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揭标(上)

“他总不会想在这自由交易区在买块玻璃种出来吧?”

郑凯达瞪大了眼睛,昨天李阳解出玻璃种他没在身边感觉挺遗憾的,听到邵玉强在自由交易区挑选毛料的事情,首先就想到了这点。

“你别说,还真有这可能,昨天他离开的时候还对李大哥挑衅呢!”

安文萍抬头看着李阳,忽闪着她的大眼睛,在她的眼里邵玉强就是坏人,不仅和安氏作对,还是李大哥的敌人。

“挑衅?李老弟,这是怎么回事?”

郑凯达又急忙问了一句,他只听司马林说起过玻璃种翡翠的事,并不知道邵玉强还对李阳发出过最后的挑战。

对玻璃种翡翠单独卖给了安氏,郑凯达感觉有些惋惜,不过并没在意,现在拍卖会上拥有的好翡翠已经够多的了,只要有哪些翡翠在这些大珠宝公司就都会上门。

“没什么事,对了,安部长,邵玉强有没有去看过暗标毛料?”

李阳轻轻摇了摇头,目光看着远处,突然对安文君问了一句。

“当然看过,邵氏的赌石高手里面他最厉害,这次大公盘他肯定要出力,他有玉石协会的副会长身份,可以提前接触到暗标毛料,大公盘还没开始的时候,这些毛料他就能全部看过一遍,记住哪些是好的!”

安文君慢慢的说着,脸上还带着一点无奈,安氏家族也有人在玉石协会有重要的职务,只可惜赌石的能力远远比不上邵玉强,即使提前去看暗标毛料也没任何的用处。

邵氏出了个邵玉强绝对是邵氏的福气,安氏是请到了比邵玉强更厉害的李阳,可李阳毕竟不是安氏的人,想让李阳全心全意的帮助安氏很难。

若换成邵玉强解出那么多翡翠的话,他肯定不会拿去拍卖,想到这里安文君又看了一眼安文萍,能不能把李阳绑到安氏的战车上来,或许她的这个妹妹是重点。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没在暗标区见过他!”

李阳看了安文君一眼,又问了一句:“这届大公盘不是说有十几万块毛料参加吗?除掉明标和暗标的四万多块,剩下的都是自由交易区这边的毛料吧?”

“是的,这届大公盘具统计大约一共有十三万块大小不同的赌石毛料,明标暗标一共只占有三成份额,剩下的七成全在自由交易区!”

安文君轻声回答,每年来平洲参加大公盘的除了各大珠宝公司,还有很多的小型珠宝公司,像张伟和王浩民这样的小老板,全国不知道来了多少。

这些小珠宝公司的老板消费力也很强,但是他们对明标和暗标的兴趣都不大,他们都知道竞争不过哪些大珠宝公司。再说他们也没有自己的赌石专家,纯粹凭借自己的经验和运气,所以更喜欢选择外面自由交易区的毛料,他们这些人每年买走的赌石也不是个小数。

就像张伟和王浩民,两人每年最少都要买走两三百万的赌石,多的是时候四五百万也有,买回去都是有赔有赚,不过总体来说支撑住他们两个店还是没问题的。

这些人都是自由交易区赌石毛料的消费主力,除了他们之外,就是司马林和郑凯达这样纯粹的赌石爱好者,这样的人全国来的更多,他们一样是主要购买自由交易区的毛料。

这两种人加在一起的能量可不小,需求量也非常的大,所以每年自由交易区都会出现大批的赌石毛料,加在一起的销售量甚至超过明标和暗标的总数量,在平洲,能出现有那么多的自由交易的毛料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若是换成缅甸大公盘,由于参加的门槛非常的高,能参加的人不是大富豪就是大公司,所采购毛料很多都是以百万,千万位单位来计算,也就没有什么自由交易的毛料,只有明标和暗标。

这些情况李阳明白,安文君自然更明白,她犹豫了一下,突然问道:“李顾问,你的意思是,他真的在自由交易区挑选这些普通的毛料,然后来挑战你?”

“我想是的!”

李阳默默的说了一句,他心中有这种感觉,邵玉强之所以一直都在自由交易区,是真的想在这里找到块好毛料来赢自己。

“这太疯狂了吧,自由交易区都出过两块玻璃种了,还能再出?”

安文君张了张嘴巴,想赢李阳必须解出玻璃种,还要解出更好的玻璃种,邵玉强想要在自由交易区再解出一块上好的玻璃种出来,安文君只感觉是天方夜谭。

这届大公盘第一天就在自由交易区出现了两块玻璃种,已经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意外,现在那么多公司的赌石专家涌到广场来也有这方面的影响,不过谁也不敢想自由交易区还能出现第三块玻璃种,毕竟这里的毛料和暗标毛料相比差的太远。

“为什么不可以?这里的毛料占总数的七成,基数很大,再有玻璃种出现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谁又敢保证这么多的赌石里面没有玻璃种出现呢?”

