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我输了

“打和?你们想的也太好了吧?”

卖家抬头,轻蔑的看了眼李阳,周围人也都对着李阳摇了摇头,在对方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提出打和,很多人都以为李阳的脸皮极厚。

“不同意就算了!”

李阳耸了耸肩膀,这才是真正的好心当成驴肝肺,那就等着最后的结果吧,最后还能笑着的人才是赢家。

擦石机快速的转动着,周围的人都不在说话,李阳则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一旁的吴晓莉看着李阳的动作心里猛然一动。

按照卖家解石的方法,他们恐怕要在这里浪费不少的时间,李阳无奈摇了摇头。

雾层越擦越薄,绿色渗出来的越来越多,那卖家解石的时候也就越来越兴奋。

“绿,真的是阳绿!”

张伟突然惊讶的指着窗面叫道,现在里面的颜色已经全部暴露了出来,的确是非常不错阳绿,里面的翡翠质量若是好一点,这场赌他们是肯定输了。

“嘿嘿!”

卖家停了下来,回头得意的看了李阳和安文萍一眼,洗洗窗面,继续擦着窗面。

“孺种,是孺种!”

周围有人突然大叫,卖家已经擦出了翡翠,孺种、阳绿的翡翠暴露在大家的面前。

窗面上出了翡翠,又是孺种阳绿这样不错的品种,眼下这块毛料的价值又增加了不少,连信心很足的安文萍都很不安的看了李阳一眼,只有吴晓莉和刘刚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只要李阳说过能赢,他们相信就一定会赢。

“安氏的小丫头,小伙子,你们现在认输还来得及,我不让你们赔钱了!”

卖家转头大笑了一声,脸上已经带着胜利般的笑容,孺种翡翠不如冰孺种,但也是中高端的翡翠,和一般的芙蓉种差不多,有些芙蓉种还比不过好点的孺种翡翠。

“你要是愿意打和的话我们同意,其他就不用说了!”

李阳微笑摇摇头,脸上依然带着那股自信,周围的人纷纷都小声的议论着,一些人的眼里已经认为李阳是故意装镇定,这要是解出块不错的孺种阳绿翡翠的话,按照他们之前的赌约,李阳他们可要赔上不少的钱。

“哼,不见棺材不掉泪!”

卖家的笑容立即消失,狠狠的瞪了一眼李阳,摆正赌石的窗面,卖家继续擦着雾层。

不一会,一大片翡翠就被卖家擦了出来,毛料皮壳里面的雾层结果也显现了出来,卖家又咧着嘴大笑。

这会的时间,周围又过来了几个人看热闹,有个人还一直惊讶的看着李阳。

几个人听说打赌的经过之后全都兴奋了起来,这样的热闹可不多见,遇到了当然不能放过。

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李阳转头看了看,那个一直关注着李阳的人急忙对着李阳点头笑了笑,脸上似乎还有些紧张。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这个人他并不认识,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见过。

那人突然从朋友的身边走过,来到李阳的面前,脸上好像还带着一点恭敬的神色,很是小心的说道:“请问,您是李阳李先生吗?”

“我是,您是?”

李阳疑惑的看着他,这个人还真的认识自己,李阳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认识的人,实在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印象。

那人立即兴奋的叫道:“我是郑州来的一名普通赌石玩家,昨天在解石区见过您,在南阳也见过您,您可是我们河南的骄傲!”

“李阳,这名字好熟悉?”

有几个围观的赌石玩家皱了皱眉头,还有几个人慌忙从身上拿出一份报纸来,都是今天的平洲玉器报,在这份报纸上李阳的名字可不止一次的出现过,而且都是在显眼的位置上出现。

“我想起来了,昨天解出玻璃种,又和邵氏和安氏打上擂台塞的那个人就叫李阳!”

有人恍然大叫,周围的人都惊讶的看着李阳,要说平洲大公盘最出名的人,不是什么明星也不是邵玉强,就是他们面前的这个李阳。无论是和两大珠宝公司打擂台还是解出了玻璃种祖母绿,都让李阳的名声在大公盘上达到了顶尖。

卖家已经架好了切刀,听他们这么一议论也惊讶的看了看李阳,李阳的名字这些卖家更是非常的清楚。

“嗞嗞!”

