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最差劲的明标毛料

还没发动特殊能力,李阳就愣了一下。

眼前这一千块毛料居然有四成多都是全赌毛料,这个比例在之前几天的毛料里面从没有见到过,和外面自由摆摊的比例都差不多了。

李阳随意扫了几块毛料,眉头稍微皱了一下,这些毛料的表现明显比之前那几天所竞拍的毛料要差上许多,好的毛料很少,若不是现在还站在明标展示区里面,李阳都以为他是在看外面自由交易区的赌石毛料。

发动特殊能力,李阳再次摇头,目前所观察的三百多块赌石毛料其品质确实比之前差了不少。

这一千块看完之后,李阳心里很是疑惑,不会是有人把这里的赌石毛料给掉包了吧?一千块毛料,整体表现甚至还不如外面地摊上卖的那些,这一千块里面连一块芙蓉种和金丝种都没有出现,只有一块不大的干青种出现,价值还很低。

“安小姐,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李阳紧皱着眉头,安文萍和吴晓莉一直都跟在李阳的身边。张伟和司马林此时都在里面查看今天要拍卖的赌石,他们也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两块好的出来竞拍,昨天几个人竞拍的都很过瘾,今天不免有些心痒痒。

“有什么不对?”安文萍惊讶抬起头。

“这些毛料,编号六千多的这些,怎么和前面的相比差了那么多?”

看着满脸疑惑的李阳,安文萍突然笑了,边笑还边摇头,笑了一会,才慢慢的说道:“李大哥,你不知道这是最后一天要竞拍的赌石吗?”

“我知道!”

安文萍呵呵笑道:“那李大哥知不知道,最后一天下午还是暗标揭标的时间,那时候大家都跑去看暗标了,谁还有时间来参加明标拍卖,若不是明标拍卖要有始有终,贯穿整个大公盘,说不定这最后一天的明标拍卖就取消了!”

李阳立即点了点头,安文萍这么一解释他马上就全部明白了,暗标区揭标和明标拍卖时间上有了冲突,相比最后一天的明标拍卖,暗标揭标显得更为重要,这一天的拍卖只是一般的毛料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毕竟注定是一场没什么人会去参加的明标拍卖会。

经常来参加大公盘的人都知道这点,只有李阳是第一次来,又在第二天就开始观察第七天要拍卖的毛料,才会有这样一个问题。

“各位朋友们,明标拍卖马上就要开始了,请这位抓紧时间前去拍卖大厅,这里再过五分钟就要关闭!”

有工作人员跑出来大喊了一声,还很奇怪的看了眼李阳他们,其他人大都在今天要拍卖的赌石区域观察,李阳他们几个居然跑到了最后一天的垃圾毛料这边。

在看到李阳他们两男两女的组合,这工作人员很是暧昧的笑了笑,快步从他们的身边走过。

“李阳,你看的怎么样了?”

司马林快步从后面走了过来,他还真看到了两块不错的毛料,只可惜这里的毛料司马林是一点信心都没有,能被他们看中的好毛料肯定也会被其他人看中,若有珠宝公司在插上一脚,他们就更没希望了。

“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李阳走在了最前面,剩下几天要竞拍的毛料李阳几乎全都看过了一遍,只是囫囵的看了看,知道哪些编号的赌石里面有好翡翠,而那些有可能低阶竞拍下来赌石毛料,其编号都被李阳暗暗的记在了心里。

拍卖大厅的人不少,比起昨天来还要多上一些,李阳他们在晚一些恐怕就没位置了。

安文君快到开始的时间才进了拍卖大厅,邵玉强这次则没有来,李阳这才想起来,在明标展示区也没见到邵玉强,今天他好像失踪了似的。

最前面的大屏幕突然亮了,喧闹的拍卖大厅瞬间变的极为安静,很多人都握着手上的投标器紧张的四处看着,昨天拍卖场的混乱很多人都还心有余悸,担心今天还会出现和昨天一样的情况。

安文君也回头看了一眼,眉头稍微凝动了一下,安文萍已经告诉了她昨天的事和李阳没关系,她很相信安文萍,只是在她自己的心里总感觉还有一丝不对。

大屏幕猛然一闪,红色醒目的编码和价格开始闪现,每个人的眼睛都紧张的注视着大屏幕,查看着中意赌石的价格。

****************

“少爷,这是桑普顿传来的消息!”

