的看了看没解出来的那两块赌石毛料,里面还有两块芙蓉种,若是加加班还有时间解出来。可惜此时大家都没有继续解石的心情了,李阳也不好意思为自己一个人让大家都跟着等。

“李顾问,中午就让我们安氏来做安排吧,您到平洲这么多天,我们还没有好好的宴请过您一次呢!”

安文君突然说道,笑眯眯的看着李阳,安文萍急忙在一旁点头,跟着道:“就是,让我们请你们吧,保证带你们去品尝最好吃的东西!”

“安部长,这次的宴请我看就算了,下次吧,我们几个朋友之间想好好的聊聊!”

李阳还没说话,得到郑凯达暗示的司马林急忙上前说了一句。郑凯达是生怕吃饭的时候安氏向李阳提出采购这块玻璃种翡翠的要求,万一李阳答应了这拍卖会可就失去一件重器了。况且只有竞争的情况下才能把这块翡翠卖出更高的价格来,拍卖会最合适。

“那就下次吧,这次不好意思了!”

李阳无奈摇摇头,司马林已经这么说了,无论如何今天他们都不能和安氏的人在一起了。

“那好吧,不过李顾问你已经答应了,在平洲期间一定要给我们这个机会!”

安文君轻笑摇了摇头,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那好,下次再见,我们先走了!”

郑凯达急忙拉上李阳,从人群中挤了出去,翡翠则在司马林的手上,握着那玻璃种祖母绿的翡翠,司马林都有股眩晕感,这可不是几百万几千万的翡翠,这可是价值上亿的玻璃种祖母绿。

刘刚抱上剩下的两块赌石,急忙跟在了后面,安文君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

“三姐!”

安文萍上前抱住安文君的胳膊,安文君的确有私下采购这块翡翠的想法,只可惜被司马林给破坏了。

安文君突然轻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我本来对李阳已经够重视了,可没想到还是没做够,不应该忽视他身边的人啊,以后和李阳一起关系好的朋友也要列为重点!”

安文君说完后慢慢的离开了,高老愣了一下,随后苦笑摇了摇头。

公司对李阳本就够好的了,现在安文君居然还说没做够,不过想想李阳的能力以及那接连不断的高级翡翠,的确有值得公司这么对他的资本。

公盘自由交易区的赌石玩家越来越少,各摊位的卖家纷纷开始叫盒饭外卖,他们中午也不离开自己的摊位,下午吃过饭就会有赌石玩家马上过来。

李阳和邵玉强解出玻璃种翡翠的事情已经成为了整个公盘区所有人谈论的话题,玻璃种翡翠在暗标区的赌石中都不多见,能一上午在自由交易区解出两块,相信下午来自由交易区买赌石的人会变的更多。

而那些卖光了鞭炮的小商贩也都急忙去进购鞭炮去了,这些鞭炮可没让他们少赚。

………………………………

感谢爱艾看书,小口袋,书友110331143500146,jacky111,一尊朽木,书友110423210122605几位朋友每人100起点币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