李阳抬手指了指四周,今天广场的毛料最多,足足有好几万块,剩余的毛料都摆在这里了,这么多的赌石,真是谁也不敢下任何的保证。

说完之后,李阳慢慢的朝前走去,安文君愣了一下,急忙跟上李阳,或许李阳说的对,这么多的毛料,谁又敢保证里面没有玻璃种出现呢?

广场另一边,邵玉强正蹲着身子仔细的观察着几块毛料,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有两个人的手上各抱着一块毛料。邵玉强从八点到这里就开始查看毛料,中午也是简单吃的盒饭,这两块就是这么长时间所挑选的成果。

看了看手表,邵玉强的眉头稍微皱动了一下。

郑凯达猜对了,他是真要在自由交易区找块更好的玻璃种出来击败李阳,暗标毛料有几块是不错,很可能会出玻璃种,但是竞争也大,邵玉强没有把握一定会争下来。

况且,他现在比起李阳的成绩还差的太远,李阳两块玻璃种的成色都不错,其中还有一块是祖母绿,靠着暗标区的毛料即使真解出了玻璃种,也算不得赢过李阳,谁都知道暗标区的毛料质量比明标和自由交易区都要好上许多。

邵玉强也只有在自由交易区这种环境内再解出一块玻璃种,才能真正的赢过李阳,让别人无话可说。

时间慢慢的走过,为了挑选毛料,邵玉强连主持最后揭标的工作都推掉了,继续在自由交易区仔细的挑选着毛料。

已经下午三点多的时间,广场的人变的更多,在广场的中心有人搭建了一个大屏幕,一会三万多块暗标毛料都会在那里进行公布。

邵玉强身后跟着的人,手上的毛料已经变成了三块,这三块都是邵玉强认为有可能出玻璃种翡翠的毛料,若没有希望出玻璃种,邵玉强看都不会看一眼,解出再多的冰种都是他输,除非是极品翡翠,不过极品翡翠可是比玻璃种还要难出的。

“三公子,您不用这么着急,咱们暗标投标的毛料中肯定会有玻璃种出现,即使在这找不到,等暗标结束领回来解也一样,再不成,回咱库房拿来两块最好的备用毛料来解也行啊!”

邵玉强身后的李青突然说了一句,邵玉强猛然回身,狠狠的瞪了李青一眼,凶狠的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

李青吓的立即往后退了一步,他本身就站在毛料堆旁边,这一退脚下正巧绊了块赌石,身子急急的就朝后仰去。

邵玉强猛一伸手,把快要摔倒的李青给拉了回来,李青的脸色都被吓白了。

“要赢,我就要正大光明的赢,回去拿毛料,那就不是这届大公盘的胜利了,赢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邵玉强淡淡的说了一句,李青快速的点着头,不敢在说话。

“恩?”邵玉强的眼睛突的一亮,甩过李青就朝他身后走去,在李青背后的位置上有块不起眼的全赌毛料吸引了邵玉强的注意。

这块毛料不大,是很普通的水翻沙皮壳毛料,皮壳翻的很一般,算不得什么特别好的毛料。

在皮壳的周围,还有着几条小绺,好在这些小绺没有形成规则,不然这块毛料的价值还会降低不少。

邵玉强此时就观察着这几条小绺,这些小绺给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抱起毛料,迎着刺眼的阳光,邵玉强很小心的看着小绺里面的皮层,赌绺是赌石高手必备的课程,对赌绺邵玉强并不陌生,可像眼前这样的小绺邵玉强还是第一次见。

拿在手上,这块毛料还给邵玉强一股特殊的感觉,玩赌石的人,不管多厉害的人都信运气缘分之说,这块毛料至少给邵玉强一种很有缘的感觉。

“老板,这块毛料我要了!”

沉吟了一会,邵玉强突然抱起了那块毛料,他没问价直接说要了,说明已经下定了必买之心,一旁的李青听出了邵玉强的意思,急忙从邵玉强手里小心的接过毛料,同时对那卖家问起了价钱。

人群慢慢涌动了起来,很多人都向中心走去,还差十分钟就是暗标揭标的时间,即使没有投暗标的人此时也都会围聚过去,想看看这一届的标王会落在谁的手里,又是怎么样一个天价。

………………………………

感谢盟主小口袋100起点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书友100529091614071的1888起点币打赏,同时热烈庆祝书友100529091614071成为本书的第三个盟主,鼓掌庆祝。(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