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打赌

午饭最终还是没能吃成大餐,八个人在附近随便找了个饭店,李阳上午连连解涨的事情也刺激了他们,除了司马林之外其他人上午都没买一块赌石,下午谁都不想在浪费时间。

特别是王浩民,叫着要翻本,结果看到邵玉强出现就跑去看他解石,一上午时间全浪费了。

中午一点刚过,几个人就返回了广场,此时广场已经有了不少的赌石玩家正在挑选赌石,还有一些解石机也在运转。

郑凯达和刘刚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郑凯达要去银行储存今天上午解出的翡翠,就把刘刚一起拉了过去,这次要存的翡翠中可有块价值连城的玻璃种祖母绿,郑凯达也不敢有一丝的怠慢。

刘刚走之前李阳又吩咐他多取点现金回来,上午的例子告诉他,现金支票并不等同于现金,还是多备些现金好,万一在遇到好的翡翠也不至于干着急。

“李老弟,下午你一定要帮我看一块,我不说赌出司马那样的高冰种,最起码的也得是块金丝种吧!”

刚进广场,张伟就对着李阳急急的说道,李阳愣了一下,连连苦笑。

看张伟这态度,好像李阳能变出高级翡翠来,再说了,上午人家司马能赌出高冰种翡翠,真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现在说这些显然没用,就连一旁的司马林也都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

“我尽力吧,没那个运气也不行!”

李阳摇头道,几个人已经走进了摊贩区,李阳下意识的又来到了上午买到玻璃种翡翠的那个缅甸姑娘扎娃摊位面前。

“大哥哥,你好!”

扎娃一眼就认出了李阳,主动友好的和李阳打着招呼,司马林和张伟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上午李阳买赌石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跟着。

“你好,扎娃,上午生意不错吗!”

李阳低头扫了一眼扎娃面前的赌石毛料,比上午少了将近一半,现金交易上午还能卖出这么多的赌石,这扎娃的生意确实不错。

“都是因为你,卖的这么好!”

扎娃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李阳默默的点了点头。李阳并没有对其他人说自己在哪买到的那块玻璃种赌石毛料。不过有心人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来,李阳上午就在两个摊位上买过赌石,不用说,另外一个摊贩的生意也差不到哪去,。

张伟心中一动,马上问道:“李老弟,你上午的那块玻璃种毛料就是在这里买的?”

李阳点点头,道:“是的,不过这里只用现金交易,我上午还是重新去取钱财买下来!”

“难怪,你会让刘刚多取些现金,李老弟,我先在这看看,你别走远了!”

张伟眼睛已经直盯盯的盯在面前这堆毛料上面了,别说张伟,就是司马林和顾老都有些心动,也都仔细的看着面前扎娃的赌石毛料。

这堆毛料里面可是出了玻璃种祖母绿这样的极品翡翠,谁也不敢保证这里有没有第二块可以出玻璃种的赌石毛料,李阳除外。

此时的李阳已经清楚,这堆毛料里面没有特别好的了,好的都被他上午买走了,这些人再挑也没用,大涨肯定没有,只有几块可以小涨的赌石。

“好,你们先看着,我到旁边再去看看,但是时间不要太长!”

李阳苦笑着摇摇头,这些情况他无法明确说出来,只能善意的提醒一下,不要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

“知道,你不能走远啊!”

司马林回了一句,连头都没抬,此时司马林的手上正抱着一块全赌毛料在研究。

无奈叹了口气,李阳到旁边的一个摊位前看了看,此时中午人少,摊位面前就他和吴晓莉两个人,倒也清静。

面前这个摊位上的全赌毛料多一些,有几块能赌涨的存在,但是大涨的没有,李阳此时对赌石也挑剔了许多,不是大涨的赌石毛料一般都不要,解石的时间实在有限,到现在还有两块赌石李阳没解出来呢。

摇了摇头,李阳起身又走到了另外一个摊位前。

那卖家也苦笑了一声,卖家已经认出李阳来,上午李阳解出玻璃种祖母绿是大出风头,那块翡翠还很有可能会成为这届大公盘的玉王,若是李阳能在他这里挑上两块赌石赌涨,那肯定会给他带来不错的生意。

只可惜李阳离开了,而且还很不看好他这里的赌石,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其他的玩家看见,不然今天他的生意肯定会很差劲,这就是名人带来的效应。

李阳转身又到了另外一个摊位前,那摊位老板此时居然有些紧张,这些老板上午大都特意跑去看过解玻璃种翡翠,对李阳的印象很深。

卖家正看着李阳,旁边又有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这年轻人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到摊位前,那年轻人也蹲下来观察赌石,跟在李阳身后的吴晓莉则是很是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似乎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年轻人抬起了头,先看了一眼吴晓莉,马上把目光对准了正在挑选赌石的李阳。

“李阳!”