在很多人的议论声中卖家将切割机按了下去,司马林还有安文萍他们都站直了身子,李阳被其他人认出来后,他们的脸上全都是骄傲。

现在,这二十来个围观的人不在像刚才那样乐观的相信赌石卖家一定会赢了,特别是那个在南阳和平洲都见过李阳的郑州人,更是坚信李阳一定会赢。

人的名,树的影,李阳的事迹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听说过,别的不说,就凭李阳昨天能力克两大珠宝公司,让两大珠宝公司主动离开。就足以证明李阳的水平极高,况且李阳昨天的行为也为他们这些势单力薄的赌石玩家争了不少的荣誉。

这让现场有一部分改变了之前的想法,转而看好李阳,不过还是有差不多一半的人坚持原来的看法,认为李阳会输,事实摆放在面前,卖家解的这块毛料确实很不错。

卖家自己的心情倒没有任何的影响,李阳的名声再大也无法改变事实,翡翠王老爷子名声显赫,也不敢说自己从没有赌跨过。

“哗啦!”

卖家这一刀切完了,切面上又露出了点白雾,对这一刀卖家是相当的满意。

重新换上砂轮机,卖家再次打磨起这薄薄的白色雾层来,周围那本来就对卖家有信心的人变的更有信心了,都想着一会如何把李阳打赌输了的消息传播出去,能见到李阳吃瘪他们很是乐意。

这也是一种大众的嫉妒心理,李阳不过一个普通的年轻人,突然之间一夜成名,带有不平衡想法的人很多。

“哗哗!”

时间慢慢的走过,周围的人不在说话,只有砂轮和毛料亲密接触的刺耳声不断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喀嚓!”

砂轮机突然停在了那里,卖家瞪着大眼睛看着切面,一脸的不敢置信。

“轰!”

周围的二十多个人顿时都大叫了起来,那块毛料切面上的雾层被擦掉了不少,已经明显的显示出了断层,只有小小的一片是带有阳绿的孺种翡翠,而在之下,没有了任何的颜色。

“这不可能!”

卖家突然揉了揉眼睛,直接架起了切刀,也不管是不是会破坏翡翠了,在断层的地方直直的下了刀。

周围的人,特别是刚一开始就站在这里的人都复杂的看着李阳,出现断层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出现这种情况九成的可能性可都是跨,即使下面依然还有着孺种翡翠,价值也会大大的降低,因为已经看不到颜色了。

卖家这一刀切的特别快,不一会变将赌石分成了两半,洗干净切面之后,卖家立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擦涨不叫涨,切涨才是涨,这句话再次鲜明的显现了出来,卖家之前擦的再好,都不如这一刀来的直观。

一刀之下,赌石内部的情况立即就显露在了大家的面前。

两个切面上,有一个切面完全是无色的碎玉,另一个切面带着点孺种阳绿翡翠,但面积并不大,还有一半也都是碎玉。

现在,这块赌石的情况基本上已经明了,这是块孺化很少的毛料,孺化的效果不错,可惜取出来的太早了,要能间隔上亿年的话肯定是块非常不错的翡翠。

看着这两个切面,大家都呆呆的,一开始那么好的开局,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尾。

几个最早就听到他们争论的赌石玩家还有卖家突然一起转过头来,惊恐的看着李阳,此时他们都想起了李阳之前对这块毛料的评价。

“表现不错,但是孺化太少。”

现在来看,李阳的评价真的是一针见血,完全正确,能做到这样精准的判断,这李阳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实力,几个人都不敢想了。

就是司马林他们也都有些发呆,他们知道李阳厉害,可是在见到这块毛料表现极好的情况要说心里没动摇那绝对不可能,也正是因为这前后差别太大,让他们猛然间也都有种接受不了的感觉。

跨了,彻底的跨了,刚才那么长时间所做的工作,一刀之间全都变的毫无意义,刚才享受了那么久胜利般的快感,一刀之后也全都变为泡沫。

这样的翡翠,还能够解涨的,不是没有,但是极少极少,至少卖家不认为自己能做到。

“我输了!”

过了好几分钟,卖家才站起身来,苦涩的说道,神情极为的落寞。

这块毛料若是一开始就跨,他或许还没有这么的难受,可是明明都是一路飞涨,快到最后的时候却完全跨了,就像电梯慢慢升起,突然间急速下坠,能承受住这种滋味的人不多。

“不,你没有输,我也没有赢,赌石是大自然赐给人类的瑰宝,它更像是大自然和人类的游戏,猜准了,会收获非常不错的宝玉。若是猜错了,大自然会收回这些奖品,你要说输的话,那是咱们一起输给了大自然,它顽皮的把我们的奖品给变没了!”

李阳摊着手,一副无奈的样子,卖家愣了愣,周围的人也都愣了愣,随后一起笑了起来。

………………………………

感谢落燕閑居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phantom2002朋友200起点币打赏,还要感谢小口袋的588起点币打赏。

特别感谢书友100529091614071再次10000起点币的打赏,谢谢,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