在明标拍卖紧张进行的同时,一个大汉匆匆走到桑达拉的面前,递上了一份文件。

桑达拉点了点头,轻轻接过这份很薄的文件,说是文件其实就是两张纸,上面印着一些文字,这些文字全是缅甸文。

李阳若是看到这两张纸,又能看懂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这上面的内容全部和他有关,从他在明阳安氏上班,到成为古玉专家鉴定古玉,再现在和朋友合伙开办拍卖公司,基本上这一年发生的大事都在里面。

两张纸,很快便能看完,看完之后桑达拉的眉头紧紧凝结在了一起。

过了好几分钟,桑达拉的眉头才舒展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快速从身上掏出个手机来。

“三叔,您在香港玩的怎么样了?我有件事想和您说一下,对,这次和安家的谈判上加上一条,若是他们想和我们家族合作开矿的话,必须带上李阳,李阳是谁等有时间我再给您好好的解释!”

挂上电话,桑达拉抬手看了看时间,笑着向外面走去。

半个小时的竞拍时间走的很块,等最后大屏幕不在变动的时候,安文君重重的舒了口气,今天没有出现昨天那种情况,今天的竞拍一直都很顺利。

现在安文君解除了自己对李阳的怀疑,昨天那场异乱很有可能是那些毛料的主人故意捣乱造成的,明标拍卖早就有规定,选中明标拍卖的毛料商人是不允许进入展示区和拍卖现场的,更不允许恶意抬价。

但总有些想投机取巧的人,一旦查出来这些商人将遭受极其严厉的惩罚,不仅日后没有机会再来参加平洲大公盘,还会有天价的罚款。这些罚款也不需要你交,只要竞拍成功的毛料,货款都要在公盘结束后才清算,到时候罚款就直接从这里面扣除了。

因为严厉的制度让这几年很少出现这种捣乱的商家,但事情没有绝对,安文君已经把矛头对准昨天竞拍出毛料的那些商家了,一旦被查出问题,这些商家就等着倒霉吧。

离开拍卖大厅,就刘刚和王浩民去交了钱,司马林和张伟都摇了摇头,他们所看中的毛料最后竞拍下来的价钱都远超他们心里设定的底价,最后两个人都放弃了,王浩民所竞拍的那块毛料争夺的人少,居然真让他给拿下来了。

李阳今天只拍下了三块毛料,加上王浩民的那一块今天他们所竞拍的毛料比昨天少了一半还多,司马林和张伟也都没了昨天那股随意投标的爽劲。

竞拍的毛料虽然不多,但是总体要解的却不少,加上下午买的和明标拍卖上所得的四块毛料,总体加在一起超过了四十块,很恐怖的一个数字。

取完毛料,几个人看着这两大车的石头,都露出了苦笑。

“今天还是找人吧,多租几台解石机!”

李阳轻叹口气,这次谁都没有反对,靠他们几个天黑也解不完这些毛料,现在顾老和郑凯达都不在,又少了两个帮手,雇佣解石工人才是最好的选择。

“好,我现在就去准备!”

王浩民首先回应,快步离开了,今天要解的毛料就他的最多,这租用解石机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让别人来办。租用解石机和工人的费用是不低,不过这点钱对他们几个来说都算不得什么。

王浩民整整租用了六台解石机以及十二名解石工人,即使这样这四十多块毛料也解到了下午六点,直到顾老回来之后才算解完。

王浩民抱着一堆翡翠,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王浩民的毛料最多,解出的翡翠也最多,只可惜这些翡翠并没让他赚多少,跨的毛料太多了,涨的这几块都赔了进去,最后竞拍下来的那块毛料也是小跨,去掉解石的费用,刚好持平。

相比王浩民,张伟和司马林今天都有不错的收获,两人现在正咧着笑着,包括没来的郑凯达都小赚了一笔,看到他们的收获连安文萍都有些眼红,他们的这一切可都是在李阳的帮助下获得的,没有李阳的帮助他们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成绩。

“走吧,先去存翡翠,老郑刚才打电话来了,他已经在雁鸣楼订好了房间,就等着我们过去!”

司马林笑着拍了拍有些沮丧的王浩民,张伟也上前来摇头笑了笑,几个人上午都劝说王浩民别买那么多,可他就不听,老想着多买多赚,结果最后什么都没得到。

不过相比没有李阳跟着的那天他已经好多了,今天若不是有李阳帮着,王浩民敢买这么多毛料的话,估计会赔的脱裤子,几个人里面,王浩民在赌石上的水平算是最差的一个。

存好翡翠,几个人立即开车直奔雁鸣楼,这几天他们也和雁鸣楼的老板伙计混熟了,刚一下车就有服务员领着他们上楼,郑凯达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

感谢肥肥胖子,zlhf,胖胖魚几位朋友每人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小口袋588起点币的打赏!明天就是五一节,提前祝大家节日快乐(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