年轻人瞪着大眼睛,惊声叫道,刚才李阳蹲着,他还真没有发现就是李阳。

“邵玉强!”

李阳表现的比年轻人更为惊讶,这个蹲在这里挑选赌石毛料的年轻人人居然是邵家的三公子邵玉强,两人在这届大公盘上第一次见面居然是这种情况,这是之前谁都没有想到的。

“你好,李先生,上午是你赢了,那块玻璃种祖母绿真的很不错,即使我师父现在也很少能解出这样的翡翠,你很厉害,运气也不错!”

邵玉强主动向李阳伸了伸手,卖家则张着大嘴巴看着眼前这两位公盘上最出风头的年轻人,他们两个同时到自己的摊位前来挑选赌石,让这卖家都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邵公子,你也很厉害,是你先赌出玻璃种的!”

李阳笑了笑,也把手伸了出去,邵玉强说李阳运气好,明显还有些不服气,不过想想也是,想让这个高傲的家伙心服口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邵玉强微微一愣,马上笑了笑:“第一个解出的又能如何,要看最终的结果,不如我们来打个赌,看看这次究竟谁能拿到这届大公盘的玉王,好不好?”

“打赌!”

李阳古怪的笑了笑,每届大公盘都会评比出标王和玉王,标王是拍卖出最高价值的翡翠,而玉王可是解出来的最高价值的翡翠。目前来看,能解出比李阳玻璃种祖母绿价值更高的翡翠也只有同是玻璃种的翡翠,还要品质和大小都超过李阳这块,本身就是件很难很难的事情。

“没错,赌一赌,你现在占有优势,不过现在只是第一天,历届大公盘都不缺乏高级翡翠,我相信还有更好的翡翠会出现!”

邵玉强点了点头,事实上邵玉强提出这点也有给自己施压的因素在里面,压力越大也越容易突破。有一点邵玉强确实没有说错,大公盘上是真的不缺乏好的翡翠,每届大公盘能出的玻璃种都不止一块。

“好,既然你要赌,那咱们去赌!”

李阳轻笑点点头,李阳目前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若还不敢答应,只能会让别人认为他是害怕邵玉强,到时候丢脸的可不止他一个人,现在的李阳和邵玉强,已经分别成为了安氏和邵氏的代表。

“好,还有六天的时间,我们就看一看到底谁能笑到最后!”

邵玉强笑着拍了拍手,转身就走,刚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过头道:“三点之后我会去明标区看一看,李先生不妨也去看一看,去年明标区就出过一次玻璃种翡翠!”

说完这句话,邵玉强才真正的离开,李阳既然先到这里,他就不会继续在这里挑选毛料,这里是平洲,等于是他的地盘,不像在南阳可以为所欲为。

赌石卖家已经张大了嘴巴,大新闻啊,他见证了一个大新闻。上午最出风头的李阳和邵玉强,目前都解出了玻璃种翡翠的两个人,居然在打赌,看看谁能赢到最后,这个消息传出去肯定能震惊所有的人

低头扫了一眼摊位上的赌石,李阳苦笑着站了起来,这个摊位上倒是有两块不错的翡翠,不过此时的李阳满脑子都还是邵玉强刚才说的话。

“李阳,他来干什么呢?”

司马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正警惕的看着邵玉强的背影,李阳和邵玉强的对立从南阳就开始了,更不用说现在他们所代表的两个公司了。

“他找我打赌,想和我赌谁能笑到最后!”

李阳也看着邵玉强背影,淡淡的说道。邵玉强这次给李阳的印象的确和上次有些不同了,上次的邵玉强还是光芒四射,而这次,他依然还是那么的狂傲,但盛气凌人的气势已经内敛了不少,有种稳重了的感觉。

“打赌?”

司马林惊讶的张了张嘴巴,离开的邵玉强已经渐渐走远,被摊位和人群挡住已经看不见了。

“他还敢找你打赌?他不知道你上午解出了玻璃种祖母绿,难道他要把上午的成绩不做计算,重新开始?”

司马林的脸色微微一变,有这块玻璃种祖母绿在的确有难能赢李阳,司马林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这一点。

“不,他没有提出这点,他也不会提出这一点,真提出这一点的话,他也不是邵玉强了!”

李阳轻轻摇了摇头,邵玉强的确在赌石方面比他厉害的多,但他的先天条件却是邵玉强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这场赌,李阳有信心胜利,一股斗志慢慢的也在李阳的心头升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